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六三八章 古城 3/3
  周恒对于杀意最是敏感,立刻感应到这三个升华境强者对自己生起的涛天杀机!

  他心中暴怒!

  自己得罪了他们吗?没有!这无怨无仇的,对方为什么要杀自己?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就因为他是三星药师,别人想要招揽他,但分脏不匀,那就宰了他,谁也别想得到!

  不,光是三星药师应该还不值得升华境的强者出手……既然胡媚能够知道固魂丹是他提供的,其他家族知道也并不稀奇!

  只要不是蠢人,便会将他和七星药师联系到一起,毕竟当初他在野马城认证三星药师的时候太过高调了一点,知道当时的情况后,没有人会觉得他的极限是三星药师!

  可恶的天宝阁!

  周恒对面前三人冷然相视,对天宝阁也给恨上了!

  他们说好了不会泄露顾客的资料,可转过头就把他卖得干净,以为他是月明帝好欺负吗?

  这个……月明帝确实很好欺负,就算**了周恒又怎样,区区一个月明帝能够给天宝阁制造什么麻烦?就算周恒真得是七星药师又如何,天宝阁可是有着绝仙城的背景,七星药师在这样的存在面前还是如蝼蚁一般。

  “三位前辈,你们不觉得过份吗?在下甚至还不知道你们是谁,你们便想着要杀掉在下!”周恒淡淡说道,但火神炉已经被他拎到了手上。

  “要怪,就怪你不应该来趟这个浑水!”皇甫青接口道。

  他的意思是,如果周恒老老实实躲起来,或者待在人多的地方,那么大家都有顾忌就不好下手了,反而因为周恒疑似七星药师而会开出各种优渥的条件招揽他。

  可现在这里就那么稀零光郎几个人,招揽不成下手杀了又如何,没有人会知道,自然也没有后患!

  要怪,就怪周恒的实力不行!

  这**的算是什么歪理?

  周恒心中的愤怒更甚,而皇甫青可以将这歪理说得如此堂堂正正,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他的实力强,可以碾压自己!

  实力强,就是王道!

  实力强,就可以无视规则!无视对错!

  因为强者一言,就是金科玉律!

  “喂喂喂,你们三个臭家伙,是不想也想着把本小姐杀人灭口?”冰秀兰插嘴叫道。

  皇甫青三人看都没看她一眼,区区一个月明王实在无法让他们正眼相看,既然要杀周恒,那么他身边的一人一驴也是要灭口的。

  “你们敢!”冰秀兰何等聪明,看看三人的脸色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她勃然大怒,斥道,“三个又老又丑的家伙,竟然想杀如花似玉、温柔可爱的本小姐,你们太过份了!”

  “废话少说!”矮子扫了一眼皇甫青和董家的瘦老头,一手探出,“既然你们不肯出手,便让老夫来代劳吧!”

  周恒和冰秀兰同时动作,一个揭开了火神炉,另一个则是在胸口一按,嗡、嗡,一片大火幅卷而出,而一道莹白的光芒也幅照开来,形成了一个玉质晶莹的护盾。

  “什么!”

  “这是什么火焰!”

  “啊——”

  三大升华境强者同时惊呼,他们在一瞬间发现了不对劲,立刻想要腾身而起,但这沸腾的火焰却已经将他们卷了进去!

  惨叫声戛然而止,只剩下一片烈焰烧天!

  不止是三大升华境强者瞬间被烧得尸骨无存,便是他们家族的那些人也被卷了进去,同样化为了灰烬!

  这就是火神炉的威能!

  杀升华境强者跟玩似的!

  “唉,本座真是堕落了,居然出手烧死了几只蝼蚁,真是惭愧啊!”火神炉还很傲娇地传递着神识波动。

  周恒震惊之余不由地脸皮一抽,这么恐怖的家伙居然就收在了他的丹田空间之中,要是这只炉子也对着他喷上一口,他更加经不起烧啊!

  “烧得好!烧得妙!烧得刮刮叫!”黑驴在一边欢跳起来,开始被三大升华境强者压迫,生死就在别人的一念之间,这是何等的憋屈!

  这**驴跳了几下之后,便将贪婪的目光盯在了火神炉上面,口水直流。

  “咦,没想到你还藏了一手!”冰秀兰露出了震惊之色,复在胸口一按,所有的白光收进了她的胸口,那乳白色的光盾已经消失了。

  “你也藏了一手嘛!”周恒虽然不知道那光盾的防御力强到何等地步,但这少女可丝毫不像是笨蛋,明知道对方是升华境强者还有恃无恐,这光盾必然能够起到相当的作用。

  看来,这少女的来头很大!

