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三二章 通报消息
  “就算你成为星辰帝,拥有星辰之力又如何?”西门山给自己打气,“我是四千星星辰帝,在力量上不知道碾压你多少倍!”

  “吹牛的废话就省省吧!”周恒勾了勾手指,“放马过来一战!”

  “狂傲小子,看我打爆了你的脑袋,看你还怎么嘴硬!”西门山怒吼一声,他心中有股莫名的恐惧,只有点燃怒火才能把这股恐惧驱走!

  他双手舞动,漫天星辰顿时齐齐涌动,对着周恒狂轰而去。

  星辰坚硬堪比同级别的宝器,再配合高阶星辰帝的力量简直无坚不摧!

  咻咻咻,每一道星辰都绽放出耀眼的星光,将这个略显昏暗的天空都是点缀得一片光明。

  嘭!嘭!嘭!

  周恒出拳轰击,没有动用灵力保护拳头,就是纯凭肉身硬捍。

  ——那颗四级血灵果他可没有能力全部转化为本身的灵力积累,但在黑剑的镇压下却也没有浪费,而是与他本身的血肉骨头相结合,进一步提升着他的体质。

  现在,他的蛮力已经达到了至少五千星的程度!

  纯比力量的话,他已经碾压西门山了!

  当然蛮力无法运转功法,这是一个缺陷,否则再以赤焰剑法增幅四十倍的力量,渡阳星任何星辰帝都是被他一剑劈死的份!而且不像凌天九式只能使用一次,恐怖的蛮力足以让他不断地挥斩黑剑,斩杀以万计的星辰帝!

  他每一拳轰过,便有一道星辰被他击飞出去。

  周恒也正想检测一下自己的战力,丝毫没有动用黑剑又或者五行符文的意思,每一拳都是将肉力之力完全迸发,拳力轰出中,西门山的星辰竟是被轰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西门山惊骇欲绝,武者的星辰可是堪比同阶的宝器啊!周恒连星辰都能轰裂的话,那不是可以徒手轰碎宝器?

  这……这家伙究竟是人还是妖兽啊!

  “变!”西门山大吼一声。以驱退心中的不安,身体急剧膨胀,浑身黑毛长出,变成了一头足有十丈高的猿猴,爪子锋利。根根都有三尺长。如同一把把利器。

  他已经将战力最大化,猛地一跃而起,挥舞着两只巨掌对着周恒拍了过去。

  周恒冷哼一声。双拳翻出,对着西门山的双掌迎去。

  嘭!

  一声重响,尘沙漫天,打着转儿舞卷着。

  周恒硬生生顶住了西门山的双掌,双方的身形都是凝固住了。可一个是高达十丈的猿猴,另一个却是正常的体型,两者对比之下,就好像婴儿挡住了成年人的攻击,显得极不可思议!

  但这并不是最后的结果!

  周恒开始向前走。

  因为两人拳掌相低。一人向前,另一人就必须向后退。这拼的就是力量,谁的力量强,谁就能压倒对手。

  西门山那如同小山般的身体不断地倒退,他根本抗不住周恒的蛮力!他虽然看上去如同一尊巨无霸级别的怪兽,可面对周恒的时候。似乎对方才是真正的怪兽,根本无法与之角力!

  周恒突然一声大喝,猛地双拳一振,狂暴的力量涌过,西门山顿时被震飞出去。

  嘭!

  西门山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重地摔落到地上,再度扬起一片泥尘。他艰难地爬了起来,身体已是恢复成了原状,原本华丽的衣物也变得破破烂烂,只有胯间的那条红色裤衩不损不坏,应该是件宝物了。

  黑驴顿时双眼放光,死死地盯着西门山的下身,很容易让人以为它有某些方面的特殊爱好。

  “不可能!”西门山的身体摇摇欲坠,脸上却是充满了拒绝接受现实的执着。

  他是高阶星辰帝,他拥有上古神猿的血脉,他与周恒有着杀弟之仇,他一定要干掉周恒,他怎么能够败给对方?

  “没有什么不可能!”周恒冷冷说道,“你们兄弟两人欺人太甚,要踩着我的尸体送西门洞上位,结果,一个先死,一个后死!”

  “你——不准你提我弟弟的名字!”西门山戟指大喝道,“周恒,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虽然迟了将近一年,但送你见你弟弟也不算太晚!”周恒祭出黑剑,双眼中煞气流转,西门山想要杀他,他又何尝不想宰了这个混蛋?

  以前打不过,现在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我要你死!”西门山复又揉身而出,他不惜燃烧星力,自爆一颗颗星辰,将他的力量不断地提升。

  这是在拼命了!

  可惜他面对的是周恒!这个体质都达到五千星星辰帝的妖孽!

  这是什么概念?

