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七五六章 惩罚 1/3
  马家是何等存在?

  那是金元城的霸主!

  可今天居然被人一辱再辱,这种愤懑压在了每一个马家人的心头,他们都恨不得将周恒碎尸万断!不过,这小子居然还带上了一大二小三个美人,正好拿她们出气!

  周恒神情漠然,道:“我说过了,不喜欢隔着墙壁与人说话,你不长耳朵的吗?”他抻手一抓。.

  “哈哈哈,待老夫出来,就是你的死——”

  刷,人影一闪,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已是凭空出现在了周恒面前,嘴巴半张,因为绝对的惊愕,他再也无法将那句话说完了。

  嘶!

  马家诸人只觉头皮发麻,有几个人已是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可是他们马家的老祖,金元城唯一的灵海境强者啊!

  被人随手一抓就出来了?

  这是妖术吗?

  周恒微笑地看着这个白发老者,道:“会说人话不?”

  “会!会!”白发老者连忙点头不止,堂堂金元城唯一的灵海境强者、当之无愧的第一人、马家老祖此刻哪还敢摆什么架子。

  “很好!”周恒满意地一笑,“你家七少爷呢,请他出来吧,我有话要问他!”

  “是!是!”马家老祖将头连点,然后回过头来,大声喝道,“剑雄呢,还不快点将他叫出来!”他心中暴怒,实在不知道家族这个纨绔子弟是怎么得罪周恒的。

  按说两人的实力差了十万八千里,就是马剑雄想要得罪周恒都应该没有这个机会啊?

  过不多时,一个纨绔子弟在一个中年妇女和三个大汉的陪伴下一起出来,看得出来,那中年妇女应该是纨绔青年的母亲,护犊老母鸡的架势摆得十足,而另三个大汉是押解他们的。

  “放开!还不放开!谁碰伤我儿子一根寒毛,老娘就要他好看!”这中年妇女风韵犹存,不过现在却是满脸凶相,虽然仅是初分境的修为,可气场却是足得很。

  这青年就是马家的七少爷?虽然看上去年轻了点,但晋入聚灵境后武者的衰老速度就会减慢,倒是并不奇怪。

  周恒伸手一招,那纨绔青年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道:“向你打听个人,刘茹芸,她在哪里?”

  “混蛋,快放了我儿子!”那中年妇女却是泼辣无比,一见儿子被周恒抓了过去哪顾得上三七二十一,张牙舞爪地就冲了过来。

  周恒瞪了她一眼,无上气势流转,那中年妇女立刻苍色惨白,捂着胸口退到了一边。

  “谁?”马剑雄却是满脸迷茫地看着周恒。

  这模样要是假装出来的话,那这家伙就绝对不是什么纨绔子弟,而是比老狐狸还要老狐狸了。

  周恒想了想,心中顿时明白过来,恐怕这位马家少爷只是记住了刘茹芸的美色,却早就忘了对方的名字吧?这么一想,他就换了个问法,道:“前几天,刘家是不是给你送了一个美女?”

  “你说得原来是那个臭婊子啊!”马剑雄一拍大腿,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

  这让马家所有人莫不在心中骂了一句白痴!

  周恒显然是和那名为刘茹芸的女人有扯不请的关系,摆明了来者不善!你居然还一口承认了下来,这不是在找死吗?更是在给家族拉仇恨啊!

  聪明人就应该百般抵赖,将事情推得干干净净!

  只怪这家伙太蠢了,听周恒说完就迫不及待地承认了,连让别人对他使眼色的机会都没有,简直蠢得没边了——话又说回来,真得对这个白痴少爷使眼色又如何,他领会得到吗?

  周恒表情平静,看不出一丝喜怒,道:“那个女的,现在在哪里?”

  “那个贱人,竟然敢咬本少爷,被本少爷剁碎喂狗了!”马剑雄漫不在乎地道。

  他实是被宠坏了,以前不管闯下多少祸都会有他的老娘一力替他化解,因此目前的情况虽然有些诡异,可马七少却没有半点害怕。

  怕啥?凡事有他老娘在呢!

  “娘——娘亲——”胡茵毕竟已经是十二三岁的半大人了,在胡家村都属于快能嫁人的年纪,怎么可能听不明白,顿时放声大哭起来。

  周恒叹了口气,道:“本来还想给你留个全尸,只是自作孽不可活,下辈子记得要做个好人!”

  “你、你要杀我?”马剑雄看着周恒,脸上升起的居然不是恐惧,而是强烈的不可置信和愤怒!

  这个家伙居然敢说要杀自己?

