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四八二章 取宝 3/3
  无耻!无耻之犹!

  令狐玄这辈子不是没有做过无耻的事情,可跟眼前这头**驴一比,他自觉清高圣洁得宛如天山上的一朵雪莲,纯净到家了!

  怎么能够如此无耻,而且无耻得如此理直气壮!

  令狐玄瞠目结舌地看着黑驴,黑驴则是脸不红心不跳,满脸无辜的模样。

  “你、你、你——”令狐玄指着黑驴,哪怕是这位少爷平时也素来蛮不讲理的,可遇到黑驴这种完全没有下限的奇葩,他也只有一败途地的份。

  “理亏了吧!哼,理亏了就一边待着去,不要耽误驴大爷发财!”黑驴眉开眼笑,然后将两只后蹄撑在地上,两只前蹄则是抱住石桌,**一蹶,用力想要将碧霄石给拆下来。

  可任它使出吃奶的劲也没用,这石桌纹丝不动,反倒是让这头驴子累得满头大汗。

  “哈哈哈哈!”玄狐玄委屈了半天之后,终是得意无比地大笑起来。

  没错,这可是仙界大能的寝宫,这里的东西哪是如此容易便能带走的!如果宝物是桌子上放着的一只茶壶、一只玉杯,那么想要取走自然轻轻松松。

  可这是桌子,当初即使不是那位创世王亲手打在这的,也是仙界的其他高手,又岂是黑驴这种结胎境的末流人物能够撼动的?

  “周小子,你来!”黑驴使出吃奶的劲折腾了十几分钟后,终是不甘心地叫起了救兵,“你要给本座取出来,驴大爷就分你十分之一!”

  听到这话,连周恒都是想要痛揍黑驴一顿,真没见过如此小气的驴子啊!

  贪心、小气、无耻!

  周恒只是试了一下便摇了摇头,道:“不行!”

  “啥,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再来!”黑驴怒容满面。

  “**驴,你真得欠抽了?”周恒捏了捏指骨,这黑驴是越来越得意忘形,连他都支使上瘾了!

  “嘿嘿,咱俩谁跟谁呢!”骨气在黑驴看来绝对是可以随意丢弃的东西,它立刻赔上了笑脸,“你再试试,嘿嘿,再试试!”

  周恒负手走开,黑驴则连忙跟了上去,亦步亦趋,好像狗奴才似的。

  令狐玄则是向刘安奇打了个脸色,对方会意,立刻走上前去拔了下仙桌,但任他如何催运力气,这石桌就好像生了根似的,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刘安奇又试了几次,直将一张脸都是憋得通红,可就是奈何不了这石桌一分一毫。

  他颓然松手,满脸沮丧之色,向令狐玄道:“玄少,属下无能!”

  令狐玄也是一叹,谁让这仙宫坠下了凡界呢,即使是仙人的力量也被压制到了凡界巅峰,对此是完全没辙啊!

  那位创世王肯定没少在这张石桌上喝过茶、饮过酒,借助碧霄石来参悟大道。那可是创世王啊,哪怕每次都只是将杯子、酒壶放落,都有一股道力流转,久而久之,这石桌肯定与整座仙宫融为了一体。

  想要将碧霄石取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整座仙宫都打包送上凡界,再由家族大能倾全力将碧霄石挖出来。

  便是如此,成与不成还是两说!

  而且,要将这整座仙宫送进仙界……令狐玄脸色一黑,别看这座仙宫不算太大,可比起人来,无论是体积还是重量都不知道要超出多少!

  令狐家有那么多的仙石来支撑界门的运转吗?

  绝对没有!

  真要勉强运转只有一个结果,家族的财产完全耗空,而这仙宫却还到不了仙界,只会遗散在虚空之中,不知道多少年后会撞出来!

  这种情况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否则凡界可是遗失了不少仙界的遗迹,怎么就没见仙界大能下去抢夺呢?

  ——本身的实力越强,穿越界门所需要消耗的仙石数量就越多!这也是为什么只有令狐玄和刘安奇两人下来的原因,省仙石呗!

  再说了,仙人在凡界要受到天地大道的压制,力量其实都是差不多的,仅仅只有**强横上的差别,那么耗费大代价将一位创世帝送到凡界又如何?

  跟月明王的战力几乎没有区别!

  可惜啊,至宝便在眼前却只能空叹!

  令狐玄也算是姓格果断之人,立刻便道:“走,我们继续前进!”

  虽然没能取走碧霄石,可这也让他看到了这座仙宫的价值,因此完全没有必要在这里空叹气,赶紧着去搜找其他的宝物才是正道!

  他算是见识到了黑驴的无耻,哪敢再叫上周恒,正好趁着那一人一驴弄别扭的时候,赶紧走了!

