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四五八章 与应承恩的最后一战 3/3

剑动九天 第四五八章 与应承恩的最后一战 3/3

  方河清如此一说,周恒就明白了,原来这家伙早就投靠了应承恩。

  也是,他这样的谋略型人才对于应承恩这种有志于开拓偌大基业的枭雄来说,确实弥足珍贵!因为就算应承恩如何得具有大将之才,这毕竟还是个以个体实力称尊的世界。

  应承恩做为主将就必须拥有最强的修为,注定了他要将大部份的时间花在**上,而没有太多琐碎的时间去处理天恩教的事务。

  方河清无疑是最好的替代品。

  如此说来,这家伙应该活得很是滋润了。

  周恒目光扫过,不由地微微一愣,道:“方兄并没有获取应家的血脉之力?”

  方河清则是笑了笑,道:“初入天恩教的时候,应承恩还不具备授予其他人血脉之力的能力,而当他有了这个能力的时候,我也听说了周兄与应承恩之间的恩怨,因此我便婉言谢绝了应承恩要赋予我血脉之力的美意。”

  周恒暗道若是你答应下来的话,说不定此时已经被应承恩给吞噬了!不过,方河清是谋略型人才,估计应承恩也没有那么傻,将这个可以真正替他分忧解难的人给“吃”了。

  可话又说回来,以前应承恩肯定不知道玄乾星崩坏在即,在这里立下再大的基业又如何,当大陆崩灭的一天到来时,任何雄图霸业也只会化为一场云烟而已。。

  这么一说的话,方河清的地位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应承恩又不能带着他的大军进入仙界!

  所以,方河清才会毅然决然地背弃了天恩教,以应承恩的下落作为交换,求取两个前往龙河大陆的名额。

  “应承恩在哪?”周恒直接了当地问道,以他现在的境界已经不需要再拐弯抹角了。

  “龙涎山、千庭谷!”方河清也很识相,并没有一定要周恒做出保证什么的。

  他应该也知道,若是周恒想反悔的话,他根本也没有能力做些什么。因此,还不如完全信任周恒,将一切寄托在周恒讲信用之上。

  方清河清是聪明人,和周恒打过几次交道,对周恒的姓格也应该有所了解了。

  周恒点点头,道:“你在这里住上几天,我去宰一个人!”

  他虽然没有说去杀谁,但方河清要是猜不出是应承恩的话,那真是聪明脑袋全部长在狗身上了。只是应承恩为堂堂天尊,周恒的语气间却是轻描淡写,仿佛是宰掉一只猪似的,那霸气让方河清不由地心折。

  如果周恒此时抛出橄榄枝的话,方河清定然会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他的麾下,可惜的是,周恒对于建立雄图霸业一点兴趣也没有。

  他追求的是自身实力的强大!

  “周兄请自便!”方河清连忙站了起来,虽然仍是口称周兄,但语气之间已是带着明显的敬畏。

  周恒走出两步,突然回过头来,道:“方兄,你若是一开始不跟我谈条件,而是直接提出要求的话,此时你应该已经在龙河大陆了!”

  说着,他脚下一踩,已是腾空而起。

  方河清不由地一窒,然后苦笑一下。

  周恒的意思很明白,他若是一开始就以故人的身份去见周恒,那么周恒也会以故友之情待他,不用任何条件、不用任何交换,因为大家是朋友!

  朋友之间又提什么条件呢?

  自己……终究还是不够了解周恒啊!

  方河清一叹,其实也难怪,周恒此时的实力太强太强了,他根本没有资格与对方平起平坐,若非手中掌握着点什么筹码,他敢大大咧咧地向一位天尊提条件吗?

  可惜啊,他本来能够拥有一位天尊做朋友的,现在嘛……两人做了场交易,交易过后自然一拍两散了。

  ……

  周恒孤身一人上路,这次不是寻宝而是寻仇,因此黑驴是不用带了!

  七麓山那边有月影圣女、炽焰妖尊这两大天尊坐镇,应该不会出事!再说了,那毒淼天尊、死亡天尊真得要来寻仇的话,惑天也不是盖的!

  他可以放心地出去。

  他与应家的恩怨也该划上一个句号了!

  若是让应承恩随着玄乾星的崩灭而老死在冰冷的宇宙中,这无疑是一种遗憾!

  周恒杀气腾腾,一路直取龙涎山。

  他不相信方河清敢骗自己,使什么调虎离山的把戏,应承恩现在若是攻打七麓山的话,那里的留守力量足以让应承恩哭出来!

