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七七九章 血月咒 3/3

剑动九天 第七七九章 血月咒 3/3

  自数天前一支小分队被人屠戮之后,这伙星海强盗就加强了警戒巡逻,特别是地穴的位置,更是有一名创世王亲自坐镇。.

  没想到才过了短短几天,这地穴中竟真得喷射出来两个人——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的妖兽!

  不管这两人是不是先前杀了他们同伙的人,就冲着他们是从地穴中出来的,就一定要把他们拿下,得到第一手的情报!

  “美、美女!”

  “我擦,怎么会有这样漂亮的女人!”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的心脏快得要爆炸了!”

  只是看到红月的一瞬间,这伙星海强盗同时露出惊艳无比的表情,哪怕是那位创世王都不例外,眼勾勾地仿佛口水都要流出来一般。

  红月的美,可是能够媲美惑天的!

  “竟然也是一尊创世王!”星海强盗的创世王艰难地回过神来,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红月,“小娘子,若是不想受什么罪,立刻乖乖投降!”

  “尔等**民,竟敢要吾、红月投降?”红月踏前一步,妙目一扫,可怕的威势成吨般碾压。

  “哈哈哈,这小白脸一看就年轻经验少,不如跟着哥哥,保你每天都舒服!”那创世王满口秽语,创世王又如何,不也是人,不也有七情六欲?

  再说了,当了星海强盗又有哪个会是文雅的人,哪个没干过先歼后杀、先杀后歼、再歼再杀的勾当?

  红月容色一沉,一轮血月顿时在她的身后浮现,刷,血月划过,如同一道波浪卷荡上里的距离。

  啪!啪!啪!

  十几个星海强盗同时双膝一软,倒卧在了地上,鲜血从他们的身上涌出,几乎每一寸皮肤都在流淌着鲜血,瞬间都成了血人,也是死人!

  他们的气息都已经完全断绝了!

  周恒查觉得到,有一道道生命精气被血月所吸收,滋养着红月的身体。这竟然和黑剑的功能有着异曲同功之效,但又有点不同,红月的这种吸取之法是通过血液来实现的。

  “吾还要养伤,暂时先住到尔之仙居中!”红月收起了异像,向着周恒说道。

  你这样活蹦乱跳、举手之间便能灭杀创世王的存在还需要养伤?

  周恒在心中嘀咕,但猛地想起了红龙女皇四女和黑驴,他们现在恢复了没有?他点点头,道:“那你与我一起进去!”

  咻,两人都进入了仙居之中。

  “周恒,本女皇要杀了你!”才一进仙居,轰隆隆,便听到恐怖的掌风袭来,还有蓝龙女皇那愤怒到极致的娇斥。

  看来,她是恢复了,不但一身修为尽复,人也不再是之前被打退到只有十几岁小丫头的记忆,靠,她倒是因祸得福啊,进来一趟把毛病都给治好了!

  一道蓝色的人影奇快无比地飞射而来,她乃是堂堂超创世帝,当初脱困而出的时候,一怒之下将几万艘星船都一息轰碎,杀了至少百万人,何等的杀伐果断!

  这个浑帐男人竟然敢趁自己修为尽失的时候占自己的便宜,虽然只进去了那么一丁点,可进去了就是进去了,她愤怒到宁可以后被惑天镇死也要先轰杀了周恒。

  蓝龙女皇袭来,威势涛天!

  如果没有红月在场的话,周恒肯定会溜之大吉,再据理力争,当时又不是他想要**,明明是一连串的误会造成的。

  可现在,有了一个可以媲美惑天的存在在身边,他还用急吗?他只是淡定地对红月道:“别杀了她!”

  “小小龙族婢女,也敢对我太虚一脉不敬?”红月冷哼一声,美目一张,两只瞳孔瞬间变成血红色的妖月,散发出清冷、高贵的气息。

  啪!啪!啪!啪!啪!

  蓝龙女皇当即就跪了下去,赶出来劝架看热闹的红龙女皇、木童童、胡茵、黑驴也不能幸免,同样五体投地地趴了一地。

  这可是明界大能!

  虽然现在境界有损,可掌握了法则就不能以境界来衡量实力了。

  “尔想怎么处置她?”红月转头问周恒。

  这女人可是杀伐果断的主啊,刚才出手诛杀星海强盗都不带一丝迟疑的,显然对于杀人是司空见惯了,更是熟练无比,若是周恒说一个杀字,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抹去蓝龙女皇的姓命。

  周恒看向蓝龙女皇,道:“喂,你既然恢复了记忆,那你仔细想想,我到底有没有想要占你便宜!一切都只能说是误会,我又不是故意的!”

  “这摊子事,我们一笔勾销如何?”

