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三五一章 误会 1/3
  一个背有白色羽翼、娇媚绝美的尤物虚浮于百丈之外,手中握着一把晶蓝色的宝剑,青丝绮丽,身着一件乳黄色的长裙,将她纤侬合度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丰乳细腰翘臀,十分火辣。

  天妖族!

  周恒在心中说道,其实天妖族和人类的差别只在于那两片翅膀上,其他则一切无异,并不像夜魔族那么高大,而且紫睛尖耳,半夜里出现都能吓坏小孩子!

  同样是长着翅膀,但翅膀也各有不同。

  像纳兰妖月的翅膀是蝠翼,上面没有一根羽毛,奇薄无比,而且是呈黑色的,隐隐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而天妖族则是白色羽翼,如同普通的鸟类一样长满了羽毛。

  “银贼,快点把那女子放开!”这天妖族美女向周恒娇喝道,眼神如火。

  周恒不由地一笑,道:“你是天妖族,也要管人类的闲事?”

  “哼,银贼就是过街老鼠,人人见而诛之!”天妖族美女杀气腾腾,还露出了不屑之色,“你们人类最会内讧,欺负自己的族人,最是恶心!”

  刷,她又是一剑划过,但剑光立刻闪动在周恒的身后,向着他狂斩而去。

  域,念动攻至!

  她的头顶没有神祇,而在没有形成神祇却可以运用域的恐怕也只有周恒这一个变态,因此她的修为必然是结胎境,已经形成了神胎,不必像草标似地顶在头上。

  这回周恒有了准备,剑气刚生他就展开了身法,咻,他跃到了十丈之外,安然无恙。

  “多管闲事的小娘皮,多点滚开,否则老子把你一起做了!”周恒故意虎声虎气地叫道,他偶尔也有童心未泯的时候,既然对方误会他是好色银贼,他就索姓当一回银贼算了。

  “你敢!”天妖族美女愤怒无比,但眼神中还是闪过了一道讶色,因为周恒的修为再明显不过了,神祇还没有完全成型,自然是灵海三重天。

  当然这灵海三重天和普通的灵海三重天战力完全不同,可再不同也是灵海境啊,跟结胎境一比可就差到天上去了!

  她连出两次攻击,居然只有一次打到了对方,而且还是因为偷袭的关系,对方正在一心“非礼”怀中的女人,这才让她得手了!

  嘶,这灵海境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但那又如何,凡是银贼只要被她看到,杀无赦!

  她长啸一声,身形向周恒飞扑而去,头顶神辉闪动,碧绿色的蛋形中,一头青色大鸟长鸣不绝,漫天全是青色的箭羽,对着周恒率先席卷而去。

  铺天盖地,水泄不透!

  这位异族美女是真动格了,因为只有全力以赴的时候,神祇才会从体内升出。

  周恒急转迅云流光步,身形做着不可思议的跃动,在一道道箭羽中流转自如,任万千箭羽密集如雨,却没有一道碰得到他分毫。

  “多管闲事的小娘皮,你看老子敢不敢!”周恒一低头,吻上了惑天的小嘴,甜香温柔,如同世上最甜美的蜜糖,味道好到了极点。

  “该死的银贼!”天妖族美女怒到发狂,这银贼竟然敢当着她的面为恶,实在是不可饶恕!她挥剑连斩,一道道箭羽之中,挟杂着道道剑光,威势更增。

  面对这样的攻击,连周恒都是不敢大意,只能脚下连点,拉开与对方的距离,否则他还真没有把握只靠迅云流光步在这样的攻击下不伤衣角。

  毕竟,对方是结胎境,而周恒只有蛮力达到了结胎境,但迅云流光步却是由灵力催动的,速度并没有因为他的身体强度的提升而提升。

  “浑蛋,你是故意的!”惑天遭到了无枉之灾,被偷吻了一记,直到现在才刚刚清醒过来,恶恨恨地看着周恒,银牙张开,好像要扑上来咬上一口。

  周恒嘿嘿一笑,他自然是故意的,逗逗那异族美女只是声东击西,实是想找个理由吻下怀中的绝世天女。

  惑天气极,可是她偏偏对周恒无计可施,只得将美丽的脸庞偏向一侧,不去看周恒那小人得志的脸,否则她连胸膛都会气炸的。

  周恒身形连退,那天妖族美女则是紧追不舍,她被周恒激得愤怒无比,铁了心要干掉这个大胆“银贼”了。

  只是行出百多里,惑天突然眼神一动,连忙拍着周恒,道:“停停停,快停!”

  “嗯?”

  “那边!”惑天抬手一指。

  周恒看了过去,只见前方有一个水潭,但水质却是像牛奶一样雪白,以他的目力竟是无法穿透看到底部。他身形一折,向着水潭飞射而去。

  “那是什么?”他问道。

  “不知道,但有个声音告诉我,这是绝好的泉水!”

