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七零章 士别三日 1/3

剑动九天 第二七零章 士别三日 1/3

  (新的一周,求订阅、求收藏、求赞)

  “不错,我们是毒血宗的!”对面也没有否认,那紫衣老者道,“阁下,算我们看走眼了!不过,阴冥草于你毫无用处,我们愿意出高价购买,如何?”

  武者最是傲慢,极重视等级地位,但同样也最是现实。

  周恒的战力如此可怕,虽然大家都没有尽全力,但足以赢得毒血宗这四个山河境老祖的重视了。

  周恒却是理也不理,只是看着严尖龙,道:“过来!”

  这样傲慢的态度自然让毒血宗四个山河境老祖脸上色变,再怎么说他们也有四个人,而且周恒也只有山河境而已,凭什么如此嚣张?

  “阁下,不要期人太甚了!”

  “我们愿出两万中品灵石,诚意非常足了,这阴冥草拿出去拍卖的话,也最多这个数!”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子,阁下还请三思!”

  四人纷纷说道,语气里带着强烈的不满。

  周恒冷然一笑,道:“你们这是要赶着送死吗?”

  “哼,阁下虽然战力强大,但也不过是山河境!”那紫衣老者阴侧侧地说道,“我毒血宗这次有灵海境的大能亲自驾临,你根本不是一掌之敌!”

  “拿这个来吓唬我?”周恒探出一只手向严应龙抓了过去。

  “好胆!”

  毒血宗四个山河境强者同时怒哼一声,挥手向着周恒拍去。这回他们知道周恒的实力强大,自然全力以赴,虽然还不至于发动压箱底的绝招,但都动用了武技。

  一道道阴毒之气流动,化为蟾蜍、长蛇、蜈蚣等各种毒物,铺天盖地一般向着周恒飞去。

  杀死他!杀!

  严应龙在心中大叫道,他从小到大就被周恒阴了一回,被一个小字辈逼得背井离乡,自然是心中有大恨,无数次做梦都想将周恒虐杀!

  可没想到真个见上面了,这家伙摇身一变竟然拥有了和山河境对抗的能力!

  怎么可能!为什么!

  一定是粘了安家的光!一定是!安落尘肯定给周恒无数的宝物,才将周恒打造出了如此修为!

  可恶,这一切本都该是他的!

  严应龙心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也不想想开天境的安落尘又怎么可能培养出山河境的武者来。他现在眼都红了,哪还会怀疑自己的想法合理不合理。

  咦,怎么周恒不招不架,大手还冲着自己抓过来?

  严应龙傻了,周恒这是在找死吗?被四大山河境强者围攻都要逞强向他攻击,居然不惜“两败俱伤”都要拿下他,这究竟得多恨自己?

  可这家伙有什么理由痛恨自己,该恨的是他才对!

  快闪!

  严应龙虽然恨不得将周恒碎尸万断,可丝毫不想与对方同归于尽啊,连忙要弹起身形闪到一边。但他的速度又岂能和周恒相比,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他已是被周恒的灵力大手抓住。

  “小子,你太目中无人了!”

  “自己找死!”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死吧!”

  毒血宗的四个山河境强者莫不大喜,现在的周恒等于是门户大开,任他们轰击!

  杀!

  嘭嘭嘭嘭!

  周恒突然左手一凝,连挥四拳,快如流光石火,纷纷命中那四人的胸口。

  怎么有这么快的速度!

  噗!

  那四人都是狂喷一口鲜血,身形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每个人的心中都是萦绕着大困惑!大家都是山河境,凭什么你的动作可以这么快?

  严应龙只觉一股奇寒从心底升起,全身不自禁地颤抖起来,落在这样一个凶神的手里,他不是死定了!

  “阁下,你究竟是什么人?”那青衣老者爬了起来,嘴角挂着一道血迹,他恶狠狠地看着周恒,惊忌之余,更多的则是恨。

  不敌灵海境就算了,竟然被同时山河境败得如此之惨!

  周恒目光森然,闪动起熊熊闪机,道:“现在你们倒是知道顾忌了?”

  “应龙,此人是谁!”紫衣老者向严应龙问道,总得知道这个人是谁,日后才能找到人报仇!毒血宗的面子岂是那么好削的!

  “周、周恒!”严应龙颤声说道,强烈的惧意笼罩在他的心头。

  “什么,周恒!”

  毒血宗的四个山河境强者同时惊呼,虽然毒血宗并没有设在**,但并不妨碍他们知道周恒的声名,最近一阵这个名字实在太响亮了。

  争天大赛最后一战,竟是将应家山河三重天的族人都是差点活活打死,而即使应承恩出手也没有将他拿下,光是这两点就足以让他名动天下了!

  对于周恒,毒血宗可并陌生!

