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三四五章 余留的剑气 1/3

剑动九天 第三四五章 余留的剑气 1/3

  也难怪众人兴奋,一想到山谷中可能有着仙物的存在,谁还能够淡定得下来?

  一众老祖级别的人物都是耐心等待,能够修炼到他们这种境界了,自然都有极好的耐姓。只是仙之一物太过引人动心,每个人的脸上都能依稀地看到渴切之念。

  反倒是周恒要淡定多了,他身上已经有两件仙物:黑剑和九玄试炼塔,以前还有一块玄天灵晶,见多了仙物,自然也就沉得住气了。

  一众人泾渭分明,哪怕是人族与人族之间、夜魔族与夜魔族之间、天妖族与天妖族之间都是带着人人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在这个紧要关头,每个人都怕别人对自己下黑手,让自己失去寻找仙物的机会!

  周恒与惑天并肩而立,站久了便从九玄试炼塔中取出了椅子,一起坐了下来,似乎不是来寻宝的,而是来渡假的一般,让不少人都是对他露出了森然杀机。

  ——这小子身上可是有着三阳天尊的传承!别的不说,据说那尊宝塔甚至可以挡下神婴境级别的攻击,谁能不眼红?

  反正山谷禁制还没开,要不要动手呢?

  可周恒的神情举止越是从容,一帮人反倒是心有忌惮不敢出手,以为周恒必有所持,正等着他们上钩!

  说来可笑,一帮结胎境、神婴境的老祖居然会忌惮一名刚刚形成神祇的小辈!可有浸血天君、鹰山牧之先后死在周恒手里的例子,还有谁敢对周恒抱有轻视之心?

  他们都是担心周恒祭出三阳天尊的遗宝将自己重创,反倒为他人做了嫁衣,更因此失去了抢夺仙物的机会,因此眼红归眼红,却没有一个出手。

  也幸亏他们没有出手,否则惑天的能力可不是吃素的,来一个趴一个,来两个趴一双!

  “周恒,为什么还不出发?”惑天受不了这样的等待,从来只有别人等她的份。

  “别急,待解决了这里的事情后,再去办你的事!”周恒安抚她道,这绝世天女可是他最大的底牌,也是他敢于在这帮结胎境、神婴境中行走自如的底气。

  否则这些老家伙真得发起疯来,他只有狼狈而逃的份。

  惑天虽然不满,可没有人带着她,她的行动能力和普通人没有一点区别,这得走到何年何月去?让别人带着她?除了周恒之外,哪个人接近她一丈之内都只有五体投地的份!

  也只有陪着周恒一起等了。

  而女王大人心情不爽,自然一直拿妙目瞪着周恒,似乎要用目光让他感到内疚似的。

  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三天时间悄然而过。

  “禁、禁制解了!”

  不知道是谁先惊呼了一声后,人群顿时沸腾了起来,还亏得他们都是半步仙人级别,一个个都是猴急无比地冲进了山谷,大部份人直取谷中的那座庄园,少数几人则跑向了盈盈绿草之间,显然是想看看有没有仙草。

  “小友,请!”原石响微微笑道,他之前只因周恒为万古大帝之后才生起了照拂之心,但周恒连斩两大绝世强者后,终是赢得了他发自真心的钦佩。

  周恒对这位老者也有着极大的敬意,当即先行一礼谢过,才道:“前辈先请!”

  他恭敬而立,持晚辈礼让原石响先行。

  原石响见状愈发地满意,对这个万古大帝之后愈发高看了一眼,当即起步进入了山谷。

  “虚伪!”惑天不屑地说道。

  周恒叹了口气,道:“你一天不跟我做对心里就不舒服是吧?”

  “对极了!”惑天咬了咬银牙,怎么看周恒都是觉得面目可憎,甚至让她在梦里都要拿剪刀捅人!

  “真是好心没好报,我好歹也救过你许多次了!”

  “本宫又没有求你!而且,你每次手脚都不干净,老是占本宫的便宜!”

  “喂喂喂,你不要诬陷好人!我可是正人君子!”

  “这话你自己都不相信吧?”

  两人斗嘴之间,也漫步进入了山谷,他们落在了最后面,只见之前跑去寻找仙草的几人已是各自奔回,脸上有难掩的失望之色。

  虽然不排除他们可能故意伪装,但周恒确实没发现有谁偷采到了什么东西。

  ——那一片青草居然在他们走过去的时候瞬间化为了枯草!

  其实,这些青草应该早就死亡了,只是在禁制得加持下居然一直维持着原本的状态,但随着禁制的瓦解,这些青草也瞬间尘归尘、土归土了。

  还是去那庄园中看看吧!

