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七二零章 又一部天经 1/3

剑动九天 第七二零章 又一部天经 1/3

  不止许多人以为周恒是在用一把断剑羞辱公羊太孙,便是公羊太孙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可恶!

  他公羊太孙是小丑吗?

  公羊太孙的脸色变得阴沉无比,他并不是城府深厚的人,相反,他喜形于色,因为他的背景太强大了,强大到根本无需要隐藏自己的情绪,看不顺眼直接拔剑杀人又如何,何人敢处治他?

  法则、铁律?

  这些都是束缚弱者的,强者向来是凌驾于一切之上!

  “找死!”他目光中杀气一闪,但立刻又强按了下去,当众杀一位药师,而且还是圣药师……他没有这样的资格,连他父亲、他师父也不敢冒这样的大不韪!

  毕竟,有些线触了之后会造成可怕的后果,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只要狠狠地羞辱周恒一顿即可!

  对方好歹也是一位圣药师,在地位上与超创世帝相同,他可以羞辱这样的存在,势必将成为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无人可以比肩。

  “我会打断你的两条狗腿!”公羊太孙冷冷说道。

  周恒咧嘴一笑,道:“你待会就会发现,你现在说得越狠,等下吃得苦头越多!”公羊太孙想要怎么对付他,他就要用相同的手段还诸回去!

  “哈哈,凭你也配!”公羊太孙仗剑而出,一道肃杀之气流转,剑气如同闪电般划出。

  周恒举剑相迎,黑剑同样流转出一道漆黑如墨的剑气,深邃得比黑夜还要幽暗。

  轰!

  剑气相击,空间竟是现出了不稳定的漩涡,好像要崩溃了一般。

  “什么!”

  “这把断剑竟有如此神威!”

  “不会吧,断成这样,烙刻在其中的阵纹肯定早就毁了,应该与凡铁无异,怎么还能打出这样凌厉的剑气!”

  “哪怕隔着禁制我也能感应到这把断剑释放出来的森然杀气,仿佛九天十地的强者全部斩杀过似的,让我的心脏都瞬间停止了跳动!”

  “嘶,现在都这么可怕,若是这把断剑完好,又能发挥出怎样的威力?”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宝器?究竟是谁人用过的?”

  “绝对是史前某位大能的兵器!”

  “难道是跨越仙人境的存在……”

  所有人的声音都颤抖了,流露出强烈的敬畏之色。

  这些议论周恒听不到,阵法隔绝了他的视听,他的面前就只有公羊太孙的存在,他的敌人!

  星云剑法,起!

  周恒疾动,迅云流光步不由自主地运转起来,他身形翩翩,剑气如墨龙,一剑之下,仿佛宇宙初生,一片星空生、一片星空灭。

  眼尖之人立刻认出了周恒的身法,可这明明是孔家的不传之秘,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外姓人的身上?难道,周恒是孔家的私生子?

  可真若如此的话,孔家不早就公布了?

  普通的私生子自然见不得光,可周恒是谁?圣药师!真要有这样的私生子,孔家早就敲锣打鼓地昭告天下了。

  公羊太孙在身法上并不弱,他师承当今仙界公认的第一高手,哪怕比不得孔家千锤百炼、传承几十万年的无上绝学,但肯定也不会逊色太多。

  他吃亏在始终受到周恒的气势压制!

  本以为祭出苍云剑,可以一举扭转他的颓势,却没想到周恒手里的那把断剑竟然完全有资格与苍云剑对抗!

  剑对剑、人对人!

  可恶,一定要逼他使出绝招吗?

  公羊太孙在心里恨恨说道,这是他想要用来对付冰心竹的,出其不意、一举拿下这个天之骄女!可他的人生不能出现任何污垢,若是输给一个九相升华王,他以后还抬得起头来吗?

  一定要赢!

  他左手一展,荡出一片青色的光华,有无法言喻的至高气息流转。

  嗯?

  周恒微微一愣,这种气息让他有一种相当熟悉的感觉!

  天经!

  绝对是天经!

  在公羊太孙的身上,居然也有一部天经的存在?不,他不一定有天经,可能只是被传授了天经的一些符文,但这种大道的气息却是完全做不得假!

  绝仙城就是绝仙城啊,据惑天说一界天绝最多不会超过九部的极限之数,可算上他、冰秀兰和公羊太孙,这就已经有三部了!

  倒要看看对方这部天经的威能!

  周恒并没有将攻击小符文直接布于黑剑之上,而是同样凝在左拳之上,对着公羊太孙迎了过去。

  嘭!嘭!嘭!

  天经对天经,战斗的威力再次提升!

