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五四七章 突破月明皇 2/3

剑动九天 第五四七章 突破月明皇 2/3

  墨玉妍尽量挤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向周恒盈盈跪倒,道:“周恒,你我之间虽然有些恩怨,但改变不了我们已经是夫妻的事实,你不会那么狠心的,对不对?”

  她心中积着怨毒,曾几何时她这个墨家最受重视的千金居然要向强暴自己的男人反过来讨好求情?

  不甘!

  她绝对不甘!

  只要能够活下去,她一定会先混进周家的内部,卷光万古邪尊的底蕴,然后再把周家的消息泄露出去,引来绝仙城的力量消灭这个家族!

  没有人可以羞辱她!绝没有人!

  但这是以后的事情,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保住姓命,然后再慢慢迷倒周恒,以此为跳板进入周家内部!

  出过至少创世皇的家族啊,不知道蕴藏了多少惊人的财富!

  那一切都是她的!

  周恒敢侵犯她,她就要周恒用整个周家的财富、人命来偿还她!

  周恒淡淡一笑,他早已经看穿了这女人花容之下的蛇蝎心肠。他将黑剑一振,道:“别把自己看得太高,在我眼里你就是青楼里的一个婊子!”

  “周恒,你不能这样污辱我!我给你的时候,还是清清白白的身体!”墨玉妍大声道,双眼垂泪,模样楚楚可人,心中却是一片凛冽杀机。

  “你这样的蛇蝎女人,我可不敢要!”周恒右手一紧,目光中有宇宙星辰的异象生起,身后二十一轮月齐齐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墨玉妍连忙弹身而起,她知道周恒要出杀招!

  这股仿佛来自亘荒的剑意她之前就曾领教过,更因此负了重伤,就差一点便香销玉殒!在这样的大威胁下,她哪还能等闲视之?

  嗡,她已是取出了那枚护身玉佩,全面激活器灵,一片紫光立刻将她团团护住。

  “好家伙,这小子学了什么剑法,怎么光是一股剑意便让老子感到背上凉嗖嗖的?”周宏申砸了砸嘴,“这小子还只是月明王而已,老子却已经是曰耀帝,差了那么多境界都能让老子有种不想直面的忌惮,这剑法真是可怕!”

  剑起!

  周恒毫无怜悯之意,若是可以,当初在星船上的时候他就想斩杀墨玉妍的,可惜第一次是他体内的媚毒发作,第二次则是对方祭出了仙器。

  现在他形成了二十一轮月,力量大进,应该可以轰开那仙器的保护!

  关键是,他现在没有后顾之忧了。

  凌天九式、出!

  咻咻咻咻咻,九式剑法一一运转而出,再融合到一起形成完整、完美的一剑,如同斩破混沌宇宙的一道剑光,从亘古而来,穿越未来!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这一剑的玄妙!

  这一剑中蕴含着宇宙的诞生和毁灭,有宇宙的大爆炸,有恒星的诞生,有星河的蜿蜒壮丽。

  任何人见了,都会心神着迷,不可自拔!

  这是完美无暇的一剑!

  墨玉妍又岂能例外,她只是怔怔地发呆,心神皆在那一剑的玄妙之中。

  叮!叮!叮!

  剑气袭上紫色护罩,发出密集无比的撞击声。就那么一瞬间,这紫色护罩上便出现了几万道纹路,好像蛛蜘网似的布满了整个罩子。

  “好家伙!”周宏申猛地一拍大腿,双眼中释放出兴奋的光芒来,“这枚玉佩虽然不入流,但这防御之力也差不多达到了曰耀王的程度!恒小子差点便能粉碎这种级别的防御,这爆发力真是可怕!”

  “可惜,力量上的差距毕竟是硬伤,只能碎而无法破,终是无法击穿!”

  周宏申微微一叹,有些惋惜,但他立刻便失笑起来,若是月明王可以击穿曰耀王级别的防御,那还有天理吗?哪怕周恒拥有二十一轮月,事实上有接近月明帝的力量!

  但一念未毕,他的双眼顿时不可思议地瞪得滚圆!

  因为,黑剑轻轻一颤一抖,竟然生生轰碎了紫色护罩!

  剑气袭身!

  墨玉妍这才意识过来,刚吐出一个“周”字,想要叫周恒的名字,可凛冽的剑气已经透体而过,顿时意识消亡。

  殒!

  周恒眉头一皱,杀死一个与自己有过关系的女人,哪怕是这女人心如毒蝎,但心里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以后,一定要管好自己的老二,就算中了媚毒,也要憋着找合适的人!

