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三四章 韩亦瑶的决定 1/3

剑动九天 第二三四章 韩亦瑶的决定 1/3

  凌百东一路随行,并没有说话。

  如果说他之前只是因为赵夺天的命令而对周恒十分恭敬,视之为赵家少爷的话,那么现在却是发自内心的恭敬,先不说周恒未来的前途如何,光是眼下这份实力就足以赢得他的尊重。

  他有能力干掉应罗天吗?

  绝不可能!

  同境界的武者之间,要分出胜负很容易,但要分出生死,难!

  毕竟谁也不是笨蛋,明知道会死还恋战不去——除非有颇不得己,不得不战的理由。一般来说,分出胜负之后失败方就会撤走,而占有优势的一方也很难将对手拦下。

  可遇上周恒这个怪胎就不一样了!

  他拥有极速,超越山河境的极限,这就保证了他只要想追击,没有人跑得掉!而且他体质强横堪比山河境的法器,防御力堪称世间之最,天生就立于不败之地,再加上那恐怖的紫火血脉,打造出了一个开天境的怪兽!

  逆杀山河境!

  武者的世界只看实力,拳头大就是王!既然周恒的实力在他之上,凌百东自然不会在意周恒的年龄、灵力境界,而是发自内心的服从,更有一种狂热。

  说起来,赵夺天其实也年轻得可怕,相对年龄甚至比周恒还要轻!

  “恒少,家主大人请你到朗月国一聚!”待回到陆晨芙的府第后,凌百东立刻恭敬无比地说道。

  周恒微微思索,开口道:“朗月国,我一定会去的!不过,就不和你一道了!”

  他心中极讨厌那还没有谋面的舅舅,哪会顺着对方的心意,他会去朗月国,但绝不是因为赵夺天想要他去,而是他自己要去!

  凌百东没有完成赵夺天的命令,不由地心中惶恐,可是看到周恒的面孔,他却是再发不出第二句话来。

  这个男人拥有和赵夺天一样的慑人气势,让他本能地去顺从。

  “属下告退!”他既然已经臣服于周恒,自然不敢在周恒面前再自称某家,而是很自觉地摆正了自己的身份。

  周恒挥了挥手,他讨厌赵夺天,但不会将这恨无聊地扩大打击范围,再怎么说凌百东也是过来助他一臂之力,他不承情不要紧,但也没有必要对别人恶颜相向。

  “多谢周公子相助!”陆晨芙向他盈盈拜倒。

  周恒发出一道灵力将她托了起来,道:“这种客套以后就别来了,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

  他除了让天宝阁代为收购金属之外,还让陆晨芙留意稀奇古怪的金属,双管齐下。

  “愧对公子的嘱托,晨芙并没有找到!”陆晨芙露出苦恼之色。做生意她行,但要她“捡破烂”就强人所难了,虽然开出了高价,但收到的全是真正的破烂货,而且还有人故意造假来蒙骗。

  “行了,你继续找!”周恒随口说道,他也知道想要在民间收集到明珠暗藏的贵重金属材料是可遇而不可求,况且才区区三个月时间,陆晨芙没有收获也是正常的。

  “公子,你要去朗月国了?”陆晨芙大着胆子问道,在她心目中,周恒就是一土匪,蛮横霸道,因此跟周恒说话的时候,她总是小心翼翼的。

  “嗯,过几天就会上路!”周恒斟酌一下,他确实颇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母亲。

  陆晨芙哦了一声,美目流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恒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事,道:“你那件护身宝物是谁给你的?”

  应家可没有好东西,陆晨芙却完全不像受到了任何侵犯,应该是她那件护身宝物依然在起作用。不过,应罗天可是山河境的修为,连这样的强者都奈何不了陆晨芙,让周恒起了几分好奇。

  “一个糟老头!”陆晨芙回答道,“开始晨芙还以为他是个骗子,说什么我们有缘、血光之灾,晨芙也是半信半疑,想要结个善缘罢了,没想到竟真得有用!”

  周恒顿时脸色一黑,这怎么听都像是卖他破虚箓的老骗子、猥琐老头,没想到这老头也挺能跑的。

  他带着韩亦瑶和萧祸水离开了陆府,又去了一趟天宝阁,阮佳莹倒是给他收购了一大堆的金属,依然堆在城外的山谷处。

  他去接收了一趟,当场全部炼化,但让他失望的是,这一次并没有遇到“捡漏”的情况,虽然有满山谷的金属,可他现在的体质就是一无底洞,这些金属炼化出来的精华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周恒也没有放在心上,体修固然强大,但终没有走灵力修为这条正统大道来得强,只能做为一门辅助。

  他现在虽然杀得了山河境武者,那是因为异变的紫火,否则要败容易,要杀也同样很困难,毕竟他的蛮力对山河境武者并没有碾压级别的优势。

  而他只要灵力修为冲上山河境,那即使是山河三重天巅峰的对手也能一拳轰溃,毫无悬念!

