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七二四章 坑姐 2/3
  周恒也没有隐瞒,道:“我在凡界的时候,曾遇到贵家的孔傲昆前辈,这迅云流光步便是他传授于我的!”

  他的境界虽然不高,可因为顶着圣药师的头衔,在地位上更比孔清阳要高出一截,因此完全不必自谦晚辈,否则反倒要让孔清阳无所适从了。.

  “原来如此!”孔清阳目光一闪,脸上也现出一抹淡淡的悲伤,似乎在哀叹家族这个遭遇不幸的后人,但这样的情绪他立刻收了起来,“周大师原来来自玄乾星!”

  周恒知道自己吐露孔傲昆的事情肯定会泄露自己一些秘密,但他现在却是丝毫不怕。

  因为惑天一个瞪眼就毁了一个超创世帝的神相,而且还是公认的仙界第一高手,牛逼得已经无以复加了,现在谁要对周恒出手不得三思而后行之?

  能够挡得下惑天这一眼再说吧!

  “有幸得见孔傲昆前辈,不过他的情绪不是很稳定,时而清醒时而疯狂!”周恒说道,说起来他还是很关心孔傲昆的,对方传授给他的迅云流光步不知道救了他多少回。

  虽然那是孔傲昆神智模糊,把他当成了孔家的族人,可授艺之恩却在,周恒必须承这个情。但他并不愿意将人情还在孔家身上,因为孔家显然知道孔傲昆在哪,却是不管不顾。

  说到孔傲昆的时候,孔清阳终是免不了嘘唏了一阵,他还不知道玄乾星已经崩灭的事情,而周恒也没有想要告诉他的意思。

  两人说了一阵之后,孔清阳道:“迅云流光步是寒家的不传之秘,既然机缘巧合之下为周大师所学,还请周大师不要再外传他人!”

  周恒想了想便答应下来,这确实是孔家的绝学,不过之前他已经将迅云流光步传给了众女、黑驴和王苛,那就没办法了,谁让孔清阳说晚了!

  相信若是没有惑天之前的大发神威,估计孔清阳绝对不会如此好说话,说不定还要逼周恒签个什么契约,若是将迅云流光步外传又怎么怎么样。

  但现在……他们敢惹出这个女魔头?分分秒都能将孔家灭了!

  家族都没了,那还要什么镇族绝学?

  送走了孔清阳,周恒去见惑天。

  “你这样当众曝露,不怕有危险吗?”周恒慎重说道。昔年崩灭仙界的几位大能虽然除了惑天之外暂时都失去了下落,而且黑剑原主人是肯定挂了,但说不定就有人活了下来!

  若是那几个强者的恢复速度超过了惑天,那惑天岂不是危险无比?

  “如果有旧人出现,我会更快地恢复记忆,而我的实力也会随之完全恢复,并且超过往昔!”惑天对着他温婉一笑,安慰周恒道,“我这次伤的伤虽然很重,但也给了我一个突破自我的机会,我相信只要恢复记忆,我的实力也将大增,世间再没有一个人能够伤害得了我!”

  周恒一边为惑天高兴,心中宽慰了不少,但另一方面也在暗暗叹惜,惑天真成了天下无敌的存在,那他追赶起来就要更加吃力了!

  “自己小心点,你现在的敌人很多!”惑天说道,但立刻话风一变,道,“不过在这个绝仙城内,我的神意可以覆盖每一个角落,你是绝对安全的!”

  听着她话中的安慰,周恒不由地心中一荡,道:“师姐,不如我们晚上抵足同眠,让我好好向师姐请教一番!”

  “滚!”惑天一脚踢出,待到周恒逃似地离开了房间,她突然失笑,如漫天的星星同时闪耀,惊艳无比。

  可惜,周恒并没有看到。

  “驴子,咱们去收债!”来到外院的时候,周恒吆喝一声。

  “走走走!”黑驴立刻兴高采烈,它喜欢宝物,但也从来不会排斥钱啊,有了钱就能买到宝物,驴大爷又不傻!

  “我也去!”冰秀兰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吊着周恒一条胳膊。

  “你不好好地回太一教待着,整天待我这里干嘛?”周恒叹了口气,说起来他可能对冰心竹感兴趣,但对冰秀兰这种丫头完全无爱啊。

  “回去姐姐肯定要管着我,除了叫我修炼还是叫我修炼,多没劲啊!”冰秀兰噘了下嘴,她现在终于突破了月明皇,没办法,任她再怎么不肯修炼,本身的资质却是摆在那,绝仙城的灵气又浓郁得可怕,仿佛背后有人在推着她似的,不突破都不行!

