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四三六章 禁制之前 2/3

剑动九天 第四三六章 禁制之前 2/3

  周恒与黑驴走得不是很快,犹如闲庭信步。

  “这位兄弟,不要再往前走了!”便在这时,只见一人从边上的草丛中跃了出来,向周恒说道,但目光扫过黑驴那穿着花花裙子的模样时,脸上不由地露出了古怪之色。

  ——见到黑驴的这副**相,没有几个人会不目瞪口呆的!知道的人还好点,不知道的人必然以为周恒这个“主人”**。

  周恒笑了笑,道:“为何?”

  那拦路的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身材中等,长相也一般,但好像刚刚被人打了一顿,浑身都透着一股狼狈的气息。他十分吃惊地看着周恒,道:“这是林家的地盘,你不知道吗?”

  “林家?”周恒淡淡说道,这里明明是无主之地,什么时候成哪个家族、哪个势力的地盘了?真要说是谁的,他这个万古大帝的正版血脉也应该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吧?

  “兄弟,你这溜进来也不要走大道吧,是不是太高调了?看看我,好不容易潜到最前面还是被发现了,幸好我机灵,陪了无数好话,只被打了一顿,搜光了所有的灵石,要不然的话,连命都要没了!”那青年一脸的晦气。

  还真是霸道!

  周恒微微一笑,有些人有霸道的资格,但林家有吗?他向那青年抱了抱拳,道:“在下周恒,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哈?”那青年一愣,绝没想到周恒这时候还有心情通名报姓联络起交情来,你就不能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这些东西吗?他现在身上空荡荡没有一丁点的财物,要是再被林家截下来那绝对会没命的!

  只是他姓格就是奔放好客,否则刚刚也不会多管闲事跳出来和周恒说话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抱拳回礼,道:“我叫洪天峰,父母尚在,还未娶亲,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家住……”

  周恒不由地失笑,他只是问了对方一个姓名,洪天峰却像是相亲似的,一股脑儿把家底全部给搬了出来,还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洪兄,既然来了,怎么也得进去一趟,不如我们同行?”他微笑着说道。

  “其实我也只是想要瞻仰一下万古大帝的遗府,并没有什么野心!”洪天峰摸了摸脑袋,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但立刻便露出了紧张之色,“林家在前面设立了岗哨,我们溜不过去的!再被他们抓住的话,他们一定会杀了我们!”

  “没事!”周恒摆了摆手,“洪兄,可敢一行?”

  洪天峰不禁露出两难之色,进去吧,那不是摆明了送死?可不进吧,难道让这个刚刚认识的朋友自己去送死?

  做人怎么能那么没义气!

  没有他的带领,周兄弟如此莽撞地进去肯定会林家逮个正着,而他只要小心一点,让这位周兄弟见识过了林家的阵仗,周兄弟自然就会打消了念头,随着他出来了。

  “好!”洪天峰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这家伙倒真是讲义气,只是好像也太讲义气了,他与周恒不过是一面之缘,却甘心陪对方进入龙潭虎穴,是天生的老好人,不懂得怎么拒绝别人吧?

  周恒点了点头,对方既然“舍命”要陪他一行,他也绝对不会亏待了对方。

  “走!”

  两人一驴复又前进,在洪天峰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没有再在山道上走,而是进入了茫茫的森林中,洪天峰又有一门本事可以将武者散发出来的气息局限在十丈之内,难怪他之前可以独自潜到禁制之前。

  洪天峰看着黑驴扭着包在花裙子里的大**一路招摇过市,不由地越看越是别扭,一张原本还算端正的脸已是变得扭曲起来。

  黑驴的**往左摆一下,他的左半边脸也随之抽搐一下,当黑驴的**往右摆一下时,他的右半边脸便会对应地抽搐一下,表情十分地丰富。

  “驴子,怎么这回如此安静?”周恒不禁奇怪,要黑驴不说话简直就是要杀了这头**驴,怎么可以忍得下这么长时间的不说话。

  “周兄,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洪天峰满脸的疑惑之色,摸了摸脑袋,“可是我姓洪,不姓驴啊!”

  周恒踹了黑驴一脚,笑道:“我在和这头驴子说话!”

  “啥?”洪天峰震惊得脸都扭曲了,只觉这位兄弟果然古怪,不但给兽宠穿花衣,而且还跟兽宠说话,当成了朋友、爱人之类!

  爱爱爱、爱人?

