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四零八章 很受伤的毛细阳 1/3

剑动九天 第四零八章 很受伤的毛细阳 1/3

  准尸王确实十分强大,神婴三重天的灵力再加上行尸天生的蛮力,让它的力量远远胜过一般的准天尊,哪怕是与周恒都是有得一拼。

  当然,这一切是建立在周恒没有动用神祇的前提下。

  行尸的肉身蛮力就相当于是神祇,而准尸王已经将自己的力量催发到了极致,但周恒却仅仅只是动用了灵力,两者之间的高低差别一眼即明。

  周恒长啸一声,漫天的紫焰狂炽,开始了强势的反扑。

  这紫焰天龙本就是邪物的克星,只是周恒为了试试准尸王的实力,没有发挥出完全的效用来,此时他放开限制,紫焰便开始疯狂吞噬黑色的天河。

  轰!

  一片紫焰划过,好像巨大的海啸扑上了岸头,无可阻挡、卷天扬地!

  “不、不可能!”毛细阳浑身哆嗦,他一次次将周恒高估,但事实总能证明他每次都低估了周恒,那年轻人的妖孽已经无法用天才去衡量了!

  这样的失误,会让他的姓命都因此丢掉,更让毛家陷入极危险的境地!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毛家另外两个准尸王最多半年便能突破到化神境,成为整个凡界最强大的存在,但以周恒这妖孽的提升速度,恐怕神婴境也不可能困住他多少时间。

  以紫焰天龙对邪物天生的克制,毛家将被周恒压得根本抬不起头来,甚至整个家族都有败亡的可能!

  他有心将这个消息传出去,但阴河大阵现在隔绝内外,便是他也有心无力,只能自食了这个恶果!但家族老祖有睿智,这次他失利之后,家族一定会重新衡量周恒的实力,从而做出新的计划。

  “师父,你太帅了!”小吃货看到周恒占了上风,不由地欢呼起来。

  “嘘,轻点!”黑驴连忙竖起一只蹄子,放在嘴前做噤声状。

  “为什么?”小吃货十分不满,师父那么帅难道不该喝彩吗?

  “你这个小祖宗,尽会给驴大爷惹事!”黑驴叹了口气,指着前方道,“那个下巴尖得跟猴子似的老家伙要来找我们麻烦了!”

  小吃货这才看到毛细阳向他们逼了过来,他年少气盛哪知道害怕,当即做了个鬼脸,道:“丑八怪,有种放马过来,我让大嘴巴驴咬死你!”

  “小破孩,别给本座拉仇恨!”黑驴满脸不爽地道,若非迫不得已它可绝不想进行战斗。

  “哼,不想死的话,给本座跪下!”毛细阳双眼热切地看着黑驴和王苛,心中升起一股希冀,也许这是他能够保住姓命的关键,说不定还能因此反败为胜!

  人质,是个好东西!

  “驴大叔,干掉他!”小吃货有求于人,对黑驴客气了三分。

  “本座素来爱好和平,怎么可以打打杀杀?施主,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周小子吧,贫驴告退!”黑驴人立而起,前蹄合什行礼,然后转过身来就走,屁股一扭一扭,花裙子里垂下一条驴尾,在风中摇曳。

  毛细阳隐隐有种暴走的愤怒,他愣了一下之后,猛地发出一声大喝,身形扑出向黑驴打了过去:“贱驴,给本座留下!”

  “唉哟乖乖里个隆地冬,驴大爷冤啊!”黑驴怪叫连连,一边展开身形躲闪,一边从空间法器中取出一根银白色的棍子来。

  这便是古炎的一根骨头,这黑驴没有捞到仙级传承的好处,软磨硬泡还是把这根仙人骨给骗了去。

  “丑老头,本座警告你,再敢出手,本座就揍得你屁股开花,保证你比被一百头战马轮过菊花还要凄惨!”黑驴恐吓道。

  “贱驴,给我闭嘴!”毛细阳怒不可遏,打定主意不和黑驴再说话,免得被生生气死!他挥掌向着黑驴拍去,一条七头蛟蛇立刻浮现,对着黑驴和王苛咬了过去。

  小吃货看到那狰狞的大蛇,却是毫无惧意,反倒流起了口水,道:“驴大叔,快把这条大蛇拿下,我们等下吃蛇羹!”

  毛细阳差点一个跟头摔倒在了地上,怎么这小破孩的嘴也是那么地阴损,真是太可恶了!

  平常心!平常心!只要拿下这一人一驴便能要挟周恒,这是他化解今曰危机的关键,绝不可意气用事,这一人一驴现在还杀不得!

  “老猴子,来打啊!”黑驴抡着那根仙骨,跃跃欲试。

  平常心你妹啊!

  看着黑驴那面目可憎的贱相,毛细阳哪还控制得住,身形扑出,再出一掌对着黑驴镇了过去。

  虎!

  黑驴挥动着仙骨向毛细阳迎了过去,叫道:“老狗,吃本座一记打狗棒!”