  当然,这还是亏了之前她吃下的月华丹,否则她的进步绝对没有如此之快。

  “唉,白白浪费啊!”周恒摇头,这丫头的天赋那么好,可她却偏偏不好好珍惜,否则她的进步绝对不会比众女慢。

  二人一驴前去收债,对方可不敢赖一位圣药师的帐,而且更关键的是,周恒身后还有一个武力无敌的至高存在,就算是再恐怖的数目也得照付!

  再说了,城里绝大部份的人都压了周恒输在第几息上,这些钱全部进入了庄家的口袋,现在只是转手给了周恒而已,根本没有亏,只是赚了个小头,大头全部落到了周恒手里。

  “咱们再去太一教逛逛,顺便把你姐给扛回去!”周恒笑道。

  这当然是一句玩笑话,上次去太一教他还没有转得完全,周宇河教了他一个手段,只要离得近的时候以鲜血为媒施展,便能感应到血脉亲人的存在。

  因此若是万古大帝被镇在太一教的话,他应该可以感应得到。

  “好好好!”冰秀兰立刻眉开眼笑,这太合她的意了。

  他们转道前往太一教,因为有惑天的保证,周恒在绝仙城完全可以横着走,这位绝世天女既然说可以说保他安全,那么他肯定是绝对安全的。

  “姐姐,姐夫来看你了!”一进太一教的区域,冰秀兰就大声叫了起来,唯恐别人听不到。

  她就是要造势,一旦某件事情众所周知的时候,那么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这是周恒第二次来太一教,但众人看向他的目光却与第一次截然不同。

  第一次别人不知道他是谁,只以为他是一个无比的幸运儿,得到了他们圣女大人的垂青。但这一次周恒却已经名动整个绝仙城,谁不知道他是圣药师?而且还刚刚打败了有绝顶天才之称的公羊太孙,在武道上也绽放出无比闪耀的光芒!

  论身份人家是圣药师,都可以与他们的教主平起平坐!论武道实力,人家能够轻松打败公羊太孙,那么也能打败他们的圣女大人!

  而再说到背景的时候,人家的师姐一个瞪眼就灭了一尊超创世帝的神相,太一教请得出这样的强者来对抗吗?

  这么一比的话,他们的圣女还是高攀了!

  因此,周恒一路走过的时候,看到的全是一双双充满敬畏和狂热的目光。

  “姐姐,有没有想念你可爱、听话、迷人、漂亮的妹妹?”进入莲园之后,冰秀兰蹦跳着扑向冰心竹,从背后抱住冰心竹。

  “你这丫头——啊!”冰心竹猛地发出一声惊呼,因为冰秀兰竟是用两只手各握住了她的一只秀乳,还不断地揉搓着,顿时让她生起了又羞又恼、又有一种说不清的异样感觉。

  若是换了另一个人,她肯定迸发力量将对方崩个粉碎,可现在却是她的妹妹,她又怎么下得了这个狠手,只觉四肢发软,俏脸如赤,烫得可以把鸡蛋都给煮熟了。

  不行啊,还有一个男人站在对面,怎么可以这样,不行啊,啊——

  “小了点,手感比蓝胖子差多了!”冰秀兰玩了一会停了下来,但双手还是没有松开,朝着周恒咧嘴一笑,道,“姐夫,你也来试试!”

  周恒早就目瞪口呆。

  他知道冰秀兰有很强的坑姐属姓,但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能坑到这种地步。

  “秀兰,放手!”冰心竹缓过了一口气来,用恶神凶煞般的眼神看着冰秀兰。

  “姐姐,你生气啦?”冰秀兰使劲一抓。

  “哦——”冰心竹全身一僵,四肢都是轻轻颤抖了一下,双眼顿时一片迷离,嘴角儿有些许口水涎出,闪动着晶莹的光泽,“我、我没有生气!”

  “我不相信,姐姐你从来说话不算话的!”冰秀兰连连摇头,两只魔手又开始揉搓起来。

  “啊——嗯——”冰心竹绞动着双腿,俏脸绯红,颈间额头可以看到一滴滴晶莹的汗水渗了出来,双眼失神,红唇半嘴着,似乎在轻喃着什么,露出几颗雪白的贝齿,一道口涎却是怎么也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这女人的体质竟是如此敏感!

  周恒只觉啼笑皆非,这个天才升华王居然被一个月明皇当众“玩”得**迭起,怎么想都是匪夷所思!可看到一个绝色美女露出如此慵懒迷人的姓感模样,他也忍不住有些心荡。

  冰秀兰真是被萧祸水几个女人带坏了啊!

  周恒摇了摇头,道:“冰秀兰,你要不想被你姐姐打屁股的话,最好赶紧跑路!”

  “啊——”冰秀兰一吓,双手顿时收了回去,失去了她的搂抱,冰心竹脚下一软,瘫坐在了地上。但只是一瞬间,她迷乱的眼神已是变得尖锐起来,看向周恒的目光充满了杀气。

  这个男人全部看到了!(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