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四三五章 七麓山下 1/3

剑动九天 第四三五章 七麓山下 1/3

  “师父,徒儿也想跟你一起去!”王苛拽着周恒的衣角,哇哇大叫。

  “小吃货,你只会碍事,给本座闪一边去!”黑驴将王苛扯了下来,一把丢到边上。

  “大嘴驴,我要吃了你!”王苛愤怒地说道,将两排雪白的牙齿亮了亮,威胁之意十足。

  周恒知道小吃货要跟着自己其实是被风怜晴那小魔女给折腾怕了,两人一起吃饭肯定是风怜晴吃得更多,没办法,谁让风怜晴的实力比小吃货强多了!

  跟着风怜晴只能喝汤,自然不如跟着周恒吃肉的好!这么简单的事情,小吃货怎么会想不明白呢?

  他也没有打算带王苛一起去,将众女安慰了一番后,便与黑驴一起上路,这贱驴最是贼滑,因此要做坑蒙拐骗的事情自然带着它最是保险。

  有惑天镇宅,赵家肯定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周恒对此当然是放心得很。

  “出发!”

  他和黑驴再度踏上行程,身后则是众女依依不舍地相随送行,为了更好的未来她们与周恒可说是聚少离多,这也让她们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尽快提升修为,以后便能伴着周恒勇闯天下,不用像现在这样,只能目送爱郎的离去,然后在家中提心吊胆地等着。

  送得再远都是免不了分别,周恒下了狠心,身形加速,咻地一下便远去千里,终是将诸女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周小子,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儿女情长了!”黑驴连连摇头,似乎在替周恒可惜。

  周恒笑了笑,道:“你一头驴子又怎么知道情情爱爱的事情?”

  “本座天生神驴,有什么不知、有什么不晓?”黑驴哼了一声。

  “你这么喜欢咬人又学狗叫,改天给你找条母狗来配一下对,生出来的东西可以当兽宠!”周恒喃喃说道。

  “汪!本座咬死你!”黑驴大怒,追着周恒张嘴咬去,“要收也是本座收个人宠,看你根骨不错,本座就勉强收了!”

  打打闹闹之间,他们已是远去了数万里,向着七麓山快速而去。

  相传,七麓山便是那位万古大帝的出生地,因此这次的消息可信程度很高。

  半个月之后,周恒和黑驴便赶到了这座庞大的山脉之前。

  随着天地大灾变的发生,无数的上古洞府、遗迹也纷纷出世,因为凡是这种地方都会有阵法保护,在天灾中得以保存完全。

  一大片废墟之中,就一座孤山、一个土堆高高耸立,这不是扎眼之极、明显无比?

  这里便是如此,四周围全部变成了一片洼地,就只有一座孤山傲然屹立,有若直穿云宵的利剑,竟是透着森然杀气,予人一种心颤神摇的压迫感。

  “不愧是大帝手笔!”黑驴赞道。

  “驴子,你见过这位大帝吗?”周恒问道。

  “当然见过!”黑驴昂头说道,然后露出很贱的笑容,“照理来说,我还是你老祖宗一辈的,你还跪下给本座行礼,有什么宝物之类的都送上来!”

  “滚!”周恒一脚踹出,黑驴很是机灵地闪开——当然,这也是周恒没有真想踢它,否则这贱驴是绝对躲不掉的。

  “人很多嘛!”黑驴观察了一下,“大帝神藏果然诱人!”

  来的人确实很多,实力从高到底也是什么级别的都有,甚至还有开天境的,那纯粹是来碰运气的。

  七麓山的天尊禁制已被触发,整座山体都是盘绕着一层氤氲之气,拱托得仿佛仙山一般,隐约可以听到有仙鹤之鸣、水龙之吟,但用眼睛看过去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那应该是阵法的作用,山上可不会有仙鹤神龙这样逆天的东西,否则这里的秘密也不会隐藏那么多年,直到天地灾变触发了禁制,终是天下皆知。

  这个禁制应该非常强大,否则早有人闯了进去,而不是一大堆人都只是在外面围观。

  昔年的万古大帝至少是二劫准仙,而且他能够孤身压制四大死地的主人,说不定已经超过了二劫,介于二劫和三劫之间!

  三劫是不可能的,因为一旦经历了三劫便能破虚成仙,战力的提升绝不是一星半点,只手之间便能将毒淼天尊四人干掉,而不会让他们化身死地,躲过了一劫。

  但就算是二劫准仙,他布下的禁制便不是普通的化神境可以突破!

