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三八章 逼你低头 1/4

剑动九天 第一三八章 逼你低头 1/4

  “小畜牲,你找死!”刘清玄爆怒大吼,猛地一掌逼退萧宇痕,对着周恒疾扑过去,脸色狰狞可怖,好像要吃人一般。

  迅云流光步展开到极致,刘清玄这一掌劈落,周恒顿时身影碎开,却是他的速度太快,居然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残影!

  “第二次!”周恒容色冷冽,毫不犹豫地抓住刘悦剩下的一条胳膊,扯、断!

  “啊——”刘悦刚刚被痛晕过去,现在又被痛醒过来,眼泪鼻涕直流。

  “小辈,算你狠,放了我儿,老夫答应三年之内不找你的麻烦!”刘清玄压下火气,现在还能将刘悦的双臂接上,但时间一长,等残肢中的经脉枯死的话,那就真得废了。

  “不用三年,小爷就在这,尽管放马过来!”周恒已经与开天境做对上了,那还有什么好怕的,“老匹夫,向我道歉!”

  “什么!”刘清玄差点气炸,让一个开天境对初分境的小辈道歉,受得起吗?

  “你耳朵聋了?”周恒冷然道。

  “小辈!”南宫长空猛然出击,他现在和刘清玄算是一派的,若是刘清玄对周恒道歉,那相当于他也被重重地扇了一巴掌。

  迅云流光步!

  周恒疾闪,脸上杀气直溢,抓住了刘悦的右腿,卡拉一声,刘悦的右腿被生生扭断了骨头,然后离体而去。

  此时刘悦已经没有了惨叫,大量的失血让他离死不远。

  刘清玄又急又怒又是心痛,居然失声道:“老夫并没有出手,为什么要伤我儿!”

  “他跟你一伙的,他动手就算你动手!”周恒随口说道。

  “小辈!”南宫长空满脸煞气,他已经不止一次对周恒出手了,可这个初分境的小辈在身法上真得有逆天的造化,居然能够屡屡阻挡他的攻击。

  “南宫,住手!”刘清玄抢步挡在了南宫长空的跟前,他就只有刘悦这么一个儿子,连孙子都还没有抱上,哪能让儿子死了?

  虽然他也将周恒恨之入骨,可周恒也用事实证明,便是开天境也不可能伤到他!至少,得先布置一个局,让他无法展开身法上的优势。

  可现在周恒手中有人质,他又岂敢再画地为牢?

  好嘛,现在连刘清玄也要对自己出手了!

  南宫长空的实力在天星宗四大开天境强者中稳居第一,但还没有强大到可以以一敌三!因此,当刘清玄也跳出来阻挡他后,他果断地背起双手,脸色难看无比。

  “小辈,老夫向你道歉!”刘清玄老脸通红。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居然向一名初分境的小辈低声下气地求饶,简直就是莫大的悲哀!

  周恒嗤然一笑,道:“真是很没有诚意!但谁让小爷向来敬老尊贤,这白痴就还给你了!”他随手一扔,将刘悦抛向了刘清玄。

  敬老尊贤?

  众人都有种天雷滚滚的感觉,这家伙什么时候敬老尊贤过了,天星宗四大开天境老祖被他得罪了两个,这惹祸的本事真是无敌了!

  可人家并不是靠着背后的开天境岳父,而真是靠自己的实力逼得刘清玄低头,这让人不得不服!

  今天的事情宣扬出去后,周恒的声名肯定会再上层楼!

  刘清玄接过爱子,手中早就拿着刘悦的三条残肢,连看周恒一眼的时间都没有,直接纵跃而去,他要立刻给儿子接续断肢。

  哪怕能够接上,还是有区别的,时间越短,这手脚就越灵活,否则难免影响日后的武道发展。

  刘清玄这一去,南宫长空便成了一对二,处于了不利之态。他倒也是拿得起放得下,深深地看了周恒一眼后,舞动身影离去。

  “多谢两位前辈仗义相助!”周恒转过身来,向着萧宇痕和天君子行了个礼。

  萧宇痕嘎嘎怪笑一下,道:“你小子身法不错,便是我们两个不出手你也能轻易逃脱!说起来,老夫反倒要谢谢你,把刘清玄整得那么惨!唉,老夫早就想弄死他的儿子,只是老夫在这里也有后代,只能忍下了!”

  他居然露出了惋惜之色。

  “老夫也该走了!”萧宇痕身形一弹,同样急射长空而去。

  “周恒,考虑得怎么样,拜在老夫门下吧!”天君子对周恒更是喜爱了,这小子有胆有谋,该狠的时候丝毫不手软,实在太合他的胃口了。

  “又要让前辈失望了,不过晚辈确实没有拜师之意!”周恒拱手说道。

  “唉!”天君子叹了口气,却立刻又神光焕发,好徒弟就像美女一样,容易得手就不稀奇了,“老夫可不会放弃的!”