  对于这个结果,最高兴的便是清阳天尊三人了。

  他们本是凡界最强的人物,可先后遇到了周恒这个怪胎和刘安奇这个降世仙人,让他们完全失去了话语权,便是发现了宝物又如何,根本没有他们的份!

  顶多别人吃饱了肉,他们可以分到点汤罢了。

  而看到周恒和令狐玄先后无功而返,他们自然升起了一股幸灾乐祸的快意心情。人就是这么古怪,不患贫而患不均,大家都得不到才是真正的公平。

  三人面面相觑之后,也起步离去,却是和令狐玄两人不同,走进了另一扇宫门——跟着令狐玄两人他们最多喝汤,但走自己的路却可能吃肉!

  这么简单的道理堂堂二劫准仙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周小子,不用演戏了,人都**了!”黑驴贼眼骨溜溜地转,突然对周恒说道。

  周恒一愣,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在演戏?”他自觉装得挺认真的,至少令狐玄他们都没看出来。

  “呸,本座就是骗人的祖宗,你这小子想骗过本座不是白曰做梦吗?”黑驴呸了一口,满脸的不屑。

  靠,竟然被这头**驴给鄙视了!

  周恒叹了口气,果断没有和黑驴争论,而是取出了黑剑,道:“我可以试试能不能把碧霄石削断!”

  “本座怎么觉得这很不靠谱!”黑驴迟疑着道,碧霄石可是仙界的宝贝啊,哪怕黑剑再锋利又如何,周恒现在的力量层次摆在那呢!

  “总比你靠谱!”周恒瞪了一眼过去,最不靠谱的家伙居然敢说别人不靠谱,完全就是个笑话!

  “那是试试吧,反正也没损失!”黑驴立刻变得兴奋起来。

  它和周恒都是绝对现实的人,宝物再好、可装不进自己的怀里又有什么用?因此,管他会不会将碧霄石砍坏呢,得不到宝物一切都是空的。

  周恒大步走到石桌前,他没在令狐玄几人跟前使用是不想让对方提前有了警觉——黑剑若是连碧霄石都能削断的话,要斩掉他们的脖子岂不是更加容易?

  到时候保证刘安奇根本不敢和周恒交手,直接就破开虚空逃回仙界了!

  “驴子,你布下禁制,不要让这里的声音传出去!”周恒开始蓄积力量,但还是嘱咐了一下黑驴,等下他一剑削过若是发出的声音太大,可能会把其他人引回来。

  “明白!明白!”黑驴连忙点头,伸出蹄子布下了一道灵力禁制,保证这里的声音不会传荡出去。

  “嘿!”

  周恒蓄足了力量之后,猛地一剑划出,万千道墨黑色的剑影荡开,又在瞬间融为一体,对着碧霄石斩了过去。

  飞宇七剑最后一式,剑破飞宇!

  这也是飞宇七剑中威力最强的一招!

  锵!

  一声清脆的震响,周恒腾腾腾连退十几步,脸上闪过一道刹白,差点没能握住黑剑——那反震之力太强大强了!

  “有用!哈哈,有用!”黑驴在桌脚看了一眼之后,立刻兴奋地大叫起来,那上面赫然多了一道深达寸许的剑痕!

  虽然这桌脚差不多有人的**那么粗,但削上个千百剑的话,应该便能斩破了。

  一想到宝物近在咫尺,黑驴自然就兴奋起来了。

  周恒再聚剑意,刷,他再次削出了一剑。

  叮叮叮叮,脆响不断,他一剑接着一剑,脑海中全然没有了别的想法。

  十几剑之后,他突然一愣。

  因为这一剑下去,砍下的印痕要更加深一些——好吧,仅仅只是深了那么一丝丝,但深一点就是深一点,他这样的大高手会查觉不到毫厘之差吗?

  问题是,为什么会这样?

  他每一剑斩落都是将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状态,一剑削落的力量是绝对相同的,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差别呢?

  周恒再出几剑,但没有一剑可以达到之前的状态,好像那一剑乃天空行空般的神来之笔。

  一定要找出原因来!

  周恒一剑又一剑地尝试着,他的战力太强,一直以来几乎就没有可以阻挡他的存在,从不需要如此挥剑连斩在同一件物事上,这种尝试对于他而言是新鲜的。

  叮!

  又是三十多剑后,周恒再次一顿,这一剑他又斩出了更深的痕迹。

  原来如此!

  他猛地反应过来,果然不是出剑使力的大小之别,而是他斩入角度的不同!

  从不同的角度斩入,碧霄石的韧姓是不同一样的——虽然这差别很微弱!

  弱点!

  周恒恍然大悟,比如剑招吧,任何剑招都会有弱点,只要能够抓住这点攻入,本身的实力也足够强大,那么再强大的剑招都能破解。

  他之前砍得最深的两剑,便是斩在了碧霄石结构的弱点上。

  石头如此,人呢?(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