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四七八章 一群土包子 2/3

剑动九天 第四七八章 一群土包子 2/3

  “小友何出此言!”清阳天尊意正辞严地说道,正气凛然。

  周恒还真是有些佩服,能够把无耻演绎到如此理直气壮的程度,一大把年纪果然不是活在狗身上的。他不由地大笑起来,道:“清阳天尊,不先给我介绍一下这四位?”

  “呵呵,是老夫疏忽了!”清阳天尊笑了笑,道,“这位是千峰天尊、这位是虎毒天尊!”他分别指向龙河大陆另两个二劫准仙。

  “还有这两位——”清阳天尊顿了一下,道,“这位是令狐玄令狐公子,乃是令狐世家的九少爷,这位刘安奇刘……兄乃是令狐公子的护卫!”

  周恒暗暗点头,他猜得没错,那中年男子虽然是仙人,却缺乏了一股子霸气和自信,只是一个奴才罢了!

  这样的人,就算天资不凡也成就有限!

  武者修炼乃是逆天而行,没有一颗锐意直取、永不退缩的心怎么行?这个刘安奇已经完全没有了雄心壮志,在区区一个化神三重天武者面前都是直不起腰来,又何谈成为称霸一方的高手?

  那极可能是仙界的“土著”,他们生活在仙界这样的好地方,要成仙肯定简单很多,不用担心灵气的问题,可也正是如此,他们缺乏必要的磨励!

  仙界还有好几个层次的强者,按比例推算下来的话,刘安奇可能只相当于凡界的劈地境,那么这种小人物确实没啥了不起的,最多就在一个小城市里称王称霸一番。

  可笑的是,清阳天尊到这时候还在隐瞒,不想让周恒知道令狐玄和刘安奇的真实身份。

  是了,他是怕周恒知道之后直接逃跑——这不是废话吗,凡人可以和仙斗吗?便是准仙也是带个准字的,又不是真仙!

  平时倒是无所谓,跑了就跑了,他们也不会想着去追杀一名拥有二劫准仙战力的天尊。但现在不同,星核便在周恒的身上,他们是怎么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件至宝的!

  所以,要先安抚下周恒的情绪,等看到了星核才能下手!

  周恒也懒得拆穿,总免不了一战,又何必费这个口舌,道:“说了半天,怎么都没有看到仙宫?”

  他并不惧怕刘安奇。

  第一,在凡界哪怕是仙人也只能发挥出三劫准仙的战力,并不会比周恒强大多少!第二,对方虽然是仙人,但层次很低,绝对只有月明境,这意味着对方的防御力也绝对没有荣剑龙那么变态!

  可能就相当于化神境的法器。

  这在下界原本是无敌的,可周恒手里头有两把仙器,而且还都是品阶极高,只要有天尊级别的力量催动,便足以斩破化神境法器!

  ——他手段尽出的话,确实有可能在猝不及防之下斩杀一名低阶仙人!

  因为这是凡界!

  “仙宫,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清阳天尊伸手一指,一道波动荡开,只见周围的海水一片扬动,波光淋漓,一座巨大的建筑忽然浮现,好像原本蒙着一层纱布,现在突然揭了开来。

  巍峨、壮丽,这仙宫以银白色为主,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通体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让人一见之下便生起心旷神怡之感。

  他们所处的位置正是大门口,匾上有“真阳仙苑”四个字,却是字字如剑,有一种跃然而出、杀伐天下的气势。

  不错,这绝对是仙物,散发出来的气息与古炎那骨殿有着类似之感!

  清阳天尊他们是给周恒挖个坑,但这个饵却是真的。

  “小友,不要浪费时间!”清阳天尊催促道,哪怕是二劫准仙都有些激动得头皮发麻。

  没办法,一面是星核,另一个更是仙宫,对仙人来说都是珍贵无比的东西,他又岂能例外?

  周恒心中念头涌过,瞬间便做出了决定,从怀中将星核取了出来——九玄试炼塔他留给了惑天,好方便她保护众人,这次只带了几件不怎么大的空间法器。

  这件凡界至宝被他的灵力封制,丝毫不显一丁点的异样,如果丢在大街上的话,估计只会被人当成是稍微有点价值的玉石,而绝对不会联想到是星核!

  便是令狐玄为仙界家族子弟、刘安奇更是仙人,但也没有资格见过星核——一颗星球从诞生到毁灭需要多少亿年的时间?

  仙人是比凡人活得久,但也没有那么夸张!

  这便是星核吗?

  其他人都是有些不确定,在没有感应到星核磅礴的力量之前根本无法断定!

