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三零章 复生的老怪物

剑动九天 第九三零章 复生的老怪物

  “黑天教的那些家伙也不知怎么回事,居然联系不上了!幸好这里的防御坚不可摧,那帮家伙只能将老夫困在这里,而根本没办法打进来!”

  “但情况似乎出了什么意外,那帮家伙居然使用了禁忌之术,不惜自杀也要透过阵法杀死老夫!”

  “真是可恶,老夫如此天才,居然要死在一些凡人俗子的手里!”

  “幸运的后来者,老夫将毕生的收藏都放在了秘室之中,你若想要得到老夫的遗物,最好按照老夫的话去做,否则只要错了一个环节,老夫保证这里也将成为你的坟墓!”

  “哈哈哈,老夫……算了,就这样吧!”

  遗书到这里便戛然而止,虽然只是寥寥几句,但周恒也知道了昔年那一场大战的经过和起源。他之前一直奇怪,为何人类百族会那么团结去攻击一个种族,对方到底犯下了什么十恶不赦之罪。

  现在,他终是明白了,原来那什么古天王居然创造了一个妖兽与人类融合后的新种族!

  这是很可怕的事情,难怪他引发了整个渡阳星的公愤,大战一场,最终把渡阳星的品阶都生生打落下了两级,也让这大战场的区域变成了扭曲空间。

  等等,普通的战斗恐怕还做不到这点,怕是在这场战争中还动用了古天王创造的种种禁器吧?也只有如此,才能威力大到扭曲了空间!

  古天王在丹道、阵纹道上都拥有可怕的造诣,才能实现改造人体与妖兽的工程,简直就是在向上天挑战!

  但最终他还是被镇死在了这里!

  就如此简单吗?

  周恒心绪难定,他从一开始就对这里充满了抵触,有一种莫名的危险感,难道只是因为感应到了这里的血腥?

  “周小子,宝藏啊!”黑驴却是眉飞色舞。“走走走,我们去把这老家伙的家底给搬空了,他肯定藏了不少好东西!”

  按照古天王遗书的指示。他们果然找到了一个秘室的入口。

  要打开秘室需要很复杂的步骤,甚至有点像是进行一场祭祀。需要滴入活血。整整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等等!”周恒阻止了黑驴的动作,“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哎呀,哪有这么多的想法,快快快,本座已经感应到里面的宝物正在呼唤着!”黑驴急不可耐。

  “驴子,你不觉得我们一直在被人牵着鼻子走吗?”周恒皱着眉。

  “这不是开启宝藏的步骤吗?”黑驴不以为然地道。

  “都过了那么多年。还有什么阵法能够依然发挥出原来的作用?我们直接破进去不就行了?”

  “可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了,最多一分钟我们就能打开密室,没必要再强行破进去了吧?”

  “我总有一种不安之感!”

  “被你这么一说,本座也有些毛骨悚然了。那咱们还是打进去!”

  周恒祭出黑剑,对着密室的大门展开了轰击。

  黑剑无坚不摧,只要周恒本身力量够强,几乎没有什么不能斩断的。现在周恒成为了星辰帝,再加上这扇门不知道是几百万年前的古董。在他的狂轰乱炸之下,门上立刻出现了一道道裂纹,最终轰然崩碎。

  “周小子你走前面!”黑驴极没义气地把周恒往前面推。

  “……为什么?”

  “因为是你说不按照最后的步骤乱来的,所以可能会有什么危险,自然得是你走在前面!”黑驴理直气壮地道。

  周恒翻了个白眼。但贱驴的战力确实不强,而它又掌握着瞬移符文,真遇到什么不可化解的危险,最好的办法还是周恒顶在前面,让驴子有足够的时间来运转瞬移符文。

  “不过,好臭!”黑驴用蹄子在脸前扇着,石门轰破之后,从里面传出来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

  “尸臭!”周恒神色一凛。

  “不可能吧,隔了那么多年,怎么还会有尸臭的?”黑驴惊呼。

  “如果这里足够密闭的话,尸体的腐化可能会减慢一万倍甚至百万倍!”周恒弹了下手指,一道光华顿时在石室中绽放。

  这密室同样不小,但到处是一块块的残肢断头,场面可说是血腥无比。

  “说好的宝物呢!”黑驴颤声说道,不是因为看到这血腥的场面而害怕,而是因为失望之后的绝对愤怒,这时候如果那古天王复生的话,它绝对不会管对方是什么天河境、黑洞境,直接就冲上去拼命了。

  周恒没有理会黑驴,他的目光凝注在密室正中间那一汪血池之上,这里足够密闭,才会让血池至今没有蒸发干,可血液居然还没有凝固,这就显得非常古怪了。

  从进入这里开始,他一直有种难言的危险感,而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直指那汪血池!

