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五二九章 奇怪的丹炉 1/5

剑动九天 第五二九章 奇怪的丹炉 1/5

  半天之后,周恒神清气爽。

  杨兰馨则是不断地干呕着,一边使劲地对着周恒翻白眼,她的嘴很累,手也很酸。

  真是头野兽!

  她虽然还是处子,但身为杨家的大小姐很多东西她必须了解、必须知道,男人嘛,短点的几分钟,长点的也就半个小时,撑死了一个小时。

  做那种事情太耗体力了!

  武者修炼的是灵力,可做那事的时候难道还要运气于身?这究竟是享受呢还是打仗?

  可周恒却是体修,这让他具备了打长期战的基本条件,再加上那方面的本钱着实雄厚,简直就是一头人形银兽!

  ——之前她可是见过墨玉妍受了多少罪!

  当然,以她的心狠心辣自然不会对墨玉妍有什么同情,却只是有点吃醋,对墨玉妍起了极重的杀意。

  也正是因为欣赏了周恒与墨玉妍的活春宫,她才下定决定要和周恒在一起,否则的话,周恒那光着屁股的形象在她的脑海中萦绕不去,会让她疯掉的。

  “你之前把我看光光,现在又玩了我,一定要对我负责!”周恒用“哀怨”的语气说道。

  真、真是不要脸啊!

  杨兰馨瞠目结舌,明明是她被占了天大的便宜,怎么反过来还要她负责?这个臭男人!以为自己很想看他的[***]吗,很想玩他的……臭东西吗?

  手都酸得快要脱臼了,嘴巴都有些合不拢了,还敢得了便宜卖乖!

  “别忘了,你是我的下属!”杨兰馨决定振一下自己身为东家的地位,向周恒肃然道,“现在,你快想办法将我身上的禁制解了!”

  周恒抓了抓脑袋,道:“解衣我擅长,解禁制嘛……难!”

  这算是什么回答!

  杨兰馨真想抽周恒一顿,看到这家伙吊而郎当的样子,她内心中的女王潜质有些萌芽的趋势。

  “滚,不给老娘解了禁制,你这辈子也休想上老娘的床!”她发飙地道,将周恒一顿拳打拳踢,驱出了自己的房间。

  周恒退出屋子之后,微微松了口气。

  该死的媚毒啊,要不是如此,他之前又怎么会那么猴急地想要上了杨兰馨!现在人家的嘴也亲了、胸部也摸了,就差临门一脚没进去,这时候他要能拍拍屁股走人,周恒自己都会鄙视自己。

  男人有不可推御的责任!

  待在客栈里显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周恒信步走了出去。

  其实要解杨兰馨身上的禁制也很简单,只要找到一个月明帝就行了。可关键他人生地不熟的,上哪里去找这么一个月明帝?

  这里是北亥城,月明帝足以称王称霸,他要贸贸然请人出手,被人赶出去的还是轻的,遇到脾气不好的甚至会杀死他!

  ——仙界境界壁垒分明,区区月明王岂有与月明帝对话的资格?

  就好像在凡界,哪个平头百姓要是大大咧咧地请高官为自己做事,这下场会是什么?

  对于月明帝来说,解杨兰馨身上的禁制不过是举手之劳,可关键是这只手人家又不会随便伸出来!

  嗡!

  他正想着事情,丹田中的黑剑突然一振,指向了一个方向。

  有宝物!

  黑剑这位大爷现在的胃口可不是一般刁,来到仙界之后只有过一次反应,就是发现了天玄灵晶。事实证明,那确实是至宝!

  可以稳固骨符,那可能已经超出了仙物的范畴,而达到了天道宝物的层次!

  是惑天那种级数的存在才可以运用的宝物!

  ——若是没有天灵盖上的那道符文,周恒可以吸取天玄灵晶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现在黑剑又起反应了,是不是这里又发现了天玄灵晶?

  若是可以补完骨符,虽然他暂时不可能达到惑天的高度,可骨符一祭,杀创世境跟玩似的!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实力,要不然也不会被墨家像狗似地囚禁了几个月!

  周恒循着黑剑所指的方向而行,很快便来到了一间铁匠铺。

  这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小半部分是兵器,大部份却是铁锅、锄头之类的。但这些金属大部份是结胎、神婴境级别的材料,放在凡界是至宝,但在仙界却成了最落脚的货色。

  周恒已经拥有月明王法器级别的体质,这些金属对他已经没有作用了。

  黑剑所指的正是这个地方!

  也就是说,这些铁锅铁锹之中,藏着一件让黑剑都能起反应的宝物!

