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三七章 一言九鼎 3/3

剑动九天 第一三七章 一言九鼎 3/3

  这老家伙溺爱儿子已经达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不问事情曲折、不管对错,就是护犊。

  周恒哈哈大笑,道:“老家伙,有那么闲的功夫你就去好好地管教一下自己的儿子!我呢,就不用你费心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露出了惊愕之色!

  刘清玄是谁?那可是开天境的绝世强者啊,在寒苍国是站在最高峰的有数几人之一,能够与他平起平坐的寥寥无几,别说初分境,就是劈地境强者在他面前都得诚惶诚恐!

  不要命了吗?

  “果然是刁嘴小儿,有失教养!”刘清玄冷哼一声,扬手就是一巴掌向周恒抽了过去,他人站在原地不动,但一股掌风却是呼啸而动,向着周恒疾拍过去。

  这一掌他没有尽全力,但足以重创周恒!

  当然这是因为安落尘的关系,但他也不至于惧怕了安落尘,只是有些顾忌而已,毕竟一个开天境要是想偷偷宰了他儿子,他还真不可能维护,肯定无法一直守在刘悦的身边。

  而重创周恒却是不在话下,他晋入开天一重天已经三百多年,早已经达到了开天一重天的巅峰,完全可以稳胜安落尘,只要别杀了周恒,安落尘真敢找他的麻烦?

  迅云流光步展开,周恒瞬间催发到极致,咻,他身形转换,将一掌让过。

  “老家伙,我只警告你一次!”周恒容色冰冷,“你若是再向我出一招,我就断你儿子一肢,四肢断完就让他做不了男人,然后扭断他的脖子,你且试试!”

  居然敢威胁一名开天境的强者!

  院中的几人都有种晕厥的感觉,这小子也太牛了吧,真得不将开天境放在眼里啊!

  “小辈大胆!”刘清玄冷斥一声,可还真不敢随意出手。他刚才那一掌虽然未尽全力,可毕竟是开天境级别的攻击,便是劈地境也无法轻易躲闪掉!

  这小子,很逆天啊!

  如此速度还真是让人头疼,刘清玄自然不以为自己无法保护儿子,可关键是他不可能时时待在儿子的身边!既然如此,那就废了这小子!

  刘清玄眼中煞气一闪,开天境强者岂能受一个蝼蚁的威胁,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小辈,你真以为能够和开天境相抗?”他冷冷说道,再出一掌,天地灵气陡然狂卷,向着周恒包卷而去。他要以天地为牢,拘束周恒,让他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之前劈地境的左红尘就曾经用过这招,现在由开天境的强者使来那就更加坚不可摧,哪怕周恒相比之前也提升了一个大境界都没用!

  这样做极耗灵力,可对付一名初分境小辈,便是只剩下千分之一的力量都足够了!

  刘清玄毫不在意,灵力铺张,画地为牢,将周恒局限在不足一丈见方的困笼中。

  “小辈,现在又如何?”他嘎嘎怪笑。

  周恒木无表情,他又不是没有火气的人,既然被逼到这份上,他就是暴露九玄试炼塔的秘密也要将之前的诺言兑现!

  匹夫一怒、血溅三尺!

  大丈夫行事,旦求痛痛快快!人生在世,旦求率性而为!

  轰!

  一声巨响传来,拘束周恒的困笼顿时碎裂成无数道光影,重新化为灵气,一一融合到天地自然中去。

  “萧老怪,你敢坏老夫的事!”刘清玄勃然大怒,冲着天空大喝道。

  “唉,你这家伙的无耻便是老夫都看不惯了!”有些尖锐的嗓音发出,一个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顽童出现在周恒身前,正是天星宗的一位开天境强者萧宇痕。

  “萧老怪,老夫今天没空和你纠缠!”刘清玄压了压火气,主动退让了一步。

  “可是老夫很想和你打上一架,你这老怪天天闭关,也没有闭出个开天二重天来,还不如学学怎么做人!”萧宇痕毫不留情地说道。

  “你——”刘清玄气得胡子哆嗦,他和萧宇痕虽然同为天星宗的老祖,可两人向来不对付。当年刘清玄可是要比萧宇痕早了十几年进入天星宗,因为萧宇痕从小修炼了一门异功,身材一直如顽童般,没少被刘清玄欺负,因此这仇就结下了。

  随着二人都晋入了开天境,他们也少了打架的机会,但并不代表两人就握手言和了,仇恨反而是随着时间的积淀而越来越深。

  “打架就打架,还叽叽歪歪的,真不像个男人!”萧宇痕长啸一声,竟真得向刘清玄发起了攻击。

  嘭!

