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三三章 无耻之极 4/5

剑动九天 第一三三章 无耻之极 4/5

  方河清摆了摆手,阻止了其他人的出击,目光灼灼地看着周恒,只是微微犹豫之后,他就大笑起来,道:“方某人就给了周兄这个朋友!”

  他回头吩咐道:“将那人带过来!”

  “是,大少!”立刻就有人应命离去。

  显然,方河清在这里拥有着绝对的权威,做出任何决定都不需要向别人征询意见,其他人都只有凛然应从的份。

  周恒倒也不怕对方玩出什么花招,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无视任何阴谋!哪怕这里藏有劈地境的强者他也无惧,大不了跑路,迅云流光步展开,便是开天境强者在这有限的十分钟也得瞠乎其后!

  “周兄,敢问是哪个宗门的高徒?”方河清向周恒笑着问道。

  “黑水殿、九灵宗!”周恒想了想便没有隐瞒,他最近在寒苍国风头极劲,有人心只要稍加打探便能知道他的出身来历,倒不如大大方方地直接说出来。

  “方兄,你应该不是此城的本地人吧?”他也笑着问。

  小小的千灵城中,一个家族怎么可能跑出那么多的初分境武者来,肯定是哪个大家族、大势力在这里的触角,就不知道这个家族、势力究竟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两人互相扯皮,互相刺探,方河清胜在脑子灵活,而周恒则根本不屑套话,他有无敌之心,谁若不服直接斩之,一言一行之间皆有股霸气!

  他没有从黄龙丹中得到龙威,可与黑剑融为一体,他本身的威势其实更甚于龙威,只要稍露怒容便能给人一种心胆欲裂的感觉。

  方河清只觉一层层的冷汗流下来,他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方家老祖其实远比周恒强大,可他知道家族老祖是不可能伤害他的,那么心灵自然无惧。可面前这男人却是心思难料,随时可能一剑将他削了,生死只在对方的一念之间,他能够一直维持表面上的镇定已经足够称赞了!

  方河清对周恒的战力毫无怀疑,因为他已经看出来周恒掌握了势!

  能够对抗势的,除了碾压级别的力量,那就得同样掌握了势!可惜的是,两者他都不具备,他们看似人多,可看周恒一剑抹杀之前那人的威势便可知道,四十多人还远远称不上人多。

  他们两人说话,方家的初分境武者自然不敢多言,而韩涛三人也是噤若寒蝉,他们现在脱困的希望全在周恒身上,哪敢多嘴。

  倒是施雨洛看向周恒的目光充满着异彩,脸上飘荡着动人的红晕,显然是动了春心。

  说话之间,之前离去的那人终于押着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走了过来。

  “你们还不速速放了我!我爹是开天境强者,你们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爹一定会把你们碎尸万断!”那蓬头垢面的家伙一边走还一边嘴里嚷嚷,毫无阶下囚的自觉。

  就冲这德性,周恒几人都可以断定,此人必是刘悦无疑!

  这家伙之前还知道隐瞒身份,可关了几天受了些苦头之后,这都不打自招了!二世祖就是二世祖,嚣张、霸道,总以为整个世界都应该围着自己转,受不得一丁点的委屈。

  “刘少,我们奉命前来接引你回去!”韩涛沉声说道。

  “嗯,才你们几个?”刘悦看了看周恒五人,目光在施雨洛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下,狠狠地在对方的胸部剜了几眼,这才冷哼一声,道,“好,你们给本少将这些杂种全部干掉!”

  这话一出,别说方家那些人个个脸寒如霜,就是韩涛几人也是脸色一黑。

  白痴吗?没看到以寡敌众吗?能够将人救出来,也还是因为对方震慑于周恒的战力,真打起来方家固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但他们一行人估计也要交待在这了!

  ——当然,这是韩涛他们并不知道周恒的真实战力。不过有一点是对的,周恒固然可以将方家诸人尽歼,不过韩涛他们也肯定会在此之前就被方家这么多初分境围杀!

  “刘少,赶紧过来!”韩涛避而不答,只是招呼刘悦过去。

  “少叽叽歪歪,本少要你们杀就杀,你们都是些什么东西,本少的狗而已!”刘悦嗤然说道,“我爹是开天境强者,你们这些杂碎在本少眼里其实连条狗都不如,本少肯让你们做事是看得起你们!”

  “还愣着干嘛,还不给本少动手?”

  “你们聋了吗?”

  方家的人没有得到方河清的命令,个个都只是怒目而视,韩涛三人又不敢喝斥刘悦,全场顿时只剩下他一个人叽叽歪歪。

  “够了!”周恒眉头一皱,气势徒发,如同海浪般汹涌而动。

  刘悦顿时闷哼一声,脸色发白,居然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不是龙之威压,却胜过了龙威!

