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三九零章 观礼 1/3
  “不知道前辈要做怎样的测试?”周恒问道。

  “很简单,只需要在这件玉器上碰一下即可!”单定轩伸出右手,已是多了一块碧蓝色的玉佩,那玉佩上布满了道道纹路,好像蕴刻着一个复杂的法阵。

  在玉佩上还有一个血月标记,让周恒看得一怔。

  因为他在仙之大陆上也曾经看到过相同的标记,便是那座仙城之中唯一保存完整的道场,门上就有这样一个完全相同的血月标记。

  在那道场中,还有一个无头的雕像,受众人膜拜!可那却是惑天的敌人,甚至引得惑天在上到仙之大陆后就起了感应,一路“追杀”了过去。

  既然是惑天的敌人,那就是自己的敌人!

  他心中突然有了个猜想。

  天宝阁不是一直在找他们真正的阁主吗?如果那真是血月标记的主人,极可能当年打碎仙界大陆的一战中,血月标记的主人也参与了,而且与惑天拼得两败俱伤,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和惑天一样在疗伤。

  如此一来,就说得通为什么天宝阁一直在寻找主人了!

  像惑天一个级数的仙人,谁敢背叛?

  但这里面有个问题,就是仙城道场里的雕像虽然没有头,却肯定是个女人,为什么天宝阁却是男女不限,一个个都要测试呢?

  是了!

  古炎不是说了,仙人可以神祇离体,夺舍重出!

  这不完全可以占据一个男人的身体吗?只要神识不变就行了!

  周恒也不知道自己猜得对不对,但已经对天宝阁没有了好感,他伸出手向玉器伸去——如果他真是那人的“转世”,惑天又怎么可能对他“温柔”?

  单定轩带着明显的期待之色,甚至眼神中都有着一丝火热,这在一个神婴境强者的身上表现出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手掌按上。

  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生。

  “……又不是!”单定轩露出强烈的失望,好像一下子衰老了几十岁,浑身都透着一股子无力,靠在了椅背上,将双眼紧闭。

  但神婴境毕竟是神婴境,他很快就恢复过来,道:“小友,老朽打扰了!”

  周恒站起来送客,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他突然问道:“前辈,关于那无极天尊相邀观礼之事,你可有什么想法?”

  “刚刚晋入化神境的狂妄之徒罢了!”单定轩带着一丝不屑说道,竟是没将一名化神境天尊放在眼里。

  这份不屑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

  周恒不由地惊奇,这大陆已经数万年没有出过化神境天尊,现在终于有一个天骄横空出世,那可是能够横扫四宇八荒的,天宝阁虽然底蕴深厚,可能敌得过一代天尊吗?

  那是凡界最强的代名词!

  不过,此时的天地灵气据说已经恢复得和上古年代差不多了,而上古时期又是不乏天骄,在这时出世都将很快破入化神境,到时候绝不是无极天尊一枝独秀了!

  无极天尊只是先行了一步,但说要傲视天下、唯我独尊似乎还早了点!当然,在没有第二尊化神境出世之前,他绝对是天下最强,这一点毫无疑问!

  周恒送走了单定轩之后,距离厉无极所说的“观礼”曰期也很近了,便同黑驴、赵夺天一起,带上应梦梵众女出发,这回她们怎么都不肯老老实实地留在赵家。

  既然如此,他索将父母也一并带上,一大票人乘着赵夺天的飞行法器,向着极东之地行去。

  ——厉无极可是玄乾星目前唯一的化神境,而且还是从别的星球横渡过来的,如此稀罕的物种自然是要去观摩一下的。

  周恒他们的目标是大陆最东边的毒淼之海,厉无极说要抹去四大死地,第一个目标就选择了这里。

  飞行了小半个月后,他们来到了大陆的最东边,前方现出了一片广阔无垠的海域。

  这里本不是大陆的边界,应该还能向东延伸数十万里,不过据说是上古那位化神境强者殒落了,身躯便化作了这个海洋。

  毒淼之海,万里无波,平静得如同死水!

  和死亡森林一样,极阴生阳、死中蕴生,这毒淼之海的海水充满着剧毒,但其中也能蕴生出一两株灵药来,有起死回生之效!

  因此,一大票人过来观礼,也不乏有人想要在厉无极抹平毒淼之海后下去寻找灵药,如果能够找到一株媲美九阳生生草这样的宝物就发达了!

  周恒诸人来到海边的时候,那绵长的海岸线附近早已经人满为患。

  虽然厉无极只邀请了半步仙人,可谁不想看看化神境天尊的风采?再者,厉无极还要征伐四大死地,这种数万年才能遇到一次的盛况谁愿意错过?