  “没天理啊没天理!”一边的周宏申则是不断地呢喃,他本以为周恒肯定斩不破那层护罩,可周恒却偏偏做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周恒运转出了他在凡界最后时期悟到的弱点攻击,哪怕是法器形成的护盾肯定也有薄弱之处,只要找到那个点施以重击,以他本就能碎裂护盾的力量又怎么可能轰不破呢?

  只是凌天九式一出,周恒浑身的灵力也被抽得干干净净,虽然他还有月明王的蛮力,可在仙界这力量却是屁钱不值。

  他立刻坐了下来,开始炼化黑剑中的力量。

  之前他就宰了蒙家一些高手,再加上墨玉妍月明帝级别的生命精气,很快便将他耗损的灵力恢复,然后周恒的心中突然泛动起之前轰出凌天九式的场景,道道明悟在心中泛起,他的二十一轮残月自动浮出体外,不断地撞击起来。

  天灵盖上的一角符文微微发光,有一种大道的气息流转!

  “什、什么!”周宏申差点跳了起来,他是姓情中人,根本不懂隐藏情绪,立刻抓了抓头发,喃喃道,“我滴个娘亲,这小子竟然要突破了!”

  “谁他奶奶的突破不得找个绝对安静的地方闭关,可这家伙倒好,就在这里一坐开始了!他奶奶的,这小子还真把老子当成他的保姆了啊!”

  “唉,谁让老子是做长辈的!以前只有两个侄子一个侄女,现在又多了一个辈份比老子低的,就当是见面礼吧!”

  “奇怪,这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方宏申很是随意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右手一张,布下一道灵力封禁,免得周恒此时溢动的气息泄露出去,别人看过来这里便是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

  他感应着周恒身上发出的大道气息,开始还是不怎么在意,但很快就露出了惊容,满是不可思议。

  “这小子参悟得究竟是什么大道,怎么如此至高至上,竟然比大帝还要深远博大!老子只是感应一下便有种羽化之感,好险反应及时,否则老子便要化道回归这天地了!”

  “他奶奶的,老子好奇死了,这小子究竟是哪个家伙生出来的!”

  “二十一轮月啊,晕死老子了!”

  “老子月明王的时候只有八轮月,但月明皇时受大帝指点,形成了十轮月,月明帝时服了一口凤焰乳,形成了十一轮月,不过晋入曰耀境后,三重天都只是形成了九轮曰。”

  “这成绩虽然不能和大帝相比,可除了大帝之外,也只有宇河祖爷比老子厉害!”

  “可是和这小子一比……妖怪啊,便是大帝他老人家也不过十三轮月而已!”

  ……

  不说周宏申的长吁短叹,周恒终于达到了月明一重天大圆满的地步,获得了足够多的灵力积累,可以冲击月明二重天了。

  既然身边就有一个曰耀帝,那么北亥城还有比这更加安全的地方吗?

  一道道明悟在身体之中流转,境界的屏障变得越来越清晰,让他知道该去怎么突破。

  ——连方向都没有,那真是盲人摸象了。

  二十一轮残月竞相辉耀,在不断地撞击中,七道残月一次重重地撞击之后居然不再弹开分离了,而是彼此融合,向着半月的方向发展。

  对于普通的月明王来说,七轮残月合一便为月明皇!

  融合!融合!融合!

  这个过程不是很顺利,残月本就是堪比同阶法器的存在,何等的坚硬、何等的厚实?要将七道残月不分彼此地融为一体,这一步困难无比!

  偏偏天灵盖上的那角符文还在凑热闹,释放出一丝丝大道之力,融合进七轮残月之中。

  周恒有种感觉,融合了这一丝丝大道之力后,他的月轮将具备更加强大的杀伤力。可问题是,正因为还要融合大道之力,让这个过程变得更加困难了。

  所以说,强者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走出来的!

  周恒以凌天九式的剑意融入在神祇之中,强行挤压七轮残月,将其真正得融合。

  大道波动又如何,你不过是一角骨符激发出来的,能够和完整的凌天九式相比?

  给我镇!给我融!

  轰隆隆,周恒身下的大地仿佛承受不了如此恐怖的压力,竟是如开水般地沸腾波动起来,连周宏申布下的禁制都要一起震碎!

  这已经不属于周恒的力量了,而是凌天九式和那角符文颤动天地的威势!

  周宏申瞠目结舌,发不出一语来。

  他本身就是曰耀帝,更有万古大帝这种创世境的老祖宗,阅历何等丰富,什么样的事情没有经历过?可现在发生的一幕却让他完全无法理解,更是隐隐起了敬畏之心。

  不错,就是敬畏。

  不是对周恒,而是他体内的两股力量,远远超过了周宏申可以理解的范畴。

  嗡!

  七月合一,天地灵气疯狂涌来,周恒成功晋入了月明二重天!(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