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五七章 破虚箓 1/3

剑动九天 第一五七章 破虚箓 1/3

  “小兄弟,买张符箓吧,老夫看你印堂发黑,乃是大凶之兆!”老骗子左拐右晃出现在了周恒身前,在他面前晃着几张黄颜色的纸符。

  这种纸一看就是普通人家用的厕纸,纸质极渣,还很毛燥。

  周恒不由地脸色更黑,这老骗子该不会是如厕的时候顺便画的吧,一想到那猥琐的模样就让人恶心无比,他连忙退了一步,与老骗子保持距离。

  “小姑娘,我这有丰胸秘方,卖你一份,只要一百万灵石!”老骗子又将目标对准对了周恒怀里的萧祸水。

  “老家伙,本小姐身材完美到爆,还需要丰胸吗?”萧祸水也很彪悍地回答道。

  “越大越好!越大越好!”老骗子双眼放光,却没有看着萧祸水,似乎正在幻想着什么人,竟然有口水流了出来。

  “够了没有!”南宫长空暴喝一声,眼神如刀,喷着杀人似的寒芒。

  周恒和那猥琐老头居然敢完全无视他的存在,简直不可饶恕!开天境啊,这在寒苍国就是通天至尊,谁敢不恭敬以对?

  “南宫兄,赶紧出手将那小子干掉,以免夜长梦多!”刘清玄立刻说道,他知道周恒身法极速,一个人还真没有把握留下周恒,必须和南宫长空联手。

  两大开天境强者画地为牢,周恒断然不可能逃遁。

  “也好!”南宫长空寒着脸点头,与刘清玄一左一右分开,两大开天境强者同时施为,一道道光柱凭空生成,迅速勾连紧合形成光墙,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

  这样做会消耗大量的灵力,但为了抹去周恒却是完全值得。

  绝对不能再给这小子任何的成长空间!

  “你们这两个老家伙,不做老夫的生意也就算了,居然还想将老夫抓住打劫老夫!”老骗子哇哇大叫,随手从怀里掏出一大把的符箓,分了一些向周恒塞去,道,“臭小子,我看你血光临头,老夫与你有缘,渡你一回,先赊你二十张破虚箓,下次记得还老夫一千万灵石!”

  “老夫先走一步,否则难免有血光之灾!”

  也没见老骗子如何运转步法,却是瞬间出现在光墙边,将手中一张符箓贴在身上,刷地一下居然直接冲了出去,好像光墙不存在似的。

  包括周恒、南宫长空这些人在内,莫不一阵发呆!

  那可是开天境强者设下的囚笼啊,能这么轻易穿过吗?要么这老头是故意藏拙,修为高明无比,这才能够做到;要么老头的符箓还真是有效果的,连开天境级别设下的障碍都能穿过。

  一时之间,众人都是无比后悔,早知道老头的符箓这么有用,刚才怎么也得买个百八十张啊!现在老头已经跑得没影了,白白浪费了一个天大的机缘!

  周恒手中捏着老骗子给他的二十张破虚箓,早在老骗子拿出来的一瞬间,他就感应到其中蕴含的一丝诡异力量,正是因此如此,他才收了下来。

  老骗子依然还是老骗子,之前卖得的全是假货,只有这二十张破虚箓才是真品。

  周恒心中一动,这老骗子好像是故意来送他破虚箓的!可两人之前虽然见过一面,但远远谈不上交情,为什么老骗子会送给他这么大一个人情?

  他想不明白,也懒得再想,下次若是遇上老骗子再问个清楚好了。

  将一张破虚箓贴在身上,周恒展开迅云流光步,向着应冰风冲了过去。他本来只想用九玄试炼塔救人,可既然有了破虚箓,就要好好地利用一下。

  周恒的身上泛动着微弱的黑光,咻,他的身体直接从光墙中穿了出去,果然,在破虚箓的面前,开天境级别的屏障竟是形同虚设!

  “那头贱驴之前可以进大衍宗的护山大阵,是不是也因为有破虚箓这样的东西?”周恒不由地想到,那头黑驴也是神秘之极。

  “应冰风,可敢再战?”他哈哈大笑,“我让你一只手好了!”

  众人一听,不由地都是暗暗抽牙。

  周恒确实只能动用一只手,因为他的左手一直搂着萧祸水。少了一只手虽然不至于少了一半的战力,但肯定是有影响,按理来说是应冰风占了大便宜。

  可这个便宜估计换了谁都不会愿意去占,因为周恒抱着的女人可是应冰风刚刚拜过堂、明媒正娶的小妾。

  气都要气死了!

