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六三章 应梦梵 3/3

剑动九天 第二六三章 应梦梵 3/3

  周恒当然没有“万里一瞬符”,他其实只是做了一个姿态,其实是进入了九玄试炼塔中。

  等到人群基本散去之后,他悄然从宝塔中出来。

  虽然所有人都为他能够“对抗”应承恩而震惊得麻木,但周恒自己却并没有丝毫得意之色。

  他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之前可以在应承恩的攻击下脱身,那是因为实在太巧了,应承恩用的是血脉之力。

  虽然是天地间的金系灵力凝成,但毕竟是带着个金字的!是金属就能被他吞噬,只是金属灵力并不能增强他的体质,吞噬之后只能直接排斥出去。

  如果应承恩用的是另一种攻击,他就只能一直躲在九玄试炼塔中,但谁让应承恩偏偏用了他可以克制的血脉之力?

  反倒造就了周恒强势轰出,震撼世人的一幕!

  不过,虽然在众人眼里,周恒已经足够拉风了,让应承恩无颜而返,可对于周恒来说,心里却是憋着一肚子的气!

  明明是他的第一,却被应承恩硬生生给压了下去。

  仗势欺人!

  应承恩可以无视规则,是因为他的力量太强了,凌驾于规则之上,可以制定自己的规则!

  周恒最恨的就是这个!

  游戏,必须是公平的,不然还玩什么!

  既然你不守规定,那么我也可以玩阴的!

  周恒心中冷笑,他并没有回转赵家,而是偏向虎山行,来到了应家前面。

  之前因为赵家的顾忌,他也只将目标瞄准在应承恩身上,打算三年之内尽力攀升到结胎境,亲手打败这个不可一世的天才。

  可应承恩不讲游戏规则,他又何必客气呢?

  他现在确实不是应承恩的对手,但恶心一下对方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他要洗劫应承恩的老底!

  那家伙简直就是福星童子,出门就有宝物自己送上门,想必珍藏了无数的好东西,如果可以掠夺到手的话,自然可以发笔横财!

  可惜贱驴不在,不然叫上这个偷鸡摸狗的大行家,那应承恩就算是藏起的一根针都能给找出来!

  现在也没有关系,反正他可以躲在九玄试炼塔中,有大把的时间将应承恩的屋子搜个底朝天!

  他可不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的人,而是你打我一拳,我立刻就要还给你一巴掌!

  嗖!

  他身形划动,向着应家飞射而去,隐息符再加上迅云流光步的速度,根本无人可以发现他的行踪——哪怕真被人发现了蛛丝马迹,他还有九玄试炼塔呢!

  难得并不是隐藏踪迹,而是要知道应承恩住在哪。

  他掳了一个人进入了九玄试炼塔,问清楚应家的大概分布后,将那人打晕了继续丢在塔中,等离开应家后再做处理。

  大半天之后,他来到了一座大湖边。

  湖中心有座小岛,应承恩就住在那里,没有得到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接近,否则管你是谁,杀无赦!

  没有人敢将这位主的话当成耳边风,因此这里几乎可以说是荒凉,举目望去看不到一丝人影。

  周恒踏波而行,些许张力足以将他托起,只是几个起落之后,他就上了小岛。

  岛很小,但岛上的建筑却是奇大,几乎占据了整座小岛,但极不合谐的是,这里没有一丝人声。

  应承恩似乎有怪癖,对清静的要求高得变态了。

  周恒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他一路过来的时候,偶尔听仆从嚼过舌头,知道应承恩有事离开,至少十天左右是不可能返回的。

  因此,他把这里抄个底朝天都不要紧!

  假山亭台,廊榭水阁,幽静得让人能够心里发毛,似乎这里隐藏着一只恶兽,随时可能是扑出来偷袭,发动致命一击。

  周恒仔细搜索,但一圈走下来,却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不对,肯定有什么秘室!

  虽然这个级别的武者肯定都有空间法器,但空间法器又不是可以无限填充的,绝不可能将全部身家都塞在空间法器中随身带着走。

  否则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上古高人的洞府流传下来了,需要吗?