  周恒向方清河笑了笑,抱拳道:“方兄,日后有缘再聚!”

  “一定会再见面的,而且,不会太久!”方清河露出笃定的笑容,同样抱拳。

  “走!”周恒身形一弹,也不理会韩涛几人,电射而去。

  他没有大开杀戒有两个原因:第一,他和方家无怨无仇,掀起这样的屠杀,不合他的道;第二,他更不愿为了刘悦这种白痴杀戮。

  既然方清河懂做人,那他也回敬人一丈。

  不久之后,韩涛五人便返回客栈,罗润天已经醒了过来,正一口一个刘少拍着刘悦的马屁,脸色之谄媚已经让人无法直视了。

  周恒从来没有想到修武之人也会有如此不堪的一面!

  于他而言,哪怕没有得到黑剑,那达到初分境也可以一方称雄。所谓宁为鸡首不为牛尾,何必拿自己的脸去贴别人的屁股!

  像刘悦这种二世祖本就觉得天底下的人都该听自己的话,你便是再殷勤对方也觉得是理所当然,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怕夜长梦多,方清河突然反毁,韩涛几人坚持要连夜起程,周恒也没有反对,与刘悦这种白痴呆的时候自然是越短越好,呆久了会被拉低智商的。

  六人立刻起行,一路向着寒苍国边境出发,半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进入寒苍国的国境后,都是松了口气,这意味着他们绝对安全了。

  这确保安全之后,刘悦那霸道的脾气也就更加不可收拾,白天还肯随着不停地赶路,但到了晚上却非要找客栈住处休息。

  众人想了想便也没有反对,既然任务已经完成,在寒苍国可绝没有一个人敢动刘悦,他们是绝对安全了,倒确实不用急着赶路。

  初分境确实可以一口气奔行个把月,可武者修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能吃苦,而是获得强大的实力去享受生活!

  六个人六个房间,很快就在各自的房间里睡下。

  “啊——”没过多久,一声尖叫响起,周恒刚刚将黑剑中吸取的力量炼化,立刻弹身而起。

  这声音他认的,是施雨洛发出的。

  敌袭?

  不太可能啊!

  这里不过是一个小城,有什么人敢向六大初分境高手偷袭?要说来了劈地境强者的话,那只消报上来历也不会有任何问题,有谁敢和天星宗为敌?

  他走出屋子,却见韩涛等人也都出来了,就是少了个刘悦而已。

  嘭!

  罗润天一脚踢开施雨洛的房门,他对这个美艳女郎早就怀有心思,这正是他表现的机会。“施姑娘,我罗润——咦!”他抢先奔了进去,但看到里屋内的场景时,却是戛然而止。

  周恒也走了进去,目光扫过,眼神中杀气一闪。

  原来,里屋正有两人对峙,一个自然是施雨洛,而另一个却赫然是刘悦!这位刘少脱得只剩下一个裤衩,正色迷迷地盯着施雨洛,毫不在乎外面进来了人。

  这情况已经不说自明了:刘悦对施雨洛起了色心,跑过来想成就好事,但施雨洛并没有答应,因此就闹开了。

  “贱人,还没有上床呢,你叫那么大声干嘛!”刘悦恬不知耻地道,回过头来看了眼周恒四人,嘴角露出一丝鄙夷之色,“你们都给本少滚出去!”

  “刘少,您看是不是——”罗润天陪着笑脸刚刚开口,却是被刘悦立刻喝止。

  “本少叫你们滚,你们都不长耳朵的吗?”刘悦冷哼,回过头来又看向施雨洛,傲然道,“贱人,本少肯玩你是你的福气,你妈的还不给本少将衣服脱了!”

  施雨洛连忙摇头,拔腿就向门口跑。

  “嘿,你逃得这次,逃得了下次吗?”刘悦倒也没有阻止,只是冷笑,“我爹一声令下,你就得乖乖地脱光衣服给本少玩!告诉你,像你这种浪货本少不知道玩过多少了,开始都装得跟贞洁烈妇似的,可玩过几次之后,还不是巴结着本少想要捞些好处!”

  “你就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今晚乖乖地陪本少上床,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第二,你今天跑了,以后本少将你抓回来,到时候你还得给本少上床,不过……本少会将你的亲人统统杀死,玩腻你之后,废了你的修为,卖进青楼当婊子,千人骑、万人压!”

  “你自己选吧!”

  刘悦如同魔鬼一般,浑身散发着肮脏、邪恶、无耻的气息。(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