  他们就有一个很具天份的门人上官奇死在了周恒手里,而上官奇的师父左红尘也是被安落尘擒下后被周恒一剑杀死,这仇可不小!

  然而,没等他们做出反应,周恒闯出的名头就一天比一天大,实力也是狂飙,迫得他们必须不断改变派出杀手人选,免得没杀成功反倒死在了周恒手里。

  直到爆出周恒与赵家的关系,毒血宗便立刻决定放下这段恩怨,因为他们根本惹不起赵夺天!

  没想到他们选择了忍气吞声,现在却居然撞上了周恒!

  “我们认栽了!”青衣老者恨恨地道,实力拼不过周恒,后台也比不过,不认输还能怎么样?满地打滚耍赖吗?他挥了挥手,道:“走!”

  “老祖,救我!救我!”严应龙大叫道。

  他真得怕了,如果有四位老祖在,周恒可能还不敢下手,但现在连四位老祖都是认怂了,他不是死定了?他不想死啊!

  不过毒血宗的四个山河境老者只作未闻,但老脸都是火辣辣的,奇耻大辱啊!

  “谁说你们可以走的?”周恒心念一动,域之道发动,咻咻咻,无数道冰刃划过,逼得毒血宗的六人只能不断倒退,“世上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你们想招惹就招惹,招惹不了还能拍拍屁股走人!”

  “你、你想怎么样?”青衣老者大怒道,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打人不打脸,他们已经认输了,为何还要咄咄逼人?

  “黄泉路上太寂寞,你们一起上路吧!”周恒森然说道。

  “你太过份了!”毒血宗的六人同时喝道,之前周恒虽然也说过,但他们都以为也只是说说而已,放放嘴炮。

  “是吗?”周恒冷笑,如果他和应梦梵的实力差一点,毒血宗的这些人想必不会有半句废话就将他们杀了!哦,应梦梵不会死,但她的命运绝对比死还要可怕。

  自己犯到门上来,那就是自己找死!

  周恒右手一振,黑剑已是执在手中,他的修炼之道本就是屠戮之道。

  杀!

  “分头走!”毒血宗四大山河境强者同时叫道。

  “一个也别想走掉!”周恒杀气凛凛地说道,心念转动之间,域之道发动,形成了六个囚笼分别禁锢住了那六人。

  “这这这这这、这是域!”

  四大山河境强者同时惊呼,眼珠子都给瞪了出来!

  域是什么?武技的最高升华,一念动、攻击至,简直就是神明一般!只有掌握了域之道才能晋入结胎境,这是自古以来不变的真理!

  在山河境就掌握了域,这小子是怎样的怪胎啊!

  “饶命!”

  “我把所有的积蓄全部给你!”

  “不要杀我!”

  他们纷纷惊呼,但周恒却是只作未闻,手起剑落,一颗颗大好人头飞起,一道道鲜血冲天而起,啪啪啪,六具无头尸体纷纷倒下。

  诡异的是,有四道黑色光影却是缠绕到了周恒身后,好像鬼火一般。

  严应龙吓得胆都碎了,只觉嘴里全是苦涩的味道,腿间一湿,无法控制地失禁了。

  周恒眉头一皱,右手一推,严应龙的身体便抛飞了出去。

  在这一瞬间,严应龙突然回过魂来,他知道周恒绝不会放过自己,厉喝道:“周恒,你中了鬼影缠身,我毒血宗的老祖定会斩你首级!你绝对逃不了!”

  这四道黑影就是所谓的鬼影缠身?

  周恒毫不放在心上,他现在是打不过灵海境,但只要不是赵夺天、应承恩这样的妖孽,想逃走却是轻而易举,实是不用惧怕。

  再说了,他要杀戮成道,注定是要举世皆敌,多几个少几个敌人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一念动,噗,严应龙的脑袋顿时化成了血水!

  他回过头来看向应梦梵看去,这大小孩露出一丝惧容,双手捏着衣角,怯怯的模样惹人生怜。

  “怕我吗?”周恒问道。

  “不怕!”应梦梵连忙说道,“血……你受伤了吗?疼不疼?”

  周恒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但想到这只是应梦梵虚伪的人格而已,不由地又是一叹,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长发,一掌轰下,将那株阴冥草碾成了碎屑。

  这种邪物还是毁了的好,落到毒血宗这种邪道之人的手里只会祸害无穷!

  “小兄弟,我看你气色灰暗,恐有血光之灾!”一个猥琐无比的声音突然在周恒的身后响了起来。

  “老骗子!”周恒猛然回头,这声音他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一个瘦老头从草丛中走了出来,满脸的猥琐之色:“咦,居然是你小子!快,上次欠了老夫的一千万灵石呢,快点还来!”

  “老骗子!”应梦梵也学着周恒的语气叫了一声,似乎觉得很有趣,顿时格格格地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