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零三章 将计就计
  西门山虽然在问周恒,但显然没有期待周恒的回答,立刻接上自己的话,道:“因为,大原学府为了留下我,给予了我数不清的修炼资源!”

  “如果我去大河学府的话,虽然不见得泯然众人,但与我水平相当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在那里我会受到重视,但绝不会达到留在大原学府的程度!”

  “我还记得当初我在学府大赛上遇到的对手,他就做出了跟我相反的选择,进入了大河学府,结果,他现在还只是星辰皇,而我……已经是四千星的星辰帝!”

  “周师弟,你现在明白了吧?”

  就算西门山当初的对手现在是九百九十九星的极限星辰皇,那距离西门山也差了三千颗星辰!要知道正常形成一颗星辰需要百年左右的时间,那三千颗星辰差了多少年的修炼?

  这就是修炼资源不同形成的差距啊!

  可世上就是有些人看不透,相信“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但他们却忘了另一句话,“宁为鸡首、不为牛尾”!

  “所以,周师弟千万不要怪我!虽然我们是师兄弟,可西门洞却是我的亲兄弟,我自然得偏着他的,你说是不是?”西门山微笑盈然,没有一丝火气。

  周恒将双拳一鼓,道:“我怎么觉得都是狗屁,明明是你们想要剥夺属于我的利益!学府大赛每百年就有一次,这一次西门洞顶上去了,那么下一次呢?你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

  “这样多麻烦!”

  “我想,这次西门洞获得了参加大赛的资格后,你就会想办法让我死于意外吧?”

  西门山微微一怔之后,不由地露出一抹笑容,道:“周师弟真是聪明,可惜,聪明人向来都活不长!”他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就是让周恒死在两天后的决斗中。

  到时候学府方面即使看出什么猫腻。但木已成舟,难道要自毁苍天大树?只能吞下这个苦果,因为西门兄弟的势已成,学府的责罚只会引起公愤!

  “哈哈,废话也说够了,放马过来一战吧!”周恒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全身的灵力催发到极致,明明摆出得是拳势,却给人一种出鞘利剑的感觉。

  没错,他现在正在运转赤焰剑法的剑意。但他做了相当地克制。只是将功法提升到了十星的程度。

  这一战。他已经决定要败!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在两天后迎战西门洞,不小心“失手”将对方干掉!

  他不喜欢别人欠他的债太久,今天西门山咬了他一口。那么隔两天之后他就要一个耳光抽过去,而且还要抽疼了对方,让对方尝下丧弟之痛!

  待到他真正跃入星辰皇的时候,凭借他比普通星辰境武者大出一号的星辰、一颗奇葩的大星、赤焰剑法四十倍的力量增幅,逆斩星辰帝绝不在话下!

  先收利息,再收本金!

  ——他现在要逃的话,至少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成功,但如此一来西门洞绝对不敢在后天与他决斗!那他今天吃得亏可要过很久才能讨回来,这不合周恒的性格。

  “来战!”周恒豪情大发。他还正想领教一下星辰帝的战力。

  西门山也没有真一厢情愿地认为能够几句话就说得周恒甘心受制,只是区区星辰王再妖孽又如何,与星辰帝差了多少?

  九为极数,他现在有四千颗星辰,不知道跃过了多少九的极数!若非天河境实在难以冲击。否则他现在肯定已经迈进了更高的层次!

  不过基础夯得越是牢固,成长的道路就越是宽广,他虽然还无法冲击天河境,但修为的提升并没有停下来,星辰数量还在缓慢增加。

  “那就让你认识下,星辰王与星辰帝的差距!”西门山冷笑一声,一掌伸出,轻轻一转,轰,天宇立刻崩塌,无数块殒石从天空中落下,对着周恒轰袭而去。

  好强!

  周恒神情一肃,星辰帝的力量真是强大得恐怖,虽然达不到一颗星辰提升一倍力量的逆天,但在九的极数上不断突破,这力量至少可以凌驾于他之上万倍!

  赤焰剑法最多也只能提升四十五倍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弥补这样的差距!

  周恒身形电转,逍遥步展开,他的速度立刻飙升,而且走位飘乎不定,在一块块砸落的殒石间行走自如。

  “嗯?”西门山不由地露出一丝震惊之色,他自然认得出周恒现在所用的正是逍遥步,事实上他也会,只是突破到星辰帝后,他又有了新的身法,将逍遥步取而代之。

  记得当初他花了两个月才终于吃透了那一个个玄妙的字符,半年入门,三年之后才有小成!饶是如此,还是被学府方面许为几万年才能一出的天才!

