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三零章 总有人无耻 1/5

剑动九天 第一三零章 总有人无耻 1/5

  太可怕了!

  这真得初分境级别的战斗吗?

  烟尘散去,井天脸色难看,右拳紧握,但一道血线却是不断地滴落,在七色莲花的轰击下,哪怕他高达天灵体级别的血脉之力都是无法抵挡而受了伤!

  又败了?

  不,为了南宫月蓉,他绝不能败!

  井天战意复炽,猛地对着胸口就是一拳重重地轰了过去,哇地吐出一道银色的鲜血,浑身气势却是一阵暴涨,直接跃进了初分三重天的高度!

  “我说过,今日必杀你!”他高高跃起,银色巨拳再现。

  自残提升实力?

  “蠢货!”周恒脚下一滑,迅云流光步流展开,轻松闪开,人影再现时,已是出现在了井天的身后,对着他的屁股就是狠狠地一脚踹了过去。

  咻!

  井天的身形顿时一歪,巨拳直接轰在了斗兽场的禁制上,嘭地反弹回来,相当于自己给了自己一拳,顿时让他脸色发白。

  而周恒已是抓住了他的头颈,拽着他向地面撞去。

  轰!

  一声巨响,井天的半截身体顿时完全埋进了斗兽场坚固无比的石砖中,只剩下两条腿还笔直地竖在空中。

  “井天,看在同门的份上,这次我手下留情,但绝对没有下次!”周恒冷然说道,眼神中闪过一抹隐晦的杀意。

  曾经有过那么一瞬间,他想要轰杀井天,却终是放弃了这个想法。第一,他确实念在了同门的缘份上,第二,他就算下手也不可能干掉井天,因为天星宗是不会允许一个天灵体的天才死去的!

  在周恒想来,天星宗会允许井天向他挑战,不外是想让井天立威,战胜他之后洗去曾经败于他的阴影,毕竟真正的强者是无敌的!

  曾经战败的对手,就一定要赢回来,否则这可能会成为突破境界时的魔障!

  井天已是初分二重天,又将血脉之力提升到了天灵体,本该是压倒性的优势,在天星宗的高层想来绝对是碾压级别的胜利,没想到只是让井天添了第二败,阴影更深了。

  “哼!”一声冷哼,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斗兽场中,周遭的禁制居然丝毫没能阻止他!

  开天境,一定是开天境!

  这是一个身材修长、面容清癯的老者,头发乌黑,留着半尺长的胡须,颇有世外高人般的清高。只是这位老者此时显然很不高兴,目光扫过周恒,然后向井天虚空一抓,井天顿时从石砖中倒飞出来,气息虚弱无比。

  一是被周恒轰伤的,二来他自残身体强行提升境界,又岂会没有副作用?

  老者的目光扫过,周恒只觉身体好像被无数道利刃刮过,皮肤上竟是渗出了鲜血来。他心中爆怒,这老头好不要脸,以大欺小,真以为他没有反抗之力吗?

  惹毛了他,大不了将父亲收进九玄试炼塔,然而将天星宗所有劈地境以下的门人杀个精光,只留下这些孤家寡人看他们还怎么个高高在上!

  “小小年纪,心思就如此歹毒,丝毫不念同门情谊,老夫便代安落尘教训你一下!”那清癯老者张手就向周恒挥了过去。

  劲风化成一只青玉般的手掌,向着周恒的脸抽了过去。这一巴掌要是抽中的话,可不止教训一下那么简单,绝对会让周恒重伤!

  老匹夫真是不要脸!

  迅云流光步展开,周恒将这门身法催发到极致,只是斗兽场中的禁制还没有消除,他也出不去,只能在这个百丈方圆的距离内纵闪。

  但这一掌,却是真真切切地躲了过去。

  全场一片哗然!

  虽然认识那老者的人不多,可聪明人也不少,知道能够破开禁制入场的肯定得是开天境级别!可开天境强者对一个初分境小辈出手,居然被对方躲了过去!

  这一巴掌相当于狠狠地扇在了那老者自己的脸上啊!

  虽然那老者肯定没有全力以赴,最多使出了一成力量,可开天境的一成力量也够拍死劈地三重天了啊!

  意外!惊奇!

  周恒这小子究竟达到了怎样的高度?

  那清癯老者露出一丝恼羞成怒之色,又是冷哼一声,不顾脸皮地再次出手。这一次,他可动了真怒,一掌张开,笼罩了整个斗兽场!

  迅云流光步再厉害也没用啊!

  太不要脸了!

  明明以大欺小,竟然还要利用斗兽场的禁制,限制周恒的实力发挥,这他妈的简直无耻得没羞没臊了!

  斗兽场的看台上顿时响起了一片嘘声。

  嘭!

