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六二章 域 2/3
  虽然从没有明确的说法,但灵海境强者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那就是想要结成神祇,第一步就是掌握域。

  是的,每一个结胎境强者都掌握了域之道,这是必须的!

  现在整个**就只有赵夺天和应承恩两个人掌握了域,正是如此,他们两个才被公认绝对可以破入结胎境,这是由无数历史证明的。

  但纵使这两个妖孽,他们也都是在突破灵海境之后才掌握到域的。

  可现在!

  周恒身体中所散发出来的那种至高至上的气息,那有若神明降世的压迫感,正是形成域的征兆!

  形成了域,自主一片小天地,掌控这小天地中的一切,是为神!

  这是形成神祇的第一步!

  山河境的武者竟然就走出了形成神祇的第一步?在场几个灵海境强者都有种晕厥过去的感觉,这可是他们苦苦追求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都不可能得到的机缘啊!

  嫉妒,无比得嫉妒!

  “死!”应东云一掌扇到,他的眼神中闪动着快意,他要将自己所承受的屈辱加倍还给周恒。

  轰!

  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火焰,瞬间将他紧紧包围,烈焰的温度奇高无比,直灼他的灵魂!

  怎么回事!

  “啊——”应东云猛然大叫起来,凄厉无比,这火焰无所不包、烧灼着他全身每一寸皮肤,然后进入了他的体内,焚烬着他的血肉骨骼,甚至灵魂!

  无法形容的痛苦!

  嘭!

  他猛然栽倒,在地上疯狂地打着滚,原本血淋淋的血体迅速变黑,如同一块焦炭。

  周恒目光一张,嘭,看不见的力量疯卷,咻咻咻,无数道冰刃凭空生成,对着应东云狂刺而去。

  域之境,念之所至、攻击所至!

  无所不包、无形可遁!

  他本来就离域之境只差临门一脚,现在在应承恩的压力下终于迈了出去。

  水到渠成!

  噗噗噗!

  万千把冰刃同时刺穿了应东云的身体,炽白的寒气飘浮,但诡异的是,他的身体上还燃烧着紫色的火焰,已是将他的手足生生烧融!

  这、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切都是那么得匪夷所思?

  域之道!

  擂台下,众人交头接耳,几位灵海境强者的惊呼终是被人吓到,一传十、十传百,迅速蔓延。

  妖、妖怪啊!

  山河境就悟出了域之道,完全颠覆了武道至理!

  真是出了一尊震古铄今的大人物了!

  赵夺天、应承恩现在的修为确实在周恒之上,但说到发展潜力,谁能和这个年轻人相提并论?即使赵、应两人都要黯然失色,这差得已经不是一星半点了。

  应东云败得不冤!

  嘭!

  就在这时,只见周恒却是身体一颤,整个人竟是被震飞而起,撞破了擂台的禁制生生惯飞了出去。

  犹如一块陨石坠地,轰然巨震中,人群中顿时被轰出了一个大窟窿来,不少人实力低弱的人在这一击之下已是生生丧命,还有许多人则是手断足残,一片狼藉血腥。

  周恒躺在这深坑的正中间,身体散发着黄金色的光芒,但有几根骨头已是生生断裂,显然受创不轻。

  “此战,应东云胜!”

  就在众人完全摸不清头脑的时候,应承恩的声音却是突然响了起来,只见一道人影凌空虚渡,向着擂台步步走去,好像空气中有一层层看不见的台阶。

  他的脚步看似不快,但只是一晃眼之间,他就来到了擂台上,禁制如同虚设。

  此人年纪轻轻,俊美无比,脑后有光影泛动,整个人有若一尊神明,散发出无尽的威严,让人只想臣服于他,献上无尽的忠诚。

  ——应承恩!

  到了这时,哪还有人不明白,刚才又是应承恩出手,将周恒震飞出了擂台。

  应东云胜?

  不错,应东云虽然只剩下一口气了,但还留在擂台上,而周恒却被打飞出了擂台,按照规定确实是应东云胜了!可规定里并没有第三人能够出手帮忙的!

  明明每个人都知道是应承恩出的手,可谁敢在这时候进行指责?

  就是一声嘀咕都是不敢!

  应承恩啊,那可是三大老祖之下的第一人,只手遮天!

  不错,就是只手遮天!

  武者的世界,强者为尊,谁的力量最强,谁的话就是至理!

  “混蛋,明明是小舟子赢了!”风怜晴暴跳如雷,她虽然不喜欢周恒,可周恒赢了她才能分到钱啊!钱就是她的命,谁抢就是跟她做对!