  洪天峰吓了一跳,这位周兄弟是不是真有古怪的癖好,要不然怎么会给自己的坐骑穿上花裙子呢?而且,坐骑当然是用来骑的,他却是宁可自己走路,而且还很亲密地和驴子说话……

  真是可怜啊,怎么会这样的!

  他的脸不再跟着驴**而纠结,而是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周恒,还时不时地叹了口气。

  周恒也不知是该哭还是笑,怪不得黑驴一直不说话啊,原来为的就是要让洪天峰误会,估计这当儿**驴已经心中笑得开花了吧!

  真是头充满了低级趣味的**驴!

  他也没有意思逼黑驴说话,反正他和洪天峰也只是萍水相逢,既然对方有一番好意,那么他也会送对方一场造化,实现对方的心愿,却没有深交的想法。

  ——玄乾星注定要崩坏,而周恒又带不了多少人离开,多交一个朋友,只会让他到时候多伤心一分。

  洪天峰的实力不弱,也有开天境的修为,这要放在以前的话,以他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拥有这份修为已经算得上是天才了,足以拜在哪个大宗门的门下。

  可如今正值末世,哪个势力都没有兴趣再去吸收门徒,都是火烧眉毛着呢!

  以他们如此的速度,只是半个小时之后便来到了禁制之前。

  那是一层薄雾,偶尔会有一道紫色的小龙闪现,散发出磅礴、浩大的气息,让人情不自禁地生起高山仰止的敬意。

  薄雾笼罩了整个山头,透过薄雾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山山水水、草木走兽,如同一片世外仙境,如果用心聆听的话,甚至还能听到山间的流水叮东,瑞兽祥鸣。

  “走!”

  周恒与黑驴一起步了出去,而在他们的身后,洪天峰则是紧张地冷汗都流了出来,这时候还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不是自寻死路吗?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咬咬牙跟了出来——万一还是遇到之前林家那些巡逻的人,他还能赔上些好话,至少让他和周恒保住了小命。

  见洪天峰几乎没有犹豫地就跟了出来,周恒心中暗暗点头,脸上则是露出一抹微笑。

  在这个乱世末曰,他看到的基本是**裸的杀戮、掠夺,人与兽同,而洪天峰的行为仿佛注入了一道清泉,宣告着人与兽是有着巨大差别的。

  周恒走到了薄雾之前,伸手探出,一股力量立刻轰袭过来,将他硬生生给推了回去。

  强大、却又柔和。

  果然是万古大帝,霸道、强大,却又心怀仁慈。换了另一位天尊设下如此禁制的话,绝对会发动致命姓的攻击,若非周恒这种化神境法器级别的体质,肯定一触之下就被轰成碎渣了。

  “哇,好你个**民,之前本座放你一马,你竟然还敢回来!居然还带着人?你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这时,一名中年男子从远方飞跃而至,山河境的气息毫不掩饰,身后还有四个人,但都只有开天境而已。

  洪天峰的脸色立刻变得十分难看,但仅仅只是愣了一下之后便堆起了满脸的笑容,道:“林大人,您别生气,这是我兄弟,没见过什么世面,非说要来看看大帝的遗迹,因此我就大着胆子将他带了过来,您行个方便,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说着,他退到周恒的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赶紧走人。

  “慢!”看到这一幕,那林家中年人十分傲慢地摆了摆手,双眼之中闪过一道贪婪之色,“你也该知道规矩,本座放你们离去,需要担上什么风险!”

  这自然是在索要好处了。

  洪天峰满脸苦色,道:“林大人,您不是不知道,我身上的东西可全部奉献给您了!”

  “哼,他呢!”林家中年人将手一指周恒,他的眼力远在洪天峰之上,一眼便认出周恒身上所穿的衣物乃是雪蚕丝所织,那可是极上乘的布料,有钱也未必买得到——否则以他的地位还不至于贪图几块灵石。

  他自然不认为和洪天峰混在一起的周恒会是什么大人物,这年头兵荒马乱,说不定便是周恒在哪里拣得呢?而既然能够拣到一件雪蚕丝所织的衣物,那么周恒身上会不会还有什么别的好东西呢?

  既然被他遇上了,就是铁公鸡也得拔个一毛不剩!

  “周兄——”洪天峰拉了拉周恒的衣角,意思是让他拿出点东西来买命,毕竟钱财乃身外之物,要是命没了,坐拥宝山又如何?

  周恒很是随意地扫了林家中年男子一眼,淡淡道:“滚!”

  “滚?”林家中年人一双眼睛顿时竖了起来,表情变得冰冷,杀气隐现。

  洪天峰则是噗地一下栽到了地上!(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