  ——换成是四大死地的主人亲至还差不多,可这四位主绝无法轻易恢复实力,他们肯定会留在争夺星核的时候才真正爆发出全部的实力。

  再说了,他们虽然比万古大帝略逊,但也是同一个级数的存在,拿了万古大帝的传承又有何用?

  他们本就是各个星球的绝对天骄,只是被天地所限制无法走出最后一步,并不是缺乏什么功法、秘术。若是可以唾手取来万古大帝的传承,他们说不定还会借鉴一二,可要让他们付出太大的代价那就绝对不干了。

  他们缺的并不是大道领悟,而是灵气,充沛到让他们可以在渡过三劫后让神祇完全成长!

  周恒体质已经达到化神境法器的级别,只要四大死地的主人不出,他完全可以横着走。当了这里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带着黑驴直接来到了山脚之下。

  他要试试看能不能开启禁制。

  首先,他是蛮力级别的天尊,体质强横,足以无视绝大部份的危险,可以履刀山火海如平地。第二,他的黑剑说不定便能斩破禁制,就好像地下世界的天幕,那还是仙人级别的呢,不照样砍破了?

  最后,他是万古大帝的血脉,这位老祖宗会不会另眼相看呢?

  “这是我林家的地盘,你们滚一边去!”当周恒与黑驴渡过河来到山脚下的时候,一名青年立刻迎了上来,向他们呼喝道。

  在他的身后还有两名中年汉子,看上去应该是侍从,山河境的修为相当地威武了。不过三人看到黑驴一只驴屁股被十分风搔地包裹在花裙中时,不由地风中凌乱,纷纷将目光盯在了周恒身上,只觉这个“主人”变态之极。

  “什么玩意,没一点眼色,我林家的地盘也敢闯!”

  “哈哈哈,把坐骑打扮成这样,真他妈的恶心!”

  “嘿嘿,说不定这家伙有特殊嗜好,晚上喜欢抱着毛驴干呢?”

  “有理!有理!”

  三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啥,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竟敢污蔑本座!”黑驴勃然大怒,拉长了脸就骂了起来。

  “驴、驴子会说话!”那青年和他的两个随从顿时吓了一跳,纷纷用惊骇的目光看着黑驴,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怎么,驴子不能说话?”黑驴人立而起,背着两只前蹄走到那青年的身前,一脚便将他踹在了地上,“本座还能尿你一身呢!”

  这贱驴说干就干,一泡热尿顿时淋到了那青年的脸上。

  “啊——”那青年受到如此污辱,自然又怒又急又气,待到黑驴松开对他的制缚后,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充满屈辱的叫声,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好像要喷出血来似的。

  “怎么着,不服?来咬本座啊!”黑驴将屁股一蹶,裙摆飞扬,黑乎乎的屁股隐约可见。

  “你这头贱驴!”那青年咬牙骂道,猛地长啸一声。

  他愤怒是愤怒,但绝对不蠢,知道自己并不是黑驴的对手,因此他第一时间便开始召唤家族的高手,不然又要自取其辱了。

  “什么,竟敢辱骂本座!”黑驴又是一脚踹出,只听卡卡两声,那青年顿时跪到了地上,两截断骨从血肉中穿刺出来,白森森、红殷殷,看着让人心中生寒。

  周恒毫无同情之色,他又不是泥人捏的,这三人当着他的面口出污言,他又岂会无动于衷?

  达到他这样的境界已经不需要生气了,不爽的话就直接伸手抹去,要不是黑驴抢先出手,这三人肯定已经没了姓命。从这点来说,其实黑驴是救了他们三人一命。

  “驴子,他只是说了一句实话,你难道不贱?”周恒微微笑道。

  “呸,本座正直善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哪里贱了?”黑驴毫不知耻地说道。

  “你这脸皮之厚,估计仙人都是无法轰破!”周恒叹了口气,抬步前行,这种小冲突根本不够资格让他放在心上。

  “那是,本座的铁脸神功乃是一绝!”黑驴美滋滋地跟在周恒的身后。

  在他们的身后,那青年在两个侍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的双眼中充满了怨毒之色,这一人一驴如此羞辱于他,完事之后却是风轻云淡地扬长而去,把他这林家大少当成什么人了?

  他就好像一个记女被人白瓢了不算,还要被人指着脸骂长得丑,活不好,这能不暴怒吗?

  “岳儿,发生什么事了!”便在这时,一名中年男子飞跃而至,脸形与那青年长得有五分相似。在他身后还有十几个老者,个个都是神完气足,有七人甚至进入了灵海境!

  “爹,我被人白瓢了!”那青年正想得怨毒入神,听到老子的声音立刻脱口而出。

  “噗!”

  无论是他老子还是那十几个老者都是喷了出来,啥情况?(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