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二七章 收获满满
  一路前行,小火依然充当着探宝先锋的职责,低着头翘着屁股摇着尾巴,任谁看到了都不会将它与神兽联系到一起。

  但小家伙确实是神兽,鼻子灵敏得要死,七天之内又被它寻到了好几株一星灵药,但血灵果可没有那么多,至今还没有寻到第二颗。

  “别急,这片古战场大得离谱,相信越是中心区域,这汇聚的血液也越是浓郁,形成的血灵果也越多!”周恒对黑驴说道,倒不是出于安慰,实在是这头黑驴一直在哀声叹气让人的耳朵受不了。

  “不过,再往前面去的话,可能会遇到高阶星辰帝级别的妖兽,甚至是天河境的妖兽!”

  “驴子,你可想清楚了?”

  “啊呸,本座是贪生怕死的驴吗?”黑驴拍了拍胸口,“走,反正本座有瞬移符文!”

  周恒哈哈大笑,这头贱驴若是没有掌握瞬移符文的话绝不敢如此拍胸脯。不过他们不但有瞬移符文,还有云罗舟这种逃命宝物,大不子脚下抹油,便是天河王级别的妖兽都不可能追上他们。

  至于更强的妖兽,那就只能靠瞬移符文了,连云罗舟都不靠谱。

  收益总是与风险相伴,周恒他们步步深入这古场,尸骨已是越来越多,看得数量多了,周恒也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道:“这战斗的双方,一方是人类,种族繁多,另一方则是这种,骨架做乌黑色,股生长尾,高有三丈,脚……只能说是蹄了,头上长着双角!”

  在战场的外围区域,死得基本是人类,少有这种骨架乌黑的怪人,但来到这里之后,这种怪人的尸体是越来越多。

  按周恒的推测。死得越是外围,说明实力越弱——当然也有偶尔意外的情况,比如周恒得到的那根黄金骨,其主人生前就至少是天河王的存在,不能算是最强但至少也在中游了。

  这并不像两个势力摆开车马的大战,而是人类百族联合起来在围剿这种乌骨怪族的老巢,才会越是接近老巢的位置,抛下越多的乌骨怪人的尸体。

  当然这只是周恒的猜测而已。

  妖兽也多了起来,星辰帝以下的周恒直接宰掉,星辰帝级别的则看情况。能杀的就杀。不能杀的就绕。反正有云罗舟,瞬间即可将对手远远在抛在身后。

  这里妖兽多了,能够到达这里的学生自然也少了,而人一少。灵药的数量也会多一些,当然想要获取这些灵药就得做好与妖兽拼命的准备。

  周恒三人组就抱着打得过就打,打不过也要挖了灵草跑的策略。他们现在的体质强横得可怕,足以承受星辰帝的轰击,完全可以顶着妖兽的火力挖了灵草再跑路。

  只是能够承受星辰帝的轰击并不代表他们就能屁事都没有,周恒和黑驴毕竟不能和小火媲美的体质,又是一个月的过去,一人一驴已是伤痕累累,把金刚丹和转灵丹把糖丸般吃。

  但收获也是满满的。二星灵药都是采到了不少,遗憾的是,血灵果还是没有再现。而这种遗憾在进入这里的第七十三天消失了——他们又挖到了一颗二级血灵果!

  附近便有一头天河王的妖兽,血灵果一出土它便闻到了味道,立刻飞扑而来。

  面对这样的存在。便是小火也没有资格上去硬撼,周恒连忙祭出云罗舟逃之夭夭。那头妖兽并不肯放过他们,一口气追出了几万里,直到完全失去了云罗舟的踪影这才放弃。

  停下云罗舟,周恒和黑驴都是累得直吐舌头。

  云罗舟本身的速度不可能与天河王媲美,需要周恒和黑驴附以灵力催动加速,饶是他们不断地交替,可依然把他们两个都累成了狗。

  “那头可恶的紫角碧晴兽,本座迟早要把它的角折下来当酒壶,把它的眼珠子挖出来当夜明珠!”黑驴吐着粗气说道。

  周恒哈哈一笑,能够从天河王手底下逃出生天,他们也足够自豪了。

  “恢复一下,我们继续,不将这片古战场的血灵果挖光我们就不走了!”

  “对对对,挖光!挖光!”一提到宝物的时候,黑驴顿时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猛地就跳起人立着,刷刷刷,它舞动前蹄做拳击状,“谁敢挡驴大爷的财路,驴大爷就揍死他!”

  恢复到满状态后,他们又以云罗舟回到原来的地方,悄悄地放出小火继续寻找。

  又前进了三天后,这里尸横遍野,有些尸骨哪怕是死后依然散发出恐怖的气息,虽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但依然让人心悸,连接近都是不能,那会生生挤爆心脏!