  “这位客人,您有什么需要?”见到客人上门,铁匠铺的主人迎了出来,是个三十多岁的壮汉,一身肌肉虬结,蛮力甚至达到了神婴层次,是个体修。

  不对,不是体修,而是经年累月地体力劳动,让他的体质变得极其强大,差不多有神婴境的层次。

  这就是仙界啊,浓郁的灵气滋养之下,哪怕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打铁匠都有神婴境的蛮力层次!他要能去凡界的话,绝对可以称霸一方!

  周恒笑了笑,道:“我随便看看!”

  那壮汉可以从周恒身上感应到浩瀚无边的力量,因此他也不敢催促或是赶人,陪着笑道:“客人尽管随意挑选,选中什么再跟我说!”

  周恒点点头,一件一件东西地翻找起来,丝毫不急。

  反正那件宝物又不会跑。

  他找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铁器后,黑剑突然再次一颤。

  难道就是这?

  周恒看着手里一只炉子,通体青色,从外表来看普通之极。这炉子也就比茶壶稍微大上一点,从形状来判断……很像一只丹炉。

  可作为丹炉的话,这是不是有点小了?

  而且……周恒弹了弹炉子,声音清脆又十分得厚重,应该是由金属所铸。可问题是,他的噬金族血统却是毫无反应。

  不管是什么级别的金属,他的噬金族血脉应该都能感应得到的,只是强一点弱一点的区别。像珍贵之极的金属便会让他生起饿了几天几夜的感觉,迫不及待地想要吞噬。

  而普通的金属,就好像他已经吃腻的食物,毫无兴趣。

  然而这只丹炉,噬金族血脉居然直接无视了,好像根本没有感应到一般。

  能够让黑剑都起反应,这丹炉绝对是宝物,现在居然又晃过了噬金族的血脉,周恒就算是傻子也该知道这只丹炉的不凡了!

  “老板,这只丹炉是从哪里弄来的?”周恒向那壮汉问道。

  “这个啊,让我想想……”那壮汉摸着脑袋想了好长一会,才一拍脑袋,道,“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三十多年前收到的,卖了几年都没有卖出去,原本想熔化了炼制铁锅,可这东西也不知道是用材料做成的,居然怎么烧都烧不熔!”

  “后来就一直丢在这里了!”

  这样的宝物要是能被凡火烧熔的话,那也真是太逊了!

  周恒笑了笑,道:“开个价,我要了!”

  那壮汉顿时一喜,道:“客人,你看……三块下品仙石如何?”

  他一直没能把这只炉子卖出去,现在看周恒有些喜欢,便狮子大开了口一下,要知道一块标准下品仙石足够买走他店里任意百件货品了。

  周恒也知道这家伙想宰自己,但事实上以这宝物的真实价值来说,三块下品仙石真是白菜价了!他很爽快地摸出三块仙石丢了过去,然后将丹炉收了起来。

  这要带回去慢慢研究。

  见周恒如此爽快,那大汉不由地露出一丝懊恼之色,早知道应该将价钱开得再高一点的。

  周恒微微一笑,道:“老兄,做人不能贪心了,是不是?”

  那大汉顿时一惊,三块下品仙石对于他来说已经是笔不小的财富了!而可以价都不还,直接丢出三块仙石的主又岂是他可以得罪的?

  真要贪心过头了,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啊!

  一念至此,他顿时浑身浮起了一层冷汗。

  周恒离开铁匠铺后,顿时没有了四处转悠的心情,当即打道回府,他要回客栈去好好研究一下这只丹炉,究竟凭什么会让黑剑起反应。

  “嗯?”他走出一段路之后,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极古怪的感觉,脚下一顿,想要仔细感应一下,可这股感觉已是不翼而飞。

  怎么回事?

  周恒顿了一会,复又重新启行。

  ……

  在这个集市的上空,一道人影飞掠而过,九轮白曰在他的身后熊熊燃烧。

  曰耀境的三个小重天,红曰为王、紫曰为皇、白曰为帝!同样逢七进一,此人的白曰纯粹无比,而且还是九轮曰,说明他不但是曰耀帝,更是天赋杰出无比,才能形成九轮曰!

  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他身形疾速,好像能够无视仙界那可怕的重力,待到掠过集市的时候,他的身形突然一顿,自语道:“奇怪,我怎么感应到了家族的血脉之力?”

  “这里绝不应该有族人的存在才是!”

  “呃,我还是先将那恶贼干掉,已经追杀了好几年了,这次绝不能让他逃脱!待杀了那恶贼之后,我再回来找找,那股血脉之力并不强大,最多只有月明皇的修为,我要找到他易如反掌!”

  “就这么决定了!”

  那大汉复又运转身形,瞬间远去。(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