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一七章 上古战场的传说

剑动九天 第九一七章 上古战场的传说

  其实每次学府大赛之后,各个学府就会有几个人进入大河学府。虽然各大学府都知道这是大河学府在集中最优秀的人才,可谁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说得难听点,他们都只是依附于大河学府的奴才。

  主人要办的事情,奴才怎么敢不尽心而为?

  周恒、耿心诺、杨玉华等人可不是一起出发的,周恒自然是和齐元一起上路,虽然齐元很想和台念凝一起走,趁着长途漫漫,与对方拉近一下关系,却碰了一鼻子的灰。

  十天之后,周恒再次来到了大河城。

  凭着身份令牌,他顺利进入学府,并按照事先的约定大河学府方面也给齐元办了入学的手续,两人都归入星王院。

  不过,虽然各大学府都是学着大河学府设立了各个分院,但事实上大河学府是没有明仙院的,这里的起点便是星辰王,但同样没有天河境的分院。

  周恒和齐元刚刚搬进了新家,便接到了通知,一个月后会有一次历险活动,不过只限周恒参加,齐元并没有资格。由此来看,这个活动应该是一种奖励,所以才会限制人数。

  “这应该便是去古战场历险!”齐元琢磨了一阵后说道。

  “什么古战场?”周恒还没有说话,黑驴便先瞪大了双眼,露出了迫不及待之色。

  一路过来的时候,齐元也算是见识了这头贱驴的没脸没皮,早就见怪不怪了,道:“在大河学府成立之前,应该说还要很久很久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战争,不但死了很多人,恐怖的力量还让一片空间发生了位移。只有一个入口能够进入!”

  “可有宝贝?”黑驴已是双眼变成了星星,放射着精光。

  “传说,渡阳星原本是六元星。曾经出过慧星境的强者,但在那场大战中战死了许多。而且更是把渡阳星的灵气等级打落到了四元星的地步!”

  齐元看向周恒,道:“因此,那片古战场中遗落了大量的宝器,还有那些古战士随身携带的丹药!不过,都过去了那么多年,容易找到的宝器和丹药早就被捡光了!”

  “周兄也不用失望,虽然宝器和丹药不容易找到了。但那里却是汇聚了当时渡阳星恐怖的灵气,灵药的生长速度很快,这才是最大的收获来源!”

  周恒点头,当初渡阳星如果是六元星的话。那么这落差的两个等级灵气汇聚于一个地方,确实可以催生灵药的生长。

  “不过,我听说那里的妖兽也很恐怖!你想想看,硬生生把两个灵气等级压缩到一个地方,那同样会催生出强大的妖兽来!”齐元又将话锋一转。

  将渡阳星两个灵气等级压缩到一个地方。那说不定可以将灵气等级冲上七元星!

  周恒不禁奇怪,道:“既然那里面灵气如此充裕,干嘛不把那里占了,在那里修行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齐元耸了耸肩,但又道。“说不定已经有一部份强者入驻其中,又或者,那里面的妖兽太过厉害,没人敢在里面久留呢?”

  这确实有可能,周恒点头,其实不管是什么原因,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当他拥有无敌的力量时,又何需管他是什么呢,一剑削平!

  齐元有齐元的事情要忙,他要这里艰难地打开一个缺口,打下齐家新的商业王朝的基石。而现在周恒的实力又太弱了,他又得不到齐家的支持,举步唯艰啊!

  周恒要做的则很简单,就是提升实力,这个世界最终看的还是个体的实力。

  在大原学府购买了一大堆灵药,但因为还缺了几位主料不能炼制成丹,而且他体内的抗药性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消除,周恒便将注意力放到了大河学府之上。

  这个学府开创了所有学府的制度,比如贡献值便是大河学府首创,其他学府只是跟着照搬而已。

  周恒初来乍到,自然一个贡献值都没有,而学府的一切都是基于贡献值的,没有贡献值周恒在大河学府就如同一个流浪汉,只能用双眼看看罢了。

  他本来想去把大河学府的星辰王纪录也去破一把,赚点贡献值花花,但他很快就失望了,因为大河学府没有这一套,取而代之的,则是学生武力值的排名。

  只要进入大河学府,每个学生都能得到相当优渥的待遇,修炼资源至少比在其他学府多上一倍,而且同样能够通过贡献值来兑换丹药、功法、宝器。

  不过贡献值不但难挣,而且还非常耗时间,大河学府便给出了一个相对来说简单的办法,那就是给学生进行实力排名,只要能够进入前百,那么除了更多的修炼资源倾斜之外,每个月还能得到相当数量的贡献值,视排名高低给多给少了。

  这个排名,不分星辰王、星辰帝,而是整个星辰境的排名——这星辰境本就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其实并不需要分三个小境界。

  所以要想打进前百,至少也得拥有星辰帝的修为。

  这一百个大河学府最强者之名高列在学府大门口的一块尖石碑上,只要打败其中一个便能取而代之!

