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九一章 欠抽! 2/5
  陆晨芙用充满灵气的妙目看着周恒,现在这个没风度的男人就是他们一家唯一的依靠!

  真若落到陆昆明的手里,她可以想像一家人将会多么凄惨!

  陆昆明冷眼看着周恒,道:“这是我陆家的私事,还不给我滚蛋!”

  劈地境终是劈地境,在场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对抗周恒,另一个本家来的老人只是空有一个辈份,实力却只有初分境而已,否则他也不可能带过来,岂不是要跟他抢食?

  武者都爱惜羽毛,尽量避免同阶之战,特别是同阶的死战!因此,能够将周恒驱走的话,他也不愿出手。

  “很不巧,陆家还欠了我一笔钱呢!”周恒淡淡一笑,他将陆晨芙带回来,确实可以领取二十万下品灵石或一万中品灵石做奖励。

  “为我陆家办事,这是你的荣耀!”陆昆明却是小气到一毛不拔,在他眼里这原本属于陆昆吾、陆晨芙的产业已经是他的私人财产!

  他自然知道陆昆吾为救爱女开出的价码,二十万下品灵石或一万中品灵石!靠,连他都拿不出这样的财富来啊!

  将这么大一笔修炼资源、全大陆通用的财富交给一个外人?呸,做梦呢!

  “我陆昆明欠你一个人情!”他掸了掸手,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陆昆吾一家到底积累了多少财富。

  “你的人情?”周恒哈哈一笑,但笑容很冷,“你是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你的人情?值一两银子吗?”

  “小伙子,我们可是**陆家的!”那一直做和事佬的老头插嘴道,用意自然是在威胁周恒,他也看得出来,陆昆明并不想节外生枝和周恒交手。

  “**陆家,那又是什么东西,都和你们一样的无耻之徒吗?”周恒笑了笑,丝毫不给这二人面子。

  ——这两人早就不要脸了,给他们面子做什么!

  “混蛋!”陆昆明容色一厉,目注周恒,有杀气腾腾,只是他并不知道周恒的战力如何,无法估计一战的后果,因此迟迟没有出手。

  他勉强收起怒容,正色道:“这是我陆家的私事,阁下还是不要插嘴的好!”

  “老家伙,你不过区区初分境,也敢倚老卖老,真是不知死活!”周恒却是没有答理陆昆明,只是对着那老者冷颜斥道。

  陆昆明顿时脸皮狂抽!

  他居然被无视了!堂堂**陆家的九少爷,在年轻一代中极受重视的他居然被华丽地无视了!

  啪!

  周恒凌空抽出一掌,扇在那老者的脸上,只见那老者立刻露出惊恐欲绝的表情,大力震动之下,他满口牙齿纷纷脱口飞出,而两只眼球也在力量的挤压下生生爆了出来,噗噗炸成两团血水。

  “大胆!”陆昆明终是怒不可遏,这小子竟然敢当着他的面行凶,而且打得还是陆家的人,实在胆大包天!

  绝不能容忍!

  这是陆家的脸,绝不是随便哪个人可以抽的!

  “给我死!”陆昆明身形不动,只是推出一掌向周恒压了过去。这也是高手惯用的套路,极不愿发生贴身近战,那样太过凶险,动辄就有致残、甚至殒落的危险。

  他先要试探一下周恒的实力,若是好欺负,他绝不介意再出狠手干掉周恒。

  嘭!

  周恒回敬一拳,两股劲力翻涌,陆昆明顿时脸色变得惨白,猛地暴退七步停下,但脸上又泛起一股红潮,他再退十一步,然后哇地一下吐出一口鲜血。

  只是凌空一击罢了,他就被周恒轰得吐血,战力差距不说自明!

  陆昆明只觉浑身都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被劲力轰的。他倒是不相信周恒有胆杀了自己,要知道陆家可是新兰国的顶级豪门,有山河境的老祖坐镇!

  “阁下实力强大,我甚是佩服!”他不得不暂时低头,家族力量强大是另一回事,他现在可借助不了,“二十万下品灵石或是一万中品灵石,阁下要哪个?”

  “奇怪了,你是什么东西,能够代表陆家?”周恒故意露出讶然之色。

  靠,看了这么久的戏,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陆昆明心中暴怒,可脸上却还不能流露出来,笑道:“家事!家事!阁下,我再额外加送五千中品灵石,算是交了阁下这个朋友,如何?”

  虽然这灵石都不用掏他的腰包,可他已经将陆昆吾的家业看成是私有的,同样肉疼啊!

  “奇怪了,我怎么不认识你这个亲戚!”周恒摸了一摸下巴,满脸茫然,然后看向陆晨芙,“芙儿,咱家这样的亲戚吗?”

