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一零章 雾洞
  周恒和井天的战斗,还是如众人一开始的预计,以周恒的胜利而结束。

  可这过程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九灵宗怎么就培养出两个绝世大妖孽来了?

  战斗暂时告一段落,井天简单地恢复一下之后,就与殷宝龙交手,以压倒性的优势轻松胜出,然后同样碾压了云湘蓉,拿到了最后一个出线名额。

  这也是众人期望的,周恒和井天,在大衍宗的遗迹中也免不了一番龙争虎斗吧!谁在里面获得的机缘大,率先突破初分境,那么必然也能毫无悬念地胜出了。

  所有的战斗结束后,井天被请进了皇宫,所有人都能猜到,南宫氏肯定是在招揽井天,就如南宫月蓉之前招揽周恒一样。

  只是周恒毕竟只是双三星人灵体,比不得井天有一道血脉之力达到了地灵体的程度,这规格自然也不一样了。

  两天之后,消息传出,井天加入了天星宗!

  不知道天星宗许给了黑水殿多少好处,反正陪同而来的黑水殿大殿主满脸笑容,丝毫看不出被挖脚一名天才弟子的伤心。

  后来才知道,井天虽然答应加入天星宗,但依然保留了黑水殿弟子的身份,这看似极不合理的要求居然被天星宗一口答应了,可见井天的资质强大到了何等地步,让天星宗不惜代价地招揽。

  十星地灵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大衍宗遗迹开启前的最后一天,井天的秘密也曝光于世。

  所有人都被惊到了!

  虽然不知道水月公主是几星地灵体,但最多也就和井天持平,而有极大可能是不如井天的!难怪天星宗会不惜代价招揽井天,这真得是万年不遇的天才啊!

  消息传出之后,没有人再在意井天曾经输给过周恒,因为血脉之力越深厚,在高境界的作用也越大,周恒现在还能跟得上井天的步伐,但只会被井天甩得越来越远!

  也许当周恒晋入初分三重天的时候,井天已经是劈地境、甚至开天境了!

  ——水月公主就是明证,十七岁便入了初分境,井天大概是大器晚成,也可能是出身太过普通,没有从小得到全方位的培养。

  据说天星宗对井天宝贝得不得了,甚至还劝其不要进入大衍宗遗迹以保安全,反正他要什么修炼资源就给什么!而南宫皇室也有意将水月公主下嫁给井天,一是招揽,二是两大地灵体结合生下的后代,说不定同样可以继承到这强大的血脉。

  总而言之,井天目前绝对是最红的人,别说周恒比不上,连水月公主都被他比了下去。

  正月初一,天下共庆的大日子,寒苍国年轻一代的武者们却纷纷来到了帝都千里之外的一座大山脚下,这里便是大衍宗的遗址,附近驻守着一支兵团,绝不允许一个人出入。

  触发禁制,绝对是死路一条!

  整座山被无穷的雾气缭绕,哪怕周恒聚灵三重天的目力都是无法穿透,而神识放出也如同遇到一堵墙壁,立刻被反弹了回去。

  十八年才有一次的大衍盛会自然相当地隆重,当朝皇帝南宫宏都是亲自出面,在他的边上则是三大宠妃,个个都是绝色丽人。

  “哪个是南宫月蓉的娘?”林馥香和安玉媚无聊,开始拿三个当朝身份最高贵的女人当起了话题。

  南宫宏始终没有立后,三大宠妃分别是英妃、雨妃和兰妃,据说南宫月蓉是兰妃所生,三大宠妃为了争夺皇后之位也将**闹得风起云涌,刀光剑影可丝毫不弱于各大宗门之间的争轧。

  “我看是穿蓝裙子的那个,人家不是称兰妃的吗?”

  “应该是左边穿黄裙子的,和南宫月蓉更像一点!”

  两女为了这个无聊的问题又争了起来。

  “不用争了,是那个黄裙子的女人!”周恒插口道。

  “为什么?”两女异口同声地问。

  “杀气!”周恒笑了笑,“她对我有杀气!大概是在生气只值一千灵石吧!”

  安玉媚不由翻了个白眼,换了是她也得气个半死,身为皇帝三大宠妃之一,有望角逐皇后之位的,被人开价一千灵石又岂能不动杀气!

  不久,南宫宏进行了一段简单的激励发言,嘱众人在遗迹中要互相帮忙,绝不得残害他人。他身为一国之主,气宇轩昂,再加上本身也是劈地境的修为,更增威势,让众人只有凛从的份。

  但谁都知道,这不过是嘴上说说罢了!大家在遗迹中本就是为了夺宝,平时撞见可能互相笑笑就走开了,可谁要是被人知道得到了宝物,绝对免不了一战!