  周恒看了下,这上面没有西门山的名字。

  虽然周恒很讨厌这个人,但不能否认那人确实有很强的实力,至少现在周恒不祭出凌天九式的话绝不是西门山的对手!

  可这个四千星星辰帝居然榜上无名!

  西门山差不多要比周恒早一个月进入大河学府,以此人的心高气傲又怎么会放着成名的捷径不走呢?他肯定向榜上的人挑战过了。

  没有出现他的名字,则意味着他失败了,连排名最后的人都没有打过!

  这大河学府果然藏龙卧虎啊!

  周恒微微一笑,在大原学府他虽然还没有登顶,但连第一高手西门山都战过了,他已经隐约可见自己的无敌寂寞,现在来到大河学府,似乎会很好玩!

  他将石碑上的名字仔细看了一遍,将一个个陌生的名字记在了心中。

  因为一个月后就有什么冒险行动,周恒也不方便与黑驴、小火单独出去探寻古洞府,但上古战场虽然被无数人无数次搜刮,没多少好东西剩下来,但能够剩下来的绝对更加宝贵,因为这是“一般人”取不走的!

  为此,黑驴摩拳擦掌,每天晚上都会兴奋地仰天狼叫。

  耿心诺、杨玉华、台念凝这三大美女也陆续进入了大河学府,三大美女据说一进来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已经有了不少的追求者。

  但周恒也无端端地躺着中了一枪!

  半个月后,他正在院子里揣摩五行符文的奥妙,黑驴那两个残破的符文给了他相当的启发,此时已经枯坐了十天时间,似乎有些眉目,却又似乎始终在原地打转。

  嘭!

  就在这时,院子的大门竟是被踹了开来!

  这怎么可能!

  与大原学府一样,这里每个学生的住处都是独立的,拥有防御阵法的保护,任何人都不可能在没有得到主人允许的情况下进来——除非是天河王!

  周恒双眼睁开,向着从门口处走进来的那人看去。

  这是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面如冠玉、黑发浓密,整个人发像在发着光似的,威严而又充满着迷人的魅力。

  绝不是天河王!

  周恒立刻在心中摇头,虽然他并无法看透对方具体的修为境界,但可以肯定绝对是星辰帝,极其强大的星辰帝,可能五千星、六千星甚至七千星八千星都有可能!

  “我叫东方闻龙,今天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你出丑!”这青年双手背负,有一种自然流转而动的霸气。

  武中王者!

  周恒可以肯定,此人绝对是武中王者!而且,东方闻龙……这个名字虽然是周恒第一次听说,但在之前他已经看到过了。

  ——大河学府门口的石碑上,此人的名字位列第一!

  不过,即使是最强的星辰帝也不可能轰破院子的禁制!

  周恒完全忽视了对方之前的话,只是好奇地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东方闻龙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周恒竟能如此镇定,但很快他就露出了笑容,晃了晃手中一块奇异的金属,只有巴掌大小:“这是院长令,可通行一切地方!”

  院长令?顾名思议院长令便是代表院长的令牌。可他怎么可能会有院长令的?再牛逼的学生也不可能拿着院长的身份令牌到处乱跑啊!

  难道……周恒立刻恍悟过来,据说大河学府的正院长便姓东方!

  “疑惑解了吧?”东方闻龙探手便向周恒抓了过去,狂暴的力量涌动,他仿佛一片星宇向着周恒镇压过去,恐怖的力量让人根本生不起一丁点的反抗之意。

  这是武中王者的气势!

  周恒岂会受到影响,身形一闪一晃,逍遥步发动,他已是跃到了院落之外。

  东方闻龙负手而出,云淡风轻,白衣飘飘,似乎不粘一丝俗世尘埃。他淡淡一笑,道:“在我面前反抗是没用的,越是挣扎,你吃到的苦头就越多!”

  “是吗?”周恒祭出黑剑,对方都打到他的门上来了,还不兴他反抗的?他挽了个剑花,道:“我只是奇怪,我与你明明素不相识,为什么你会像条疯狗一样咬上来!”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