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六六四章 地穴 2/3
  当然,敢暴起发难的肯定是实力强大之人,否则这就是在送死了!

  因为之前不知道御龙殿可以让曰耀王以上的存在进入,来到这里的人自然是以曰耀王最多,然后是打酱油的月明帝,然后才是曰耀皇、曰耀帝以及升华境强者的法相。

  甚至创世境强者的神相!

  现在出手的,正是那些强者的法相和神相!

  因为这里有禁制隔绝,虽然斩了别人的法相、甚至神相都不可能真正得灭杀对手,但同样不会让化龙九斩的秘密外传出去。

  这些强者出奇地一致,都是先盯上了弱者,挥起了屠刀!

  一片惨叫声中,血流成河,月明帝级别的武者几乎瞬间死绝,哪怕有家族强者保护都没用,人实在太多了!

  你杀我家的月明帝、我杀你家的月明帝,因为化龙九斩每个人都似乎发疯了!

  周恒没有出手,他护着黑驴和冰秀兰退到一边。

  只要不是创世境强者强行破开禁制出手,这里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这点他有绝对的信心。

  当月明帝死完之后,就轮到了曰耀王、甚至不够强大的曰耀皇、曰耀帝,这是一场屠杀,只有强者才能活下来!

  一道道神辉扬起,想要活命就必须拿出绝招来,不止是各种仙术乱作,不同的仙器也被拿了出来,在激活之后释放出恐怖的威能,绞杀着一条又一条人命。

  没有人注意到,这些喷涌而出的鲜血都流到了石台脚下,仿佛遇到了海绵似的,鲜血被飞快地吸收。

  嗡!

  石碑上的字符突然发光,并有一道道强大的波动流转,整个石碑也轻轻颤动,仿佛要活过来似的!

  嘭!嘭!嘭!

  这股波动涌过,所有人都是被震飞出去,连创世境强者的神相也不例外!

  怎么回事?

  众人纷纷停下了战斗,这突然的变化让众人都是没有了再打下去的想法,对于未知人人都充满了好奇……还有恐惧!

  石碑之上,每一个字符都变成了血红之色,释放出同样颜色的光芒,一股股强大的波动流转,让人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

  啪!

  这块石碑突然碎裂,无数块碎石乱卷,让每个人都是不由自主地将双手护到了身前做出防御之态。哎哟哎哟的声音乱作,不少人都是被砸得头破血流。

  轰隆隆,地面颤抖,那石碑之下的石台也跟着瓦解,竟是完全沉降了下来,底下现出一个黑乎乎的地洞来,深不知几许!

  就刚才那么一阵杀戮,数万人已经死剩不过万许,这些人都是满脸震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化龙九斩呢!”

  “没了!”

  “都是你们,非要杀杀杀,现在好了,化龙九斩都没了,你们满意了吧!”

  不少人纷纷指责,许多人不会去看自己的错误,只是一味地指责别人。

  “那石碑应该是某座阵法上的一个支点,上面所刻并非化龙九斩,而是阵纹!”终于有一位擅长阵法的强者说道,在阵法一道上他有很高的声望。

  这话说出来,立刻许多人的同意,因为他们都不相信化龙九斩会如此呈现于众人之前。

  “明老,这是什么阵法?”有人问道。

  “依老夫的推测,这应该是一个压制之阵,不止是这座御龙殿,甚至整个大陆都在这个阵法的压制范围之内!”那位阵法大师沉吟一会说道。

  “不是吧,化龙九斩虽然珍贵,也似乎不必用这种压制阵法来守护吧?”有人不解地道。

  “谁说这阵法是压制我们的?”又有人冷然说道。

  不是压制他们的,又是压制谁?

  众人的脸色渐渐变得慎重起来,如果这偌大的阵法不是用来压制他们的,那宇文剑如此大费周章就是为了好玩?

  这洞中……镇压着什么可怕的妖魔鬼怪?

  周恒心中一动看向黑驴,他想到了第一次见黑驴的时候。

  黑驴可以说是比较倒霉的,“安息”的地方刚好被孔家选为了镇压孔傲昆的地点,为了防止孔傲昆的魔气为泄,他们还建立了两层禁制。

  ——这外面一层禁制也可能是后来的凡人所建,因为光靠第一层禁制无法完全阻挡魔气的外泄。

  总而言之,黑驴就被镇压了一块石碑之下,与现在的情形似乎很像!

  “喂,你这么看着本座干嘛?本座虽然英俊潇洒,但从来不喜欢男人的!”黑驴又满嘴胡说八道了。

  “早知道当初怎么也不该放你出来的!”周恒叹了口气。

  “这是缘份!”黑驴勾住了周恒的肩。

  “哟,你们两个可真是肉麻!”冰秀兰做了个呕吐状鄙视这一人一驴。

  他们说话之间周统也从其他地方冒了过来,现在的情势有些诡异,一家人自然是要同心协力的。

  “可能这下面才有真正的化龙九斩,各位怕了吗?”一人突然说道。

  “你张无病不怕,我自然也不会怕!”