  “没有!”陆晨芙虽然不知道周恒想玩什么花招,可她自然愿意配合。

  “奇怪了,你这人怎么就爱冒充别人的亲戚,招摇撞骗?”周恒冷冷地看着陆昆明,流露出森然杀气。

  陆昆明现在一听他说奇怪了三个字就心里别扭,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阁下不要开玩笑了,这是我陆家的私事,与你无关!”

  “怎么与我无关了?芙儿感激我英雄救美,又对我的英姿一见钟情,早就决定嫁给我了!芙儿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你这蠢货知道在抢谁的东西吗?”周恒抽出一掌,啪,陆昆明的脸上顿时结结实实的吃了一记,顿时浮起五根鲜明的指痕。

  “我的!”

  啪!

  周恒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让陆昆明另半边脸也跟着出现了一道指印。

  “我最讨厌别人打我东西的主意!”

  啪,第三记巴掌。

  “对这种人,只有一个字,杀!”

  啪!啪!啪!

  周恒把耳光当屁股抽,一掌掌凌空抽过去,以陆昆明劈地境的修为居然连一丝一毫抗拒的力量也没有。

  太他妈的过瘾了!

  陆昆吾三人、众仆妇家丁看到这一幕,丝毫不觉得陆吾明被抽得牙齿脱落、鲜血狂溅有什么惨的,有什么值得同情的,这种垃圾最好早点死!

  “你、你、你,你真敢与我陆家为敌?”陆昆明被抽懵了,盘旋在他头上的只有不可思议四个字,这小子脑子抽疯了,居然敢为陆家为敌!

  知道陆家是什么存在吗?

  新兰国五大顶级豪门之一,除了另四个同样有山河境老祖的家族没有任何人敢招惹的存在,谁惹谁死!

  家族尊严,不容亵渎!

  嘭!

  周恒一拳轰了过去:“别说话,你不知道自己的嘴很贱吗,一说就让人不舒服!怎么就没有一点公德心,你这样的人渣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陆昆明顿时身形飞起,重重地撞倒了身后的墙壁上,以他劈地境的体质强横自然毫无悬念地将砖墙撞了个稀烂,本身倒是没什么事。

  “还乱撞别人家的墙,你还有没有一点教养?”周恒右手一招,劲气卷动,陆昆明立刻又跌跌撞撞地向周恒滑了过去。

  嘭!

  周恒一脚踢在陆昆明的小腹上,这家伙又是跌飞出去,继续撞倒了一堵墙。

  “第二堵!”周恒冷冷说道。

  众人都是无语,明明是他打的踹的,陆昆明也真够无辜的!可是想到他之前的霸道、蛮不讲理,谁又会生起同情之心呢?

  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

  周恒平时不喜欢斗嘴,可他的功夫可是跟黑驴斗出来的,真要全力发挥出来,战斗力丝毫不弱。他不断地拿陆昆明去撞墙撞地板撞椅子,然后将责任都推到了陆昆明的头上。

  陆昆明这才知道,被人不讲道理起来是有多么地憋屈!

  他好想干掉周恒,这个让他受了奇耻大辱的男人,可是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太大了,他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只能任周恒像是玩具一样地折腾。

  “芙儿,你想怎么处置他?”周恒玩上了瘾,向陆晨芙说道。

  饶是陆晨芙在商业上有着杰出的天份,可毕竟是个待嫁的少女,之前配合周恒演演戏倒是没什么,可现在还需要再演吗?

  她不由地俏脸一红,但想到陆昆明之前的咄咄逼人,她又心中生怒。

  父亲很少提当年的事情,但她还是通过一点一滴拼揍了出来,对陆昆明自然恨之入骨,当即脸上闪过一道杀气。

  “不可杀!”陆昆吾自然对女儿即为熟悉,连忙插口道,“**陆家实力强大,底蕴深不可测,万万不能往死里得罪!”

  “爹,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你还以为他们会放我们吗?”陆晨芙却是十分冷静,她是商业天才,对于人心自然有着深刻了解。

  陆昆吾不由哑然,是啊,他只是一个被驱出家族的私生子,凭什么以为他手下留情,**陆家也会投桃报李?

  豪门威严岂容轻辱,必然会换来百倍、千倍的残酷报复!

  “走,我们立刻离开新兰国!”陆晨芙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母亲。

  陆昆吾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也唯有如此了!”

  “哈哈哈,你们还想逃跑?”陆昆明却是大笑起来,只是一张脸肿如猪头,怎么看都是狼狈无比,“你们死定了!你们全部都要死!”

  “惹上陆家的人,从来都只有一个死字!”他死死地盯着周恒,充满了怨气。

  周恒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右手轻振,黑剑已是执在手里。(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