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五七八章 老办法解毒 3/3

剑动九天 第五七八章 老办法解毒 3/3

  周恒正在院落中与众女嬉戏,出去了那么多天自然要好好安慰一下娇妻们。

  嘭!

  一道人影猛地从天空中划落下来,向着他的怀里直撞了过去。

  周恒一掌探出,却瞬间收了回来,因为他已经感应到来者是谁了。香风入怀,杨兰馨如同八爪鱼地缠在他的身上,贴得紧紧的,好像要挤进他的身体里一般。

  这妖精怎么如此热情?难道因为诸大豪门弄来了那么多的美女让她产生了危机感?

  周恒心中暗笑,但他立刻查觉到了不对,这妖精的身体热得发烫,一张俏脸更是艳红如染,双眼水汪汪得妖媚无比,小嘴里吐着热气,似乎可以将人烧起来一般。

  中了媚毒!

  周恒自己是深有体会,媚药不是毒,可是比毒还要厉害一百倍,就是百倍、千倍放大身体中的**。**,人之本能,这是谁也躲不了的!

  连骨符都没办法化解!

  周恒勃然大怒!

  他自然不会以为杨兰馨没事干吃媚药玩,肯定是有人对她下得手!他不由地惊出了一身冷汗,若非杨兰馨心志坚毅,坚持跑到这来才被媚毒激发了**,完全被本能所控制,否则他不是要被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高帽子能戴,但绿帽子绝不能碰!

  周恒瞬间杀气如炽,他可以猜到会这么做的人只有两个——林才俊、刘寒烨!

  但现在不是找他们算帐的时候,杨兰馨**如炽,必须先给她灭火!

  之所以说媚毒不是毒,是因为不需要什么药物来解毒,只要**就行了。周恒看着杨兰馨那张艳如桃李的娇靥,心中升起一股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悲壮。

  “夫君,你这是矫什么情呢?”安玉媚哼了一声,将琼鼻一皱。

  她就是因为中了媚毒才和周恒成就了好事,也是周恒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占有着相当特殊的地位。作为一个过来人,她知道媚毒发作时的表征,也知道媚毒的威力!

  说起来乱心虚,她可没有杨兰馨那么坚定的意志,人家中了媚毒还知道挑人,当初的她可是搂着周恒就上了,之前她根本就不认识周恒。

  因此,她说得酸溜溜的。

  其他诸女虽然没有中过媚毒的经历,可是她们大多和周恒上过了床,经验是大大地有,看到杨兰馨搔气外露、媚态毕露的模样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们知道这个夫君花心,事实上早就接受了杨兰馨,可真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颠凤倒鸾心里却绝对不会舒服。

  周恒只觉芒刺在背,这些个娇妻虽然没有说什么话,可一道道目光却是比黑剑还要锋利,让他都有种要被分尸的感觉了。

  “我去给她解毒!”他连忙抱起杨兰馨进了里屋。

  “臭浑蛋!”林馥香嘟了嘟嘴,其实她和周恒相识得最早,可因为脸皮薄到现在她还没有和周恒发生过实质姓的突破。

  “小妮子,你要是不甘心,就跟进去!”

  “嘿嘿,夫君在这方面可是很厉害的,兰馨这只搔蹄子肯定受不了,你去帮忙分担一下压力!”

  “萧祸水,你真是个女流氓!”

  ……

  周恒抱着杨兰馨进了里屋,此时杨兰馨已经完全被**控制,双腿紧紧地夹着周恒,一只纤手则是抓向了周恒的要害之地——她虽然是处子,可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小姐,她在男女方面并不是一窍不通的。

  而且以前也看过周恒和墨玉妍的活春宫,已经有了经验不是?

  她本就是个迷人的妖精,搂着她**成熟的**,周恒的**也是高昂扬炽,直想将她就地正法。

  可他现在已经过了纯粹为了**而做的阶段,却是硬生生地克制下了那冲天燃烧的**,抱着这火辣辣的妖精来到了浴桶处,凝结水汽立刻放满了一盆清水,意念一动,这水液顿时比冰还寒,却奇异地没有冻结起来。

  他抱着杨兰馨跳了进去。

  奇寒侵体,杨兰馨顿时打了个冷战,被**控制的神智再一次恢复了过来。发现自己正八爪鱼似地缠着周恒,还有一根坚硬巨大的物事隔着衣物顶在自己的**,她不由地大羞,将头完全埋在了周恒怀里,发扬起了驼鸟精神。

  周恒哈哈一笑,现在不是追究谁下毒的时候,而是要先给杨兰馨解了媚毒。他勾起杨兰馨的下巴,道:“你中了媚毒,只有一种办法能解!”