  “哈哈,张兄可敢带一个头?”

  有几个人立刻回应道,神情之间很是轻松。

  “这几个家伙应该都是升华境的,进来的只是法相,哪怕是死在这里也不是完全无法承受!”周统小声地说道,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也不会鲁莽到到处树敌。

  周恒点头,无论法相还是神相,损失了固然可惜,但说到底也只是时间问题,又不是不能再蕴生出新的法相、神相!

  比如周恒,以他恐怖的修为精进,要重塑一具法相或者神相又需要多久?

  能不损失当然不损失的好,但为了争夺某种秘宝、秘术那便值得一拼了!

  “哈哈,那我就带个头,看你们敢不敢来了!”那被称为张无病的人率先跃出,从破口的洞口跃入,然后如同一只蜘蛛也似,顺着洞壁一路爬下,很快就消失不见。

  ——哪怕这里的阵法是用来镇压某个了不得的大人物,但宇文剑是多少年前的人物?少说三百万年吧,而创世帝才多长的寿命?也就三十万年!

  那就是说,不管昔年这里镇压的是人是兽,早已经化成一堆枯骨了!

  既然如此,那还怕什么?

  想到此节,又有些人耐不住了,也跟着攀壁而下。而且谁知道这是不是宇文剑故布疑阵,只是用来考量众人的胆实,唯有勇气过人之辈才能获得收获!

  人或多或少有些从众心理,陆续便有人攀壁而下,越来越多,好像一群蚂蚁似的,黑压压的进洞。

  “兄弟,咱们也走!”周统拍拍周恒的肩,豪情大发。

  “走!”

  周恒虽然觉得这里的情况变得越来越诡异,但他还有两张底牌,一是火神炉、二是额头上的符文,让他坚定了好奇心,一定要探个究竟。

  黑驴一听到宝物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冰秀兰则是无知者无畏,浑不晓得什么叫害怕。他们自然也不会后退,要跟着周恒和周统一起下去。

  对于仙人来说,攀壁是很简单的事情,不过因为这里的重力奇大,攀壁相对来说就有些艰难了,必须牢牢地抓着洞壁,否则一个失手摔下去的话,可能周恒都要摔个粉身碎骨!

  连他都要如此,更何况是别人了!

  大家都很小心,也没有人在这个过程中出手去阴别人,现在宝物未现,盲目树敌实在太过愚蠢,一旦成为公敌的话更要遭人人喊打,殊为不智!

  虽然是攀壁而行,但大家的速度并不慢,能够活到现在的基本是曰耀王,而且还是曰耀王中比较强大的存在,在这里不敢说如履平地,但也最多比平地上慢上个两三倍而已。

  冰秀兰虽然有宝物护身,但在这里却是不怎么够用,没过一会就满头流汗大叫撑不住了。周恒只好腾出一只手将她挟在身下,带着她往下爬。

  “准姐夫,你身上有没有臭汗啊?”这少女却还挑三拣四。

  “再说废话,我就把你丢下去算了!”周恒现在虽然只能用一只手,但行动速度却丝毫不受影响。事实上他若是展开迅云流光步,在这个陡峭的洞壁上也能行走自如,只是他不想如此高调。

  “不要哇!”冰秀兰看着深不可见底的地穴,连忙张开四肢八爪鱼似地抱着周恒,这要摔得毁容怎么办?

  这少女虽然容貌普通,但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活力十足,尤其是那一对长腿紧紧地缠在周恒的腰上,很容易让人误会到其他的地方。

  鼻中闻着她身上幽幽的体香,周恒感受着她弹姓惊人的**,不由地有些心头荡漾,隐约之间似乎起了点反应!他连忙暗叹残念,自己这口味啥时候变低了,居然会对一个相貌平凡的少女动了想法?

  应该是离家太久,一直没有碰女人的关系,火气大了。

  “周小子,本座也走不动了!”黑驴看到冰秀兰能够偷懒,眼红了,也撒起了娇来。

  “我一脚踹你下去,好不好?”

  “哎,重色轻友啊!”

  这洞穴好深好深,周恒至少往下行了几万丈,可依然没有见底的迹象,但又下潜了几千丈后,突然又亮光闪动!

  他转头一看,只见一处的壁墙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天空,广阔无比!

  远处,正有一道道亮光闪动,五颜六色。

  “快要到底了!”

  众人都是精神大振,谁也没有想到这御龙殿之下居然还另有天地!

  可能这里才藏着宇文剑真正的传承!(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