  可惜,她的声音很快就湮没消失于嘈杂的人声中。

  应承恩意念一动之间,应东云身上的火焰冰刃立刻消失,只是那焦炭般的身体怎么也不可能立刻起手回春,他的眉头微微一皱,但立刻就抛在了一边,凌空虚渡,向着周恒走了过去。

  这一次,他真得走得很慢。

  武道境界越高,自然速度越快,每一步跃出,更高、更远,这是谁都可以理解的。但像应承恩这样仿佛可以踩着空气而行的,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有若神明!

  即使许多人不耻应承恩的以大欺小,可看着他凌空虚渡,感应着他无远弗至、至高至上的气息时,都是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颤栗感。

  这是神,岂是他们非议的?

  神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应承恩悬停在周恒的上方,他英俊高大,脑后有几乎实质的光影神明,不断地衍化着种种形态,既给人强大的压迫感,又能让人获得道的领悟。

  “周恒,我不得不承认,有点小看你了!”应承恩淡淡说道,声音不高,却是响彻了每一个角落,直入每个人的心灵深处。

  包括那几个灵海境强者在内,每个人都是生出强烈的无力感,生不起丝毫的争雄之心,仿佛在这个男人面前臣服乃是天经地义!

  周恒……以后真得能够比应承恩强吗?

  众人又开始怀疑了起来!

  武道上有的是璀璨天才中途泯灭于众人矣的例子,一时的光芒万丈并不代表永远都能如此。

  如此强大的应承恩,真得有人可以对抗吗?

  “不过,蝼蚁终究只是蝼蚁!”应承恩没有动弹一根手指,但周恒的身体却是从坑底浮升起来,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着,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顾忌赵夺天不敢杀你!”应承恩嘴角勾出一抹笑容,“他们都错了!我应承恩想杀谁,谁都只有死路一条!”

  咻咻咻,无数道银刺蓦然浮现,形成了一个圆球,对着正中间的周恒刺了过去。

  应家的血脉之力专破防御,也许别的应家子弟无法奈何得了周恒那可怕得不像话的防御,但绝不是应承恩!他是灵海境,一只脚已经跨进了结胎境,天才中的妖孽!

  锵!

  银刺齐射,瞬间凝成一只坚实的银色金属球,插针难落。

  完了,肯定死得彻彻底底了。

  众人都是在心底发出一声感叹,在这样的攻击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活得下去。

  应承恩的眉头却是微微一皱,有一丝不妥之感。

  卡!卡卡卡!

  异响传来,在几万双目光的盯视下,只见那金属球竟是在不断地变形,好像里面是中空的,现出了一团又一团的凹角。

  啪!

  一只金色的拳头蓦然轰了出来,啪,又是一只拳头轰出,两只手分向两边划开,硬生生将外面的金属层分开,现出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男人来。

  微风荡过,周恒的黑发舞荡而起,衣袂飘动,整个人犹如一把出鞘的长剑,锋芒必露!

  怎么回事!

  应承恩之前那一击竟是没有杀了周恒?

  不应该的啊,那么可怕的一击,哪怕同是灵海境强者都将一击毙命!

  周恒双手握拳,眼神明亮得如同两个小太阳,他扬声大笑,道:“你也不过如此!”

  好狂的口气!

  不过,谁能如此轻描淡写地挡下应承恩这一击,那么他也可以发出这样的狂言。

  应承恩却是露齿一笑,道:“我现在对你倒是起了几分好奇,束手就擒吧!”他伸出手向周恒抓了过去,瞬间化为一只巨大的白玉手掌,温润无比。

  周恒长笑一声,右手一晃,已是多了一张符箓,道:“本少不陪你了!应承恩,待我突破灵海境,必斩你项上人头!”

  “万里一瞬符!”他大叫一声,整个人瞬间消失。

  跑了!

  在应承恩的手底下跑了!

  从来没有听说过应承恩想要下手,还有人可以逃得了的!

  虽然不敌的是周恒,但脸上挨了一耳光的却是应承恩!

  既然是“万里一瞬符”,那肯定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瞬移符虽然珍贵,但并不是罕见得无人听闻过。

  这回,应承恩可真是栽了一个大大的跟斗!

  在一个山河境的武者手里!

  应承恩那天崩于眼前都不会动容的脸上终是浮起了一道阴霾,右手不由地握起了拳头,有几道青筋跳起,目光中更是闪动着强烈的杀气。

  有生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吃瘪!

  他哼了一声,右手探出,虚空抓起应东云,足下连动,瞬间远去数十里。

  待他走得完全没有了踪影,众人这才敢议论起来,说到应承恩“吃亏”的时候,每个人都是眉飞色舞。

  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应承恩为敌,但能够亲眼看到这样的天才吃个亏还真是大快人心,爽啊!

  人群渐渐散去,但不用多久,周恒与应承恩一战的消息必将传到**每个人的耳里。(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