  要积累灵力也很简单。

  周恒目光中寒芒闪动,应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去了朗月国后,是不是见了应家的人就宰呢?

  说到应家,韩亦瑶跟他们是什么关系?

  周恒去了韩亦瑶的房间,道:“你要嫁的人,是应家子弟?”

  经过应罗天一事,韩亦瑶自然知道再瞒不过周恒,当即点点头,道:“是!”

  周恒却根本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笑了笑,道:“从你见到我那一刻起,你就不是谁的未婚妻,而是只属于我!”

  看着他霸道的表情,听着他蛮横的宣言,韩亦瑶却是心中荡漾,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但立刻又露出担心之色,道:“应家,远远比你想像得可怕!”

  周恒并没有否认,他无惧天下人,但并不表示他自大得以为可以对抗天下强者!

  先不说结胎境的存在,之前他曾经与毛家的灵海境强者一战,清楚地知道自己远远不是灵海境强者的对手。遇到这样的存在,他只有展开迅云流光步逃跑的份!

  不敌而逃,虽然是一种策略,但终究让人非常不爽。

  “应家究竟有多少高手?”周恒问道。

  “结胎境老祖,应该只有一个!”韩亦瑶非常认真地想了一会才道,“灵海境强者,绝对不下十人!”

  她说得十分不肯定,因为她毕竟还没有嫁进应家。再说了,她是个女人,即使成为应承恩的夫人也无法进入应家的权力中心,武者的世界,以男子为尊,而在世代相传的家族权力体系中,女子更是被边缘化。

  因为女人终究是要嫁人的!

  十个灵海境!

  而且这只是最低的估值,实际上可能远远不止这个数目。毕竟一个传承了几千年、上万年的家族,其底蕴是外人无法揣摩的。

  不过,灵海境都这么多,那么山河境高手应该更多吧!

  周恒的目光中闪过杀气,宰光应家那些山河境族人,他也该晋入山河境了,到时候无论是战力还是自保能力他都会获得大增长。

  实力!

  说来说去还是要实力!

  他如果一直停留在寒苍国这个层次,那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足够了,哪个山河境可以与他相抗?但想要在更高的层次混得风生水起,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行事,那就必须拥有更加的实力。

  看到周恒那一闪而逝的凶光,韩亦瑶心中生起了一股担心,她知道周恒虽然懂得进退,但毕竟只是才二十岁的年轻人,太容易冲动了。

  他们在寒苍国又待了几天,做着最后的安排。周恒并没有告知周定海他要去朗月国了,因为他也不知道此行能不能接回母亲,更不知道会在朗月国耽搁多久。

  如果告诉周定海的话,那他一定会焦急万分,每天都盼着妻子儿子归来,生出没必要的担心!

  而韩亦瑶这几天也想了许多,她要下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

  如果换了以前,她甚至想都不会想,这世上没有哪一个男人值得她做出牺牲,可周恒……若是有得选择,她也不想走这步棋,可是,她更不能害了周恒。

  这男人,救了她两次,于情于理,她就是赔上一条命给周恒也不亏!

  在决定出发朗月国的前夜,她走进了周恒的房间。

  香风扑鼻,周恒乍一见之下不由地生起了强烈的惊艳之色。

  她盛装打扮了一下,原本就清丽无双,这一刻意打扮之后就更显美艳,尤其是她穿了一套极贴身的长裙,将雄伟的胸部、紧窄的细腰、挺翘的圆臀、修长的**全部勾勒了出来。

  韩亦瑶踩着莲步向周恒走去,故意扭摆着柳腰,如风摆荷花,俏臀扭荡出迷人的曲线,尤其是扭到极致时,布料紧紧地绷紧着她的屁股,将那浑圆的蜜臀分明的凸显出来,性感无比。

  圆鼓鼓、肉乎乎,充满了性感的风情。

  周恒不由地食指大动,真想一口将这女人吃进肚里,立刻一伸手将韩亦瑶拉进了怀里,大手十分野蛮地摸上了她那对丰胸。

  饱满、结实,弹性十足,手感美得让人直想惊叹。

  “唔——”韩亦瑶双眼迷离,散发着荡人心魂魄的魅力,她主动嘟着红唇向周恒索吻。

  四唇相接,两人的鼻息都是变得粗重起来,看向彼此的眼神都是充满了**。

  “不要惹火!”周恒喘着气道,在金阳草药力的影响下,他并不是克制力很好的人。

  韩亦瑶置若罔闻,一边用挑逗的眼神看着他,一边将纤手往下伸,抓住了那陀庞然大物,然后撸动起来,让那物变得更加昂长、火热。

  “你这是在自讨苦吃吗?”周恒恼道,这女人又不能碰,点起了火却不负责灭,非要打烂她的屁股。

  “把我变成女人!”韩亦瑶用动情的目光看着周恒,眼神中有疯狂的火焰。

  “你想死吗?”周恒撇了撇嘴。

  “那是我骗你的,怎么可能有那种事情!”(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