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七三九章 人到齐了 2/3

剑动九天 第七三九章 人到齐了 2/3

  “没什么!”周恒说道,可心中却是涌起了无比的疑惑。.

  万古大帝跑到这里来倒还能解释,因为这地方的禁制已经被烧得七七八八了,他完全可以从别的地方进来,可他又是怎么被困的呢?

  那道光幕显然不是他自己布置的,而若是被他人所封,那个人又在哪?

  是绝仙城的那帮大能吗?可他们又进不来,隔了那么远,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趁他们打得痛快,我们去看看!”周恒拉着冰心竹的纤手向那副棺材走去。

  冰心竹则是翻了个白眼,走就走嘛,干嘛非要拉着自己的手,当自己是小孩子吗?呸,这个流氓色狼!

  两人刚刚走出几步,刷,一道劲气袭来,迫得他们不得不暂缓步伐。

  周恒露出了抹冷笑,道:“公羊太孙,你终于肯出来了?”

  这道攻击既不是童安岳所发,也不是孔傲昆打出,而是来自地底的神秘人!可能够进入这里,必然得是拥有天经的人,那么便只剩下青木天经这一“派”了。

  来人,不是公羊太孙就是独狐玄!但从刚才那一击的力道来看,绝不是巅峰升华帝!

  所以只能是公羊太孙!

  “周恒,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地层的某一块突然碎开,一道人影也冲天而起,折了个身后落了下来,青衣飘飘、黑发浓密,身上有光辉动转,有若天神下凡。

  周恒道:“公羊太孙,你啥时候变成见不得人了,非要把自己埋到地底下?”

  “少逞口舌之利!”公羊太孙厉喝道,他曾经是傲气无比的年轻至尊,却被周恒当众惨败,这是他的心魔,时时噬咬着他的心,“你能打败我,只不过是仗着气势压制,现在我已经突破了升华皇,败得就是你了!”

  听着他近乎歇斯底里的怒吼,冰心竹不由地叹了口气,要是公羊太孙知道周恒也突破了升华皇,而且还一口气冲到了十三相,又会绝望成什么模样?

  只是她对于公羊太孙毫无同情心,根本没有出来劝架的意思。

  “只要被我击败一次,那就永远不会是我的对手,你又何能例外?”周恒用手指点了下公羊太孙,然后摇了摇,鄙视之色溢于言表。

  “放屁!”公羊太孙被鄙视得满脸通红,哪还顾得上文雅不文雅,爆了句粗口出来。但天骄毕竟是天骄,他立刻克制了自己的情绪,冷冷道:“你可知道,为什么是我进入了这里而不是我师父?”

  “哦,为什么?”周恒无所谓地道,他确实有些奇怪,但知不知道其实也什么区别,因为反正他要轰杀公羊太孙,管他们师徒动打得什么主意。

  “因为……我是来杀你的!而我师父,则是去杀你的师姐!”公羊太孙哈哈大笑,充满了得意。

  惑天虽然掌握了法则,可她毕竟只是月明王,这份实力摆在那呢!若是遇到超创世帝的偷袭,她连半点反应都不可能生起,直接就被拍死了!

  绝仙城有大把可以瞬杀惑天的人,只是大家忌惮惑天背后的存在,没敢出手而已!

  但独孤玄被惑天毁了一具神相,而且是在万众面前!

  这个仇若是不报,他道心不稳,还怎么冲击更高的境界?

  所以即使知道有一部天经出世,他还是安排公羊太孙进入这里,而他则是伺机偷袭惑天,再得一部天经!

  而这里的环境也给他们提供了机会,有境界压制啊,虽然公羊太孙才刚刚突破升华皇,但五相升华皇也拥有相当的战力,并不是没有争抢的资格。

  周恒和冰心竹互看一眼,都是脸色古怪。

  以为惑天是月明王,就能轰杀她?开玩笑!

  之前太一教主蓦然对周恒出手,可惑天的防御却也是突兀出现,化解一位超创世帝的攻击轻松加愉快!对她本人出手?那更是找死了!

  周恒可要了解得更多,惑天三丈之内是绝对的禁区,任何攻击进入这个区域都会湮灭!

  只懂力量的人去妄自揣测法则的威能,这根本就是盲人摸象!

  “你们笑什么!”公羊太孙只觉周恒二人的笑容太过古怪,怎么一点也不震惊的?不应该是这样啊,在他想像中周恒听到这个消息应该惊慌失措才是。

  “懒得和你废话!”周恒将黑剑祭了出来,要杀人还是用黑剑保险,他不信公羊太孙还有第二块替身玉符,“你身上的天经我收了!”

