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二七章 毛家的来头 3/3

剑动九天 第二二七章 毛家的来头 3/3

  绝世法器之事竟是个骗局!

  最近,这个消息突然传开,所谓的绝世法器不过是阴谋家要将武道高手引入地下屠戮,获取活人的心脏!

  各大国前段时间都发生过国内聚灵境武者被杀戮的事情,因此这样的说法并不荒谬。而风火死湖附近的大量武者也证实,进入湖泊的开天、山河境强者基本是一去不回!

  一时之间,天下群情激愤,纷纷将矛头对向了那神秘势力。

  此事,甚至惊动了皇朝的结胎境绝世强者亲自到场,但那洞穴中早已经人去楼空。不过,高境界的武者神识强大,被杀之后有煞气留下,特别是被活生生挖出心脏,这死怨之气更是有若实质。

  据那位结胎境老祖说,洞穴中有大量的怨气,绝不止死了十几个二十多人那么简单,这数量至少上百!

  这等于证实了之前的流言!

  ……

  “毛家?”在野火沼泽的某个角落,韩亦瑶听完周恒所述之后,立刻将好看的柳眉一皱,露出强烈的震惊。

  “怎么,你知道这个家族?”周恒问道。

  “知道!”韩亦瑶脸色肃然,点了点头。

  周恒有种打她屁股的冲动,这知道就说啊,还卖什么关子!

  “天底下虽然有许多毛姓的家族,有的还相当不凡,但能够拥有灵海境级别强者的就只有一个!”韩亦瑶深深地吸了口气,“天龙帝朝的毛家,七大最强家族之一!”

  什么,天龙帝朝!而且还是七个最强大的家族之一!

  如此说来,毛家岂不是有神婴境的老祖坐镇?

  “没错,毛家老祖乃是神婴境的绝世强者!”韩亦瑶点了点头,也难怪她如此慎重了!他们破坏了毛家的计划,等于是毛家的大敌!

  别说他们现在只是山河境、开天境的小卒子,便是朗月国的三大豪门老祖知道了都得皱紧了眉头,考虑是不是该将家族解散,退入山林,以躲避毛家的怒火!

  整个玄乾大陆已经没有了化神境的大帝、天尊,神婴境老祖就是天下最强,与天下最强为敌,谁能够不紧张?

  幸好的是,他们二人一驴谁都没有泄露了真实身份。

  “切,区区神婴境的老鬼有什么好怕的!”黑驴撇了撇嘴。

  “臭驴,那你给我变出几个神婴境老鬼来!”周恒瞪了一眼过去。

  “想当年神婴境老鬼只配给本座捶背,本座还不理呢!”黑驴十分嚣张地说道。

  周恒和韩亦瑶都只是打了个哈哈,谁也不会将一头贱驴的胡言乱语放在心上。

  接下来,两人何去何从呢?

  之前因为绝世法器的关系,两人目标一致,可现在既然证明是一场骗局,照理来说,他们也该分道扬镳,各走各的道。

  可因为同心结,两人无法相隔百丈以上,这就决定了他们必须要待在一起。

  那么,谁跟谁走?

  “自然是听我的!”韩亦瑶率先说道。

  “哼!”周恒只是冷哼一声。

  “你什么意思?”韩亦瑶不悦地问。

  “他的意思就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乖乖听话就行了!”黑驴插话进来道,“本座说句公道话,女人嘛,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够暧床!”

  刷,一道剑光划过,韩亦瑶祭出白霜剑对着这头贱驴狠狠地斩了过去。

  “好心没好报啊!”黑驴大叫一声,人立而起,两只后蹄踩着玄妙步法,蹬蹬蹬连退上百丈,“周小子,你这婆娘太凶了,快把她调教得温柔一些,本座先走了,日后再见面记得叫她给本座端茶道歉!”

  胡说八道中,这头贱驴已是远去了十数里。

  韩亦瑶颓然止步,一来她还真未必追得上,二来周恒不动,她怎么追?

  “那头驴子虽然贱,但有一点没有说错!”周恒微微一笑,看着韩亦瑶,“你确实欠调教!”

  “胡言乱语!”韩亦瑶大怒,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武者的世界,说到底实力称王!”

  “那就一战!”

  两人展开激战,他们都是有主见的人,自然不愿被另一人主导,莫不将战力发挥到极致。

  韩亦瑶也算是天才中的天才,而且有着大机遇,才会如此年轻就达到了山河境,也因此被应承恩相中,成了他未过门的妻子。

  她拥有同阶无敌的潜质!

  可惜,周恒却更加妖孽!他可不是同阶无敌那么简单,而是可以跨越大境界而战!

