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零六章 调戏公主
  什么,哪个白痴居然说要用一千灵石买水月公主!

  南宫月蓉本就是绝世美人、当朝公主,还有更加显赫的地灵体血脉之力,再加上初分三重天的修为,别说一千灵石,就是一百万、一千万灵石都不嫌多!

  这是哪来的混蛋,竟然敢口出如此狂言?

  要知道水月公主可并未婚配,在场的所有年轻俊杰都有机会成为她的如意郎君,因此南宫月蓉的话才刚刚说完,几乎所有男人都对着周恒露出了仇视之色。

  他们都想打倒周恒,以向南宫月蓉讨好!

  虽然以南宫月蓉的实力轰杀周恒就跟玩似的,可她毕竟是当朝公主,向一个无名小卒出手不嫌丢份吗?这种事情,完全可以交给别人来代劳。

  “大胆,竟敢向水月公主胡言乱语!”

  “站起来与我一战,我赵宾一定会好好地教训你一顿!”

  “水月公主,你想怎么惩罚这个小贼,要杀要剐,只要你吩咐一句,我殷唐万死不辞!”

  一众青年莫不向南宫月蓉争相献好,他们可以敌住美色的诱惑,但南宫月蓉绝不止一个绝色美人这么简单,谁不想将这颗全场最璀璨的明珠摘下?

  周恒则是哈哈大笑,对着南宫月蓉细细打量一番,道:“早知道公主如此美貌,在下自然不会出一千灵石,怎么也得两千!”

  全场一片冷寂!

  水月公主的价值是可以用灵石来衡量的吗?这小子不加价倒也算了,这从一千灵石加到两千,不是存心在呕气南宫月蓉吗?

  这小子怎么如此胆大包天!

  “你打伤家兄,本宫也不以大欺小,将境界压制到聚灵三重天,你只要挡下本宫百招,此事就此作罢!若是你技不如人,那么也休怪本宫加倍奉还!”南宫月蓉冷冷说道,神情肃然。

  她和南宫麟的感情并不是很好,但怎么说那也是她的亲哥哥,而且还代表着皇室的尊严,岂有平白挨打的道理!出事之后,她立刻命人调查了周恒的背景,发现他竟然是安落尘的女婿时,便没有展开打击。

  如果安落尘还滞留在劈地三重天,那么南宫月蓉便会毫不迟疑地杀了周恒——天家之威岂容轻犯,管他有理没理,那是绝对的权威!

  可安落尘竟然突破了!

  这就不好办了!

  虽然安落尘刚刚突破,肯定不是天星宗几个开天境老祖的对手,可相同境界之下,安落尘想跑也没有人拦得住!如果一个开天境强者矢志报复的话,哪怕是天星宗也会被拆得支离破碎。

  无牵无挂的强者最最难缠,打得过就杀,打不过就跑!

  因此,南宫月蓉调整了一下策略,决意与周恒“公平”一战,那么安落尘也没有话说。天星宗是忌惮一个散修的强者,可安落尘只会更加忌惮天星宗,毕竟天星宗并不止一个开天境!

  虽然将境界压制到聚灵三重天,但她的神识却是不会变的,依然是初分境巅峰,再加上她地灵体级别的血脉之力,周恒拿什么来挡?

  她开口就提一千灵石的事情,就是要让周恒无法拒绝!

  周恒一把将要站起来说话的安玉媚拦下,他还没有沦落到要让女人为他出头的地步。他本来就在怀疑为什么南宫家迟迟没有反应,原来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他丢个大丑!

  南宫月蓉绝不会手下留情,但也不会杀他,毕竟还要顾及安落尘的面子,这也是南宫氏前两天一直没有动静的原因,就是要在这时将他狠狠打伤!

  受了重伤,还怎么打进前三,获得进入大衍宗遗迹的资格?到时候灰溜溜地滚回天杭城,这辈子还能抬得起头来吗?

  要毁灭一个人,并不需要杀人。

  周恒看着南宫月蓉,心中暗叹这看似美如天仙的女子竟然心思如此狠毒,他微微一笑,道:“公主殿下既然不吝赐教,在下求之不得!”

  这一战肯定是避不了的,那么索性痛痛快快地接下来!

  再说了,同阶一战他怕着谁来?

  “快人快语!”南宫月蓉露出雍容高贵的笑容,身形一飘,已是出了宫殿,“随本宫来!”

  聚灵境的破坏力可绝对不容低估,这座宫殿看起来雄伟华丽,但并没有辅以阵法保护,只要被一道余力波及就会柱断墙毁。

  周恒随之而出,后面则是八大城的俊杰,哪会错过这样的大战。

  当然,除了从天杭城过来的人外,其他人都是认为周恒必败,差别在于周恒会在第几招落败。

  “十招吧,怎么说也是天杭城的前十!”