  便是周恒放弃一切抵抗任人轰击,对方也必须发挥出超过五千星的攻击力才能对他造成伤害!而且还像是用锤子敲击山体,每一下只能敲落一小块,想要将整体山体轰碎不知道需要多少下!

  当然,四千星星辰帝使用功法的话,那爆发出来的破坏性肯定超过了五千星,可周恒又岂会真站在那让人白白轰击的?

  嘭!嘭!嘭!

  周恒与对方不断地对轰,恐怖的力量流溢,西门山的身上不断地渗出鲜血,他浑身的皮肤已经被震裂,内脏也是块块破碎,神骨都是接近崩溃边缘。

  ——西门山可没有周恒那样强大的体质啊!

  他猛地长啸一声,身形忽然倒转,便要向着通路中奔去。

  打不过自然是逃了!

  西门山哪里肯死,再说了,只有活着才有报仇的希望。

  “嘿嘿嘿,打不过就想跑?没那么容易!”黑驴早就盯上了他的红内裤,哪能让他给跑了,立刻双蹄一扬,打出了禁锢符文。

  西门山顿时中招,一瞬间之间他连意识到这点都是没能做到,依然保持着向前冲的姿势,却是再无法前进分毫。

  周恒身形掠出,黑剑扬起、挥落。噗,一道血光飙起,西门山的人头也飞了起来。但他的意识被符文禁锢,至死都没有反应过来,脸上还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显得诡异无比。

  又一段恩怨告一段落!

  周恒收起黑剑。心中却殊无喜意,他与西门兄弟原本无怨无仇,可就是西门洞要踩着他上位。让西门山出阴招暗算他,甚至还要在决斗中干掉他,结果却是反送了自己的性命!

  这种仇真是毫无意义!

  “驴子,走了!”周恒只是感慨一下便收回了思绪,他还得赶回去通知古天王的消息。相比之下,这个消息可是重要得多了。

  黑驴已是把西门山搜刮了一空,包括对方身上的空间法器还有那条让它眼红的红内裤,被它毫不避讳地套在了屁股上,外面再穿着一条花裙子。一股子贱味已是无法阻挡。

  对于宝物,黑驴从来不会浪费。

  “走走走!”贱驴心满意足地道。

  他们进入通道,向着出口赶去。小半天之后,他们看到了赶在前面进入这里的那伙妖兽,此时正在与大河学府的守卫发生激战。

  大河学府守着这通道的出口,构建了一道强大的防御。而一个在通道之内、一个在通道之外,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在通道内要受到扭曲之力的影响,可以发挥出十分之一的战力就不错了。

  天河王的妖兽虽然强大,可学府方面也不乏这样的高手,甚至还有天河皇、甚至天河帝强者的坐镇。没过多久,便只听这头天河王的妖兽怒吼一声,开始撤退。

  因为通道足够宽广,区区百来头妖兽根本占据不了多少空间,周恒他们躲得很远,再加上妖兽战败之后也成了丧家之犬,根本无暇多顾,匆匆而去。

  周恒与黑驴、小火继续前进,向着出口处行去。

  刷!

  他刚刚走到出口附近,便有一道剑光飞斩而来,凛冽的杀气能够让人寒毛都倒竖起来。

  周恒一拳轰出,大声道:“我是学府学生,不是妖兽!”

  嘭!

  他一拳将袭来的剑气轰碎,双眼张合中,神威凛凛。这时候可不是逞威风的时候,他连忙取出身份令牌,以本身的气息点亮,否则一旦天河境的强者出手那就要倒霉了。

  “真是学生!”一道轰轰然的声音响起,只见一名身材修长的老者也跃了出来,挡下了先前攻击者第二轮刚要发起的攻击。

  老者待周恒走出通道之后,容色不悦地道:“为何不遵六个月的期限,拖延到这时才出来?”

  “学生有机密情报汇禀!”周恒对老者抱拳行礼,再向着那偷袭者扫了一眼,心中有些不悦,因为第一次摸不清情况就算了,可第二次他已经表明了身份,而且还点亮了身份令牌,对方却还要执意攻击,这算是什么意思?

  那人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脸上有着相当的傲气,实力应该是刚刚踏入星辰帝没有多久。见周恒投来不满的目光,他却是露出一抹冷笑,似是根本没将周恒放在心上。

  “机密情报?”老者看了周恒一眼,似乎在怀疑周恒是不是在危言悚听,但考虑一下之后事,他便向周恒点了点头,示意周恒跟他走到一边去。

  周恒跟着那老者走到边上,这才将他遇到古天王的事情说了出来,他没做多大的变动,但关于血灵果、瞬移符文这种东西自然是不会提及的,只是说他迷失了方向,误入古天王的老巢。

  重点是古天王不用一个月便能恢复到彗星境的修为,再次杀出来的话,谁能匹敌?

  万一这老变态又要搞什么研究,把渡阳星的活人全部改造成半人半兽怎么办?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