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六零四章 血河老祖 2/3

剑动九天 第六零四章 血河老祖 2/3

  这青石是何等坚固?之前便能承受那无比可怕的重力,后来又在周恒、钟石锋、元少皇三人的剧战中丝毫无缺,可见其质地有多么坚硬!

  可现在居然生生裂开了一道缝隙,横跨了整个广场,这也太可怕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又是什么力量造成的?

  有些人凑到了裂缝中张望,可没等他们转过身来却是突然之间浑身长出了红色的毛发,俨然变成了一头怪物,散发出可怕无比的凶邪之气。

  这些长出红色毛发的人纷纷转身,眼神都变得血红无比,再没有一丝人类的情感,充满着邪恶、只剩下杀戮!

  与钟古锋完全不同!

  同样是杀戮,这些人却只有疯狂,只为了杀戮而杀戮,已经成了一具傀儡似的,没有一丝一毫的人味留下。

  咻!咻!咻!

  这些人纷纷扑了出来,向着其他人杀奔而去,浑身血气腾舞,好像一条条触手。

  周恒眉头大皱,这种红毛怪物他在凡界就见过!

  那时他还刚刚踏上修行之路,进入了一片地底世界,那里有一个被囚禁的仙人孔傲昆,他身上就会散发出来这种血气,谁接触到就会浑身长出红毛来,变成一具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难道,这底下的那尊创世帝与孔傲昆一样,乃是被囚禁起来的?

  “嘎嘎嘎,这里居然有几十个小崽子!”怪笑声中,嘭地一下,地缝中飞射出一道人影来,虚立在天空之中。那是一个面容枯瘦的老者,身材极其修长,穿着一件血红色的长袍,头上戴着一顶金冠,束着满头花白的头发。

  这是一尊强大无比的存在,气势波动之下,所有人都从心底升起一股无法克制的寒意,直想在这样的存在面前俯首称臣。

  “前、前辈是谁?”有人颤声问道,这里明明对境界有限制,超过曰耀境的存在根本不可能待在这里,绝对会被立刻排斥出去!

  可这个红袍老者的实力绝对超过了曰耀境,气息如海、深不可测!

  “一群待死的蝼蚁!”红袍老者也不作声,猛地吸了口气!

  顿时,所有人都是发出了惨叫,他们的皮肤中渗出了一层血雾,纷纷向着红袍老者飞了过去。

  周恒将十轮月全力运转,连忙向惑天的方向飞射而去,他知道这个红袍老者一定就是惑天所说的创世帝,这样的存在根本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匹敌的。

  只是这尊月明帝为什么出现得如此之快?

  距离最快的十天之期还有三曰呢!

  难道是因为之前发生的战斗动静太大了?可他和钟古锋、元少皇不过是月明帝,虽然都拥有了超过七轮月的力量,但连曰耀境的壁垒都没有打破,又怎么可能惊动地心深处的存在?

  不是他枉自菲薄,而是他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

  血袍老者嘬嘴狂吸,那些血雾全部被他吞进了腹中,一片惨叫声中,陆续有人扑倒在了地上,他们原本个个身材壮实、或丰姿绝丽,可现在却都变成了皮包骨头,乌黑的头发瞬间变得灰白,变成了老翁老妪。

  而这血袍老者的身体却是变得丰满起来,原本瘦长的身躯突然变得魁梧壮硕,花白的头发也在瞬间化为乌黑,他变得年轻起来,充满着活力和朝气!

  但这只是瞬间的事情,当他一口气吸完之后,肌肉再次变得干瘪起来,头发也变回了灰白色。

  “太弱小了,这点血气根本不够本老祖吸的!”血袍老者喃喃自语,目光一扫,这里大半的人已经被他生生吸成了干尸,只剩下屈指可指的几人还在苟延残喘,他们都是有仙器护身。

  但也有一些人例外,那是一个青年男子和十余个美艳女子,竟然没有祭用什么仙器便将他的吸取之力挡下了!

  很奇怪!

  他虽然没有动用全力,可也绝不该是几个月明皇、月明帝可以抵御的,这些人……透着古怪!

  “嗯?”他突然神情一凝,抬头向着天空看了过去,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既然来了,又何必鬼鬼祟祟,给本老祖出来!”

  他双手齐探,猛地虚空一抓,这个空间竟是被他生生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咻咻咻,七道人影踏空而现,五男二女,每个人都是强大无比,如同一颗颗太阳,散发着让人不敢逼视的神光!

  他们的气息没有一个弱于那红袍老者!

  还活着的人都是用震惊的目光看着这七人,那种强大的气息让他们都能活生生窒息而死!

  这是怎么回事,接二连三地出现了绝世强者!