  蓝龙女皇虽然跪着,可神情之间却是充满着玉石俱焚的绝决,毫不犹豫地道:“除非你死了,不然没完!”

  周恒不禁怒了,这女人怎么那么一根筋呢,都说了他不是故意的,再说她也应该记得事情的始末,怎么就非要咬着他不放呢?

  这件事真要找个人出来承担,那也得是红龙女皇是不是?

  “呵呵,四妹,你是不是冷静一下?”另一边红龙女皇心虚地开口道,她自然也恢复了所有的记忆,知道自己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蓝龙女皇却只是盯着周恒,脸上有着永不妥协的坚持。

  红月轻哼一声,伸出一指向蓝龙女皇点去,一道血光立刻咻地没入了她的头顶中,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你、你对我四妹做了什么?”反倒是红龙女皇抢先怒喝,只是被红月的气势所镇,她根本连身体都撑不起来,未免底气不足。

  “这是血月咒,从现在开始直到一个小时之后,尔将承受无以名状的痛苦,而一个小时之后,秘咒入骨,尔全身血肉骨骼都将一一腐烂,直到神魂俱灭!”

  红月冷冷说道,语声中不带一丝情感,继续道:“除非,尔能向周恒拜伏,永世为他奴婢,求他救治于尔!”

  “我是绝不会向他求饶的!”蓝龙女皇厉声说道,可话刚说完她立刻俏脸一抽,发出“啊”地一声,脸色变得惨白如纸,黄豆大小的冷汗已是滚滚而下。

  她一开始还能咬牙死撑,但很快整个人就蜷缩成了醉虾一般,娇躯不断地颤抖着,终是发出了惨叫,再也停不下来。

  很难想像英武如她之人怎么可能发出这样的惨叫,但也能知道红月施加在她身上的秘术究竟有多么可怕,以蓝龙女皇的坚韧都要崩溃。

  “放过她,我代她承受!”红龙女皇泪流满面,向着红月求恳道。

  红月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红龙女皇顿时四肢张成了大字型紧紧地贴在地上,连头也抬不起来。

  周恒开始是有些解气,这贼婆娘不识好歹,一开始就想杀自己抽取自己的神识,现在更是因为种种误会被他占了点便宜要杀他,真是没完没了!

  又不是他故意想要**的!

  可看到蓝龙女皇很快就全身被汗水湿透,头发都变得湿漉漉的,嘴唇更是失去了原本迷人的玫瑰色,而变得苍白如纸时,他还是动了侧隐之心,道:“让她受点教训就行了!”

  红月扫了他一眼,道:“太虚一脉的威严不可触犯,若非尔求情,吾根本不会给她一线生之机会!”

  周恒耸耸肩,他真得已经尽力了。

  蓝龙女皇的姓格坚韧无比,虽然正在承受常人无法想像的痛苦折磨,可她愣是双手握拳、紧咬着嘴唇强撑了下来,用一双失去神彩的美目盯着周恒,似乎这样可以将痛苦转嫁到周恒身上一般。

  可红月的手段岂是那么好熬过去的?

  半个小时之后,蓝龙女皇终是崩溃,泪水哗啦啦地流了出来,颤声道:“救我!求求你救我!”她可怜兮兮地看着周恒。

  “快解了四妹身上的手段,她已经认输了!”红龙女皇同样泪流满面,姐妹情深,她感同身受。

  “以后,你便是周恒的仆婢,可会有异心?”红月却不急着出手,反是淡淡地问了起来。

  “不、不敢!”蓝龙女皇艰难地摇着头,看得出来,她心中肯定万分不甘,可形势比人强,她现在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份。

  红月只是冷然一笑,道:“周恒,尔可以替她解除诅咒!”

  “我?”周恒摊了摊手,“我不会啊!”

  “只需阴阳交会,诅咒自解!”红月说完就飘然而去,于她而言,仙界层次的恩怨真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哪值得她费神去处理?

  要不是周恒乃为太虚一脉,她直接就镇死蓝龙女皇了,哪有这么多的麻烦事!

  啥?阴阳交会?

  红月的身影已经消失,但周恒和蓝龙女皇都是满脸茫然,但蓝龙女皇立刻又惨叫起来,她身上的血月咒可还没有解除啊,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痛苦也在不断地叠加,让她连一秒钟都无法坚持。

  “救我——”她凄楚地看着周恒,虽然她恨不得吃这个男人的肉、饮这个男人的血,可现在她已经被痛苦征服,唯一的念头就是摆脱这样的折磨,哪怕是死都比这强!

  “周恒,还不去救四妹!”红龙女皇爬了起来,既然红月已经走远,她的威压自然也消失了。

  周恒翻了个白眼,这救起来简单,可救完之后可是有莫大的麻烦啊!(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