  慧星境!必然是慧星境的存在!否则不可能死后那么多年都有如此强大的压力。

  小火大显神通,发现了第三颗血灵果,这同样引出了一头天河王的妖兽对着他们疯狂追杀。幸好云罗舟给力,他们有惊无险地逃出生天。

  虽然黑驴的瞬移符文更快,但需要长达十天才能使用一次,意味着他们每跑一次就要等待十天,但在这里并不是挖到血灵果才会遇到天河王级别的妖兽,而是走着走着就可能撞上,时时都有大危险!

  收获是越来越大,这片区域就算是大河学府的天河境高手来了都得小心翼翼,否则引发群兽围攻的话,那即使是天河帝都有陨落的可能。

  而且,哪怕是天河帝都没有小火这样的狗鼻子啊,他哪知道哪一块地皮之下生长着血灵果?只能一片片地慢慢挖掘,遇到年份少的血灵果便做个记号,时刻回来看看,待到不可能再生长的时候便挖出来。

  论效率,没有哪一个天河帝可以和小火媲美,便是将大河学府所有人绑在一起都不是小火的对手。

  到了第四个月的时候,周恒他们已经收获了七颗血灵果,这样的战绩足以比得上整个大河学府过去十万年的总和!

  而越是接近古战场的中心区域,这收获就越大!

  从一开始一个月收获一颗血灵果,到二十天一颗、再到十天一颗,这里的血灵果越来越多,而且最“大”的一颗血灵果赫然达到了三级!

  血灵果每万年才能生长一圈,三级就意味着三万年的生长年限!

  不过当他们找到第八颗血灵果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血灵果一出土便会散发出一股气味——血腥味!这种气味在血灵果还在土壤中的时候会被完全遮掩,只有像小火这种超级狗鼻子才能闻到,但一出土之后连周恒和黑驴都能轻易感觉到。

  这赫然是一颗四级血灵果,果身上长着四圈血线!

  “昂——”一声低吼,一头长着四片羽翼的巨狼也立刻出现,速度快得让人发指。这头巨狼通体金黄,但四片羽翼却是俱为白色,高大得仿佛一座小山!

  妖兽的实力与个体大小相关,通常来说个体越大、实力越强!

  这是一头天河帝级别的妖兽!

  “驴子,快,瞬移符文!”周恒大叫道,如果是天河皇,那么他和黑驴拼命催动云罗舟也有逃脱的可能,但天河帝却是打破了这个极限。

  咻!

  这头妖兽根本没有交流的意思,一出现就是狼爪即拍,一道明月从这头妖狼的体内浮出,高悬于空,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快把本座祭出来,否则你们都要被化为冰石!”便在这时,火神炉突然叫道。

  周恒来不及思考,瞬间便把火神炉给祭了出来,这时候可不是询问怀疑的时候。

  嗡!

  火神炉轻轻一颤,瞬间涨大了几倍,看似平淡无奇,但射来的银色月光俱被反射而走。

  “行了!”另一边,黑驴也将瞬移符文准备完毕,绿光一闪中,已是卷起他们消失不见。

  嘭!

  巨狼一爪拍下,震得大地狂颤,但周恒他们已经没了踪影,怒得这头妖狼仰天长啸,明月拂照,一片银光洒过,万里皆被冰封,便是强大如天河皇的妖兽都是无法例外!

  ……

  嘭!嘭!嘭!

  周恒、黑驴、小火毫无征兆地从天空中跌落下来,一个个都是摔得结实。

  “妈呀,摔死本座了!”火神炉也是哇哇大叫,周恒跌落下来的时候,失手将它给甩了出去,撞到了一块石头上。

  周恒爬了起来,向四周看了一圈,道:“驴子,你把我们弄到哪了?”

  “本座哪里知道,只知道越远越好,已是全力激发了!”黑驴人立着,耸了耸肩。

  这头不靠谱的贱驴啊!

  周恒举目眺望,这里应该还是古战场,瞬移虽然强大,但很难突破阵法的防御,而且这里太大太大,哪怕是瞬移百万里都未必可以到达另一头。

  “至少,把那头可怕的妖狼给甩脱了!”

  “呸,本座要是在全盛时期的话,随便吐一口火就能把那头冰狼烧成灰了!”火神炉不屑地道。

  “好汉不提当年勇,你还是省省吧!”周恒将火神炉收进丹田空间,这里的地势稍有不同,前方居然出现了一座山,不高,绝不会超过百丈。

  “那里好像有东西!”黑驴也看到了。

  “去看看!”

  周恒本就胆大包天,而只要涉到宝物,黑驴同样胆气十足,小火就更别提了,他们祭出云罗舟,很快便来到了那座小山之下。

  “这、这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一扇门!”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