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二零章 祸福之间 2/3

剑动九天 第二二零章 祸福之间 2/3

  周恒暴喝一声,在这一刻他全力以赴。

  九幽冰天诀!

  他在体表形成了一道冰层,虽然仅是开天境级别,但现在他要发挥一切力量。

  嗤嗤嗤!

  火焰袭身,冰层连融化为水的过程都没有就直接汽化了,形成了一道道白雾,划过周恒的嘴角发际。

  这连山河境强者都能稍微阻涩一下的冰层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却是毫无用武之地,瞬间即告消失,但周恒不惜灵力拼命运转,融了就结,始终包裹着他和韩亦瑶。

  他现在的蛮力远远超过了灵力,任何武技都没有他直接轰拳挥剑来得强大,因此这灵力耗光了也没事。

  巨石接近、撞上!

  周恒咬了咬牙,金属血脉运转,浑身顿时变成了金黄色,这是第二道防御。

  嘭!

  恐怖的力量撞击而来,周恒闷哼,整个身体似乎要在瞬间分崩离析!

  这并不是感觉,而是正在发生的事情!他的皮肉纷纷从骨头上脱离,现出了他赤金色的骨架,坚韧程度远在赤金血脉之上,足以媲美山河境法器的真身!

  达到他这种级别,皮肉真是不再重要了,骨骼、血液、经脉才是涉及到生死的!

  赤金色的骨架紧紧包裹着他相对柔嫩的内脏、经脉,甚至可以用肉眼直接看到他的血液在激流奔行,发出如同雷鸣般的巨响。

  轰!轰!轰!

  一次碰撞之后,周恒被反震而起,但瞬间就被巨石追上,再撞、再弹开、再撞上!直到七八次之后,他才被顶在了岩石上,贴为一体,向着湖水层冲去。

  他全身的骨骼堪称非人类,可在这样的撞击下却是现出了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纹,若非人体和法器不同,乃是真正的生命,肯定化为千万道碎片崩飞了!

  周恒是以大意志维持着自己的形体,若是他念头一松,骨架将会在瞬间崩碎!

  他不好受,韩亦瑶也同样不好受,虽然绝大部份的撞击力被周恒吸收,但通过他身体震荡过来的力量也足够让她喝一壶了,被震得暴吐鲜血,一口口喷在周恒的身上。

  然而,这远远还没有结束!

  白火烧融!

  “啊——”哪怕是以周恒这样的防御力都是忍不住狂叫出声,这火焰太霸道了,连他媲美山河境法器的身体都承受不了!

  满是裂纹的骨架竟然有融解的趋势!

  靠!

  以火对火!

  周恒以青龙血脉滋润着骨骼,能够修复多少算多少,同时再转紫火血脉,对抗着白火的烧融!

  他咬牙坚持,承受的痛苦无法以言语形容!

  没有冷汗滴下,因为他只剩下一具骨骼包裹,而即使有汗流出也会被这可怕的高温瞬间汽化,根本看不到。

  若非他的意志强大无比,这当儿早就承受不住晕厥过去!而一旦晕过去的话,那他和韩亦瑶就瞬间被焚成灰烬!

  他不想死!

  他还要接母亲回来,一家团圆!他还要揍他那个天赋超绝的舅舅一顿,给父亲狠狠地出口气!

  还要打韩亦瑶的屁股!揍得这女人屁股开花,居然让他吃了这么大的苦头!

  我命、由我!不由天!

  周恒的眼洞中爆闪着灼灼亮光,如黑夜划过星空的闪电,有无比狂暴的气势在回荡。

  韩亦瑶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已经只能算是骷髅的男人,心中不知道涌动着什么样的情绪!她知道周恒是在自救,但这也掩盖不了周恒同样在救她的事实!

  她不知道周恒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但她可以想像,因为即使有周恒的保护她还是要承受部份冲击、高温,让她痛不欲生,有一种死了也比活受罪好的放弃。

  这个男人,真得很坚韧!

  韩亦瑶之前就领教过一回,但这一次的冲击无疑更加强大,让她的心灵恍惚,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一种这样死掉也不错的荒唐。

  得不到绝世法器的话,她终逃一死,而有一个男人为了保护她共赴黄泉,这似乎也不错!

  在她的胡思乱想间,周恒燃烧起了全身的斗志,紫火布于全身的骨骼上,对抗着白火的高温。答答答,他的骨骼终还是在高温下融解,化成了无数流状的液体。

  但依然不坏!

  他有大毅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另一方面,紫火血脉还是起到了相当的作用,正在疯狂吞噬着白火,维系着他的一线生机。

  没错,就是在吞噬!

  紫火血脉本不具备这样的功能,但天下万法殊途同途,既然金属可以吞噬,生命精气可以吞噬,为什么火焰不可以?

  放在别人身上做不到,但天才就是能人所不能!

