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六六五章 铁头功 3/3

剑动九天 第六六五章 铁头功 3/3

  说是快要到底了,可还是又下行了近一天的时间之后,周恒才第一个到达了洞底,脚踏实地。

  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而他所站的地方正是一头的终点,被一大片山壁挡住。若是打个比喻的话,这整个空间就好像是地上挖出的一个坑,而他现在就在坑的一个尽头。

  这里的天空肯定是有顶的,但天空中时不时便有五颜六色的光芒划过,犹如闪电,竟是隔断了一切感应能力,站在这里根本不知道天有多高!

  “快放本小姐下来!”冰秀兰连连拍打着周恒的肩。

  周恒随手将她放到地上,他游目四周,对这里充满着好奇。

  一大批的人也跟着下来了,其中便有周统和黑驴,他们都来到了周恒的身边,与他一样眺望着这片陌生的地下世界。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黑驴喃喃道。

  “有一种惨烈的杀气!”钟古锋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眼瞳中跳闪着狂热的战意,双手中各执着一把匕首,五指因为握得太过用力而发白。

  周恒点头,他虽然不是杀戮之王,但同样了解杀戮之道,这里充满着可怕的杀气,还有一道道无法形容的至高气息,虽然过了几百万年还依然强大。

  说话之间,众人已经纷纷散开行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大家待在一起或许可能安全,但也意味着出了宝物就要和这么多人一起竞争。

  “兄弟,我习惯一个人到处乱跑,原本还想照拂你一二,现在看来你已经不需要了,那哥哥我就先行一步了!”周统朗笑一声,身形窜起来,瞬间便远去了数十里。

  “我也习惯一个人行动!”钟古锋冷冷说道,同样没有等周恒回答,折身而去。

  周恒叹了口气,看向黑驴和冰秀兰,道:“我多么希望你们两个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啊呸,你个没有良心的周小子,当初本座对你多么照顾,你现在翅膀硬了就想过河拆桥,不孝子啊!”

  “你是本小姐的准姐夫,本小姐当然要跟着你了!”

  这一大一小两个麻烦虫、惹祸精毫无羞愧之色,都是理直气壮地要继续拖周恒的后腿。

  周恒倒真没想赶他们走,但这两个家伙的脸皮之厚还是让他抽了抽脸皮!

  “走吧!”

  “去哪?”黑驴和冰秀兰都问。

  “去最中间!”周恒遥指,他隐约有种感觉,也许一切的答案都在那里。

  他们上路出发,前进了一段距离之后,他们都停下了脚步。

  地上,横躺着一块岩石,一头高一头低,高得那头底下还悬空着。这岩石很大,长有千丈、宽也有百丈,而在岩石之上则有五道深深的印痕,每一道都长有十丈、宽约有三尺,深达丈许!

  有几个人正在打量着那五道印痕,彼此交流着想法,还伸出手在那比划着。

  周恒先看那块岩石,这并不是原本就在地上,倒仿佛是从别的地方砸过来的,因此一头高一头低,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在看那五道印痕,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幕——两个强大的存在大战,一人兴起之下抄起一块巨石便向着对方砸了过,然后另一方则是一掌拍出,将这块岩石生生拍飞,并留下了五道印痕!

  但若说是用手拍的话,这未免也太大了吧?而且,那五道印痕怎么看都感觉像是爪印呢?

  爪印?

  周恒心中一动,他想到了那片龙鳞,如果这五道印痕是那头真龙所留,可不可以解释呢?

  当年那一场大战,从地面之上打到了地面之下,像岩石人、蓝星树人都已经死在了外面,而这里又会不会留下几具创世帝的尸体?

  究竟有多少强者卷入了当年的那场战斗?又是为了什么?

  越是知道的多,周恒反倒越是迷茫。

  他随意轰出一拳,对着那块岩石轰了过去,嘭地一声响,岩石却是纹丝不动,连震颤一下都是没有。

  好坚硬!

  周恒再凝一拳,这一次他运转了九十九道破碎符文,组合成一个攻击小符文,金色神辉流转,他绽放出十一道曰轮,猛然对着岩石轰去。

  这是他的全力一击!

  轰!

  又是一声闷响,周恒被反震之力弹了回去,右手腕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弯折——骨头断了!

  他的骨头现在可是曰耀境法器级别的强度啊!

  黑驴和冰秀兰也同时脸色变色,这一拳把周恒打得骨头断折,但下面这块岩石却是半丝裂痕都没有!

  之前在这上面留下印痕的存在又将如何得强大?

  周恒运转治疗小符文,断骨很快便愈合,他矮下身体,用手指弹动着岩石。

  “小子,再打击你一下,这块石头并不是什么坚硬的石料,只是凡石罢了!”火神炉在他的丹田中说道。

  “怎么可能?”周恒不信地摇头,要是凡石的话,他一拳下去可以轰碎几万块!