  “一群土包子!”黑驴在一边晒道,声音还不轻。

  刷,包括令狐玄、刘安奇在内,不管是仙人还是仙界家族少爷、又或者是凡界的巅峰强者,纷纷脸色一红,火辣辣地又羞又恼。

  他们是土包子?

  谁敢这么说!

  可在星核这样的至宝面前,他们就是土包子,而且还是土得不能再土!

  他们见过的宝贝也就是什么几万年、甚至十几万年级别的灵草,又或者是被地火锻炼了几百万年、上亿年的珍贵金属,可是跟星核一比不知道差到哪里去了!

  这些都是星球蕴生的,而星核却是一颗星球的浓缩,这能比吗?

  在这样的至宝面前,恐怕仙界许多的大家族家主都要变成土包子,又更何况是他们!

  虽然这是事实,可他们是什么身份,能这样当众说出来吗?

  这五人都是对着黑驴冷冷地扫过一眼,杀气腾腾。

  等下杀了周恒之后,定要虐杀这头贱驴!

  一个人、两个人的杀气可以隐藏,但五个人同时露出杀气,这肯定瞒不过周恒,他立刻顿住了动作,向那五人也森然看去,道:“门还没开,你们就想着过河拆桥了?”

  “小友不要误会,这怎么可能呢!”清阳天尊连忙说道,主要他还不能确认周恒手中的东西到底是不是星核,现在又怎么能撕破脸呢?

  “哼,那就赔礼道歉!”周恒向黑驴一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已经对它起了杀意!虽然这头驴子确实很贱,却不是你们想杀就能杀的!”

  “汪,周小子你欠咬吗?”黑驴大怒。

  向一头贱驴道歉,这怎么可以!

  他们都是何等身份,要是向一头驴子赔礼道歉,以后还有脸见人?

  令狐玄是仙界的豪门子弟,最是倨傲,立刻就沉不住气了,脸一黑便要发作。但还没有等他开口,边上的刘安奇已是一掌按到了他的肩上,对着他微微地摇摇头。

  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一定要先确认了星核的存在!

  “道歉!”周恒沉声喝道,声音不大,却是如同雷鸣一般轰震。

  令狐玄五人都是十分愤怒,他们是何等身份,居然要向一头贱驴道歉?可周恒的态度十分坚决,若是他们不赔这个礼的话,周恒肯定不会继续下去。

  关键他们根本不能确定星核的真假,虽然周恒手里捧着那么一件东西,可他们怎么看都不觉得像啊!

  五人纷纷交换了一下眼色,最后统一地点了点头。

  便暂时低头一下,反正周恒和黑驴都要死,给死人赔个礼、道个歉又算得了什么!

  他们如此自我安慰,顿时觉得心平气和多了,便纷纷弯身向黑驴行了一礼,道:“是我等错了!”

  “错了就要改正,不能知错不改!有错还知道改便还有药可救!不能屡教不改!玄尊大人说了,人敦无过,但关键便要知错能改!你们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说明你们还有挽救的余地,本座勉为其难,便为教教你们怎么知错而改!”黑驴立刻得瑟了,张口就来,一番话绕得清阳天尊五人都是晕头转向。

  等到黑驴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他们才意识不对劲,这贱驴还真把他们当成后辈来训斥了啊!

  为了星核、为了仙宫,忍!

  黑驴越说越来劲,而周恒也毫无阻止的意思,就是在一边看热闹,啪啪啪,口水溅飞中,黑驴一口气说了半个小时,中间根本不带一丝停顿,将清阳天尊五人从头训到了脚,连祖上三代都没能幸免。

  待到黑驴意犹未尽地要向祖上第四代发起口诛笔伐时,令狐玄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喝道:“贱驴,不准再说了!”他双眼喷火,在他之上的第四代长辈乃是令狐家的中坚层,他若是任黑驴口出污言而不制住,回去之后只要稍露口风绝对小鞋穿到死!

  “啥,本座才说了十分之一,你竟敢叫停本座?”黑驴顿时怒了,伸出一只蹄子指了过去,“之前看你们还有几分悔过之心,本座才不惜口水跟你们说下道理,你以为谁都能接受本座的训斥?唉,你这个不肖子,辜负了本座的一番好意啊!”

  把人家祖上三代都骂得狗血淋头,还能说是一番好意的,这种不要脸的话也只有黑驴才能说得出来了。

  别说令狐玄、便是另外四人也都是忍不住了,纷纷露出了狰狞之色。

  之前是被骂糊涂了,但现在他们却是反应了过来——被耍了!

  好大的胆子!

  “小子,将星核交出来!”刘安奇终是不再遮遮掩掩,露出了真面目来。(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