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二三章 万法归一 2/3

剑动九天 第二二三章 万法归一 2/3

  紫火血脉异变了,真正得质变,从此之后吞噬天下万火,能够不断地增强!

  噬金族的能力是将自己的身躯打造成无坚不摧、又无坚可摧的人形法器,而紫火血脉的未来是什么?

  周恒右手翻腾,轰地一下,一道紫色火焰升起。并不是手上附着火焰那么简单,而是他的整只手都变成了火焰,无骨无肉,只是纯粹的火焰!

  火焰之身!

  既然紫火血脉血脉可以异变,那么青龙血脉呢?应该也能吞噬天下万水,成就玄水之身!

  周恒在心中静静想道,不过,赤金血脉和噬金族的体质是绝对冲突了,虽然两者有着相当的差异,但都是化身金属,向着无坚不摧的方向发展。

  从层次上来讲,噬金族的能力要比赤金血脉高出一大截,好像一个才是蹒跚学步的婴儿,另一个已是健步如飞的成年人,差距简直不能以道理计。

  管中窥豹,赤金血脉未来的终极形态恐怕也是将全身化为世上最坚固的金属。不同的是,赤金血脉是可以选择的,只在需要的时候运转,平时和常人看上去无异,而噬金族则是完全的金属人。

  天下万法,殊途同归!

  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任何武技都不能跳脱出其外!

  武技、功法因何而来,还不是顺应天地而创,那么万变不离本宗,天地本源就是五行!

  任何武技功法都只是其中一个分支,当发展到极致时自然而然就会回到根源。

  周恒早已经停止了功法的运转,但始终没有睁眼,一直在心中默想着他只能猜测而不可能得到答案的想法,但他有种感觉,他的方向是对的。

  接下来,就是青龙血脉的改造!

  周恒要将吞噬能力同样与青龙血脉融合,让青龙血脉的可以吞噬天下之水!

  可惜,这种改造一定要建立在“有”的基础上。

  周恒不可能平空去吞噬天下之木、天下之土,因为他身体中并不具备对应的血脉,只能望洋兴叹。

  他不禁又想道,噬金族个个都拥有吞噬金属的能力,天生强大无比,难道就不能掠夺像是青龙丹这样的宝物,成就第二道血脉吗?

  他们中肯定有大能者可以将这吞噬能力融合到青龙血脉上,那不就具备了同时吞噬两种天地能量的能力?

  一个种族总能出现这么一两个天才吧!

  也许不是不能,而是没有这个必要。

  其实将身体化为金属和火焰、水流又有什么区别,达到极致后都是天地间最纯粹的基础,已是一种道的极致!既然是极致了,那么要两种形态又有什么意义?

  贪多嚼不烂,分心去兼顾多种吞噬之道,只会拖缓自己进步的速度!

  周恒无法对抗地火,并不是金属之道逊色于火焰之道,而是他毕竟只有山河境的体质而已!他的身躯绝对可以对抗任何同等级的火焰、毒水。

  主修一门,别的嘛,有机会就吞噬一下!

  周恒暗暗下定决心,而事实上吞噬金属之道也是最方便的,因为金属可以随意买卖,但火焰呢?至少他到现在还没有听说过有人卖火的!

  “嘤咛”一声,韩亦瑶终于睁开了双眼,经过十来天的丹药治疗、灵力梳理后,她的伤势终于全去。而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周恒那恶狠狠的表情。

  她吓了一跳,对方也逼得太近了,让她非常不舒服。

  “你这个蠢女人,叫你不要跑那么快还冲在前面,你以为自己是化神境吗?”周恒一肚子的火,立刻开始了喝斥,“你死了不要紧,可不要拖累了别人!”

  “哼,用不着你管!”若是周恒好颜好色与她沟通,韩亦瑶既心中理亏,又感激周恒救了一命,怎么也会虚心接受。但周恒摆出这副大老爷们的教训模样,却是让她想到了周恒之前的“色迷迷”,几次三番搂着她占便宜,顿时将俏脸冷了起来。

  黑驴原本懒洋洋地趴着,立刻来了兴趣,一屁股坐了起来,只恨手边没有瓜子之类的来助兴,这架看得不过瘾啊!

  周恒更怒,伸手就向韩亦瑶抓了过去,这女人不狠狠地揍上一顿,总有一天会害死他!

  嘭!嘭!嘭!

  韩亦瑶自然不会束手就擒,立刻向周恒展开了反击,一个有山河境的灵力修为,一个有山河境的蛮力,单从力量上来说,两人的差距差不大。

  可从身体强度来说,这两人的差距就不是一星半点了,而是天与地一般!