  虽然角斗场有创世帝级别的阵法防御,理论上是任何升华王都不可能轰开的,但天经就是天经,碰撞之下,与大道相合,流转出层次更高的破坏力,竟是在撼动这个防御阵法!

  就如同当初冰心竹进入了御龙殿,她也曾经让八道锁链起了颤抖,并不是真得因为她太强大了,而是因为她体内的天经!

  “你——”公羊太孙用惊讶的目光盯着周恒,感应是相对的,他自然也清楚明白周恒掌握了另一部天经,这才能够与他针锋相对!

  “原来如此!”他立刻又露出了笑容,杀人越货的念头顿时一发而不可收拾。当然,这里是不行的,但周恒不可能永远都留在绝仙城中。

  周恒淡淡一笑,谁抢谁还不知道呢!

  他伸指在黑剑上轻轻一弹,道:“若是你技仅如此,那么,就只能吞下败果了!”

  “哼,你未免得意的太早了!”公羊太孙凝神运气,身上的青色光华衍化为一株巨大的乔木,在他的头顶张开了华冠,郁郁葱葱。

  惑天的天经是桃花,冰心竹的是红莲,血河老祖的……就是血河,而公羊太孙,他的天经是一株青色的大树。

  天地永远不会蕴生出两部相同的天经!

  “给我镇!”公羊太孙大喝道,漫天青色的光华乱溢,笼罩了整个角斗场。

  他的修为只有升华王,可青色光华笼罩之下,便是创世**无法看穿里面的情况!

  天经之威,已是凌驾于创世帝之上!

  周恒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好像这天地在排挤、**他,尤其是天地间的木属姓灵气,更是视他为仇敌,不但不能为他所用,反倒像是毒药一般!

  有意思!

  周恒在冰心竹的身上学到了天经的一种运用之法,那就是具化到兵器之上,而公羊太孙又给他推开了一道大门,原来天经还能影响天地自然!

  不错,天经既然是天地蕴育,自然也最是近道,影响天地环境完全可以想像。

  对方的天经是木属姓的,而血河天经……自然是水属姓的!

  他能不能影响水灵气呢?

  周恒一振黑剑,充满破坏力的剑气荡开,管你什么天经封锁,剑气纵横之处,一切皆被斩破!要知道,昔年黑剑一道余波的余波便斩下了一片仙之大陆,斩破这一个空间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周恒不是黑剑的原主人,但公羊太孙也不过是十五相升华王罢了。

  “镇!”公羊太孙再度出手,青色的乔木一株接着一株出现,向着周恒轰镇而去,他并不缺乏耐心,既然周恒也掌握了一部天经,这注定了将是一场苦战。

  也许是他的大发神威起效了,众人只觉周恒的动作越来越慢,好像有点不堪招架!

  在众人看来,这再正常不过了,一个是十五相升华王,一个才是九相,而且公羊太孙更是仙界第一高手的亲徒,本就应该占据绝对的优势。

  可场中却至少有两个人皱起了眉头,一个是冰心竹。

  “不对,这家伙并不是真得不敌,而是他在领悟公羊的手段!”这同样掌握一部天经的女子蓦然俏目一亮,在心中给了自己一个惊人的答案。

  “这小子的悟姓……相当可怕!”另一人则是独孤玄,青木天经就是他传给公羊太孙的!

  ——没有人知道他身上有一部天经!可若非如此,他岂能以一介散修的身份,问鼎仙界第一高手的王座?

  “这部天经,老夫必取!”他暗暗说道,眼神中闪过一道火热,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天经之威,而他更知道天经是可以融合的!

  两部天经叠加一起,那威力的提升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应该……如此吧!”周恒喃喃自语,左手荡开之处,天地应合,尤其是水属姓的灵力,仿佛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份,可以无尽延伸!

  “镇!”他轻轻说道。

  嘭!

  公羊太孙的身体猛地一沉,竟是真得被**了下去。

  “你——”公羊太孙大愣,他根本没有想到周恒竟然这么快就学到了他**控天地环境的办法,以天经符文去影响对应的灵气!

  若是他有所准备,肯定不会因为水灵气的突然“造反”而跌落到地上,但他震惊得是周恒的悟姓,只是看他**控了一下便举一反三,轻而易举便琢磨出了其中的奥妙。

  他当年用了多长时间才做到的?十年?还是二十年?

  跟周恒一比,他算什么天才?

  公羊太孙露出无比的嫉恨之色,他绝不允许世间出现一个比他还要聪明的人!若是有……抹除!

  “青华闪!”他大喝道,无数道青气从他的体内涌出,仿佛一条条的青龙在围绕着他盘舞。(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