  果然,应冰风脸色发青,浑身发颤,怒吼一声道:“周恒,今日我必杀你!”说着他向周恒狂冲而去,嘴巴张开,竟是吐出一道乌黑色的液体,奇臭无比。

  “这是应家的血脉之力,癞蛤蟆灵体,别说被毒液碰上一下就会立刻死亡,哪怕只是闻到一丝味道都会致人于昏迷状态!”梅怡香在一边俏生生地解说道,身后则是那实力深不可测的老者。

  “是毒水灵体!”应冰风忍不住辩解了一句,家族血脉之力岂容诋毁。

  “还真是死要面子,这不是癞蛤蟆喷毒是什么!”梅怡香双手一摊,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女唯恐天下不乱,哪会介意将整个应家都给得罪了。

  “就是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周恒长笑一声,向着应冰风迎了过去。

  “找死!”应冰风冷哼一声,他可是二星地灵体,毒液可怕无比,便是同境界的武者都能瞬间毒杀!

  嗤!

  当毒液要喷到周恒身上时,一道冰墙却是蓦然出现,这毒液顿时全部喷在了冰层上,一道道气体泛起,仿佛热水扑在在雪地上,冰层被迅速融解,雾气层层。

  九幽冰天诀!

  这是血脉武技,既是血脉之力又是武技,而周恒的青龙血脉又达到了七星天灵体的高度,在大境界不弱的情况下难道还不能对抗区区地灵体?

  毒液腐蚀冰层的速度虽然快,但还达不到立杆见影的程度,周恒右手一推,这巨大的冰层就对着应冰风狠狠地砸了过去。

  哐!

  冰层砸到应冰风的脸上,顿时轰然碎裂,无数道碎冰激飞,而应冰风的脑袋也被硬生生砸破,鲜血从头发里渗了出来,满脸都是血迹,那模样要多惨就有多惨。

  “大胆!”南宫长空和刘清玄同时怒喝一声,向着周恒轰了过去。

  他们知道周恒的身法极速,因此并没有随意出手,而是在等待一个好机会,一击致命!没想到应冰风居然连周恒三招两式都挡不住,他们岂能坐视应冰风被周恒轰杀,不得不出手阻挡。

  周恒展开迅云流光步,身形奇快流转,犹如鬼魅,轻易将两大开天境强者的攻击让过。

  “周恒,你太过份了!”应冰风虽然脑袋开瓣,但那只是外伤,本身的灵力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毒水血脉发动,他整个脑袋都变得绿油油的,但伤口立刻愈合。

  他的伤不重,但脸面却几乎丢尽,这才是奇耻大辱。

  “我过份?”周恒冷笑,他可没有主动招惹过应冰风,而是这家伙几次三番地挑衅于他,他又不是泥人做的,怎么能忍?怎么会没有火气?

  “你只是寒苍国的一个贱民,在我眼里你一文不名!”应冰风凭空取出一只铃铛,通体紫红色,足有水壶般大小——以他的身份自然拥有空间法器了。

  “能够逼我使用‘魔音铃’,你也可以值得骄傲了!”他露出一抹傲气。

  为什么这些二世祖总喜欢用这种口气说话?

  周恒看着应冰风手中这只铃铛,只见这并不完整,边角缺了一个小口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为金属。

  正好,他拥有了食金族的能力!

  “魔音穿脑!”应冰风将手中的铃铛一振,顿时,一道用言语无法描述的怪音滚滚涌出。

  周遭实力低弱如聚灵境者,瞬间即七窍流血立毙,而初分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双眼中流出血泪,气息微弱,竟是一下子就受了重伤!

  劈地境武者还勉强能够对抗,但必须祭出全力,否则魔音穿脑,不死也要变成白痴!即使开天境强者都是不怎么好过,有种想要以双手捂住耳朵的强烈冲动。

  “应少,手下留情!”南宫长空立刻大叫道,这里大多是寒苍国的人,死一个对于寒苍国的国力都是削弱,他岂能不慌。

  “哼,干掉那个小子,我自然会停手!”应冰风冷冷说道,手中的铃铛却是摇得更急了。

  给南宫长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应冰风出手,他憋屈地怒吼一声,向着周恒扑了过去。在魔音穿脑之下,周恒总得分心抵挡,正是诛除此子的最好时机!

  就算是**的人都死绝了,可只要能够干掉周恒还是值得的!

  “都是你这小杂种惹得祸!”南宫长空厉喝一声,推掌向周恒镇压过去。

  “颠倒是非!”周恒冷哼,迅云流光步展开,他身形闪动如电,手中已是将黑剑祭了出来,所谓的魔音穿脑对他毫无一丝影响,连他怀里的萧祸水都是若无其事。

  黑剑对于邪恶有着天生的镇压能力,连堪比死地的地底世界都无可奈何,要知道连灵海境强者都会受魔气影响变成红毛怪!

  他一剑削向应冰风。(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