  因此,只要能够赶过来的人都尽可能赶过来了。当然,现在玄乾星就像一只快要烤焦的红薯,早已经千疮百孔、险境四伏,劈地境、甚至开天境都不太敢冒险长途跋涉,能够来到这里的至少也得是开天境,犹以山河境数量最多。

  周恒一行人可是有三尊结胎境、一尊神婴境,这样的阵容快要能够媲美像东灵仙池这样的超级势力了,所过之处人群自动分开,让他们走到最前面的位置。

  无论在什么时候,强者总是让人敬畏。

  最前面的地方,空出了一个巨大的区域,这里搭建起了一个巨大的台子,高高在上,四周则是上千个要小上许多的台子。

  那最高的台子上还没有人,却是高高扬起了一面旗帜,上书“无极”二字。

  显然,那高台是给厉无极留着的,而底下的台子则是供观礼之人休息落座,至于不请自来的灵海境、山河境小武者,人家根本没有理会一下的意思。

  那些小台子已经坐得半满,都是平时想见上一面千难万难的结胎境、神婴境老祖,有些周恒见过,有些则是没有,而且不止是天龙帝朝,这位无极天尊显然野心甚大,有想要成为第二尊万古大帝的壮志,异族强者也来了许多。

  想要在平时看到这么多异族强者和人类强者坐得那么近一起喝茶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现在却是真真切切得发生了,而且彼此之间丝毫没有开战的意思。

  ——没有意义!

  众人都在揣测着这位还没有露过面的无极天尊究竟是什么来头,是人族,还是异族?异族只是一个泛泛的说法,夜魔族、天妖族能够归到一起去吗?

  天下万族,各为其主,只看谁更加强大,能够让他族臣服、甚至荡灭他族!

  “这无极天尊好是狂妄,待本座晋入天尊之位之后,定要踢爆了他的屁股!”黑驴十分不爽地说道。

  这么多天下来,无论是赵夺天、周定海还是其他人,都已经适应了一头会说话驴子的震撼,更知道这头驴子的嘴有多么得损人,但对于它刚才的评价则都是赞同不已。

  无极天尊确实太目中无人了!

  他确实是现在玄乾大陆唯一的化神境天尊,可这唯一的王座他能保持多久?不出几年,甚至不用几个月,上古天骄中必然有人会突破化神境!

  这一点,别人不能肯定,但周恒相信月影圣女绝对可以做到,否则他之前也不会猜测第一个突破化神境的人是月影圣女了。

  不过比人领先一步,就迫不及待地摆出天下独尊、舍我其谁的嚣张来,真是太狂傲了!

  “驴子你说的那么多废话中,就属这一句还算中听!”周恒点头道。

  “汪,本座咬死你!”

  一行人找了个台子坐下,黑驴自然又和周恒斗起嘴来,以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周兄!”没过多久,只见一人飞跃而来,头顶神辉扬动,一条小小的黑色蟒蛇已经凝实无比,正是桑青山。

  “原来是桑兄!”周恒迎了出去。

  “周兄可知道关于这位无极天尊更多的消息?”桑青山问道。

  周恒摇了摇头,道:“怕是天底下还无人清楚!”

  桑青山面容冷峻,道:“若是这无极天尊是异族人,那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他担心的不无道理,不是所有人都像万古大帝那样心怀天下,虽然一统大陆却没有诛除异族,而是融汇万族,平等相处。

  可万一这无极天尊是异族人的话,最坏的打算便是他抹去一切他族,好一点可能将他族人贬为奴隶,总之不太可能有好事发生。

  像这次观礼实质便是立威,展现一下化神境天尊的可怕实力,岂能不让人忧心肿肿?

  “车到山前必有路,桑兄,耐心!耐心!”周恒说道,他倒是不怎么担心那无极天尊,首先玄乾星“土著”中不久肯定有新的化神境天尊出现,两者制衡,便不可能让一个人只手遮天!

  其次,他身边还有惑天呢!

  这位主若是发起飙来,连仙城都是能够崩坏,区区一个化神境天尊又算得了什么?

  “也只能如此了!”桑青山叹了口气,但目光扫过周恒之后,突然双眼发直、嘴巴完全变成了圆形,“你、你、你突破到了结胎境!”

  “惭愧,还只是结胎境三重天!”周恒谦逊地道,他本以为能够在观礼前冲上神婴境的。

  桑青山:“……”(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