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三四六章 剑画传道 2/3

剑动九天 第三四六章 剑画传道 2/3

  周恒当然不会说发生了什么事,他不说,惑天更不会说,其他人就只有纳闷的份。

  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顾着庄园中的仙物,左右看看没什么发现后又返回了进去。在他们想来,可能是他们进入庄园之后,引动了里面气息、机关之类的反应,这才有仙人的气势涌动!

  这说明了,此处真得有仙物!

  众人都是兴奋起来,纷纷抓紧时间寻找。

  周恒也没有第一时间炼化那大门碎片,而是随波逐波,跟着众人一起往前走。

  这庄园的结构相当地简单,但一砖一瓦莫不坚固无比,哪怕是神婴境强者也休想拆掉屋子来个彻底大搜查,只能老老实实地翻箱倒柜,跟个入室行窃的小偷一般。

  “咦!”

  “嗯!”

  时不时便能听到惊讶的呼声,而且都是从一个地方发出来的,当周恒和惑天也来到一间巨大的阁楼前时,正好有人抢在他们之前进入,立刻便听到那人发出了一声惊咦。

  这里面有什么玄奥,怎么进去一个人都会哼上一声?

  他还没有转过念头来,只见刚才进去的人又走了出来,再次发出一声惊咦,然后又走了进去,这回便再没有惊咦之声了。

  古怪!

  实在太古怪了!

  这些人可都是结胎境、神婴境级别的老祖啊,怎么会做出如此莫名其妙的事情?

  周恒好奇之心大作,携着惑天走到门口,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后,他跨步走了进去。

  “咦!”

  走进去的一瞬间,周恒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咦,原因很简单,他一身灵力没了!

  对于武者来说,灵力就是命!

  蓦然发现自己灵力全无,谁能不惊?

  周恒退后一步,来到了阁楼之外,只觉灵力如泉涌,立刻又充斥了他的丹田!

  这回,他忍着了没有吭声!

  怪不得每个人进出此阁都会发出惊讶之色,这实在想不让人惊讶都是不可能!

  当然,也有人例外——惑天!

  周恒不由地笑了起来,这女人连炼体一层的修为都没到,体内根本没有灵力,估计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他再次进入了阁中,放眼一看,这空间很大,宽有三十丈左右,进深则是达到了百丈以上,没有一件家具,地上只有一张张蒲团,显然相当地简洁。

  先前进来的人都是各占一张蒲团而坐,人与人相隔了丈许,他们都将目光盯在了内墙上,那上面挂着七幅画,都是一个舞剑的人,只是姿态各异。

  剑法?

  怪不得这些人看得起劲,如果这真是仙界剑术的话,那么只消学到一式都是巨大的收获!仙术啊,那不是可以成仙了!

  不断有人进来,不到半个小时,差不多所有进入山谷的人都来到了这里。

  因为这庄园的结构太简单了,没有曲曲折折的,而且这里的建筑坚不可摧,便只能按着旧主人的设计,一间间屋子那么游走下来,是以不管前脚还是后脚,每个人都会来到这里。

  但这里明明不是整个庄园的尽头,为什么没有前进之路了呢?

  到了这里,虽然灵力受制,可头脑并没有受制,周恒可以清晰地推断出来,整个庄园至少也有一半的区域没有探到——别的不说,他们还没有经过那一道被恐怖劲气划开的区域。

  周恒很快便将这个疑问藏在了心里,与其他人一样,他也找了个蒲团坐下,将目光凝注在那七幅画上。

  技多不压身,他虽然学了凌天九式,可这套剑法根本不适合平时使用,用出来要么敌死、要么自己力量耗尽,没有一丝退路!

  如果能够再得一门仙级的剑法,那自然更好了!

  而且,那七幅画即使真得是套剑法,这威力肯定也远远比不上凌天九式!这很明显,黑剑的前主人只是一道剑气余波的余波便将这里毁了,差距大到飞上天了!

  可对于周恒来说,现阶段一门威力小些的剑法反倒更适合他,而不用一剑之后就力量耗尽。

  他目注那七幅画,很快便心神浸入其中,只觉其中蕴藏着无穷的奥妙,但却是太过复杂了,纷乱念头袭来,却是什么也没有把握到。

  阁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知道这七幅画中必然蕴藏着大道至理,他们可以感觉到,可或许是他们的层次太低了,却怎么也无法把握其中的真义。

  这让他们抓耳挠腮,又是心痒又是难受。

  周恒向惑天看去,这绝世天女已是无聊地打起了哈欠,将一只纤手撑着下巴,一副渴睡的模样。他不由地一笑,道:“我可以借个肩膀给你靠靠!”

