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一一章 挡箭牌不是那么便宜当的

剑动九天 第九一一章 挡箭牌不是那么便宜当的

  这不是给他招惹麻烦吗?

  周恒从来不怕麻烦,但这种与他原本应该毫无关系的麻烦扑上身来,却是让他十分得不喜。他招谁惹谁了,干嘛非要替耿心诺挡箭?

  像梅立平、朴远都是求之不得地要做她的挡箭牌,干嘛非要找上自己?

  周恒可不相信耿心诺是突然喜欢上了自己,这女人就是一个骄傲的公主,要把所有人都迷得团团转。

  既然如此,那也别怪他了!

  他露齿一笑,透着一股子的邪气,猛地就是伸手一揽,勾住了耿心诺的细腰,道:“既然耿师姐要小弟做陪,小弟又岂有不遵之理!”

  “周恒,快放手!”梅立平、朴远纷纷怒喝,而另外几个其他学府的学生也同样怒不可遏。

  耿心诺的娇躯都因为周恒这个突然而来的轻薄变得僵硬,直过了好几秒钟她才反应过来,用力一挣想要脱离周恒的掌控,可她赫然发现她九百星的力量居然在周恒的面前毫无用武之地!

  “不想当着这些人的面被剥个精光的话,那就乖乖的!”周恒用神识传荡着声音,一边向着众人轻蔑地扫过一圈,道,“叫什么叫,我和耿师姐的私事要你们多什么嘴?”

  “胡说八道!”梅立平等人都是红着眼睛怒吼,目光看着周恒搂着耿心诺柳腰的手,恨不得剁掉似的。可耿心诺居然在这时候没有吭上一声,让他们完全没有了出头的借口啊。

  ——人家奸夫淫妇你情我愿,就是爬到屋顶打野战又关他们什么事?

  耿心诺是真得不敢乱说话,她从周恒身上感应到一股可怕的气势,让她从内心深处升起了强烈的敬畏,这不禁让她惊恐莫名:若是与周恒交手,她又能发挥出几分战力来?

  高压之下,她也丝毫不敢怀疑周恒所说要将她剥光的言语,若是真被当众剥成光猪,那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因此。她只能任由周恒的大手搂着她的纤腰,害怕、担心、紧张等诸多情绪之下,她也变得极度敏感,只觉周恒的大手似乎在放射着热力,让她全身都有种躁热之感。

  “有那么多的时间还不去好好修炼,在这儿争风吃醋!”周恒扫了众人一圈,论年龄他肯定是最小的,但一路从凡界打到明界,他经历了多少生死之战、多少危险,心性之成熟是远非这些人可比的。

  这个混蛋。搂着他们女神的腰。还要他们别争风吃醋?太欺人了啊!

  “周恒。我要和你决斗!”一名青年忍不住叫道。

  周恒瞄了他一眼,轻嗤一声,道:“你是星辰帝,却向我这个星辰王挑战。这就是你的勇气?”

  “你——”那青年戟指周恒,脸色涨得通红,却是说不出话来了。

  是啊,星辰帝向星辰王挑战,有这种事情吗?说出去真要被人耻笑死,有这么欺负人的吗?挑战?挑你妹啊,这不就是以大欺小吗?

  武者之间等级森严,本来星辰帝对星辰王应该是绝对的碾压,有哪个星辰王敢在星辰帝面前放肆?可现在就有这么一个怪胎。敢当众向星辰帝挑衅,而且还是同时挑衅好几个星辰帝!

  若是在外面的话,随便谁伸根手指就能将这个狂妄之人碾死了,可谁让这是学府!

  学府之中禁止私斗,更何况周恒还是参加学府大赛的人选。要是他被打伤、甚至打死的话,谁负得起这个责任?谁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从心中生起一股强烈的窝火,却又发作不得,让他们难受无比!

  这关键就在耿心诺身上,她不开口,那就是她与周恒之间的私事,谁都师出无名!

  吱!

  就在这时,大门却是被推了出来,大原学府住的是一个大套院,里面又分许多独立的小院落,既让一个学府的人住在了一起,又各自拥有独立的空间。

  “大叔!大叔!”稚嫩娇气的声音响起,只见姜紫霜小小的身形从门外跳了进来,看到周恒之后,她立刻叫道,“大叔,狗狗呢?”

  从大门进来的可不止是她一个,还有杨玉华、还有四个周恒不认识得男人,最后,居然还有一个绝色美女——台念凝!