  到时候,生死难料啊!

  互相帮忙?骗鬼去吧!

  “各位,开始吧!”正午时分,南宫宏点了点头,这时,所有前来护送的各大宗门高手都是纷纷踏前,对着一只圆形的石盘推出灵力。

  嗡!

  这只石盘立刻旋转起来,而在山脚下的迷雾突然旋动起来,形成了一个通往山里的雾洞,诡异无比。

  “速速进入!”南宫宏大喝道,他们也只有在每隔十八年才有的一次阵法虚弱期才能勉强开启一次通道,这个虚弱期只有一个月,到时间后他们会再次开启,让里面的人出来。

  而错过这个时间的,就只能永远留在里面了,从来没有人可以在那里面活上十八年,熬到下一个虚弱期。

  “周恒——”只见南宫月蓉踩着盈盈妙步走来,皇家贵女一举一动之间都是充满着仪态,美不胜收,她是与井天并行的,两人看起来颇为亲密,看来传闻不虚,两人还真有配对的可能。

  她不知道对井天说了什么,独自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一抹美丽的笑容,语气却是森然无比,道:“不想死的话,最好别进去,否则,本宫绝不会手下留情!”

  然后,她轻盈地转过身,走到井天的边上,两人并肩走进了雾洞,很快就消失无踪。

  “这个臭女人!”林馥香气得想追上去丢石头,却被周恒一把拉住,对着她瞪了一眼,道:“你还想不想进去了?”她这才吐了吐舌头,来到一块大石头的后面,被周恒收进了九玄试炼塔中。

  周恒可不放心让她留在客栈,南宫麟这种烂人极可能好了伤疤忘了痛,趁他离开的时候对林馥香下手!

  反正将人收在九玄试炼塔中也不会影响阵法的稳定,周恒自然是要将她带在身边的,若非林馥香实在忍受不了寂寞,他在没出发前就要将她收进去的。

  “我们也走!”周恒走了回来,对古姿和安玉媚说道。

  三人已经是最后的了,周恒护着两女走在最后,当他也进入雾洞时,整个雾洞突然剧颤起来,雾气卷动,有崩溃的迹象。

  “噗——”那些运转石盘的高手同时喷了口鲜血出来,神色委顿,而雾洞也从入口处开始崩塌!

  “快走!”周恒连忙叫道,这雾气可是大衍宗的护山大阵形成,连开天境强者都能抹杀,他可不想尝尝这阵法的威力!

  在这时他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高台之上,兰妃露出了一抹森然笑容!

  是她,一定是她搞得鬼!

  周恒嫌古姿和安玉媚跑得慢,直接将两女抄起,迅云流光步展开,刷刷刷,他快如闪电,将前面几个人一一超过,仅是两三秒之后就从迷雾的另一头窜出。

  轰!

  他身后的雾洞也差不多在同一时刻完全崩塌,重新融合在茫茫雾气中,平静得好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可那被留在后面的几人却是再也无法活着走出来了。

  安玉媚惊惶未定,趴在周恒怀里许久之后才道:“是不是我们多带了一个人,超过了极限?”

  只能容百五十人是阵法大师九狐做出的推算,以九狐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没有人对此有所怀疑。

  “不是!”周恒摇了摇头,脸上充满了杀气,“是兰妃!”

  “什么?”安玉媚和古姿同时说道,只是安玉媚的声音充满了惊讶,古姿却要平静多了。“她怎么可能做到?”安玉媚又追问了一句。

  “那破开阵法、开启雾洞的人中,必然有她的亲信,故意在我们进洞的时候松掉了灵力,或者干脆捣乱,这通道自然就崩塌了!”周恒淡淡说道。

  他没有证据,但从兰妃那森然却毫无惊讶的表情可以知道,十有八、九!

  “那女人就因为一句话,要害我们?而且还连累了几个无辜的人?”安玉媚张大了美目,显得极不可置信,他们之间有那么大的仇吗?

  “有些人的歹毒,不能以常理来推断!”周恒平淡无奇地说道。

  “真该死!”安玉媚愤怒无比。

  其实就算周恒没有迅云流光步也不会死,因为他还有九玄试炼塔,区区山河境的阵法又怎么可能对这件至少是化神境级别的法器造成威胁呢?

  “不急,她既然向我出手,那我也绝对不会饶过她!”周恒目注迷雾,仿佛可以穿透过去,看到那恶毒无比的兰妃一般,“这一天,不会太远的!”

  “我们走!”

  没有人进来后会在此停留,一个个都是抓紧时间去寻找自己的机缘,周恒回过头来,向着两女点了点头。

  “走!”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