  惑天白了他一眼,却是将蒲团挪了过来,靠着他坐下之后,将半边身体压在了周恒身上,很快就发出绵长的呼吸声,还真得睡着了。

  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她才会面对仙法而不屑一顾,反而呼呼大睡吧?

  周恒不由一笑,涌起了一股平常心,念头平顺、荣辱不惊。

  他摆正了心态,只是将目光盯在了第一张画之上,画中一个青衫老者平举长剑,四周有缤纷落叶。也不知道盯着看了多久,这落叶居然动了起来,一一落下!

  不止是落叶,那老者也动了,人动剑动,施展出一式极尽玄妙的剑法来。

  周恒身体若木雕,但头顶神光耀动,化成一个金色小人,手执黑剑,也跟着那老者舞动起来,一剑生、万物生,一剑灭、万物灭。

  一式剑法圆舞而尽,那第一幅画顿时发出强烈的豪光,惊得所有人都是睁大了眼睛,咻,一道绿光从画中飞出,没入了周恒的头顶。

  “飞宇七剑!”

  “叶落缘灭!”

  周恒的脑海中顿时涌过一个念头,同时有一道剑诀传过心头。

  这是配合之前那一式剑法的口记!

  周恒再看那第一幅画,却赫然发现那上面空空如也,哪还有什么老者、落叶,便只是一张白纸。

  竟有如此神奇的授剑之道!

  只传一人!

  腾腾腾,见到第一张画突然消失,所有人都是站了起来,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周恒,充满了杀气。

  他们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看到那一道绿光涌入周恒的身体,怎么也能猜到必然与周恒有关了。

  “小子,你是不是学到了这式剑法?”立刻有人向周恒逼问道。

  周恒向众人环扫一圈,道:“是与不是,关你什么事?”

  “大胆!”众人都是张目大喝。

  他们哪个都是结胎境、神婴境的存在,甚至还有几个是从上古时期解封出现的人物,哪一个不是傲气冲天,岂受得了周恒的态度。

  周恒哈哈大笑,道:“想打架,来啊!”

  他勾了勾手指。

  众人都是一阵无语,他们这才想到自己一身修为进入这里之后都被完全限制了!在这里,他们都是平凡得不能再凡的老头老太!

  若非这里只是压制了灵力,而并非抹除了灵力,他们个个都要因为年老而死!

  跟年轻力壮的周恒的打架,这不是自取其辱吗?要是一大群结胎境、神婴境的老祖被一个灵海境的小辈揍得鼻青脸肿,他们曰后还有脸面出来见人?

  面对周恒的一夫当关,所有强者都是选择了忍气吞声。

  耻辱啊,居然被一个灵海境小辈瞪得做声不得!不过总比被周恒当马骑着,暴打脑袋强吧?

  咻!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绿光闪动,第四幅画突然变成了空白,而那道绿光也没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头顶中,显然,他也得到了一式剑法的传承。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哪有时间可以浪费,纷纷再次坐下,将注意力放到了仅存的五张剑画上。

  周恒向那中年男子扫了一眼,那是一个气势堂堂的男子,仅仅只是一个坐姿就给人如山岳般沉稳的气势!那并不是人类,而是来自天妖族,背后有一对羽翼。

  那人立刻感应到了周恒的目光,向他回看了一眼,眼神中涌过一道强烈的战意,但很快就收了回去,重新看向了那剩下的五幅画上。

  周恒也没有时间浪费,虽然心中暗暗好奇那天妖族男子的身份,却暂时压了下去。。

  咻,又是一道绿光闪过,没入了第三个人头顶心,却是来自夜魔族的强者,同样是个中年男子,尖耳紫发,散发着雄奇霸道的气势。

  第六幅画也消失了。

  没想到,真正获得收获的居然是三个年轻人!

  难道他们真得老了?

  那些老一代的人物都是露出了一抹苦笑,面对这一幕,他们都有一种难以抗拒岁月流逝的苍老感。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们立刻又雄心振起,重新看向了墙上的剑画——只要学到仙术,就有可能成就仙人之位,任何天骄都将被他们踩在脚下,而他们也将重新年轻!

  很快,躁动便停止了下来,每个人的目光都是一致看向了墙上。

  咻!

  第四道绿光闪过,没入了周恒的脑门,第二幅画消失了。

  “花开一世界!”

  ……

  第五道绿光闪过,没进了天妖族的中年男子体中,他也得到了两式剑法传承。

  ……

  第六道绿光闪过,夜魔族的那名男子同样不遑多让,也得到了两式剑法!

  ……

  所有人都是紧张无比,盯在了那最后一幅画上。

  这是第七幅画,也是飞宇七剑的最后一剑,没有得到剑法传承的人都是露出焦急之色,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