  但周恒成为星辰王才多久,他居然就能随心所欲地运转逍遥步,这样的资质简直可怕!

  一瞬间,西门山甚至升起了便将周恒立斩于此的冲动!

  他立刻按捺了下去,现在干掉周恒的话他也要吃不了兜走着,只有先把周恒的声势打落下去,由西门洞取而代之,那么一个已经谢幕的天才,谁会在意他的死活?

  他不会太过重创周恒,只会将对方的战力削弱到比西门洞低的程度,然后后天一战的时候,西门洞猛地使用血脉之力,便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失手”干掉周恒。

  如此“公平”,学府方面也挑不出刺来,而且覆水难收,他们也只有将星王院的希望放在西门洞身上,全力栽培他!

  因此,西门山先要摸清周恒的战力到底如何,才能决定下多重的手,免得周恒与西门洞的战斗太过一面倒,那就太难看了。

  “躲得了吗?”西门山冷笑,再出一掌,将附近里许的空间统统笼罩。

  他是星辰帝,实力比周恒强出太多太多了,没必要在意一招一式,只需要使出大范围的攻击招式,哪怕力量分散了许多倍照样可以碾压周恒。

  嘭!嘭!嘭!

  周恒双拳对着天空狂轰,对方展开了大范围攻击,他的身法已经失去了作用,唯一能做的就是轰出一个缺口!

  当然,他根本没有动用五行符文,也没有想要动用黑剑、紫焰天龙,因为即使动用这些也不可能打败对手,只能让他全身而退。既然如此,那他就索性忍下来,两天后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他双拳乱舞,十倍力量增幅再加上他星辰皇级别的灵力,硬生生将西门山的封锁轰破,一口鲜血喷出中,他腾身飞起。

  虽然他已经决定要败了,但不能败得太傻,总得做出努力逃生的姿态来。

  走!

  这家伙!

  西门山不由地心中升起一道寒意,虽然他的力量分散了,可那是四千星的星辰帝的一击啊!理论上可以灭杀一切星辰王,可居然只是让周恒吐了口鲜血!

  不愧是连破学府所有星辰王纪录的人,确实不容小视!不能将他当成星辰王,而是星辰皇!

  西门山同样展开身法,向着周恒展开了凌厉的攻击。

  他是星辰帝,速度本就在周恒之上,此时再展开身法之后,完全凌驾于周恒之上,嘭嘭嘭,他双掌连拍,快如电光石火,让周恒根本来不及躲闪招架,只能硬吃这一道道攻击。

  噗!噗!噗!

  周恒暴吐鲜血,对方的用力很巧,力量直接穿透进他的丹田空间,破坏着他的星辰,对于他的**其实并没有造成多么沉重的打击。

  而也只有这样的打击,才能让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却能实实在在地削弱他的战力。

  为了西门洞,这家伙还真是煞费苦心!

  周恒一直在受到攻击。

  他也是煞费苦心,否则他爆发出全力来的话,其实并不难脱身,但为了达到迷惑对方的目的,他忍下反击的冲动,逐步降低的力量,显得越来越力不小心。

  “哈哈哈,到此为止了!”西门山一掌推开,正中周恒的丹田位置,嘭,他猛地吐力,周恒顿时被狂暴的力量打飞出去,嘭嘭嘭,他连续撞断了百来株苍天巨树才跌落下来。

  哇地一声,周恒暴吐出一口鲜血,身形一颤,晕死了过去。

  “差不多了!”西门山说道,眼神中闪过一道犹豫,他真得想现在就干掉周恒。但……再等两天吧,反正这小子一定会死在弟弟的手里,还需要他来发挥最后一丝余热。

  他转过身,嗖地腾空而起,回转学府——他还有事要做,得把周恒与西门洞决战的气氛炒起来,让对方明知道会被当众击败也不得不战。

  武者谁没有败过?但若是连同阶一战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人以后还有脸见人吗?

  而只要周恒出战,就是他的死期!

  西门山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杀意十足,身形腾起中,他的速度疾如流光,瞬间即告消失。

  ……

  过了小半天之后,周恒牵动一下身体,醒了过来。

  刚才,他是真得晕了过去,否则也不可能骗过西门山!这其实是冒了巨大的风险,只要西门山改变主意,周恒定将万劫不复!

  但他赌对了!

  “疼死本座啦!”丹田空间中,火神炉哇哇怪叫,刚才轰进周恒丹田中的力量全打在了它的身上。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