  “娘——”他张口就来,反正不管遇到什么麻烦事他老娘肯定会帮他摆平。

  果然,那泼妇一听要杀儿子立刻就急了,连忙跳了起来,喝道:“你敢!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是宁家的人,我宁家老祖可是化神境天尊!”

  哦,怪不得这对母子敢这么嚣张,原来是有强大的后台。

  化神境……在仙境之下可是至高存在了!而鲁东云又说了一大通不能对凡人出手的话,可见化神境在这个天地间还是相当强力的存在。

  只是在他这个升华皇面前,化神境又算得了什么?吹口气就能吹死千儿万儿个。

  周恒一把抓起马剑雄,放开神识一探,笑道:“想不到这里还有一个豢兽场!”

  “你、你想干什么?”那泼妇一听,顿时惊问出来,冷汗直冒。

  “他把人剁碎了喂狗,我自问手段没有这么恶毒,只好将他直接丢给妖兽裹腹了!”周恒淡淡说道,语气平淡得就好像说晚上要加个汤似的。

  马剑雄这才知道害怕,一赫之下,脚下立刻流出了一道黄色的液体。

  周恒以灵力虚控,提着马剑雄向前走。

  “是、是我让人打死那婊子的,不关我儿子的事情!”那泼妇倒真是溺爱儿子,立刻向周恒叫喝道。

  “真的?”周恒却是看向了马剑雄,一股威压顿时笼罩了过去。

  “真的,我娘发现那婊子竟然敢抓伤我,就让人把她的脑袋砸碎了,不过我不解恨,就把她丢去喂狗了!”马剑雄双眼茫然地道,他完全被周恒的气势给震慑住了,这番话是无意识间的真心之语。

  周恒不由地发出两声冷笑,果然最毒妇人心!

  那泼妇喜欢儿子并不是错误,但宠溺到这等地步就太过份了!

  不过,若是没有周恒的乱入,这对母子仗着有马家做后台,便是再犯下十倍以上的罪行又会有人去找他们算帐吗?再说了,马家压不住不是还有更厉害的宁家吗?

  在凡人的世界里,天尊意味着无敌!

  “你们这是罪有应得!”周恒又发出一道灵力卷起了那泼妇,大步直前。

  “前辈!前辈!使不得啊!”马家老祖连忙跟了上来,“那对母子真得与宁家有渊源,动不得!动不得!”虽然那泼妇只是宁家一个支系族人,可借到一丁点天尊的光就足以压得马家要对她礼遇有加!

  其实这女人也不是一直如此蛮横,但三十多年前她的男人因为意外过世之后,她就对独子宠溺到了骨子里,恨不得将天上的月亮都摘给他。

  “你应该知道这对母子的恶行,却不管不问,放任其行,你与共犯何异?”周恒再分出一道灵力将马家老祖也卷了起来。

  这一下,没人敢再上来。

  马家养着一大批妖兽,有的是用来宰杀烹食的,有的是用来让族人练习胆量、熟悉杀戮,而有的则是用来当药用的,因此数量极多。

  周恒随手一挥,这三人便被他丢进了兽圈里,这里养着十几头刀锋狼,因为牙齿如同刀刃一般而得名。他意念一动,这三人的修为被他瞬间废去。

  他转身便走,而在他身后,响起了妖狼的低吼声,接着,便是充满恐惧的惨叫……

  周恒带着三女离去,胡茵哭成了一个泪人儿,而蓝龙女皇则是气愤愤地指责周恒怎么没有将马家其他人全部干掉,暴力指数突破边际。

  难怪当初她一脱困就血流成河,原来这女皇天生就是一暴力狂!

  周恒没有理会她,因为在他进城的时候他便发现了一处古怪的地方,只是想着先处理马家的事情这才没有去,现在他便把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这是一个祭坛,香火很盛,有无数信徒敬拜。

  武者不信神灵,只尊自己!

  这至圣大陆居然全体敬拜一位至高神灵,真是让人想不通!周恒让几女都进入了仙居之后,便漫步来到了这里。

  在这里敬拜的,并不止是普通的百姓,还有武者,从炼体一层到开天境都有。周恒相信,这里肯定也有山河境、灵海境强者来拜过,只是这样的强者数量太少,不可能刚好他来了就遇见。

  每个人都虔诚无比,仿佛这里供奉的乃是真正的天神,让他们发自内心地敬畏。

  这个祭坛建立在城市的最中央,占地极大,而且高有百丈左右,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有一排长长的台阶修了下来,显得相当地霸气。

  周恒顺着台阶一步步走上去,速度并不快,而这里的台阶修得坡度很小,因此这道台阶少说也有三四里长!

  整整花了十分钟的时间,他才走到了祭坛之上。

  一座女姓的雕像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高有十丈,散发着磅礴大气。

  这就是那位至高神灵?(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