  又一道人影破入了斗兽场,随手向上方轰出一拳,那巨大的掌影立刻被要碎成了千万道碎片。

  “南宫长空,够了!”那第二人冷冷说道,却是一个看上去不过四十岁的文士,充满着儒雅之气。

  “天君子,你要替这小子出头?”被称为南宫长空的清癯老者不悦地看着那中年文士。

  “你要战,那便战!”中年文士天君子毫不在意地说道。

  “哈哈,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伤了和气!”又一人飞射而入,却是一个仅有十一二岁的顽童,可说话的口气却是老气横秋。

  能够自由进出斗兽场,那必然是开天境的修为,第三人看似顽童,但必然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才会看上去像个小孩。

  “一年之后,这两人再战一场!”南宫长空顿了一下,“这一年,老夫会亲自调教!嘿嘿,老夫也想看看一个天灵体的潜力!”

  他提起井天,身形一弹,瞬间消失无踪。

  “天君子,你要收这小娃儿为徒吗?”顽童扫了眼周恒,向天君子问道。

  天君子转头看了眼周恒,道:“小子,你可愿意拜在老夫的门下?”

  周恒想了想,抱拳道:“多谢前辈相助,不过晚辈要让前辈失望了,晚辈还没有拜师的想法!”

  拜入宗门和拜师是两回事,武者频频改换门派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可拜师的话,那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没得到师父的允许连改投他师都是不行的,否则必遭人人唾弃。

  周恒可不想给自己套上个枷锁。而且他虽然承对方的情,可即使天君子不出手他也不是没有对策,大不了就曝光九玄试炼塔的秘密而已。

  “小娃子好大的口气!”顽童再次看了周恒一眼,然后哈哈大笑,道,“不过很合老夫的胃口!老夫姓萧,以后若是有人欺负你,大可报我萧宇痕的名号!”

  说完,他身形一纵,也离开了斗兽场。

  天君子颇为可惜地看了周恒一眼,这小子虽然只有三星人灵体,可血脉之力并不能代表全部,史上大有凡体晋入结胎境、甚至更高境界的例子,像他就是凡体,不照样达到了开天境,成为寒苍国老祖级别的人物。

  可惜,周恒居然不肯拜在他的门下!

  达到他这样的境界,所求的无非是两件事——突破更高的境界和寻找一个足能继承他衣钵的传人。限于资质和所修习的功法,他基本无望突破山河境,因此传承衣钵成了他的头等大事。

  周恒方方面面都合他的胃口,可惜,居然遭到了拒绝!

  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死缠烂打,也只能暗叹一声离去,当然他也不会放弃收周恒为徒的想法,反正他和周恒的寿元都足得很,慢慢耗嘛。

  随着三大开天境强者的离去,周恒和井天的战斗也终告结束,而周恒的名声也更加响亮了。

  之前他虽然已经战胜过井天一次,可那时候的井天也只是十星地灵体,现在却赫然是天灵体,而且在小境界上反超周恒一截。

  战胜这样的井天,含金量十足,周恒的名声自然更加响亮了。

  而最让**男人羡慕的,则是萧祸水的邀请啊!

  能够进入这位美艳尤物的香闺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有无数男人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跟周恒对换这一次能够和萧祸水共度**的机会。

  周恒不排斥女色,甚至有时候还有点沉迷,但比起在武道上的攀登,这又微不足道了!

  萧祸水没有食言,当天晚上就给周恒送来了请贴,可惜周恒看都没看就直接扔到了一边,这要是让**那些男人知道了,绝对会捶胸顿足到吐血的地步。

  ——你丫的不想上可以让给我啊!

  第二天周恒被再次召进了皇宫。

  他被硬塞了一桩任务,前往邻国水元国的边境城市千灵城救一个人。

  不止是他,同行的还有另外三个初分境武者,三男一女,其中一名是三百多岁的老者,叫韩涛,另外三人则是此次大衍盛会的幸存者,分别是林志和、罗润天和施雨洛。

  此行由韩涛带队,不是因为他修为最高、战力最强,而是他的经验丰富,毕竟活了三百多年。

  “陛下,为什么这个任务要我们做?”周恒不卑不亢地向皇座中的南宫宏问道。他连开天境都正面放对过了,又岂会惧怕劈地境的南宫宏。

  “大胆,你有什么资格质问?”后座上,兰妃杀气凛然地喝斥道。

  因为周恒一句一千灵石买她的话,她是彻底恨上了周恒,早在大衍盛会的时候就动用力量想要抹去周恒。这女人发起狠来可比男人厉害多了,当日雾洞中可不止周恒一个,她却是毫不犹豫地开启杀机,毫不将人命放在心上。(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