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三八章 再见南宫月蓉 2/3

剑动九天 第二三八章 再见南宫月蓉 2/3

  据风怜晴说,她从小就是山里长大的野孩子,不过小时候遇到几个进山林玩耍的同龄小孩,因此开化了人性、智慧,后来更是潜到山脚下的小镇中学习文字。

  十四岁那年,她在山林中发现了一个洞府,吃了一颗不知什么丹,修炼了一门什么功,然后就莫名其妙地走上了修炼之路。

  不过,她能够在山林中活下来,却是因为她天生能够和野兽沟通,天生亲和。

  而当她开始修炼之后,这沟通的对象就扩展到了妖兽级别,只要境界不超过她一个大境界她都能进行沟通,获得妖兽的绝对信任。

  当然这能力也不是没有极限的,就是她最多只能控制十头妖兽——这个数量会随着她的境界提升而增多,最早时她只能控制一头妖兽。

  这真是一种神奇的能力!

  血脉之力吗?

  风怜晴对人没有丝毫的防备之心,问什么答什么,率真得让人生怜!这样单纯的小姑娘要是遇到歹人的话,又会有怎样的悲惨遭遇?

  周恒对此倒是毫不担心,这野丫头显然并不是傻的,双眼贼尖贼灵!

  果然,听她继续道来,在山林中待到腻歪后,她就带着“小灰”、也就是那头山河境的棕熊出来见见世面。可因为囊中羞涩,她又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抢”这个办法,都是有一顿没一顿的。

  也不是没有遇到歹人,看她貌美想要欺蒙于她。可她纯真不假,对于辩识人心方面也有着无法言喻的敏锐,那是一种天生的直觉,知道什么人对她好、什么人对她坏!

  因此,歹人自然被她狂扁一顿,有时候小灰出手用的力道稍微大了点也会打死人,那就没有办法了。

  对于在山林中长大的野姑娘来说,弱肉弱食再自然不过,她不会想要主动伤害同类,但既然杀了也就杀了,她也不会太过放在心上。

  总得来说,这野姑娘还算是一块璞玉,但天生鬼灵精,被这个世界熏染之后不知道会变得让人多么头疼!

  周恒本不想带着这一大一小两个拖油瓶,奈何风怜晴好不容易找到一张饭票,哪肯听话离去,一直用装可怜**对着萧祸水放电,而小灰也可耻地变成了小萌熊的模样,不断地满地打滚卖好!

  无耻啊!

  你们好歹一个是开天境的强者,一个更是山河境的妖兽,别这么没品行不行啊!

  萧祸水则是对着周恒放电,甚至用床上的几种新姿势来服侍他讨价还价,终是获得了周恒的无奈点头,这一人一熊于是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风怜晴能够感应到周恒的不喜,自然也经常给他鬼脸来恶心他,若不是周恒是付钱的冤大头,她指不定会派出小灰一巴掌将周恒打飞呢。。

  他们寻了个客栈住下,小灰倒是一直装成了小萌熊,不但体型缩小,连气息也是不显,只要它不主动出手,修为不到灵海境的强者根本看不出来。

  周恒原本兴致勃勃地想要与萧祸水试下新姿势,没料这妖精却被风怜晴给霸占了,看到他走进屋的时候,将枕头乱飞,把他生生赶了出去。

  “主人,来奴房里吧!”毫无存在感的兰妃连忙献好道,将丰满圆润的屁股一撅,请君入沟。

  周恒顿时瞪了眼过去,将兰妃吓得缩了回去。

  第二天,他们出发前往风啸宗。

  来到凤鸣山,据说这在上古时期可是有凤凰筑巢,凤鸣之声天下皆闻,因此才有了凤鸣山的名字。

  山势连绵,南北长万里、东西纵横三千多里,占地奇广,凡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绕着这座山脉走上一圈。

  青山、碧水,尽显大自然的瑰丽。

  风啸宗坐拥千河城,自然不可能将宗门建得太远,而是就在靠近千河城的这一头,离千河城不过三百多里,远远就能看到四面旗帜高竖入空,每一面旗帜上都写着“风啸”两字,在山风中猎猎作舞。

  周恒四人一熊来到山脚下,刚刚想去找镇守山门的人问讯,还没有开口,却听对方道:“你们可真够晚的,还好,还没有开始,快点去吧!”

