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零三章 九月风果 4/5

剑动九天 第二零三章 九月风果 4/5

  这是一条三尾鳄,三条鳄尾根根如同巨大的黑剑,寒芒森然。

  成年三尾鳄可以达到劈地境的修为,而这条显然还没有成年,仅仅只有初分二重天而已,但唐晚也仅是初分二重天,偷袭、再加上妖兽在力量上的优势,这一击极具杀伤力。

  要是周恒出手,随手一拳就能将这条三尾鳄打爆,可他又哪会帮助唐晚,只是看起了戏来。

  “去!”唐晚身为大家族的子弟,当然不会简单,他双拳一振,拳头被灵力包裹,向着三尾鳄击了过去。

  这时候,他肯定万分后悔自己的装逼行为,若非将法器负在背上,他完全可以立刻召出来迎挡,可现在却根没有时间让他反手取剑。

  卡嚓!

  三尾鳄用力一口咬下,只见鲜血飙起,唐晚惨叫一声,勉强将三尾鳄轰了回去。

  他的整只右手以一种极夸张的角度弯折着,显然连骨头都被三尾鳄咬断,没有将整个手给吞没了实在是天大的运气!

  因为手断了没事,灵力运转很快就能愈合,如果有血脉之力的话这速度就更快了。但要是手被吃掉了、吞了,那绝然不可能再长一只出来!

  ——除非真能寻到超级灵草,能复生断肢的那种才行。

  “一起上!”赵寒雨英气大发,当先祭出法器迎上,六人既然作为一个小队的成员,自然要祸福与共!

  常师师等人也纷纷将法器祭出,对着三尾鳄挥打过去。

  啪!啪!啪!

  三尾鳄将尾巴舞动,犹如三把奇利长剑,将几人的攻击一一挡下!

  人类**孱弱,但拥有智慧,炼制出了法器,不但可以提升本身的力量,也具备了攻坚的能力。而妖兽不懂使用法器,也不需要,因为它们的力量本就强过同阶武者,而身体就堪比法器!

  唐晚暴退七丈,连忙运转灵力复合伤口,这断了骨、伤了筋,若不及时治疗可是会留下后患的,严重的还会影响日后在武道上的进步!

  可就在这时,哗啦啦,水面破开,又是一道黑影穿出,向着唐晚咬了过去。

  “糟,这是三尾鳄的老巢,快点离开这里!”赵寒雨目光扫过,立刻惊呼说道。

  两条未成年的三尾鳄还不在话下,但有小鳄就会有大鳄,劈地境的妖兽一出,他们个个都要横死当场,说不定连骨头都会被一起嚼着吃掉,尸体都不会留下!

  唐晚真是倒霉,哪还顾得上治疗伤势,连忙弹身急起,狼狈而逃。

  六人踏波疾奔,赵寒雨五人都是提心吊胆,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个个容色紧张,而周恒则是毫不在意,他心里有本帐,谁对他好,他就伸手帮一把,谁对他恶,那就坐视不理。

  两条三尾鳄紧追不舍,在水中它们是天生的猎手,速度奇快,没一会就将六人追上,两只鳄口张开、六条鳄尾齐甩,分从前后向六人包抄而去。

  赵寒雨等人无奈,只能回身招架,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好像只有两条!”

  “不错,母鳄若是在附近的话,也应该出现了!”

  “既然逃不了,就杀!”

  五人很快统一了意见,在水域环境下,他们根本快不过那两条三尾鳄,一味逃跑那是在自寻死路!

  那就一战!

  混战打响,周恒穿插其中,看似总在逃跑,但有意无意之间却是替赵寒雨、吕如之、齐坦挡下了许多次攻击,至于常师师和唐晚则是完全放生,管他们死活。

  “周恒,你没有法器,先退到一边,免得受伤!”赵寒雨在待人方面真心没说的,待场面稳定之后立刻向周恒说道。

  周恒老实不客气地退到一边,然后眺目远望,道:“西北方再行十里,有陆地!”

  五人都是大喜,在陆地或水中与三尾鳄交战,完全就是两个难度!

  “撤!”

  五人边打边退,他们的速度虽然比不过三尾鳄,但五人联手的战力却是丝毫不输,足以一路杀过去。

  十里路正常行走的话,初分境武者只需要几十个起落,一两分钟就能到达。但要硬生生杀出去耗时就长了,整整用了半个多小时才终于上了陆。

  两条三尾鳄浮沉于水面之上,并没有冒险上岸,妖兽智慧不及人类是没错,但有着野兽的本能,知道什么情况对自身有利、什么情况不利。

  可要它们放弃猎物却又有些不甘,不断地张牙舞爪,似乎想要激怒这些人类,让他们重新下水一战。

  赵寒雨五人也想反杀这两头妖兽,妖核中可是有着自然领悟,对于武者的帮助极大。

  于是,他们也不想走开,就在岸边叫喝,引诱两条三尾鳄上岸一战,两边谁也不肯放弃,顿时僵持住了。

  周恒无聊地在一边走了起来,突然,他的目光被一株隐藏在野草中的植物看去,通体碧绿,顶上结着三枚淡青风的果实,无风自动,缓缓摇曳。

  九月风果!

