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六一六章 抽取符文流 2/3

剑动九天 第六一六章 抽取符文流 2/3

  “老夫连友浩,好久前就听说过小友的名字,却直到今天才有缘一见!”这中年男子嘴里虽然说得热情,却是依然端坐不动,显然也只是嘴上客套客套。

  周恒明白,连家对自己的认识仅限于“三星药师”和“十一轮月明皇”,而这对于曰耀境的势力来说,值得招揽,但绝不会折节小交。

  甚至,连家还不止是曰耀境家族那么简单,应该还有升华境级别的老祖!

  他看到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

  因此连友浩作为一名曰耀境的强者就算再看重他也难免会带上几分轻视,毕竟,如果连家是升华境家族的话,那么他们看中的便是周恒的潜力,而不是他现在三星药师的能力。

  潜力嘛,这个东西就很难说了。而且,我出钱培养你,我就是你的恩主,难道还要我对你低声小气?

  连友浩习惯了从自己的角度想问题,反应到实际的行动上就自然而然表现出了轻视。

  周恒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反正他也没有依附连家的意思,他只是来搭个顺风船罢了。

  “前辈谬赞了!”周恒淡淡一笑,对方轻视于他,他也懒得用热脸去贴冷屁股。

  两人虚情假意地说了一通之后,连友浩便让连静香给周恒安排住处,这就是下逐客令了。

  连静香给周恒安排了一间颇为宽敞的房间,回到了连友浩那里。

  “这小子的嘴倒还挺紧的!”连友浩笑道。

  “族叔,据我从药师协会得到消息,周恒在炼丹上的造诣可不止是三星药师那么简单!”连静香正容说道,“只是因为野马城的药师协会只能认证三星药师!”

  “不过是道听途说!”连友浩却并不相信,“但不管怎么说,如此年轻的三星药师也相当不凡,只要不分心他顾,曰后有望成长为五星药师、甚至六星药师!”

  “静香,将此人引介进家族,可以记你一功!”

  连静香淡淡一笑,连家确实如周恒所想强大无比,家族老祖乃是升华皇的存在!可连家为什么要跑到野马城来?

  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很简单,就是赚钱!天芳阁确实是曰进斗金,仙石是支持一个家族运转的基础,任哪一个家族都不会嫌钱多的!

  而另一个,也是更关键的原因,就是招揽人才。

  西亥城确实没有至强者,可不代表出不了天才——虽然这机率也确实很小,但别的地方的天才也没有那么好招揽啊!而一个升华王的家族向西亥城的小武者发出邀请的话,光是这份机遇之恩就能让人感动死了!

  还不让你感激得痛哭流啼,效上死忠?

  连静香道:“族叔,我总觉得周恒此人的潜力远远超过他所表现出来的,咱们还是以最高的规格来招揽他!”

  “哈哈,此事你就不用多管了!”连友浩摆了摆手,开玩笑,连家的最高规格可是用来招揽升华王的,要是给一个三星药师、十一轮月明皇这样的待遇,那家族客卿见了不得造反啊!

  ——他根本没有用心去看周恒,否则便能轻易发现周恒其实已经是月明帝了!

  年轻人就是考虑不周,他暗暗对连静香下着评语。

  ……

  周恒躺在床上,双手枕在头下,闭目养神。

  “周小子,快来陪本座说话,本座憋得受不了了!”黑驴吐着舌头说道,之前周恒和连友浩说了半天,它却不能吭上一句,实在憋死这头不说话就会死的贱驴了。

  “有那么多的时间不去好好修炼!”周恒眼也不睁,“你可是吃了天地果,别浪费了这样的天地灵果,不然还不如被我煮了吃,说实话,我还没有吃过驴肉!”

  “臭小子要是敢吃驴肉,本座就咬死你!”

  “哈哈哈,别吵了,听连静香说此去御龙殿就是乘坐星船也需要四个月的时间,趁这时间好好修炼一下!”

  “周小子,那大屁股娘们干嘛要找上你?是不是看上你了?”

  “……该给你找头母驴了!”

  “汪!”

  周恒心神沉浸,继续揣摩血河天经。

  他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得到宇文剑的传承,火神炉那一次异火之威他一直没有用过,而他天灵盖上还有一角符文,这都是超级大杀器!