  不过,可惜了,被火神炉烧死的人可丝毫无法给他提供生命精气,那可是三个升华境强者啊,如果可以炼化的话,别说二十一轮月,可能都要直接飙到曰耀皇去了!

  “禁制应该开启了,我们走吧!”周恒收拾心情,化“悲愤”为动力,前方是一片还没有人闯过的**地,应该有着无数的宝物在等着他。

  “走!走!走!”黑驴和冰秀兰同时欢呼起来,让周恒突然发现自己身边怎么总是些不靠谱的人!

  他们前进,走出二百里之外,稍一试探便发现原本挡着他们去路的无形屏障已经消失!

  禁制开启了!

  他们齐齐踏步而入,一步、两步、三步,没有丝毫的异样感觉。

  这很正常,他们都只是月明帝、月明王,这里的禁制根本不可能对他们起作用。

  “宇文剑不是死了几百万年了吗,怎么这禁制到现在还能运转?”周恒颇为奇怪,按理说创世**会在百万年的光阴中化为腐朽,这禁制凭什么长存?

  “所以人家才叫大能,你只不过是月明帝的小人物!”冰秀兰很愉悦地打击了一下周恒。

  周恒淡淡一笑,不屑与小女人斗嘴。

  他们向前进,目标可说是非常明确,就是大陆中央的御龙殿。

  只是这里的重力极大,他们根本无法飞行!甚至,周恒还感觉到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作用,便是曰耀王都未必能够飞得起来!

  两人一驴的速度并不快,但相信任何人的速度都快不了,三天之后,他们翻过了穷山恶水,前方赫然出现了一座古城。

  这是一座早已经废弃的古城,而且也被破坏得支离破碎,到处可以看到大战留下的痕迹,周恒遥遥感应,兀自可以感觉到一道道赫然的杀意、战意!

  他开始以为这古城是百万年前仙界崩碎时遭到破坏的,但在感应到那些杀意、战意却知道自己想错了。

  这些意念确实强大,哪怕过去了无数年还是强横得让人发指,但远远不能和黑剑原主人这种层次相媲美,那最多只能算是创世帝级别!

  而黑剑原主人却远远超过了创世境这个范畴!

  当年,应该是一群创世帝在这里大战,这里是其中一个战场。

  宇文剑的老窝怎么可能会有一群创世帝大战的?而且这杀意、这战意无比凝实可怕,绝不是在互相切磋,而是真得在大战、血战!

  这里又曾经留下了什么故事?

  周恒大步前进,但黑驴和冰秀兰却挡不住那可怕的上古意志,根本接近不了那座古城。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他只能单独过去。

  “别忘了带宝贝回来!”黑驴怕死,是绝不可能逞强而行的,但它却怎么也忘不了宝物,朝着周恒不断地挥手。

  **驴啊!

  “带宝贝回来哟!”冰秀兰也笑嘻嘻地道,果断被带坏了。

  周恒摇了摇头,大步向着古城行去。

  这些意志可怕无比,恐怕创世王来了都会被震成白痴!但周恒最不怕的就是意识层面的压力,黑剑轻轻一振,什么压力都灰飞烟灭。

  几分钟之后,他进入了古城。

  他行走在古旧的街道上,放眼打量,这四周几乎找不到一座完整的建筑,都只剩下一片残砖断瓦。过了如此多年,哪怕当年这里死了无数人,尸体也肯定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咦?

  他走到城市中央的时候,不由地停下了脚步。

  又看到了!又看到了!

  这是一座相对完整的建筑,门匾都还没有完全毁去,字迹已是残缺,但一道血月却是鲜明而完整,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保护。

  血月!

  就是惑天恨之入骨的那个女人,她的道场就带有这样的标记,昔年在玄乾星那块仙之大陆上周恒便见过了,也让惑天发了回飙,周恒至今记忆犹新!

  百万年前仙界崩灭,四九仙城从废墟中重生,一切上古历史都被埋葬,只有在这些飘浮的古大陆上才能一窥昔年的究竟。

  周恒走进了这间道场,想要寻找那血月女子的雕像,至少知道这女人是长啥模样的。

  但让他失望的是,这里确实有一尊那血月女子的石像,可比撞入玄乾大陆的那块仙之大陆上的雕像更加残破,只剩下区区两只脚了。

  他仔仔细细地找了一遍,但毫无所获。

  即使有什么资料没在当时遭到破坏,可经过百万年的风霜侵蚀,又能有几样东西可以保存下来?

  周恒叹了口气,离开了这座道场,继续前进。

  又走了几分钟后,他再次止步,一股恐怖的威压切割得他的皮肤都似是要裂开了!

  他看了过去,只见那散发出恐怖威压的东西竟是一块鳞片!(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