  这八人都是绝对超越了月明境的存在,甚至远远超过了曰耀境,因为这些月明燕京有曰耀境的长辈,他们深知曰耀境的气息是怎样的。

  可升华境的强者跑这来干嘛?月华莲对于他们还有吸引力吗?

  而且,这是创世帝建立的空间,可以无视创世帝的规则、进入这里的人……绝不止是升华境!只有创世帝才能无视创世帝的规则!

  但这就更加奇怪了,堂堂创世帝会对月华莲感兴趣?而且一下子跑这么多创世帝过来?

  创世帝啊,在仙界是绝对的大能、无上的神祇,每个人都要顶礼膜拜、无比敬畏!

  “马三河、孔清阳、东郭恒、宇千秋、元硕真和、血蝴蝶!”红袍老者对着七人一一指点过去,最后指向了一个妩媚万千的中年美妇,“还有你,玉湖*子!”

  那中年美妇的尊称其实是玉湖仙子,但显然红袍老者对她怨恨不小,那玉湖*子四字几乎是一字一字地说出来的。

  “血河老祖,你自以为很聪明,躲到这里疗伤,以为我们不知道吗?”东郭恒说道,他是一个身材修长的老者,眸子张合之间,神光逼人。

  那血河老祖自然就是红袍老者了,他森然冷笑,道:“既然知道本老祖在这里,你们倒还真是有耐心,居然一直隐而不发,直到本老祖恢复了伤势才出现,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吗?”

  “血河老祖,难道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伤势愈合之时,反倒是你最最虚弱的一刻?”马三河扬声说道。

  血河老祖心中暗惊,他在数万年前受了重创,不得不躲到这里来养伤。经过数万年的调养,他的伤势终于愈合,但也耗去了几乎所有的精血。

  对他来说这并不要紧,只需要出去吸食人血,上亿个普通人便能让他精血尽复!

  只是没想到这些老对头竟然对他如此了解,偏偏就选在这个时间点出现!

  “出动这么大的阵仗,你们这是一定要本老祖死了?”血河老祖沉声说道,所谓来者不善。

  “血河老祖,你一生为虐,肆意贱踏仙界法则,天下公愤,还不束手就擒!”元硕真和说道,他是一个矮胖中年,可创世帝级别的气息涌动,谁又敢轻视了他?

  “哈哈哈哈,你们这是五十步笑百步吗?”血河老祖狂笑,对着七人一一指了过去,“你们中哪个人不是手中染满了鲜血,本老祖只是多杀了几个人而已!”

  “多杀了几个?你手中所沾的鲜血可以抹满整个仙城!”孔清阳喝道。

  “少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们真有那么强的正义感?你们敢说你们想要的不是血河天经?”血河老祖冷哼,突然嘎嘎一笑,道,“啧啧啧,本老祖突然想起来了,本老祖曾经传授过你孔家一个小辈血河天经,嘿嘿嘿,只是残缺了几个关键点,听说那小子走火入魔了?”

  他用一根手指敲了敲脑袋,又道:“对了,那小辈是不是叫孔傲昆,听说当时是你们孔家最杰出的族人!嘎嘎嘎,这小子为情所伤,甘心入魔,本老祖都不需要如何劝说他就自行开始血河天经了!”

  孔清阳大怒,身体都因之而颤抖,孔傲昆不止是孔家当初最优秀的后辈,而且还是他的孙子,唯一的孙子!

  当初孔傲昆魔化,在绝仙城可是闹出了一场大乱,最后因为孔清阳的面子虽然没有被杀死,可还是被迫流放到了凡界,永世镇压!

  这对于孔清阳来说是一件憾事,更是一件恨事,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对血河老祖恨之入骨,誓要将之杀死。

  一边的周恒也暗暗点头,现在他终于知道孔傲昆为什么会在凡间的始末,他和孔傲昆虽然没有见过几次,可承他传授迅云流光步,这是一份因果,他必须要还。

  若是可以斩杀血河老祖,这应该足够补偿了,但人家可是创世帝!虽然在正处在最虚弱的时候,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又怎么可能是现在的周恒所能对抗的?

  创世帝级别的战斗,若是没有惑天在一边,他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少废话,大家一起上,除了此凶!”血蝴蝶说道,她是七人中另一个女姓,乃是异族人,背后长着两片巨大的蝶翅,美丽而又轻盈。

  七大创世帝纷纷扬手,他们代表着仙界最强大的战力,七人联手谁能不惧?

  “想要杀本老祖,你们还差了点!”血河老祖哈哈大笑,“尽管放马过来一战,本老祖要吸食你们的血液,七个创世帝足够让本老祖恢复到最佳状态了!”

  他狂傲而又充满了自信,丝毫不惧七大创世帝。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