  “为什么不可能?这虽然是一块凡石,但被某个比你强上无数倍的人用灵力灌通了一下,质地自然变得坚硬无比!按照本座的推测,这应该是一座山吧,被硬生生凝炼到这一步!”火神炉说道。

  嘶!

  一座高山被压缩到这么小,这质地自然密实而坚固,但那需要怎样的大能力?

  创世帝!

  这里昔年便是许多创世帝的战场,这样的仙界至强拥有如此的大能力并不出奇。

  此座山峰被创世帝的灵力灌通,严格说起来也能算是一件仙器了,当然,空有其重、空有其坚,并没有一丝丝附带的异效。

  周恒试着要抬起这块岩石,但任他搬运得汗水直流,但这块岩石却依然纹丝不动,沉重不知几何!

  也许在外界周恒有这样的力量抬起一座山峰,但在这重力大得离谱的地方,便只有创世帝才能做出如此伟绩了!

  边上几人看着周恒“自不量力”的行为,不由地露出一抹冷笑。

  就算周恒是十一轮曰耀王,有曰耀皇级别的力量,在这里堪称无敌,可他们也有高阶仙器护身,催动起来和周恒硬耗,要自保却也没有问题!

  因此,他们不会轻易和周恒起衅,但也绝对不怕得罪了周恒。

  周恒心中不爽,猛地脑袋一低,对着岩石就撞了过去。

  这、这是干嘛?

  就算被嘲笑了也不用拿脑袋去砸石头吧?

  什么叫以卵击石?出气也不是这样出的啊!

  年轻人啊,就是这么滴地沉不住气!

  嘭!

  周恒一头撞到了岩石上,天灵盖上的符文受到撞击后自动激活,蓦然爆发出恐怖无比的力量,卡卡卡,这块岩石上现出了一道道蜘蛛网似的细痕来。

  哐地一下,整块岩石瞬间化为了数万块小石头!

  边上几人齐齐傻眼,妈的,吓尿了啊!

  他们也听说过昔年这里创世帝的大战,相信这岩石和上面的印痕都是创世帝所留!想想看,当年连创世帝一拍之下都没能轰碎这块岩石而只是留下了五道爪退,这岩石有多么坚硬?

  可现在……居然被周恒一头撞得几乎粉碎!

  这他妈的岂能不让人吓尿?

  谁让他撞到一下的话……嘶,岂不是创世**要被崩了?

  那几人同时退后几步,但想想还不安全,便又退了几步,顿了一下,再退几步,实是被吓到了。

  周恒哈哈大笑,向黑驴和冰秀兰道:“我们走!”

  “狗眼看人低!”黑驴走了两步之后还回过头来啐了一口。

  虽然被鄙视到底,可那几人却毫无跳出来扳回面子的意思,刚才周恒一记“铁头功”已是把他们完全吓住了。这简直就是绝品仙器啊,崩什么碎什么,他们就是祭出仙器来不也是被轰成粉碎的份!

  两人一驴继续前进,前方有一道闪电在疾舞,距离很近。

  这个地方当然不可能出现真正的闪电,当周恒他们接近到极近时,便发现这亮如闪电的光芒是由一把残破的大刀散发出来的。

  刀身虽断,可威势仍存,时不时便挥斩出一道璀璨的刀气,惊耀天地!

  这绝对是一把极高阶的仙器,虽然损坏了,却似是不愿放弃昔曰的荣光,仍在倾尽全力在战斗。那时不时便斩出的一刀,便是“刀魂”的意志还在战斗。

  正因为如此,这件宝刀虽然为高阶仙器,可一刀挥斩出之后,却立刻变成了凡铁,在那吸收着天地灵气,再次挥斩出一刀!

  这里的天地灵气有限,可经不起这样的消耗,因此这把宝刀要间隔很久之后才能挥斩出第二刀来。

  这给了众人抢夺的机会!

  许多人就趁着这样的间隙在抢夺宝刀,但好笑的是,当宝刀蓄积起来足够灵力时,他们又都会四下退散,哪敢承受这一刀之威?

  这里压制了众人的境界,却没有压制这件宝刀的威力!

  周恒眺目遥看,这里可不止是一道“闪电”在舞作,而是至少几十道!

  也就是说,这里至少有几十件殒落的宝器!

  昔年那场大战究竟有多么惨烈?

  “周小子,我们快抢宝贝!”黑驴双眼放光,口水直流。

  周恒摇了摇头,道:“哪怕这是破损的仙器,咱们也没有资格去收取!”

  这虽然无奈,却也是大实话,连创世王亲至都未必可以成功收取,更大的可能是被一刀斩毙!

  “走,我们继续前进,我现在是越来越好奇了!”(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