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二七七章 应承恩再现 2/3

剑动九天 第二七七章 应承恩再现 2/3

  周恒和拓洛纳雄同时一怔。

  神药出世?

  九阳生生草被找到了?

  “异族人,下次再取你性命!”拓洛纳雄冷哼一声,身形纵起,如同大鹏一般,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疾掠而去。

  周恒也心中一动,同样身形掠起,尾随在拓洛纳雄身后,在奔行的过程中他的相貌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变得普通无比,再加上隐息符的关系,除非他曝露出极具特征的武技,否则谁也不会将他和周恒联系到一起。

  他存了火中取粟的心思,对九阳生生草有野心,但这种宝物是何其珍贵,拿到手不啻将成为天下强者的共敌,以他现在的小细胳膊可丝毫没有对抗的能力!

  他能够躲在九玄试炼塔中,但总不能将与他有关的人全部都打包装进去!因此,掩饰本来面目就是最好的做法了。

  咻咻咻,两千里的范围虽然大,但对于山河境、灵海境的武者来说,要横跨而过也不需要多长时间,一路上周恒看到了不少人都在飞掠而动,目标都是一致的!

  这些人……要么脸容扭曲,要么头上蒙了神识难以穿透的面纱。

  显然,大家都有相同的顾忌,第一要务就是掩藏起自己的身份。这得不到九阳生生草倒是没事,可一旦运气好得手了,必然会引起天下强者的觊觎。

  哪怕是神婴境又如何?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一个神婴境,到时候展开围攻,哪个神婴境敢说可以扛得住?

  遮掩身份就什么问题都没了!

  当然,血脉之力无法掩饰,就不知道这些强者还有什么别的手段了。

  咻咻咻,至少数百人从四面八方飞跃而至。

  这是一片平地,四野一片贫瘠,乌黑色的渣土地不知道怎么竟会蕴育出九阳生生草这样的绝世神药来。

  周恒目光扫过,只见在场地中央正有两位强者对峙,在他们的中间则是一株通体金黄色的植物,不过尺高,已是连根起出了土,茎杆约有一根粗细,就长着两片肥厚的叶子,无花无果。

  稀奇的是,这株植物的根须竟然在不断地挪动着,好像是无数只小脚丫似的,正要夺命而逃,可惜,被强大的力量禁锢,却是根本移动不了半寸。

  对峙的两人都是灵海境的修为,一个是人类,另一个则是夜魔族,尖长的耳朵、紫色的眼珠简直就是最明显的特征。

  拓洛纳雄并不是特例,这夜魔族强者也同样高大无比,但要比拓洛纳雄稍微矮上一些,却是比九成九的人类都要高大了。

  两大强者一边分出一部份力量禁锢住九阳生生草,一边奇快无比的交手,又快又疾。

  还真是运气!

  若是发现这神药的两个人都是人类或者是夜魔族的话,那么肯定私下里分脏了,总比事情闹大了引来众人的争抢好。不过人族和夜魔族之间可是化不开的恩怨,那就断绝了和谈的可能。

  嗖!嗖!嗖!

  神药就在眼前,大家哪还需要客气,反正都已经掩饰了模样,哪怕是平时有些来往的家族又如何,在这样的大机遇面前,谁能不心动?

  灵海境得到了就有机会破入结胎境、结胎境拿到了就有机会破入神婴境,而神婴境……更何况,这还能获得额外千年寿元,哪怕是万古大帝复生都要眼红!

  这些人事前肯定都会做足准备,个个都有瞬移符,只要神药到手就能立刻遁走!

  因此,每个人都是全力以赴!

  战战战!杀杀杀!

  不但有神药的诱惑,还有异族的威胁,每个人都是下手无情,一团团光华涌动,一道道力量溢转,使得这平原瞬间成为狂暴的力量漩涡,山河境武者进入的话就是被瞬杀的份!

  只有灵海境强者才能争锋!

  至少有百多人不断地后退,这些都是山河境武者,极少数是像周恒一样孤身而来,本来就掌握了一定的手段,大部份人则是跟随家族、宗门强者而来,纷纷露出关切的表情。

  虽然无法加入战团,但周恒并没有失望之色,他本就知道会如此,图的只是神药在争抢过程中会不会到处乱抛,万一丢向他的话……迅云流光步全力展开,他有信心和灵海境比拼速度。

  只是,结胎境、神婴境强者怎么一个都没有出手?

  嘿,在这些强者眼里,眼下这些人都只是胡闹吧!他们彼此顾忌,谁都不想做第一个出手的人,毕竟成为众矢之地的话,哪个人都可能被轰成重伤!

  瞬移符固然可以保命,但能够瞬移走多远?一旦身负重伤的话,肯定会被相同级数的强者很快追上,到时候可就不妙了!