  刘清玄被逼无奈,只能起手反击,一时之间劲气纵横,逼得众人只能步步后退。

  “住手!”没打几招,又是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南宫长空出现,切入战团,将两人分开。

  有第三个开天境在场,这架肯定是打不起来了。

  “都是几百年的老交情了,何必为了一丁点小事而伤了和气!”南宫长空沉声说道,天星宗四大开天境老祖虽然同是开天一重天的修为,但战力以南宫长空最强,也正是如此,寒苍国的皇帝才由南宫氏当。

  境界相同,可能战力相差百倍,丹田空间的大小、武技的品质、势的掌握,都是影响胜负的关键。

  “还是回到这小子的身上吧!”南宫长空指向周恒,“听刘悦贤侄说,此人勾结千元城方家,意图叛国,如若查实,当要严惩!”

  “是真的!”刘悦连忙叫道,“我亲眼看到,他和方家那什么大少称兄道弟,否则方家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放我离开!那时候方家可是有四百多名初分境高手!”

  为了给周恒坐实叛国的罪名,刘悦毫不犹豫地将方家的实力扩大了十倍!若非知道千灵城没有劈地境,他肯定还会再给方家涨点实力。

  “周恒,方家给了你多少好处,你竟然敢叛国?”南宫长空森然说道。

  其实,哪怕周恒真叛国了也用不着开天境的强者出马,可谁让他身后还有一个安落尘,劈地境武者敢公然对付周恒吗,不怕安落尘事后报复?

  因此,南宫长空只能亲自出马了。

  这样年轻妖孽的天才,既然不为南宫家所用,那么就得尽快抹去,这小子的成长速度实在太快了,如果能够一直这样保持下去,恐怕十年之内就能有威胁到开天境的实力!

  他本想让周恒成为井天的磨刀石,但事后却是越想越不妥,周恒的妖孽已经不是地灵体、天灵体可以衡量的!

  必须即刻抹去!

  罗织个叛国之名,安落尘也只有苦咽,若是不服,南宫长空便可以向朗月国求助,请来强者镇杀安落尘!

  ——叛国重罪,天下共戮!

  周恒淡然一笑,道:“我不远万里迢迢去营救一个白痴,得到的竟不是奖赏,而是叛国之名?南宫长空,你还能再无耻点吗?对了,我是被南宫宏派去千灵城的,要说叛国也是南宫宏指使的!”

  “胡说八道!”南宫长空脸色一沉,“证据确凿之下,你还要信口雌黄,真是冥顽不灵!给老夫躺下!”他悍然出手,对着周恒就是一掌拍了过去。

  同样的攻击,但南宫长空这一掌更快!

  嘭!

  一声闷响,强大的能量波动,四周的围墙哪经受得起这样的冲击,顿时碎成了烂渣。泥尘飞扬中,周恒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人,正是他出手挡下了南宫长空这一击。

  能够和开天境角力的,自然也只有开天境了。

  ——天君子!

  “南宫,此子是老夫的弟子,你敢动他一根头发,老夫便将你全家上下杀个精光!”天君子用平淡的语气说道,可是其中的血腥味却是十里可闻。

  开天境一言九鼎,绝不是闹着玩的,誓言就是本心,本心不守,道心何在?

  南宫长空怒视天君子,双拳紧握。

  天星宗四大开天境,战力以南宫长空最强,而天君子其次,虽然差了几分,但也不会太多。只是天君子没有子息,他那一脉就显得相当清冷。

  真得动起手来,没个十天半个月他休想轰杀天君子,可对方无后,想打就打,想跑就跑,也毫无顾忌,堪比散修武者!

  更何况不管输赢,这亏的都是天星宗的实力!

  南宫长空还没有头脑发热到这种程度,天星宗是南宫家的根基,只有天星宗强盛不衰,才能保南宫家的万年基业!因此,他决定忍下这口气。

  “嘎嘎,现在二对二,刘清玄,咱们再打一场!”萧宇痕却是再掀战端,向着刘清玄发起了攻击。

  “你这个疯子!”刘清玄怒吼一声,却是不得不战。

  周恒则是森然一笑,迅云流光步发动,哪怕是开天境强者都是无法阻挡,他瞬间出现在刘悦的身后,大手探出直抓对方的头颈。

  在势之境面前,刘悦哪有半分抵抗的余地,直接被周恒死狗般地提了起来。

  “老匹夫,我说过,你向我出一招,我就断你儿子一肢!我,说到做到!”周恒抓住刘悦的右臂,猛地一转一扯,“啊”刘悦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整条胳膊被生生扯断了下来。

  这!

  别说施雨洛几人看得眼睛发直,便是南宫长空这四大开天境强者都是一滞,这小子还真敢啊!(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