  周恒很快便将韩亦瑶拿下,反手按在自己的膝盖上,抄起大手对着那女人的翘臀毫不客气地打了过去。

  “啊——”韩亦瑶一声惊呼,吃痛是一方面,但更多的是无比的羞意。

  这浑蛋小子,果然是个大色狼!

  她和他之间又没有什么亲密关系,他怎么就能打自己的屁股?这要让别人知道了,她还怎么做人?不,就算没有别人知道,她又过得了自己那关吗?

  想一想就让她羞死了!

  杀了这浑蛋小子!

  韩亦瑶挥拳劈掌,对着周恒打了过去,只是她这样的举动等于是在用肉身硬捍山河境的法器,不但没有伤到周恒分毫,反而将她自己反震得纤手都红肿了起来。

  她却是发了疯似地不肯停手,这手痛也好,至少能够让她暂时忘了被打屁股的羞恼!

  啪!啪!啪!

  周恒一掌接着一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他也憋着一肚子的气呢!

  这女人说好了要告诉他名字,结果食言了!两人说好了一起行动,互相商量,结果她又食言了,自顾自地跳进了风火死湖!

  不狠狠揍这女人一顿怎么行!

  韩亦瑶羞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这浑蛋怎么可以这样!

  她丰满的胸部正压在周恒的大腿上,之前她可从来没有与哪个男人如此亲近过,感觉到自己高挺的胸部因此而挤压变形,她真想一死了之!

  而她更怕周恒**大发,扒了她衣服直接进入她的身体!

  那她不但会死,而且还要垢了清白之身!

  “不要再打了!”她哭泣道,扭头看向周恒,带雨梨花的模样份外诱人。

  周恒心中一荡,却是将嘴角微微上扬,道:“多大的人呢,还哭鼻子!”

  韩亦瑶也是被逼无奈,她是绝不能**的,而女人的眼泪对于男人来说就是最好的武器,她虽然不是很擅长,但这是女人生来就会的。

  她只是呜啦呜啦地哭,开始只是骗骗周恒,但想到自己几年来压抑的心事无人可以倾诉,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顿时一发而不可收拾,有若大海决堤。

  “周小子,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现在才只是第一阶段,没事,继续打!”黑驴在一边幸灾乐祸。

  周恒随手将韩亦瑶扔到一边,他也没有兴趣打女人来昭显自己男人的威风,只是之前的韩亦瑶实在欠教训,不打不行,既然对方都哭成了这样,目的也就达到了。

  “枉费了本座摆出这么好的造型,这就完了?”黑驴不爽地说道。

  “先不说这个,驴子,有没有那绝世法器的消息?”周恒问道,他知道黑驴每天都会溜出去打探消息,对于宝物这头驴子奇贪无比,若是绝世法器被谁得手,它一定会去敲闷棍。

  “还在湖底待着呢!”黑驴吐了吐长长的舌头,“现在你们两个的伤都好了,可以出发了吧?”

  “嗯,走!”

  周恒沉声说道,不管那湖底是真有绝世法器,还是毛家布下的杀局,他都要去看一下!

  韩亦瑶露出一丝后怕之色,但想到自己的处境决心又立刻坚定下来。

  两人一驴重新来到湖边,虽然过去了十几天,但这里依然人山人海,只需要稍微打探一下消息便能知道,这下湖的人十个有九个没有再上来。

  而活着上来的人都是修为比较低的,受不了那可怕的地下高温,至于下面的具体情况如何,没有人知道。

  虽然危险重重,可闻讯而来的人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现在在湖边的人都是聚灵境、初分境的低阶武者,有点实力的人早就下湖去碰碰运气了。

  “走!”

  两人一驴同时跳入湖中,轻车熟路来到湖水层的尽处,一一破水而下,可怕的高温疯狂袭来。

  周恒运转紫火血脉,这些许高温顿时被轻松吸收,而且还在身周形成了一道护盾、结界般的存在,将韩亦瑶和黑驴也同时护了起来。

  攀着穴壁而下,他们迅速向着地下行进,同上次一样,这地穴中不知道攀着多少人,如同一只只蜘蛛。

  一百丈、两百丈、五百丈!

  随着他们的不断深入,四周的温度也越来越高,而附近的武者也越来越少,到了这里也只有劈地境才够资格继续往下,初分境武者强行而为的话,只会让自己生生燃烧!

  五里、十里、十五里!

  到了这里,蒸汽层也消失了,地火熊熊,时不时就有火焰冲天而起,焰浆溅飞,可以瞬杀劈地境的武者!

  也只有开天境的武者才能继续往下了。

  人越来越少,举目而去,只现三里远处才有一人在继续向下爬行。(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