  因此,必须要挑一个合适的机会出手。

  周恒在眼花缭乱的人群中搜索着,很快就锁定在一个白衣女子身上,虽然对方脸上蒙着面纱,而且身材也有很大的走样,但他可以肯定,那就是韩雨怜!

  玄阴之体对于他金阳草王的吸引隐藏不了!

  这个蠢女人,抢得如此起劲干嘛,现在这里可不是灵海境能够随心所欲的,而是结胎境、神婴境强者的世界!

  她也是被逼无奈吧!

  玄阴之体在早期虽然修炼速度极快,但达到灵海境之后就基本是极限了,无论在灵力积累还是境界的突悟上都不会有任何优势,想要结成神祇、突破结胎境难如登天!

  不达结胎境,就终是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像韩雨怜、韩亦瑶这些玄阴之体,对于掌控自己的命运应该有着更加强烈的渴望,因此她才会不惜一搏。

  周恒暗暗摇头,叹了口气。

  他继续移动目光,很快,他的眸子一紧,发现了一个脑后形成光圈,如同神明一般的男子!

  应承恩!

  这个极度自负的家伙,居然没有遮掩本来面目,双脚虚踏长空,左手拳右手掌,域之道频频发动,他仿佛神明下凡,势无可挡地向着九阳生生草杀了过去。

  他不但是灵海三重天的存在,更掌握了域,已是一只脚跨进了结胎境,战力几可说是结胎境下的第一人,强势出手之下,竟是无人可挡!

  “哼!”

  发现应承恩的强大后,无论是人族还是夜魔族纷纷与己方的人联起手来,阻挡应承恩前进的脚步。

  “谁能与我争锋?”应承恩傲然长笑,展现出了人中天骄的风采,不退反进,也没有见他使用多么强大的武技,但所向披靡,依然无人可以阻挡他。

  “人族倒是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一声冷笑中,一个高大的人影蓦然出现,尖耳紫睛,很明显是夜魔族人,但他出现得虽然诡异,浑身却没有丝毫气势发出,平凡得跟个普通人一般。

  可能够来到这里又岂有普通人,他的模样越是平凡,越是让人看不穿,说明了他的实力越是强大!

  结胎境,还是……神婴境?

  “自然!”即使面对一个疑似结胎境甚至神婴境的绝世强者,应承恩也没有丝毫惧意,傲然道,“不用多久,我便将成为第二尊万古大帝!不过,我可没有万古大帝那般心慈手软,非我族类、杀无赦!”

  他毫不掩饰强烈的杀气,眼神如同刀锋一般。

  在一个结胎境、甚至神婴境强者面前威胁要宰杀人家整个族类,这已经不是勇气可嘉了,而是狂傲到了没边的程度。

  “哈哈哈,几位老兄也不出来管管这个小辈?”那夜魔族的绝世强者冷笑,目光向着远方扫过,“既然没人出手,那只好由老夫来代为管教一下了!”

  说着,他探出一只手掌,顿时,无边的压力狂炽,如同末日降临一般,一道道冰霜在应承恩的周围形成,大地瞬间凝固,显示出这冰寒之力达到了怎样的可怕程度。

  应承恩却是哈哈大笑,大步向前进,道:“不过如此!”

  “小辈,身上倒是有些宝物!”那夜魔族的绝世强者再次冷哼,右手一翻,对着应承恩按了过去。

  结胎境、神婴境的强者莫不掌握了域,念至攻至!

  咻,他右手才动,无数只白玉般的手掌已是出现在应承恩的上空,啪啪啪啪,疯狂拍落。

  冰渣扬天,寒气卷过,哪怕是灵海境的强者都是情不自禁地全身发颤,有一种被冻成冰雕的感觉。

  这只是一丁点的余寒啊!

  之前应承恩受到的冰寒之力究竟有多么恐怖?想到这里,众人莫不脸色一变,对那个神明一般的男人忌惮更增。

  漫天的掌印散去,黑土弥漫,那夜魔族强者眉头大皱。

  应承恩卓然而立,身上布满了银白色的尖刺,密密麻麻,每一根银刺都足有三尺高,明明是极其古怪的模样,可配着他傲然的风采,却居然生出一种神圣光明的大气。

  他的嘴角挂着一道鲜血,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丝毫不减,甚至卷舞扬天,脑后那神明形象更加逼真,几欲走出来似的。

  全场轰然!

  以灵海境的修为硬接结胎境甚至神婴境强者的一击而只是流了一丁点的血,这是何等可怕的战绩?

  不可能是神婴境,应该只是结胎境老祖!

  哪怕是作为敌人的周恒都是有些佩服,不愧是能够和赵夺天并列的妖孽,确实强得不像话!(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