  说完,这最后一个开天境强者也弹身离去。

  周恒发愣了一下,刚才他看似威风八面,逼得一名开天境强者向自己低头,但这并不是他的实力真得达到了能够让开天境折腰的程度。

  提升修为!

  他双拳一握,对实力的渴望不由地更加强烈。

  “周少——”赶在周恒离去之前,施雨洛连忙奔了过来,她此时依然不着寸缕,这一跑胸前两只大白馒头顿时晃荡不止,乳波如潮,还有叮叮叮的铃当声连绵不绝。

  “求你收留我吧!”她可怜兮兮地看着周恒,将胸口挺得高高的,让两座玉峰显得更加挺拔,而肥臀微微翘起,与腰肢形成了一道诱人的曲线。

  她打得好主意,周恒虽然看似得罪了两大开天境,可更有三个开天境在支持他,本身的成长潜力更是无比可怕,能够跟随在他的身边,那绝对是一场大造化!

  “你打错算盘了!”周恒冷冷说道,转身离开了院子。

  这种女人,白送给他也不会碰!

  几分钟后,周恒回到了客栈。

  他还不想这么离去,兰妃的帐还没有算呢!但今晚已经闹出了太大的动静,实在不宜再去皇宫,那就便宜那女人一天,明晚再去将她宰了!

  扣扣扣!

  周恒还没有安睡,别院的大门却是响了起来,他微微一愣,是谁会在这么晚的时候过来?

  走过去将院门打开,只见一名浑身披覆在斗篷中的女子正盈盈俏立在门口,虽然斗篷略显宽松,却能轻易地看到她凹凸有致的迷人身材,只是一眼就让人口鼻冒火,欲火横生。

  这绝对是天生的妖精,连长得什么模样都没见,仅是一点身材就让人产生无数的暇想!

  “周公子,要见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那女子嫣然一笑,将头上的斗篷拉下,满头如云秀发披拂,雪白的俏脸宜喜宜嗔。

  妩媚的大眼水汪汪的,有一种妖艳的魅力,媚态入骨,仿佛被她看上一眼就有只小手在心里挠啊挠。

  论容貌,她和林馥香、安玉媚几女不相上下,可那一股媚视红尘的蛊惑却是连安玉媚也比不上的。

  这真是一个狐媚到了骨子里的妖精!

  “萧夫人?”周恒有几分肯定,因为这整个**恐怕没有第二个女人能够拥有这样的妖媚魅力。

  “奴家正是萧祸水!”那尤物抿嘴一笑,然后露出一丝幽怨之色,“周公子也不请奴家进屋吗,外面冷风那么大,奴家身子薄,会受凉了!”

  这自然是瞎话,她也是初分境的修为,怎么可能会受凉呢?

  可她媚惑天生,这个哀怨的表情被她做得我见犹怜,既让人心生怜意,又让人生出强烈的暴虐欲,渴望看到她躺在自己身下哀转求饶的模样。

  周恒一惊,连忙收慑心神,他可以肯定这女人并不通媚功,而确实是天生尤物。在她面前,哪怕是精修媚功的吕素娥、康敏都得甘拜下风。

  媚功是做作,而她却是纯出于自然,一举一动之间浑然天成,深入骨髓。

  “请!”他将萧祸水让了进去,这个面子其实给的是萧宇痕,虽然他没有萧宇痕之助也能度过险关,但这份情他却得承。

  萧祸水嫣然一笑,两人一起进了大厅,相隔着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她解下了斗篷,露出了一袭乳黄色的长裙,将曼妙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火辣辣的曲线让她的魅力再呈指数级上升。

  “周公子,奴家上次相邀,为何周公子连个回信都没有,让奴家守了一夜的空闺!”她哀怨婉转地说道,水汪汪的大眼飘过,媚态横生。。

  周恒明明知道这妖女绝不可能真得等她一夜,可心里还是升起了一股骄傲,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更何况是一个绝色尤物用如此哀怨的语气说出来?

  “可能没有看到,漏了吧!”周恒随口瞎说。

  “唉,你们男人就是爱说假话!”萧祸水白了周恒一眼,让周恒顿时心中一荡,“周公子,奴家之前可从来没有去过哪个臭男人的住处,你可是拿走了奴家的第一次!”

  周恒浑身冒火,这女人太妖精了,与她坐在一起简直是种莫大的考验!他明知道这女人人尽可夫,可仍是生出一种强烈的占有之意。

  这妖精不愧祸水之名,只是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句哀怨之话就能让男人蠢蠢欲动。

  周恒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自压下心中的躁动,笑道:“那萧夫人要我如何赔偿?”

  “自然是**一度,让奴家好好领教一下周公子的‘雄风’!”她伸出一只纤手,青葱五指如玉做成的,白得像雪,滑如凝脂。

  这妖女!(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