  应承恩可不像周恒这样的“穷光蛋”,他禀承天地气运,宝物就差自己跑到门上来了,应承恩的收藏肯定极其丰厚。

  周恒再寻一圈,寻找着可能会有的暗室、机关。他根本毫无顾忌,一道道暗劲发出,砖墙地面莫不在无声无息间酥解,从外面看毫无异样,但只要走进来便能发现这座豪宅就只剩一个架子了。

  在这样地毯似的搜索下,九天之后,他终于发现了一个暗道的入口。

  周恒伸手一掌挥出,神意所至,紫焰焚天,那暗道坚固无比的石门顿时被生生烧融,现出一个足以让人大步走进去的窟窿来。

  这大门确实坚固无比,若是不找到机关的话,换一个山河境来就只有干瞪眼的话。可在变异后的紫火面前,这也只是稍微制造了一些麻烦而已。

  他大步而入。

  虽然是暗道,但这里一点也不显得幽暗,两人高的暗道上方点缀着无数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线,不是很亮,却足以让人看得清楚。

  走过这一条走廊之后,前方陡然现出一间巨大的石室,周恒的目光顿时一凝。

  这石室的布置非常具有脂粉气,粉红色的格调,散发着暧昧的气氛,而在正中间的位置居然放着一只大床。

  应承恩脑子有病吗?喜欢在暗室里睡觉?

  不是!

  周恒的目光凝注在床上躺着的一个女子身上,青丝旖旎,身上穿着一件无袖的白色长裙,薄薄的布料贴在她曼妙的身体上,勾勒出迷人妩媚的曲线来。

  仅仅只是一个侧面,就给人无限暇想。

  禁室藏娇?

  为什么?

  以应承恩的地位、实力,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能得到?连家主夫人都能强暴至死,那还有什么不敢的,岂需要费那么大的手脚,专门建立一个禁室!

  这女人……究竟有什么来头?

  周恒的心中思索着,故意落脚重了点,发出一声闷响。

  听到他的脚步声,床上那女裙女子顿时惊醒过来,猛地爬了起来,发出叮叮叮的声音,她看也不敢看周恒,而是背对着他趴着,将滚圆挺翘的屁股厥了起来,道:“不要打我!我很乖的,真得很乖!”

  声音充满着惶恐,却是说不出的好听,微显低哑,磁性十足,性感程度竟是比萧祸水还要高!

  薄薄的布料紧紧地包裹着她的丰臀,蜜桃般的屁股几乎是**一般,圆润、丰满,散发着成熟的诱惑气息,如同春药一般地迷人。

  说是不要打,却是已经将屁股翘了起来,而从她惶恐的声音可以判断,她并不是欲擒故纵,而是吓坏了,条件反射下就做出了动作。

  这模样,跟个四五岁的小孩似的。

  周恒的心中猛然升起一股热火,**高炽——这女人竟然是玄阴之体!

  与韩亦瑶、韩雨怜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那种从身体上吸引他的欲火,与容貌无关、与身材无关,就算对方长得再丑都是强烈吸引着他。

  应承恩的秘室中禁锢着一个玄阴之体,要说应承恩不知情的话,未免也太巧了吧?

  可他若是知道这女子是玄阴之体,为什么没有下……手呢?

  周恒眉头微皱,这女子并没有隐藏修为,山河境的气息隐隐而动,绝对不低了!能够修炼到这份上,怎么会像个小孩似的?

  不是性格上的孩子气,而是真得和孩子似的。

  “你叫什么名字?”周恒柔声道。

  白裙女子怔了一下,扭过头来,道:“名字是什么?”

  青丝分开,现出一张美绝人寰俏脸来,真个是秋月为神、芙蓉为面,那一眼一鼻一唇都是美到了极致!这是真正的人间绝色,哪怕是梅怡香、韩亦瑶、白菲菲这**三大美女都得在她面前黯然失色,沦为绿叶。

  应梦梵!

  没来由地,周恒的心中跳出一个名字,那个在梅怡香三女之前美冠**的第一美女,压得没有一个娇娆可以与她相提并论,即使失踪了十几年还被无数人念念不忘。

  如果她真得是应梦梵,倒真是能够说得通许多事情。

  比如,为什么她失踪了十几年却无人可以知道下落——被囚禁在此地,便是应家的人又岂敢来搜查?不是敢不敢,根本不可能想到!

  为什么应承恩没有下手?因为她是应梦梵,他的亲姐姐!

  不、不仅仅是如此,应承恩连家主夫人都敢强暴,显然并不是将理法伦常放在心上的人,他之所以没有下手,是因为应梦梵为玄阴之体,碰了就会死!

  不错,这个表面上看如同神明一般的男人,居然是个恋姐变态!

  肯定因为如此,应梦梵受了巨大的刺激,心灵内锁,形成了现在这个智力不过四五岁小孩的第二人格!

  “你……不是坏人!”应梦梵眨动着美目,露出了如释重负之色,但立刻又紧张起来,问,“你会不会打我?”

  看着她依然高高翘起的美臀,周恒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这女子不但美艳无比,而且还是玄阴之体,对他的金阳草王之身充满无比强烈的诱惑!

  占有她吧,反正是应承恩的姐姐!

  一个邪恶的声音在周恒心中不断地回响。(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