  若是他还能将血河天经琢磨出些名堂来的话,那么必然还能再添胜算。

  他从进入这间船舱开始就没有再出去,连静香也不奇怪,像他们这种层次的武者动辄便要闭关上几年几十年,很识趣地没有过来打扰周恒。

  只是苦了黑驴,自己跟自己说了十几天后,终于觉得没趣了,也跟着打坐开始修炼。

  周恒原打算将金元丹炼出来再出发的,可有份材料却甚是珍贵,至少要到曰耀境级别的仙城才能买到,因此他也只好放弃这个打算。

  青华丹对他的效果微乎其微,但对黑驴还是有相当帮助的,这驴子每天一颗青华丹,再吸取仙石修炼,修为精进的速度快得可怕。

  周恒则一直在揣摩着血河天经,他在半个月后就没有再进入血河天经中,因为他已经抽取出了其中一个破碎的符文。

  血色匹练[***]有数万个细碎的符文,这些符文可以组成百个稍微完整些的小符文,而周恒抽取出来的符文就是一个小符文。

  事实上,他只是抽取出了几百个细碎的符文,然后一直在将这些符文试着组合到一起,拼凑出相对来说完整些的小符文。

  他用了整整三个月时间才完成了这个过程,这些破碎的符文此时正在他的识海中浮沉,并没有印刻到他身上哪一块骨头上。

  相比于他天灵盖上的那角符文,这些破碎符文即使组合起来也要残破的更加厉害,而且……周恒有种感觉,就是这个小符文即使真得组合完整了,却也远远比不上天灵盖上那角符文。

  氤氲天经的层次确实应该在血河天经之上!

  周恒可没有因此而嫌弃,事实上惑天给他的符文太高端大气上档次了,他现在根本揣摩不了,只能当大爷一样供着养着,可血河天经中的这个小符文就不一样了,他有把握可以掌握!

  他静卧不动,心神却在高速运转,试着将这些破碎符文组合起来,然后体会这个小符文中的玄妙之处。

  七天之后,他的右手染上了一层血红之色。十天后,他的左手也染上了一层血红之色。他颇有进益,却并没有真正走出一步。

  扣扣扣,就在这时,房门敲响。

  “周兄,御龙殿已到!”门口传来了连静香的声音。

  不知不间,四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

  周恒长身而起,眸子张开之间有一道血色闪过,但立刻便被金色神辉取而代之,然后重新化为温润玉洁。对他来说,血河天经只是一个参考,他不会完全按照这部天经的路走。

  “呜呜呜,终于要结束这万恶的曰子了!”黑驴仰天长叹,泪流满面,嘴里叽里呱啦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长达四个月没有与人说话,这头贱驴的嘴巴已经完全停不下来了。

  周恒向黑驴看了一眼,不由地一笑,道:“你好像进步很大嘛!”

  “还不是被逼出来的!”黑驴“幽怨”地飞了周恒一眼,身后猛地运转出八道月轮,“周小子,本座被逼练功,你要怎么补偿本座?本座也不贪心,只要那只破炉子就行了!”

  “什么,你敢说本座是破炉子,看本座不砸得你满头是雹!”火神炉在周恒的丹田中叫阵道。

  “嘿嘿,有本事你出来啊!”黑驴双眼放光,这火神炉要是出来的话,它肯定是拐了就跑。

  周恒叹了口气,道:“驴子,做人要知道感恩,你都是八轮月明皇了,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说起来天地果真是厉害啊,虽然黑驴每天都有吃青华丹,但青华丹对于月明皇的作用绝没有那么大,黑驴能够在四个月内从四轮月明皇飙到八轮月明皇,肯定是天地果起着直接的作用,青华丹只能说是锦上添花了。

  “本座是驴,不是人,不要用你们人类那一套安在本座头上!”黑驴恬不知耻地道。

  周恒走过去开门,连静香正盈盈俏立,她今天换上了一件朱红色的贴身长裙,将她丰满傲人的**完全勾勒了出来,胸口两座山峰似是要裂衣而出一般。

  “周兄,出来走走吧!”她娇声说道。

  “请!”周恒做了个让连静香先行的动作。

  连静香捂嘴一笑,当先而行,黑驴也行尾随于后,却被周恒插到了前面,气得这贱驴又想咬周恒的屁股。

  两人一驴很快便走上了甲板,四周围的景像立刻尽收眼底。

  仙界所有的太阳都在百万年前被打崩了,也就四九仙城才有无上存在人为安置了四十九颗太阳耀照仙域,但也只是限于四九仙城而已。

  整个宇宙是黑暗而冰冷的,只有一块块被打碎的大陆在茫茫的星海中飘浮。

  可现在这里却是闪动着密密麻麻的光点,好像漫天星光闪烁。

  不是星星!

  周恒凝目看去,那些光点都是一艘艘星船!

  连家自然不可能是第一家到的,这点周恒早就知道,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到达这里的势力居然有那么多!

  粗粗一看,便至少有几万艘!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