  毛细阳完全得出离了愤怒,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不要脸不要皮的对手,生死大战不全神贯注,偏偏嘴里不干不净的!

  见黑驴挥骨袭来,他冷冷一笑,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判断出那根银色断骨绝非法器,而是从哪个大凶兽的身上折断下来的,这种东西也能拿来当武器?

  哼,既然这头贱驴想要找死,他又何必拒绝呢?

  人质的话,有一个小的就够了,这头贱驴杀了!

  他一掌拍向了仙骨,脑后中已是浮现起一幕他一掌拍碎断骨后,掌力倾吐,将黑驴的驴头都拍得粉碎的场景来。

  嘭!

  仙骨与手掌相击,发出一声闷响,但比声音更快的则是力量震击的波动,如同潮水般向着四面八方涌去。

  “啊——”

  “妈呀!”

  两声惨叫同时响起,毛细阳看着自己的右手,那只手已经变得不规则起来,掌背硬生生鼓起了一块,一根断骨刺出了皮肤,鲜血淋淋。

  ——仙骨是何等坚韧,更关键的是受到重击会激发出其中的力量进行反击!虽然古炎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但仙毕竟是仙,哪怕是只剩下亿万分之一也足够结胎境老祖好看的了。

  毛细阳惨叫一声之后,便发现黑驴竟是叫得比他还惨,他不由地震惊了,他叫是因为他的手掌骨被生生震断,骨头更是刺破了皮肤,可这头贱驴又叫什么?

  “本座的宝物啊,差点坏了!”黑驴宝贝似地抱着仙骨,还拿脸在骨头轻轻摩擦着,“还好,还好,没让老猴贼给碰坏了!”

  毛细阳只觉一股恶气在心中翻腾,一时之间甚至忘记了手掌的痛,只见心里像是烧着火似的,恨不得将那头贱驴碎尸万断!

  世上怎么有这么贱的东西!

  你要心疼宝物会坏,就根本别拿出用!可现在那宝物一点事都没有,反倒是他的手掌都给打断的,还有比这更打脸的事情吗?

  “贱驴,本座要将你碎尸万断!”毛细阳完全出离了愤怒,浑身一抖,气势翻腾,在头顶形成了一条七头蛟蛇的虚影,然后神祇扬动,对着那虚影吐了口血,噗地一下,那七头蛟蛇竟又长出一颗脑袋。

  噗,又长出了第二颗!

  九头蛇,返祖血脉、最强战力!

  这是以极大消耗神祇为代价,达到远古老祖最纯正的九头蛇血脉,在短时间内疯狂提升力量,基本可同境界内无敌!

  他暴喝一声,一掌探出,向黑驴抓去。

  “我扫!”黑驴抡起仙骨向毛细阳扫荡而去,仙骨搅乱空间,形成一道道扭曲的碎影。

  毛细阳吃过了亏,自然不会再去和仙骨硬拼硬,手掌如同灵蛇一般扭曲弯折,好像没有骨头似的,绕过了仙骨的封锁,直逼黑驴的胸口。

  “关门,放狗!”黑驴嘿嘿一笑,阴险无比。

  小吃货早就准备好了,将嘴巴张得大大的,对着毛细阳的手就是一口咬了过去。

  ——换了别的时候,他肯定不会和黑驴合作,但谁让毛细阳姓毛呢,姓毛的都是他的仇人!

  毛细阳微微一愣,他自然看得出王苛的境界,区区初分境小辈一口咬上他的手掌,绝对会震得这小破孩生生炸成粉碎!

  这死人还能当人质吗?

  正当犹豫之间,小吃货已是狠狠地咬了上去,噗嗤一口,鲜血四溅。

  “啊——”毛细阳急忙缩手后退,抬起手一看,小指和无名指竟都被咬去了一截!他也真是流年不利,之前刚刚被仙骨震断了手掌,现在又被一个超级吃货连手指都给啃了!

  此时,毛细阳的心中只有无穷的震惊!

  一个仅有初分境的小屁孩竟然咬断了他两根手指!这他妈的是上古凶兽啊,牙口也好得太过份了吧?

  毛细阳欲哭无泪,他难道是冲撞了太岁,那头贱驴只有结胎二重天,那小破孩更是不用提了,而他本身就是结胎三重天,召唤远古血脉之后,战力将直逼结胎境的极限,可怎么就拿不下这一头驴和一个小破孩,反倒是吃了不小的亏呢?

  还有天理吗?

  他目露凶光,看来这还不够,他还要祭出更强的力量!

  毛细阳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看也不看直接吞了下去,“啊——”他立刻发出一声凄厉的叫道,仿佛受了什么酷刑似的,根根头发直竖。

  “驴大嘴,他在干嘛?”王苛奇怪地问。

  “你刚才咬得他太疼,他打算服毒自杀了!”黑驴很不靠谱地说道。

  刷刷刷,毛细阳满头头发纷纷飘落,露出了一个光秃秃的脑袋来,紧接着,他的皮肤紧缩、干瘪,瞬间就成了一截风干的木头。

  “本座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黑驴喃喃道。(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