  那人指了个方向。

  周恒四人都是十分纳闷,但那人却是十分热情,给他们指引方向,解释个不停。这武者中已经很少有如此热情的人,只是这家伙也未免得热情得过头了,好像是天生的话痨,终是成功将周恒四人逼得不敌而逃。

  他们按着那人的指引前进,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十分宽敞的平台,这里正聚集了至少上万个人。只是人数虽多,却是丝毫不显嘈杂,每个人都是显得相当地自制。

  周恒四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重视,但三女的美貌也是不容忽视的,惹得附近的人频频注目,有些自我感觉良好的青年、壮年纷纷过来搭讪。

  周恒气息轻发,这些人自然立刻萎掉,都不过是聚灵、初分境的修为。

  原来,这里正在进行风啸宗一年一次的武斗大赛,凡是武者都能参加,包括并非风啸宗的人,若是可以得到名次,除了有相当丰富的奖励之外,还能得到强者的青睐,拜师在其门下。

  当然这丰厚也只是相对于普通的聚灵、初分、劈地境的武者而言的,对于风啸宗的弟子来说,借着这个机会检验自己的实力,赢得宗门大佬的重视才是更为紧要的。

  不多时,大赛就开始了。

  这比赛倒也简单直接,场中临时搭起了十个擂台,每个擂台都有一个擂主,不断迎接下面人的挑战,赢了就能继续待着,输了就只能让位。

  每个人仅限挑战一次,直到无人挑战为止,决出前十人,然后前十再捉对厮杀,排出最终的名次。

  南宫月蓉应该也会参战吧!

  周恒来这里就是为了带走这女人,既然能够在这里看到她,他自然也懒得满山地瞎找,毕竟这风啸宗可是有灵海境的强者坐镇,他还是低调些得好。

  呼呼喝喝的战斗声响起,十座擂台上已经展开了大激斗。

  上场越早,需要战斗的场次就越多,而且还很容易被针对,因此现在上场的都是聚灵境的小武者,偶尔有初分境上台,那个擂台就根本无人挑战。

  周恒看得索然无味,别说聚灵初分,就是劈地、开天境的战斗他也不会放在眼里,毕竟他的战力相对来说实在太强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战斗终于变得有些精彩起来,毕竟这一天就要打完,到傍晚还不上台的话就视为放弃挑战。到了午后,终于有越来越多的初分境上台参战。

  “嗯?”周恒目光一闪,他终于捕捉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南宫月蓉出现了。

  这皇女一身华丽的宫装,长发及腰,相比之以前少了几分装饰,但多了一道成熟的妩媚,那是经历了**滋润,释放出来的女人味。

  虽然她在风啸宗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弟子,但毕竟是公主出身,自有一股内敛的威严和贵气,而这对男人来说同样是致命的诱惑,将一名贵女骑在身下那是何等的成就感?

  “南宫师叔到了!”

  “南宫师叔怎么也会参加这样的比武?”

  “是啊,南宫师叔好几个月前就突破了劈地境,怎么还会来凑这个热闹。”

  “嘿,你们不知道吧,今天苗师叔也会过来!”

  “听说苗师叔和南宫师叔向来不对付?”

  “肯定啦,她们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资质也差不多,都是五星地灵体,从南宫师叔入宗之后就一直在竞争!还有还有,据说苗师叔十分仰慕井师祖,而井师祖又喜欢南宫师叔,这中间的关系复杂着呢!”

  人群中议论纷纷,遇到这种事即使男人也很八卦。

  周恒心中一动,武者间辈份都是以修为境界来定的,既然劈地境的南宫月蓉是“师叔”,那“井师祖”就是开天境了!

  井姓并不常见,而达到开天境又与南宫月蓉有瓜葛的便只有井天一个人了!

  南宫月蓉达到劈地境并不奇怪,早在进入大衍宗的遗迹之前她就有资格冲击这个境界,只是为了进入一探才强行压制。

  而井天就不得了了,修炼速度并不比周恒来得慢。

  南宫月蓉飞身上擂,冰肌玉骨、珠圆玉润,让无数男人都是流露出爱慕之色。

  这里基本是初分境和聚灵境,劈地境一出谁与争锋,南宫月蓉独霸擂台,连挑战者都是没有一个。

  “小灰,走,我们也去占个台子,据说打赢了会给许多钱哦!”风怜晴拖着小灰挤出人群,那头萌熊稍稍变大了些,与寻常狗熊差不多的大小,可以让风怜晴骑着却又不会吓着了人。

  这野姑娘的能力真是有点强啊!

  能够让比自己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妖兽如此心悦诚服,真是让人羡慕!而且,若是这丫头可以突破结胎境的话,岂不是可以奴役神婴境级别的妖兽?

  哪怕还是只有十头的数量极限,那也足以横扫整个大陆了!

  这一人一熊登上擂台,三两下就将原擂主轰了下去,虽然气息没有完全张显,但人人都能猜到,这穿着曝露、充满着原始风情的姑娘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接近傍晚时,十大高手也全部决出,但有七人是初分境,完全没可能角逐前三的排名。(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