  周恒与惑天依然是最后两个进去的,大门早被凌厉的劲气一划为二,露出了金属质的残痕来。周恒伸手探了过去,但还没有碰到那断裂之处,只见一道血光闪过,他猛地缩回了手。

  他的右手上多了一道血痕,深可见骨,现出一抹金色的光辉。

  “好厉害!”周恒目光一张,这大门曾经被一道劲气划分成了两片,但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这断口处居然还保留着那劲气的余威!

  周恒好歹也是准结胎境了,但手只是探过去根本没有碰到门上,至少还隔了一尺的距离吧,便遭到劲气的切割,差点把一只手都给切了下来!

  昔年轰破这庄园的那人,其实力也强大得太过份了吧!

  答答答,道道鲜血滴落,周恒猛地身体一颤,脑后中划过一幅画面,在一个陌生的世界中,一道闪电般的剑气划过,将一片大陆硬生生切成了两块,余劲四射,所过之处,生灵皆灭!

  他咻地睁开双眼,这个庄园根本不是被刻意轰灭的,而只是被一道剑气的余力波及!

  不,甚至那挥斩过来的剑气都只是余波而已!

  太可怕了!

  周恒悚然一惊,赫然发现他的手血流不止,无论他怎么运转灵力,这伤口都是无法愈合!

  他将手变成了金属,但伤口的部位却根本不听使唤,仍是血肉之躯,鲜血狂涌!他再展开青龙血脉将手变成了一块冰陀,仍是没用,伤口的部份依然在流血。

  难道他要流干身上的血?

  这剑气的杀伤力未免也太可怕了,只是余波的余波,又隔了不知道多少年,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不可治、不可医,只能流血流到死?

  嗡!

  丹田中黑剑轻振,周恒心中一动,正要将黑剑祭出来的时候,却见惑天已是将他的手抬了起来,向她的红唇凑了过去。

  周恒原想阻止,这剑气的威力实在可怕,哪怕只是一丝一缕留在他的伤口中,这反弹出来的杀伤力也足以将惑天的俏脸削成了马蜂窝。

  可惑天却是瞪了他一眼,道:“别动!”

  周恒知道她与仙界有着说不清的联系,一怔之余也就忘了收回手的动作,大手已是被惑天亲了一口。他顿时心里一荡,说不出那一刻是怎样的感觉,只觉整个人仿佛掉进了蜜罐里,快要美死了。

  虽然他之前亲过惑天的唇,可那是强吻的,哪有美人主动来得甜美?

  惑天用小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他的手,马上就丢了开来,然后脸色难看地在一边干呕起来,呸呸呸地不停:“臭死了!臭死了!”

  周恒将手翻转一看,只见伤口已经消失了!

  这绝女天女的口水还有治疗的效果?

  周恒嘿嘿一笑,道:“臭你还吃!”

  “哼,本宫也救了你一次,咱们以后扯平了!”惑天有气无力地说道,似乎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

  她身上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

  周恒想了想,将黑剑祭了出来,向着残破的大门探去。

  当断刃和大门的残口相触时,轰,大门上竟然升起了无数的黑气,立刻形成了一把黑色长剑,对着黑剑狠狠地斩了过去。

  什么!

  周恒露出了惊讶无比的神色,这黑色长剑……不正是黑剑吗?只是真实的黑剑已成了断刃,而那黑气所形成的却是完整的剑身。

  那将这片仙之大陆斩落下来的剑气,竟然是黑剑发出来的!

  嘶!

  这黑剑的原主人当年得有多么可怕的实力?

  可就是这样的存在,还是殒落了?连黑剑都断成了两截!

  当年的仙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

  一连串的疑问让周恒陷入了发怔当中,直到那黑色剑气重重地撞到了黑色断剑之上,巨大的冲击力将黑剑从他的手中生生撞飞之后,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脱离了他的手后,黑色断剑并没有掉落,而是悬浮于空,与黑色剑气对峙,散发出强大无比的威势。

  嗡!

  惑天竟是起了回应,身上也散发出一道至高至尊、至强至上的气势,如仙之女帝,镇压万世万宇!

  嘭!

  这扇残破的大门顿时炸成了几百块碎片,散落满地。

  咻,黑剑猛地回到了周恒的丹田空间中,而惑天也是身形一颤,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之色,身上的气势瞬间收了回去。

  周恒一怔之后,双手张开,地上散了一地的大门碎片立刻飞射入他的手中,这可是仙界的金属啊!

  之前没有被人收走,实在是那大门上残留的剑气可怕,没有人做得到!

  “怎么回事!”

  “刚才怎么有股无法形容的大气势?”

  “是有仙人出现?”

  不少人从庄园内出来,脸上个个都有难掩的震惊,刚才那股气势震动中,让他们都不由自主地跪到了地上!(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