  周恒瞪了瞪眼,又来了!

  之前是十炼图,现在又是这古怪的水潭!算了,管他呢,只要能够捞到好处就行了,管他是什么来历。

  “放本宫下来!”惑天叫道,看得出来,她对那水潭很迫切。

  周恒依言停步并放下了惑天,这绝世天女之前就说要折到这个方向,看来是感应到了这座水潭吧。

  “银贼,怎么不跑了?”正在这时,那天妖族美女也如影随行,只是落后了几步。她恶狠狠地看着周恒,红艳艳的嘴角勾着一抹不屑的冷笑。

  周恒右手一振,黑色断剑祭出,他哈哈一笑,道:“跟你玩玩!”

  他的意思是和对方过上两招,但他却忘了自己在对方眼里可是银贼的身份,这句话该怎么理解?跟你玩玩,这得多么下流邪恶啊!

  天妖族美女顿时凤眼喷火,这个银贼还想“玩”自己?

  该杀!

  她怒啸一声,头顶神鸟同样做怒鸣状,一剑动、万羽生,向着周恒飞卷而去。

  周恒神情一凛,黑剑挽了个剑花,飞宇七剑的三式剑法在脑海中翻腾。

  第一式,叶落缘灭!

  悲伤的气氛立刻席卷全场,众生皆有情,有情皆心伤!

  天妖族美女顿时受到影响,漫天飞羽全部没有了准头,有的斜飞、有的冲天、有的甚至倒转了回来,发动的攻击自然被化解穷尽。

  漫天似有枯叶不断落下,一片缤纷之中,黑剑杀刺而出,冷冽生寒!

  叶落,则缘灭!

  天妖族美女俏脸色变,但终是没有被剑式的意境完全影响,莲足一点向后疾退,瞬间跃后百多丈,脱离了剑意影响的范围。

  她再次看向周恒,眼中带上了强烈的震惊之色。

  这银贼竟然可以使得出如此可怕的剑法来?

  她认不出这记剑法的来历,但身为结胎境高手,已是完全形成了神祇化成了神胎,自然对天地大道有着更加深刻的感悟,刚才周恒那一剑便让她感应到了道!

  一剑生道,这何等强大的技法?

  可就这么转身离去?放任这个银贼去欺辱那个女子?虽然那女子是人类,为天妖族绝难共存的死敌,可她不久前才发过誓,要杀尽天下银贼,怎么可以知难而退?

  她重重地哼了一声,已是下定了决心,浑身顿有宝月光辉流转,将她拱托得如月华仙子,圣洁高贵。

  战!

  她挥出宝剑,再向周恒攻了过去。

  周恒心中平静,右手荡开剑式,展开飞宇七剑的第二式,花开一世界!

  漫天花开,形成了一个世界,唯我至尊!

  天妖族美女娇斥一声,浑身宝月光辉流转得更加圣洁,形成了一个完美的保护屏障,将剑意排斥出去,如佛前莲台,不染一垢。

  只是她虽然仗着高了一个境界的神识做到了神识清灵,但这也限制了她本身神识的发挥,只能凭自身的灵力与周恒交战。

  周恒有结胎境的蛮力,既然那天妖族美女无法发挥神祇上的优势,那么两人的力量便相差无几了。

  嘭!嘭!嘭!

  叮叮叮!

  两人激战不已,双剑交击、拳掌互拼,剑气拳劲掌风四射。

  那天妖族美女越打越是心惊,到了此时她终是不敢有丝毫的小视之意,周恒的蛮力竟然达到了结胎境,虽然蛮力之强终不能和灵力相比,可并不是逊色得太多。

  更关键的是,她必须引动神祇去抵抗周恒的剑意,无形之中削弱了她一半以上的实力都不止,使得两人始终难以分出胜负来。

  她不由地进退两难,这再打下去恐怕还是难分高下,可她若是离开的话,岂不是任那女子落入了虎口?

  即使那女子是人类,她也做不到视而不见!

  怎么办?

  苍傲牧月从来没有陷入过这样两难的境地!

  “臭小子,给本宫警戒,本宫要沐浴了!”就在这时候,惑天的声音从远方传了过来。

  苍傲牧月的动作顿时一窒!

  什么情况,这两个人认识?

  她突然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俏脸刷地红了起来,意识到自己可能闹了一个乌龙。但这也给了她一个台阶下,终是不用再做纠结,身形一转,咻地飞射离去。

  周恒并没有追击,他和对方本就没有什么恩怨,会打起来也只是一个误会。

  他向水潭的方向看去,只见惑天正在解衣,长裙落下,现出美玉般的裸背,但还没等他看个仔细,惑天的身上已是出现了一张巨大的桃花瓣将她裹住,步进了水潭之中。(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