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六零章 战应东云 3/3

剑动九天 第二六零章 战应东云 3/3

  应东云目光一瞪,凶相毕露,山河境的气息暴卷,台下顿时一片失声。被他的目光扫过,就如同被一条毒蛇盯着似的,寒毛直竖,冷汗都流了出来。

  “没种!”应东云冷冷说道。

  他要为应家挽回脸面,自然怎么贬低周恒怎么来。

  “小舟子,这你也能忍?”风怜晴搓着手,她现在是个小财迷,尽想着周恒快点干掉应东云拿到头名,好立刻拿到奖励。

  周恒对着她打了个毛粟,道:“不要乱起外号!”

  风怜晴对着他扮了个鬼脸,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小子的对手,不过没有关系,对赵可欣多使使嗲,自然有人替她教训这小子。

  周恒并不急着上擂台,这争天大赛的一共要打十天,现在才只是第八天而已,还有两天才能结束,他可不想上去当两天的猴子给人看。

  他回了赵家,风怜晴自然气鼓鼓地抓着他不放。

  “野丫头,我现在就是上去打,也得过两天才能拿到奖励,你急啥呢?”他向风怜晴解释道,这野丫头催死他了。

  “为什么?”风怜晴将大眼睛瞪得浑圆。

  “没有为什么,这就是规则!”

  “什么规则?”风怜晴茫然追问。

  周恒有种抓狂的感觉,一把将她拎起来丢出屋:“后天再来找我!”

  他在赵家静静待了两天,圆润着域之道,一道道明悟在他的心中形成,似乎一扇通往无上光明的大门即将向他打开,就只是差了一丁点。

  可惜,两天时间还是太短了。

  第三天,也就是争天大赛的最后一天,周恒早早就被风怜晴拽了起来,一路被拖着来到了擂台处。

  今天是最后一天,前来观看的人反倒是少了许多。

  因为从前天下午开始就没有人敢向应东云挑战,这擂台成了应东云表演单口相声的舞台,有谁愿意听一个大汉叽叽歪歪骂上一整天的?

  之所以还有人来,那是因为大家想看看最后赵家有没有人肯出手!

  这次应家突然派出了这么一个强手,大大出乎了**各豪门的意外,谁也没有想到应家居然还有如此可怕的族人,这种蛮力、这种体质,绝对是同阶无敌的存在!

  应家的突然发力让众豪门都感觉到一丝压力,这个超级豪门突然打出一张底牌是为什么?

  虽然应东云很嚣张,但人家确实有嚣张的本钱,除了赵夺天和应承恩,哪个百岁以下的强者可以镇压他?应承恩自然不会出手,因此大家都在期待赵夺天会不会出现。

  当然这个可能性太低了,因此今天前来观战的人数极少,事实上今天有没有战斗还是个问题。

  “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周恒,小畜牲,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应东云冷笑道,目光环扫,努力在人群中寻找目标,他相信周恒一定会来的。

  “没有人告诉你,你的嘴很臭吗?”冷冷的声音响起,底下的人群顿时如流水一般地分开,现出一个年轻的人影来,身材修长,不算如何魁梧,却散发着镇压九天十地的气势。

  “周恒!”

  “真的是周恒!”

  “难道他还真想和应东云过招?”

  “这是自取其辱吧?”

  人群中顿时响起了议论纷纷,经过斗兽场的事情,周恒的名字也差不多成为了最近**议论度最高的,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他还真会在今天出现。

  “哈哈哈,你还算有种,那就上来一战!”应东云阴森森地说道。

  周恒淡然一笑,踏阶登台,与应东云遥遥相对而立。

  “虽然勇气可嘉,但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蠢货!”应东云将嘴角一勾,“连赵夺天都选择当个缩头乌龟,你小子也敢跑出来,还真是不知死活!”

  “混蛋!”

  底下顿时传来几个愤怒的吼声,那是赵家子弟,总有人跑过来看热闹的。赵夺天是赵家的灵魂,被每一个赵家人敬若神明,听到应东云的污辱之言就要跑上来拼命。

  周恒容色一怒,喝道:“闭嘴!”

  音波如刀,附夹着他山河境级别的大气势,轰然大喝之下,应东云不由地一窒,差一点就被喝晕了过去。

  这凶人怔了一下,立刻露出了恼羞之色!

  他堂堂山河境的强者,半只脚跨进灵海境的存在,居然被一个开天境的蝼蚁给喝住了!

  “噗!”

  底下顿时有不少人笑了出来,看着一个恶汉状若痴呆的模样还是挺有喜感的。

  “好小子!”应东云冷哼一声,伸出拳头,蹭蹭蹭,拳头上顿时长出三根银刺来,散发出夺人的寒光。

  周恒目光一凝,他见识过应家的血脉之力,那是灵力凝结空间中的金属灵气,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形成共鸣后,具化现形。

  但应东云的这三根银刺……是真正从他体内长出来的!