  九天之后,他来到了龙涎山。

  传说中,这里曾是神龙卧睡之地。不过那即使是龙也是一条懒龙,一天到晚睡觉,滴下的口水浇灌在山上,于是有了龙涎山的名字。

  这里的特产便是龙涎果,据说果实中有一丝真龙之力,但相当地稀有,而且这里妖兽横行,甚至有神婴境级别的恐怖存在!

  因此,明明知道这里有龙涎果也没有势力敢把这里占为据有!

  但现在不同了,随着一位位天尊的出世,昔曰几乎不可敌的神婴境妖兽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此山很大,但有了千庭谷这个更详细的地址就容易找多了,周恒很快便来到了这座山谷之前。

  千庭谷与其说是山谷,不如说是一个巨大的盆地,谷中的地域广阔无比,因为四面环山的关系,这里的气温四季如春,谷中百花齐放、万树竞春,犹如世外桃源一般。

  可惜,这个优雅之地现在却成了藏污纳垢之所!

  周恒大步走了进去,神识放开,天上万里、地下千里,所有的生命气息都难逃他的掌握。

  果然有许多人!

  “应承恩,出来一战吧!”周恒大声说道,声音轰隆,有若九天震雷。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只身杀到我的地盘里来!”应承恩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低沉却又刺耳。

  “有什么不敢的,给我出来!”周恒大喝道,双手虚空一抓,一大片的土地被他硬生生挖了起来,犹如小山一般。他随手一掷,这座“小山”便被他丢了出去,轰地砸落在地上,震得整个山谷都是一片颤动。

  “出来!”

  “出来!”

  “出来!”

  周恒大喝,一边抄起了大片大片的岩地,而四周山谷则传来道道回声。

  他浑身散发着夺目的金光,仿佛天人下凡,释放出霸绝无双的气势。

  我就是一人一拳一剑,敢闯龙潭虎穴!而你应承恩敢出来一战?

  嘭!

  一声重响中,大地破裂,只见一道人影冲天而起,浑身缠绕着银灰色的光芒,也有魔神一般的恐怖气势。

  “哈哈哈,应承恩,你终于肯出来了!”周恒大笑,腾身而起向着天空中的那道银灰色人影轰了过去。

  “可恶!”应承恩长啸不绝,挺起双拳向周恒还击而去。

  近一年时间过去,他果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吞噬血脉之力不愧是远古时期的秘术,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能够和月影圣女相媲美了!

  不知道这家伙又吞噬了多少人!

  应承恩双拳连挥,每只拳头上都生出一根足有三尺长的骨刺,一拳划出,骨刺扬动着银色的光芒,有神圣之气流转。这与其说是拳,还不如说是剑,一拳轰出就是一剑划出。

  周恒朗声大笑,鼓起双拳毫不示弱地与应承恩进行着硬拼硬的对抗。

  这种完全没有花巧的对抗是他最最喜欢的!

  轰!轰!轰!

  两人大战,应承恩现在的实力出现了极大的增长,每一拳轰出都带动起风云变色,银刺似能划破空间,直接破虚成仙,强势无比。

  而周恒此时也达到了神婴三重天巅峰,摸到了化神境的门槛,以他那可怕的灵力积累、蛮力程度,同样释放出磅礴无比的力量。

  在力量上,还是应承恩稍占上风,但因为周恒那恐怖的防御力,两人一时之间竟是拼了个半斤八两。

  应承恩在进步,周恒也没有闲着!

  “该死!”应承恩怒吼不绝,他其实还没有达到巅峰状态,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让他去吞噬血脉之力,直接把修为提升到化神三重天,极接近一劫准仙的程度。

  但一劫准仙就是个槛了,他无法再通过吞噬血脉之力的方式来速成,必须走出自己的大道来。

  可现在还没有到这一步,周恒就杀了过来!

  只要再多一点时间啊!

  应承恩暴怒,浑身不断地涌出一根根银刺来,仿佛变成了一头刺猬。

  “死!”他双眼满含着戾气,将域之道发挥到极致,周恒身周十里之内尽数成为了银色利刺的世界,这是他的地盘,在这个区域内,他是皇、他是帝!

  主宰一切!

  周恒冷哼一声,金色小人在识海舞动,他同样释放出一片金光,与银色的世界对抗。

  他的世界便要复杂多了,有黑色的剑矢浮沉,有紫色的火焰翻腾,有同样金色的拳头怒举长空!

  这是周恒的道!

  “哼,博而又杂,没有一条道可以攀登到至高点!”应承恩冷笑,一拳轰出中,银色世界齐齐响应,无数的银刺统统袭卷而至,仿佛整个世界在对抗周恒。

  周恒简简单单地轰出一拳,金色拳芒耀动,他无畏无惧。

  嘭!

  两人互拼一拳,两个世界激烈对撞。(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