  周恒听姜紫霜说过,大原学府天阵院的师生受邀观摩大河学府,但小丫头并没有说清楚,或者她也不知道,原来天药院也同样受到了邀请。

  杨玉华、台念凝、耿心诺,大原学府三大美女竟然齐聚一堂,这样的机会可绝对不多。

  三位美女各有风情,杨玉华丰满温柔,充满了成熟美妇的风情,台念凝清冷,有一种超脱尘世的仙子之气,而耿心诺则是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三美齐现,彼此争艳,又互相衬托,让彼此显得更加耀眼夺目,也让这里的男人看得眼花缭乱,但觉只生一双眼睛根本不够用。

  周恒松开了搂着耿心诺的大手,一把将姜紫霜抱了起来,哈哈笑道:“小丫头你们怎么来得那么晚?”

  天阵院、天药院是来观摩阵纹、丹药的刻制、炼化,哪需要他们去战斗,因此杨玉华他们自然不用走周恒他们相同的路线,只需一路以传送阵过来即可。

  “明明是大叔你们跑得太快了!”姜紫霜咬着手指说道,一边将目光放到了耿心诺身上,不断地上下打量,“大叔,原来你喜欢胸部小小的女生呀!”

  噗!

  听她童言无忌地说出这句话,好多人都是笑喷了出来,而耿心诺则是又气又羞,她的胸部确实不算大,可也不算娇小啊!

  但这种事情怎么能拿出来当众讨论?人家是小丫头,别人只会当是天真,可她不一样啊,要是和人争论自己胸部的大小,以后还有脸见人吗?

  她狠狠地瞪了周恒一眼,自然把这笔帐算到了他的身上。

  周恒撇撇嘴,反正刚才已经得罪了这个女人,也不差多一点少一点了。他向着杨玉华、台念凝微微一笑,道:“两位师姐风尘仆仆,赶紧回房休息一下!”

  杨玉华向着周恒微微一福,算是见过了礼,人多口杂,她也不想多说什么,只道:“甜甜,随娘亲来!”

  “哦!”姜紫霜不情不愿地从周恒身上爬了下去,然后拉着周恒的手,让他弯下腰来,凑过去道,“大叔,晚上你来我们房间,甜甜帮你把生米煮成熟米!”

  周恒差点一个跟头跌倒,这小丫头到底是不是杨玉华亲生的啊!

  小丫头放开周恒,摇了摇手之后,跟着杨玉华而去。另一边,台念凝则冷冷清清,她看似待人和善,却与每一个人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身形飘飘之中,她也去认领自己的住处。

  新来的天阵院、天药院弟子都对着周恒怒目而视,这家伙一上来就明目张胆地勾搭他们的女神,完全不能忍!

  周恒叹了口气,谁让他只认识杨玉华和台念凝呢?他转过头,却见耿心诺正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瞪着他,想来刚才小丫头的耳语是被她听到了。

  在这女人的心目中,自己就是一利用“天真”小孩达到目的好色之人吧!

  周恒不由地一笑,姜紫霜这小丫头还真是鬼灵精,她那句话明明就是说给耿心诺听的,用意不外是挑拨离间!可惜,他和耿心诺之间本来就什么交情,也没有什么好挑拨的。

  说起来,耿心诺的智商居然还没有姜紫霜这个小丫头高,真是可怜!

  周恒同情地看了耿心诺一眼,摇了摇头。

  这、这是什么眼神,又是什么表情!

  耿心诺被他这一眼看得莫名其妙,只觉被周恒深深地鄙视了!可恶啊,这家伙不但当众轻薄了自己,居然还敢鄙视自己!

  “周师弟,不是要陪我逛街吗,走吧!”她露出“甜美”的笑容,抓起周恒就走。

  余下的人面面相觑,人家已经摆明了要两个人在一起,他们再追上去干嘛,讨骂吗?不过这里又来了两个绝色美女,一个成熟妩媚,一个清冷如仙,哪一个都不比耿心诺差!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耿心诺扯着周恒的袖子,在走出那大院落之后,脸上的笑容慢慢冷了下来,道:“大胆狂徒,竟敢轻薄本姑娘!”

  “耿师姐,你这就大错特错了!”周恒一本正经地道,“你要我做挡箭牌,身为师弟,自然要尽心尽力,所以为了表演得逼真一些,我只能那么做!不过师姐放心,我是你师弟,没有人会怀疑我们纯真的姐弟之情!”

  耿心诺瞠目,她只知道周恒很大胆,但没有想到这家伙还这么能扯!

  明明是在轻薄自己,弄得好像自己反倒欠了他的人情似的。这这这这,人可以无耻,但不能无耻到如此得没有下限啊!

  只是她也不想想,周恒是跟着谁一起厮混出来的,遇到黑驴的话,那更能贱得她人生观都扭曲了。

  “我不管,反正你轻薄了本姑娘,一定要负责任!”耿心诺突然一笑,如春光般灿烂,似乎将之前的不悦完全忘记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周恒摸了摸脑袋,小心翼翼地道:“摸一下应该不会怀孕的吧?”

  耿心诺顿时俏脸涨得通红,追着周恒砍杀起来。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