  “驴子,咱们走!”周恒沉声说道,他们显然上了古天王的当,开启了这么一个鬼地方,除了尸体鲜血之外哪有什么宝物?

  可这家伙死了还要摆他们一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不行,本座要一把火烧了这里,不然驴大爷咽不下这口气!”黑驴气得哇哇大叫,它已经将这里可能有的宝物全部视为私产,如今看到只是一堆尸体残骸,它自然出离了愤怒。

  它引动天地间的火灵气,在石室中形成了一团焚天之火。

  呼!

  这火正烧得旺,可突然之间一股奇寒之气吹过,竟是生生将这团火焰给熄灭了!

  “谁!”周恒顿时生起强烈的警觉,小火更是全身的毛都炸开了,呲着牙发出低低的吼声。

  “老夫……终于又活过来了!”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寒意入骨,苍老得仿佛从远古时期穿越而来。

  “你是哪个混蛋?是不是你抢了本座的宝物?”黑驴大叫道。

  “你是古天王!”周恒却猛地一凛,得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答案。

  那阴冷的声音微微一顿,似乎为周恒的推测而惊讶,过了两秒之后,才又继续响了起来:“不错,老夫正是古天王,年轻人倒是有点眼力!”

  哗,一声水响,血池中蓦然浮升起一道人影来,身形高大魁梧,不着寸缕。不过此人浑身都覆满了黑色的毛发,虽然胯间不雅之物有露光的危险,但若是不仔细看的话却是很容易忽略过去。

  周恒眉头一皱,这绝对是一具新生的躯体,充满着年轻的活力,但从古天王下笔的语气来看,此人分明是已经极老!

  难道?

  “很奇怪是不是?”古天王大步走了出来,轰,他仿佛点燃了神火,每走一步,体内的力量就跃升了一个档次,并向着四周压迫过去。

  从星辰王迅速提升到星辰皇、星辰帝,走到第七步的时候,他的力量已经跃进到了天河境。

  “昔年大军压阵,并对老夫实施禁忌之术,想透过阵法防御直接镇死老夫!哈哈,老夫的修炼本就达到了一个瓶颈,而且所寿的寿元也是无多,便索性遂了他们的心愿,舍弃了那旧皮囊!”

  “老夫刚好研究出一种秘法,可以以血为媒、蕴化新的生命。而这场大战刚好给老夫提供了足够的血源,老夫便只保留了一分神识,在这座血池中重生!”

  “这个战场中至少九成的血液都被老夫吸取了过来,用以重塑老夫的身体,时间越久,老夫的身体吸取到的血液精华就越是多!”

  “而且,这副身体可是用了老夫所掌握的所有秘术,光是体质就达到了天河皇巅峰,便是天河帝全力轰击都能承受好多下而不死!”

  古天王好像憋了一肚子的话,将他的秘密一股脑儿吐露了出来。

  周恒恍然,道:“但你的神识应该无法自动觉醒,所以你才留下了那一封所谓的遗书,以宝藏为诱饵,让我们按照你需要的步骤来唤醒你!”

  “不错!”古天王很痛快地承认下来,“生命是一种极其神奇的东西,脆弱而又强大,复杂而又玄妙,没有那一系列的步骤,老夫的神识也可能消亡,无法控制这具新生的身体!”

  “你个露鸟的老变态,居然敢欺逛驴大爷!”黑驴怒不可遏,这老货居然敢拿宝物来骗它上当,这是在欺驴大爷的“善良”吗?

  古天王低头看了下,不由地嘎嘎怪笑起来:“露鸟有什么奇怪的,人本来就是赤条条而来,老夫不过是回归本性!而且,你这头驴子不也是——咦!”

  他惊奇地发现,黑驴可没有袒露下体,而是穿了一条花裙子,风骚无比。

  “哈、哈哈哈哈!”古天王顿时大笑起来,穿裙子的妖兽……啧啧啧,这可真是稀奇事。他如果变态的话,那这头驴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变态有什么不好的,老夫那话儿足够大,露出来又不丢人!”

  听到他这么说,连黑驴都是一阵无语,这老货的不要脸都足以与它相提并论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们欣赏到了老夫那话儿的雄风,也可以没有遗憾地去死了!”老变态还特意晃了下屁股,让那陀物事汹涌澎湃了一下,昭显其雄厚的本钱。

  只从大小上来看,确实有够惊人,可以和驴啊马啊比比了。

  “死变态!”周恒和黑驴同时低骂道。

  ps:

  三更完毕,求月票~~~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