  “水月公主天纵奇材,同阶无敌,即使将力量压到聚灵三重天,但神识还是初分三重天,而且依然可以运用高阶武技,我看,五招最多了!”

  “那小子竟然口出狂言,说要以一千灵石买下水月公主,这是自寻死路,水月公主绝对会一招便将其轰成重伤!”

  “哼,周恒必胜,你们谁敢跟我赌?”

  林馥香最是崇拜周恒,听众人居然如此小看她的心上人,不由地大动嗔怒,忍不住就向众人邀赌起来。

  众人都是笑了笑,谁也不会跟一个才是聚灵一重天的小人物过不去,当然,这也是因为林馥香是个美貌女子,如果换成是男人的话,估计就要挨上一嘴巴了。

  安玉媚扯着林馥香走到一边,道:“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等小……赢了,就能狠狠地抽他们的嘴巴了!”

  “嗯!”林馥香点点头,头一次与安玉媚意见一致。

  南宫月蓉停在宫殿外的广场上,虽然大战也会将这里破坏无余,但重铺一次地砖可就要容易多了,而她也没有心情这时候再带着周恒去城里的斗兽场。

  “本宫先让你三招!”南宫月蓉将双手负在身后,抬头仰望天上的明月,露出一截雪白光滑的玉颈,夜风轻扬中,她衣袂飘飘,仿佛要乘风而起,丰姿动人。

  不少人都是露出了痴迷之色,南宫月蓉有足够的资格让他们动心。

  “不必了!”周恒身形弹开,迅云流光步发动,一指划出向着南宫月蓉点了过去,顿见一道黑色的剑瀑凭空而生,哗哗哗地向着南宫月蓉激荡而去。

  以他聚灵三重天的修为,即使手中无剑也能引动剑气,杀伤力丝毫不比手执凡兵逊色。

  南宫月蓉不由地美目圆睁,情不自禁地惊呼道:“势之境!”她哪还有半丝犹豫,立刻划动右手,一片金光耀眼,叮叮叮叮,不断有利器碰撞的声音发出。

  待到黑色瀑布和金光同时湮灭后,只见周恒和南宫月蓉相隔十丈而立,周恒依然面带微笑,而南宫月蓉则是露出了慎重之色。

  “刚才……水月公主是不是说了势之境?”

  “那小子掌握了势之境?”

  “不可能吧,他才多大,怎么可能掌握势之境!”

  “如果真掌握势之境的话,这场战斗的胜负就难说了!”

  南宫月蓉柳眉微皱,她可以肯定周恒必然掌握了势之境!她不惧势之境,因为她同样也掌握了势之境,这也是她夸口压制力量仍能打败周恒的自信所在。

  可周恒也拥有势之境,这就不好办了,百招之内想要打败重创他,相当有难度!

  她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当即露出一丝微笑,道:“周恒,你现在就能掌握势之境,绝对是个天才!不如这样,你投靠本宫,为本宫效力百年,在此期间,本宫可以满足你的一切修炼需要,如何?”

  什么!

  众人都是一片惊咦。

  势之境!果然是势之境!据说整个寒苍国都只有十来个人掌握了这个境界,周恒不过二十就达到了这样的境界,这真是太惊人了!

  不过,更多人则是羡慕南宫月蓉给周恒开出的条件——满足一切修炼需要!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境界越高,也需要的资源就越多,特别是劈地境之后,除非是真正的天纵奇材,否则每一个开天境都是用无数的资源堆出来的!

  别看要效力百年听起来长得恐怖,可聚灵境就有两百年寿元,初分境则是四百年,劈地境更是长达七百年,一百年的光阴真是不多——如果能换来无尽的修炼资源,绝对是值得的。

  眼红、羡慕!

  水月公主为地灵体,日后必是风云人物,能够跟在她身边做事,多少人打破脑袋都求不来!水月公主以后接触的层次绝对不止开天境那么简单,跟在她身边也意味着无穷的机遇!

  而且,万一还能赢得美人芳心呢?都说日久生情,不是没道理的。

  “哈哈哈!”周恒大笑起来,却是一边笑一边摇头,“公主殿下,我这个从来不喜欢依附人下,不如你投到我的门下,做个侍女吧!”

  嗡!

  所有人都是有种头脑晕晕的感觉,周恒居然拒绝了南宫月蓉的美意!不但拒绝了,而且又调戏了一把!这胆子,也太肥了吧!

  “好大的胆!”南宫月蓉终是忍不住玉脸含嗔,周恒已是彻底激怒了她。

  “要战便战,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周恒突然一声暴喝,战意直冲天霄。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