  杨兰馨也知道自己现在恢复神智只能持续短暂一会,**是本能,只能疏导而不能硬堵。其实她跑过来找周恒不就摆明了吗,既然只有一种办法,自然要找自己的男人。

  她微微点头,低垂着目光不敢看周恒,却能感觉到顶在**上的那玩意越发地火热、粗壮、**。

  “这是你的第一次,我要你在清醒的状态下给我!”周恒说道。

  “嗯!”杨兰馨发出如同蚊鸣般的声音,心中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感觉得到周恒此时高涨的**,可他却是硬生生忍住了,这让她深信周恒不但喜欢她的身体,还尊重她!

  “小妞,我要干你了!”杨兰馨刚刚才感动得快要流出眼泪的时候,周恒却是来了句流氓话,完全破坏了气氛。

  她不由地抬起头瞪了周恒一眼,却见这家伙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顿时明白过来他是故意的!这妖精又羞又恼,挥舞起玉拳在周恒的胸膛上捶了几下。

  “喂,你倒是同不同意啊?”周恒又问。

  这个可恶的家伙!

  杨兰馨恨不得狠狠地咬上周恒一口,可她只是被冷水暂时消退了一下**,很快又会被**控制,到时候肯定更加强烈,看到棍状物都会**。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她只好小声地道:“同意!”

  “你说什么?听不清啊!”周恒嘿嘿嘿地笑,双手托着杨兰馨**圆润的**,忍不住重重捏了一把,又软又有强姓,手感好到了极点。

  “同意!”

  “听不清!”

  “同意!”

  “听不清啊!”

  杨兰馨豁出去了,大声道:“我要你干我!”

  “那我就不客气了!”周恒大笑,没再吊杨兰馨的胃口,展开了强势的攻击,木桶的水流顿时激荡起来,一波又一波,化成了无边的春水。

  众女都是在外面守着,自己的男人正在和另一个女人做最最亲密的事情,让她们个个都很不爽,全部都没了去睡觉休息的心情。

  尤其是杨兰馨完全被**控制之后,发出了一声比一声浪的**,饶是众女大部份是过来人还是听得俏脸发热,双腿间更是湿答答的,想起了自己和周恒颠凤倒鸾的场景。

  “这搔蹄子!”韩亦瑶哼道。

  应梦梵噗嗤一笑,道:“亦瑶,你那[***]声可不比她逊色呢!”

  “就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哟,亦瑶表面上像仙子,实际上,唉,浪娃啊!”萧祸水故意连连摇头。

  她们都被周恒荒唐地抓去大被同眠过,在**那丁点事谁又瞒得过谁呢?

  “那要不评评哪个最浪?”众女都是闲得发慌,顿时有事情做了。

  ……

  “你就是一头驴!”趴在周恒的胸膛上,杨兰馨使劲对着周恒翻白眼,清晨的阳光扫落在两人的身上,她白玉般的**反射着金黄色的迷人光辉。

  这个可恶的家伙也不管她是新瓜初破,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现在她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

  在周恒听来,这可是一句赞美,而且拍到了他的心里去,舒服无比!他嘿嘿嘿地笑,两只手摸向了杨兰馨那两座高耸之处:“你不是也很来劲?”

  杨兰馨不由地娇恼,她中了媚毒,因为之前被冷水压制了一下,可反复而来这**也烧得更加旺盛,主动要了周恒三次才算是过足了瘾。

  但接下来三次却是她被周恒折腾得欲仙欲死,让她想起了当初的墨玉妍,可是被周恒整整弄了一天一夜!

  “你坏!”她在周恒的身上一扭,虽然已经和周恒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可她还是有点放不开。

  两人都是赤身**,她又是迷人喷香的妖精,这一扭顿时将周恒熄灭还没有多久的**重新给点燃了起来,重重地顶在她泥泞湿润之处。

  杨兰馨大惧,她被周恒折腾得一口气还没有顺过来,更是腰酸背疼的,哪还承得了恩泽,“不要,还疼呢!”她低吟道。

  “我会轻点的!”腰一挺,周恒再次进入了杨兰馨的美妙娇躯,昨天他在这具**熟美的身体上可是享尽的艳福,现在又升起了强烈的**。

  他说是轻点,可看到杨兰馨那媚眼迷离、春情荡漾的表情时,他又怎么轻得下来,很快就从和风细雨变成了狂风暴雨,在杨兰馨**的**上尽情驰骋。

  “你撒谎!”杨兰馨指责道,将两条长腿盘到了周恒的腰间,让他用不出劲来,可在周恒一个接一个地新吻下,她很快就松开了双腿。

  “是谁对你下得药?”待再一次风平浪静后,周恒问道。

  杨兰馨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她知道若是说出来的话,周恒肯定会将林才俊给宰了!她一点也不爱林才俊,可对方却是她仅有亲人之一,她想放林才俊一条生路。(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