  这对于初分境、甚至劈地境的武者来说都是至宝,虽然不能增加灵力积累,却可以提升对于天地大道的领悟。除了周恒这种不愁境界领悟的妖怪来说,九月风果对所有开天境以下的武者来说珍贵无比!

  周恒露出一抹笑容,他本身不需要九月风果,但可以给他身边的人,他还嫌三枚九月风果少了呢!

  他矮身将三枚九月风果摘了下来。

  “九月风果!”唐晚五人都是初分境的武者,现在又没在战斗状态,附近发生的事情自然逃不过他们的耳目神识,立刻发现了周恒的举动,也看到了他手里的灵果。

  他们个个出身豪门世家,哪会认不出这九月风果的来历?

  一时之间,他们哪还顾得上那两条三尾鳄,纷纷跃了过来,个个露出了意动之色。

  好东西啊!绝对的好东西!

  “我要一枚!”唐晚立刻说道,理直气壮,根本没有将周恒放在眼里。

  ——他“见”过周恒的身手,在初分境妖兽的压迫下只知道逃窜,这种实力有什么好忌惮的?

  赵寒雨则是脸色一正,道:“这三枚九月风果都是周恒独自发现的,并不用拿出来分配!”

  他们之前就有协议,一起发现的灵草将按付出的功劳进行分配,但属于个人找到的则可以独自拥有。

  “哼,若不是我们一起跑过来,他有机会发现吗?”唐晚狡辩道,为了九月风果这样的好东西,无耻一点又有什么。

  赵寒雨露出不悦之色,道:“这方向是周恒指点的,刚才我们也没有做什么,怎么可以提出这样的要求?师师、吕如之、齐坦,你们怎么说?”

  吕如之、齐坦都是低头不语,而常师师则道:“唐晚说得没错,若是没有我们,周恒根本不可能发现九月风果,这是属于大家的!”

  “这小子实力那么弱,能够走到这里根本就是沾了我们的光,这三枚九月风果我们分了,给他一些灵石做补偿就行!”唐晚接口道,若非赵寒雨一力维护周恒,他根本连这些补偿都不想给!

  武者的世界,弱肉强食,伙伴?队友?在大利益面前,滚他妈的蛋吧!

  齐坦和吕如之都是点了点头,他们又岂会不想要这样的灵果,左思右想之下,宁可得罪赵寒雨也要出手,这可是关系到他们的前途,绝对最最重要。

  赵寒雨怔然,没想到她一手组建起来的队伍居然如此脆弱,在区区三枚九月风果面前就一击即碎!

  周恒淡淡一笑,正想要说话的时候,却是转头向远处看了过去——他感应到有另一波人正在迅速接近过来。

  嗖嗖嗖!

  七道人影划过,转瞬即去,但飞射出几十丈后却突然又折了回来。

  唐晚几人都是心中一格愣!

  坏了,肯定是被他们发现了九月风果的存在!该死的周恒,干嘛将灵果大大咧咧地托在手里!

  “哈哈哈,九月风果,果然是九月灵果,没想到居然遇上了这样的宝物!”对方七人停在了周恒他们前面,个个都将目光凝在九月风果之上。

  有宝物的地方就有争夺,亘古不变。

  周恒向那一行人看了过去,以他的神识感应便是山河境的强者掩藏气息也无法遁形,更何况面前这些人了。

  一个劈地境、六个初分境,这支小队的实力不算弱。

  当然,周恒从没有把自己算成是赵寒雨小队的人过,只是兴之所致,才会与这些同龄人相处几天。

  “将灵果交出来!”对方一名青年理直气壮地下令道,并没有多看别人,就是将一双带着**的目光盯在常师师的俏脸酥胸上。

  这是野外,更是凶地,在这里失踪个把人再正常不过。无疑这会让许多人邪性大发,干出一些平常做不出来的事情。

  “这九月风果是我们发现的,而且已经被我们所取,凭什么给你们!”唐晚立刻说道,他已经将九月风果视为自己的东西,自然要站出来说话。

  再者,他们这五人也同样出自豪门,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初分境,哪个不是心高气傲,向来只有他们颐指气使,何曾被人如此无理对待过?

  “哈哈,就凭我们来自扬虎城黄家!”对方那青年将头一昂,狂傲无比。(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