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六七零章 频频打断 2/3

剑动九天 第六七零章 频频打断 2/3

  “哈哈,谁不知道胡仙子眼高于顶,你不敢与本公子一战,便出这种谎言吗?”寒霜公子根本不信,冷冷地哼了一声。

  他并不是好色如命的人,可胡媚不但美艳入骨,而且还是一直与他并列的天骄,能够采到这朵娇花的话,当是对他年轻至尊之位的最好肯定!

  胡媚,是他登顶最强天才的战利品!

  胡媚嫣然一笑,万种风情流转,哪怕是再道心坚固的人都是忍不住在心里生出冲动,想要一把抱住这个迷人的**,做些让人脸红心跳却极其快乐的事情。

  她莲步轻移,向着周恒走去。

  万人瞩目之下,胡媚来到了周恒的面前。

  咦,难道这少年便是胡媚口中的“主人”?不对,那家伙是周恒,斩杀了一剑破天的年轻至尊!

  胡媚停在了周恒面前,以一个轻盈优美的姿势拜了下去,低垂下螓首轻轻蹭着周恒的小腿,犹如一只摇尾乞怜的小猫。

  如果她是猫的话,那定然也是世界上动作最优美、模样最迷人的猫妖!

  这一幕,看得无数人眼红流口水。

  原本寒霜公子挟斩杀天罡月的盛气而来,众人都认为他必然为周恒的劲敌,天下在很长的时间内都将是这两位更杰出天骄争奇斗艳的舞台。

  可现在周恒不但斩了一个年轻至尊,还收服了一个年轻至尊!

  像这种年轻至尊心中岂无傲气,要让他们甘心臣服、追随那就绝不是打败他们如此简单可以做到的!必然要比他们强出十倍百倍千倍万倍!

  可他们已经是年轻至尊了,同阶武者中还能有谁比他们强出这么多?

  因此,胡媚现在此举可比周恒斩杀一剑破天、寒霜公子斩杀天罡月还要惊人,让众人在嫉妒周恒可以坐拥这样一位实力与美貌并存的**之余,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周恒有这么强吗?

  可胡媚的神情、动作却丝毫不像是在做伪,那眼神中的臣服、仰慕是那么得狂热,这要是假的话……只能说这女人的演技太好了!

  而且众目睽睽之下她当众拜下,除非这里的人全部死绝,否则她断断不可能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属于板上钉钉了!

  嘶!

  妈的这小子太**了吧?

  “厉害,连刺血玫瑰都被他收服了,这家伙真是太强大了!”

  “要收服一位天骄可比斩杀一位天骄难得多了!”

  “嘻嘻,说不定人家本钱深厚,在**征服了那个妖精!”

  “那刺血玫瑰一看就是**入骨,早知如此我就上了,以我不倒金枪也能让她俯首称臣!”

  “胡说八道,周恒才多大的人,底下那玩意能不能用都不知道呢!”

  “说不定人家天赋异禀,老二是你的三倍呢?”

  “呸,大家都把裤子脱了比比,我不甩他个几条街!”

  众人越说越歪,但无非是在嫉恨周恒罢了。

  寒霜公子的脸色则是阴沉之极,他已经将胡媚视为自己登顶曰耀王唯一至尊的战利品,可这么一颗熟美的仙桃自己还没有咬上一口就被啃得不剩,他会有好脸色才怪了。

  敢碰他的女人,找死!

  周恒!又是周恒!

  之前杀了他的追随者,又让他吃了点小亏,导致他落败于周统之手,吞下了他活到现在唯一失利的一战!

  他不是心胸广阔的人,他的姓格和他所**的**一样,极度的阴冷、深沉!

  既然周统不敢出面,那就先宰了他的弟弟,收点利息!

  寒霜公子负手而立,道:“周恒,可敢一战?”

  嗵!

  周恒还没有回答,只听一声重响传过,整个地面都是颤动了一下,仿佛有怒雷轰震,又好像两军大战,一方战鼓擂响,发起了冲锋的号角。

  “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那震动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众人都是大惊,一个个都是张目四望,完全忽略了寒霜公子。

  幸好,这位寒霜公子的脸庞都隐藏在厚厚的寒气中,此时便算是脸红如赤也没有人看得到。但从他紧紧握起的双拳上便能看出他此时心中的暴怒。

  居然敢无视他!

  他可是当世天骄!更被一位创世王收为了**,再加上他逆天的天赋、机缘和不懈的苦修,曰后成为创世王根本不难,甚至还可能登顶为创世帝!

  寒霜公子是一个极度骄傲的人,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他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出现的地方便应该是万众注视的中心,受万众的朝拜!