  周恒在武道的认知上远远超过了境界,在生死压力面前,他没有崩溃放弃,而是将悟性发挥到了极致。

  当然他这吞噬完全不能和噬金族的能力相比,紫火血脉并没有因此壮大,而只是降低他受到的伤害,要让他在这么丁点的时间内创造出“噬火族”的能力,根本不可能!

  百炼成仙!

  他的骨骼虽然化为了流金,但并没有焚毁,反倒像是在回炉重铸,变得更加精纯,向着更高的层次进军。

  前提是,他能够活得下来!

  火焰直冲百丈,将周恒和韩亦瑶完全包卷在内,外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谁都知道这对男女肯定是完蛋了。

  这样的撞击、这样的高温,哪怕是灵海境的强者都不一定可以活下来!

  轰!

  巨石划过,如同雷鸣海啸,以可怕的撞击力轰入了湖水层!

  此时,如果站在风火死湖的岸边,便能看到原本沸腾的湖面突然掀起了足有数百丈高的巨浪,狂涌着向四面湖岸拍去,真个是连天都能遮掩!

  再次遭遇强烈的撞击,周恒流金状的骨头差点直接崩碎,火焰遇水,但因为温度实在太高,并没有直接熄灭,而是生生将侵过来的湖水完全汽化,如同一枚大火球冲破湖水,直射长空。

  这真如流星一般,璀璨夺目,在天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弧线后,轰然落地。

  嘭!

  巨石经过这般剧燃后,体积已经缩小了至少四分之三,但剩下的残石依然奇大,落下时硬生生将地面撞出了一个深达里许、范围约三十里的巨形深坑来!

  无数泥尘卷扬上天,形成了灰黑色的蘑菇云。

  啪!

  一只纤手从泥土中探了出来,现出了灰头土脸的韩亦瑶来,她的另一只手则是抱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周恒,摇摇晃晃着站了起来。

  她和周恒……竟然没死!

  韩亦瑶低头看了眼周恒,心中翻过一丝微微的悸动,但立刻身形一颤,呕出一道鲜血。她的情况要比周恒好点,但同样受了重创。

  “哈哈哈,这就是得罪了本座的下场!”黑驴奔行如风,已是迅速赶了过来,看到周恒那只剩骨架子的惨样时,不由地大笑起来。

  “本座是天地祥物,只能恭敬诚拜,否则就是和天地为敌!”这贱驴很神棍地说道,然后看了看韩亦瑶,“放心,这小子的命比蟑螂还硬,死不了的!”

  韩亦瑶沉默不语,她虽然依然不喜周恒,可毕竟是被周恒救了一命,怎么也得知道感恩,当即抓着周恒的脊骨,要去找一个安全、安静点的地方静养。

  她和周恒都需要。

  黑驴讨了个没趣,嘴里嘀咕着“歪瓜裂枣”,跟在韩亦瑶身后。

  韩亦瑶寻了个小土包,那有一个废弃的地穴,里面以前可能住着妖兽。她取出丹药服下,至于周恒则让她一筹莫展,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

  “不用管他!”黑驴在一边插嘴道,“这小子这次是因祸得福了,骨骼被地火淬炼,将愈发得坚不可摧!”

  韩亦瑶点点头,根本不想搭理那头贱驴,径自坐膝而坐,炼化药力以尽快恢复伤势。

  ……

  周恒并没有昏迷多久,武者的世界太过危险,谁敢失去意识太久,潜意识中都会让自己快点醒过来。

  但他的伤势太重了,没有办法立刻起身。

  青龙血脉运转,他开始自我愈合。但这血脉之力才刚一运转就立刻停了下来——他的骨骼犹如燃烧着火焰,将水属性的青龙血脉轻松蒸发。

  要想治愈伤势,就得先把骨骼中的火焰给摆平了!

  他集中心神,关注在流金状的骨骼上。

  因为高湿,他的骨骼根本不能定型,软绵绵的,但韧性却是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这是他为了保命,以紫火血脉吞噬了白火,但他并不是“噬火族”人,这火焰吞是吞了,却根本炼化不了!

  不将这火焰驱逐,他的骨骼便将一直处在高温状态不可恢复,时间长了必然会伤及经脉内腑!

  周恒口不能开、眼不能睁,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紫火,出!

  周恒在心中不断翻腾着噬金族能力吞噬金属的过程,一点一滴,在心中形成着不断地领悟。

  这火焰太强大了,他驱不掉!

  驱不掉就吞噬,一样可以解决问题,而且还能增强己身!

  世上既然有噬金族,为什么就不能有噬火族、噬水族呢?世间万法,共通彼岸,无限可能!

  周恒沉静下来,将全部的心神投注在新的道上。

  如果成功,那么毫无疑问他将媲美一代宗师,创造出一门绝学!(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