  光是堪比山河境法器的体质就能让他立足于不败之地,韩亦瑶只有祭用白霜剑才能对周恒造成一丝威胁,可速度却是硬伤,让她只能被动挨打。

  她很快就败下阵来,输得无话可说。

  其实韩亦瑶自己也知道不是周恒的对手,可明明一个月前她还一只手就能镇压周恒,这才过了多久,周恒就俨然她只能仰望的存在,这心理落差实在太大了!

  说起来,她还真得佩服周恒。

  她虽然没有见过应承恩在这个修为时期的表现,但相信绝对没有周恒那么妖孽。这小子若是有足够的成长空间,日后的成就说不定要比应承恩还大!

  嗯?

  她脑海中涌过这样的想法之后,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如此高看周恒的潜力!

  输的人自然跟赢的人走,两人行了七天之后,离开了野火沼泽,向着寒苍国进发。

  周恒有些难受。

  之前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分心,他虽然受韩亦瑶的身体所吸引,却可以压下去,可现在出了野火沼泽,一切压力都消失了,他不需要担心什么阴谋,也不需要去想着什么宝物,这心神自然而然被韩亦瑶吸引了过去。

  这女子,真得很美!身材修长,却并不显得瘦削,丰满的胸部、挺翘的屁股,那只堪一握的小蛮腰,莫不放射出性感的诱惑。

  周恒双眼放光,连忙紧慑心神,他又不是没有见过美女,梅怡香的容貌、身材丝毫不弱,也没有见他动过心,怎么偏偏就对韩亦瑶难以自禁!

  奇了怪了!

  “你是不是修炼过什么媚功?”他终忍不住问道。

  “你才修炼了媚功!”韩亦瑶大怒,别以为他现在实力强了就能污辱自己!

  这个色狼果然本性难移!

  周恒无奈地笑了笑,他和韩亦瑶之间的相处怎么就那么困难呢?

  两人一路穿过万水千山,朝夕相处之下,周恒发现他的自控能力是越来越差,总是对着韩亦瑶的身体想入非非!他心中憋着火,可又不敢进入九玄试炼塔与萧祸水两女胡天胡帝。

  因此他也不知道宝塔隔绝空间之后,他会不会和韩亦瑶一起被同心结抹杀!

  这个险他可不想冒!

  韩亦瑶身上有着吸引他肉欲的奇妙东西,让周恒只能压制,无法驱除,越积越多,终有一天会大爆发出来!

  正是如此,韩亦瑶看向他的目光也怪怪的,只觉这小子跟头狼似的,一副要把自己吞掉的凶光,让她不自禁地泛起了寒意。

  这种目光她见过,在她还只有十三四岁的时候,家族里有些几个怪叔叔就经常这样盯着她,不过要更加猥琐,更加恶心。

  她打了个寒战,终是明白过来周恒正在想着什么东西。

  如果周恒真得对她用强……她抵抗不了!

  绝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念头一动,顿时有了一个主意。

  “跟我来!”她对周恒说道。

  两人同行,周恒拿捏大方向,但韩亦瑶也是可以提出一些小意见,比如停下来在哪里吃上一顿,住上一宿,因此周恒也没有放在心上,跟着她走在繁华的大街上。

  这是一座大城,此时下值午后,大街上人很多。

  韩亦瑶带着他来到了一座异常华丽的建筑面前,然后道:“进去吧,一个小时!”

  周恒抬头一看,顿时咬牙切齿!

  春芳楼,妓院、青楼!

  这女人什么意思!

  “哟,大爷,您来得可真早!”一龟公立刻迎了上来,看到韩亦瑶的时候不由地一愣,虽然她脸蒙白纱,可一看身材就是知道是个女人,而且火辣性感无比。

  这带着女人上青楼,什么意思?

  怪癖!

  大概是觉得这样更带劲吧!

  作为一名龟公,他可不会在意客人有什么特殊嗜好,只要给钱爽快就成。

  “爷,你可有相好的?”那龟公热情地问。

  周恒压下怒气,反倒一笑,道:“给我安排两个!”

  两个?这位爷果然生猛,自己带了一个不说,还要再加俩!

  “行,小的这就给您安排!”龟公做了个请的姿势。

  周恒嘿嘿一笑,大手一抓,将韩亦瑶的手腕一把拽住,跟在了龟公的后面。

  “放开我!你干嘛!”韩亦瑶吓得浑身直起疙瘩,她何曾进过这种地方。

  “当然是共同进退了!”周恒哪会放手,拖着她上了楼梯。

  韩亦瑶毛骨悚然,虽然已是午后,但对于晚上活动激烈的青楼来说,这才是刚刚起床的时候,到处可以看到全身慵懒模样的女子衣衫不整地走来走去。

  她本意是让周恒疏通一下火气,免得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才会满城地找青楼,没想到居然被周恒也拽了进来!

  这下子真是把自己坑了!她追悔莫及!

  周恒你这个浑蛋!(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