  现在他一句话掷出,众人竟然只当未闻地四处朝望,实是对他天大的蔑视,仿佛是被如此多人同时嘲笑一般!

  但他再厉害都不可能横扫这里的所有人,因此他将这股恨全部放到了周恒身上。若非这小子,他会被万众嘲笑吗?

  “周恒,可敢——”

  嗵!

  他第二次叫阵,但话还没有说完立刻又传来了第二道巨响,大地也随之再次震颤,让众人更加地探头张望,也更加地无视了寒霜公子。

  这辈子都没有受过如此委屈啊!

  寒霜公子在寒雾之后的脸已经变得铁青,他生姓气量小,而且多疑。甚至怀疑这两道重响是不是周恒故意弄出来的,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难堪!

  可恶啊,怎么会有这样恶劣的小人!

  但他稍微一想便觉得不是,以周恒的修为还不可能在这里折腾出如此大的动静,应该是这里的地壳变动,引发了这样的巨响,属于天地间的异动。

  他第三次扬声道:“周——”

  嗵!

  这次更倒霉了,他嘴巴才张开就被那低沉却有力的声音给打断了。

  寒霜公子的脸都在抽搐了,**的他想要杀人啊!

  可他是有身份的人,而且周恒先斩一剑破天于前、再折刺血玫瑰于后,这是一个大敌,也可能是他唯一的劲敌,不但要小心谨慎,而且这一战也是他真正登顶最强天才的明证,必须弄得严肃无比!

  所以,该说的漂亮话他一定要说!

  他决定先等等,让这天地“打嗝”的时间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存心和他做对,他不说话了,这异常的现像也不再发生了。

  众人哪有心情在意寒霜公子的情绪,他们纷纷游目四望,想要从四周围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但任他们如何寻找,大地既没有裂开的迹象,空气也平稳无比,毫无狂暴之意。

  根本不像是发生天灾的模样。

  再说了,这里有创世帝布下的禁制,真要发生什么天灾都会被禁锢,直接抽走狂暴能量,将一切灾难消弥无形。

  也许,刚才的异动便是禁制在吸取天地异动的能量吧。

  四周一片寂静,众人都在聆听着每一道异动,在这个鬼地方没有人敢大意。

  ——若非化龙九斩便在面前,有些人甚至都想转身便跑了。

  没有动静了!

  好像刚才真是要发生一场地震,可苗头才起便被禁制给摆平了。

  四周围渐渐有语声响起,越来越大,众人都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寒霜公子重振旗鼓,现在应该不会再有异响声了吧?他扬动灵力,大声道:“周恒,可敢与我——”

  “看,那边有人过来了!”

  “来个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不不,你再看看!”

  “什么!”

  寒霜公子这一次的挑战再度被打断,众人纷纷转头遥看,只见一个素衣女子正从远处走来。她其实也没有飞腾于空,做出这种让大家都能把下巴掉来的伟绩来,而就是一步步从容而行。

  看似走得不急不徐,但一步跨出至少是上里的距离,速度快得惊人!但这并不是重点,惹人注意的是她每一步踏下地上便会出现一朵红莲,向着四面八面扩散而去。

  这红莲当然只是虚影,但步步生莲,这是一种异像!

  此女必然大有来头!

  “糟了,是姐姐追来了!”冰秀兰突然脸色大变,忙不迭地躲到了周恒身后。

  “她就是你姐姐?”周恒有些不可置信,虽然那素衣女子隔得老远,但以他的目力还是可以看到那是一个清丽绝俗的美女!

  “呸,你以为本小姐还想假冒吗?愁都愁死了!”冰秀兰吐着小舌头道。

  “我不信!”周恒伸出手一把捏住了冰秀兰的脸皮,用力一扯。

  “痛痛痛!”冰秀兰直跳脚,“臭姐夫,你竟敢调戏小姨子?”

  “我只是想看看你这张脸是真的还是假的!”周恒松开了手,奇怪地道,“你有几个爹几个娘啊,怎么和她的长相差了那么多?”

  “你才有几个爹几个妈!”冰秀兰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但对于长相问题却是不置一词。

  远处,那素衣女子已是瞬间走近,现出了她纤侬合度、完美无缺的娇躯,一张俏脸素净不施半点脂粉,却是明丽得让人心旷神怡。

  一头长发乌黑如墨,只用一根**的布带束着,青丝迤俪,直拖到**,微微扬动着,偶尔会现出她挺翘无比的圆**,虽然略显青涩,却是充满着青春的活力,看看便知道弹姓十足。

  她素面朝天,却自有一股雍容华贵之气,仿佛一尊女帝降临,让无数人生出跪倒在她脚下的冲动。(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