  怪不得自己总感觉对方有一种金属的味道,原来如此,这凶人确实体内有着金属!

  如此一想,周恒的心灵顿时放开,既然他体内可以生出银刺来,那他的骨头说不定也是金属所制呢?否则光是三根银刺还不足以让周恒产生如此强烈的“金属感”。

  应东云可以如此年纪轻轻跨入山河境,甚至只差一步就能突破灵海境,是不是与他体内实态的金属有关?

  若真是如此,应家是不是找到了一条全新的修炼之路?

  周恒陡起好奇之心,举起一只右手,道:“我只用一只手!”

  “好胆!”应东云怒喝一声,身形纵出,挥动右手向周恒轰了过去,三根银刺的厉芒让人不寒而栗。

  他知道周恒灵力境界只有“开天境”,但身体强度达到了山河境,因此一出手就是绝招——应家的血脉之力专破各种防御,而他同样是山河境,而且还是极特殊的山河境!

  他的银刺足以轰破山河境的防御!

  必杀周恒!

  他奔行如电,奇快无比地冲到了周恒面前,银刺打出。

  啪!

  周恒出手,一把抓住了应东云的手腕,四平八稳,应东云奔行的身体顿时戛然而止。

  一瞬间,全场鸦雀无声。

  “好啊,小舟子,揍死他!”风怜晴突兀地喝彩声响了起来。

  这时,人们才纷纷反应过来。

  什么情况,周恒居然挡下了这一击!

  不、不对,不是挡下,而是轻描淡写地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可这只有在碾压级别的力量才能做到啊!

  碾压?

  什么时候开天境的武者能够碾压山河境了?

  “嘿!”应东云暴喝一声,左手舞动,锵锵锵,又是三根银刺现出,对着周恒的肋下狠狠地扎了过去。

  周恒右手一振,应东云整个人顿时被凭空抛了起来,他右手一凝,轰出。

  嘭!

  一道血花溅起,应东云的小腹被这一拳生生洞穿,出现一个足有小孩脑袋般的窟窿来,而他整个人贴着擂台划飞出去,在坚硬的石面上划出了一条足有尺深的沟痕来。

  周恒收拳而立,淡淡道:“嚣张了半天,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不堪一击?

  众人都是有点替应东云喊冤,这位主可是山河三重天巅峰的修为啊,蛮力霸道、体质强横,本该是同阶无敌的存在,可愣是被周恒一招所败!

  与赵夺天、应承恩生在一个时代的天才都是悲哀的,注定要在这两人的万丈光芒下黯淡无光!可没有想到,现在又出了一个丝毫不弱的妖孽,同样压得年轻一代完全喘不过气来!

  “小子,你激怒我了!”应东云爬了起来,小腹上破开的窟窿迅速愈合,他的双眼在一瞬间变得漆黑无比,完全没有了眼黑和眼白之分,让人看了就心寒。

  锵!

  他的背脊上长出了一根足有三尺长的尖刺,银光闪烁,却又有一道黑线流转,说不出的诡异。

  锵!

  又是一道银刺长出,锵!锵!锵!接二连三,应东云的背上足足长出了十八根银刺,就如同一只刺猬一般。

  明明这模样很是好笑,可现场却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

  大家都知道血脉之力一旦运转,武者将会变得很怪异,可应东云给人的感觉已经超出了异怪的范畴,而是怪物!

  活生生的一头怪物!

  周恒目光闪亮,好奇之心更浓,这十八银刺全是真正的金属,之前就隐藏在应东云的身体中,而并不是对方运转血脉之力后,凝聚天地间的金系灵气而成!

  “给我死!”

  应东云怒吼一声,整个人顿时向着周恒飞射而去,身体蜷曲抱成一团,十八银刺竟是形成了一道金属轮子,向着周恒滚滚而去。

  这如何破?

  应家的血脉之力就是专破各种防御,而应东云最是特殊,他的银刺甚至连同境界的法器都能轰破!

  这本来就是无坚不摧的矛啊!

  周恒冷冷一笑,右手张开,一朵八色莲花瞬间生成,对着应东云拍了过去。

  自从体质率先突破山河境之后,他有一段时间没有再用武技进行战斗,但随着他的灵力修为突破山河境,他的最强战力依然还是各种武技。

  咻,八色莲花旋舞,迎向应东云。

  “我应家血脉,无坚不摧、无法不破!”应东云大吼一声,不闪不避,十八根银刺旋转着撞向八色莲花。(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