  “放屁!”公羊太孙怒吼,浑身青色光华漫卷,他主动向周恒发起了攻击。

  在他眼里周恒还只是九相升华王,因此他这个五相升华皇自然是绝对碾压,哪需要有什么顾忌。

  周恒心不在焉,随意一剑划出。

  独孤玄这样的安排看似合理,可再想想的话却并不保险,区区四相升华皇真要遇到巅峰升华帝的话,又怎么可能是对手呢?

  会还会还有什么后手?

  可这里只有拥有天经的人才能进入,独孤玄和公羊太孙只能进来一个,进来了公羊太孙就不可能再进来独孤玄,又能玩出什么花招呢?

  嘭!

  一声重响,周恒与公羊太孙的攻击撞到了一起,毫无悬念,公羊太孙被生生震飞了出去。

  “哇——”公羊太孙呕了一口鲜血出来,满脸全是不解之色。

  第一次和周恒交手的时候,他的力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一击就打得周恒吐血。可才过去了多久,对方的力量居然凌驾于他之上了,换成是他被轰得吐血!

  不可能!绝不可能!

  周恒这才回过神来,看了公羊太孙一眼之后,他立刻歉然道:“不好意思,刚才想事情有些走神了,来来来,这回我定全力以赴!”

  这样的道歉简直就是天大的羞辱!

  公羊太孙身形巨颤,差点是一口血喷了出来!可他不久前才经历了一场大败,意志怎么都是得到了相当地磨炼,不可能如此脆弱。

  他皱眉看着周恒,双手探出,一片青光汇聚,他晋入了升华皇总能运用一些新的仙术,就像周恒突破之后在血河天经的掌握上可以进步一大截。

  “去死!”公羊太孙卷动起漫天的光华,再次向周恒发起了攻击。

  他不服、更不甘心!

  周恒眼芒一厉,上次角斗场中被公羊太孙逃了一命,今天定要斩下!

  断剑削下!

  嘭,公羊太孙顿时被击飞出去,不偏不倚,刚好撞到了那口棺材上,发出一记闷响,竟是将棺材盖都给震开了几尺。

  周恒则是眉头一皱,这一剑竟然没能干掉公羊太孙!

  在剑气暴发的瞬间,对方的体内竟是涌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生生挡下了他这一剑,只是“觉醒”得慢了些,才被他震飞了出去。

  这就是独孤玄留下的后手吗?

  公羊太孙慢慢爬了起来,他的眼神不断地变换着,一会迷茫、一会挣扎、一会凶戾,当他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

  “这副身体……总是有些格格不入!”公羊太孙咧嘴说道,身上的气势猛然急涨。

  巅峰、升华帝!

  感应着这陌生之中却又有点熟悉的气息,周恒眸子一紧,脱口道:“独孤玄!”

  “嘎嘎嘎,正是老夫!”公羊太孙怪笑,随意伸展着手脚,似乎在熟悉着这副身体。

  “你死了?夺舍徒弟的身躯?”冰心竹惊呼。

  这也太不人道了,做师父的夺舍弟子!

  “老夫可没有死,你们可不要咒老夫!”公羊太孙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太过强大,让童安岳和孔傲昆的战斗也停了下来,纷纷向他看去。

  这是位超创世帝,全场最强!只是现在这里压制境界,这三个创世境强者战起来谁能最终胜出还真不好说。

  “这只是老夫的一具神相入主,不能算是夺舍!”公羊太孙眼神沧桑,这一刻他已经完全不是原来那个傲气青年,而是被独孤玄控制肉身的傀儡。

  周恒眉头微煞,惑天说过这里法相、神相皆不可入内。既然她这么说了,那就绝对如此,所以独狐玄绝对不止将自身的神相入主公羊太孙那么简单,而是真得如同夺舍一样取而代之了,否则绝对不可能突破惑天的法则限制!

  这老家伙有仙界第一人之称,他肯定掌握了诸多秘法。

  不过,这种邪法他根本不屑了解。

  “哈哈,天经齐聚,这是上天之意!”公羊太孙大笑,他现在的意志已是完全被独孤玄主导。

  “不错,这是上天之意,注定要让我成为仙界第一,曰后龙腾明界!”童安岳毫不示弱地道。能够得到天经的,自然也是天地俊杰,怎么可能没有傲气。

  “童安岳,你今天只会死在我的手里!”孔傲昆则是用血红的眼睛盯着童安岳,他虽然练错了血河天经,可毕竟是学了两部天经,相当于小融合了一下,在升华帝这个层次他的战力绝不会弱于任何一个人。

  嘭!

  就在这时,突兀无比地,一只手突然从棺材里探了出来,纤纤玉指、雪白滑腻!

  公羊太孙、童安岳、孔傲昆都是神情一凛,他们对这片古怪之地可丝毫不敢大意,先是修为被压制——他们可不知道是惑天干的,接着又出现一个困在禁制中的大汉,现在棺材中又探出了一只女人的手来!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