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四四章 杀回去
  周恒在大原学府还有两笔旧帐没有讨回,这欠下他债的两个人分别是庞少龙和金焕成。

  以前没有和他们算帐,是因为周恒没有找到他们跑出学府落单的机会,事实上以他的高度也没兴趣整天盯着这两个人。而学府之中又不能杀人,因此这两笔帐就一直这么欠着。

  不过,现在他身边有个彗星境的老变态,完全可以在渡阳星横着走了,跑去大原学府杀两个人又怎么样?

  诸女与他久别重逢,都是不想跟他分开,而她们一直待在仙居之中,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准备的,只是传送阵坏了,云罗舟又有空间上的限制,周恒便只带上了风怜晴。

  ——没办法,谁让这女人最会撒娇缠人,其他人都没有她这么够粘。

  乘上云罗舟,两人飞腾而起,向着大罗学府进发。

  “好快!好快!”风怜晴一直是原来的性格,娇憨、贪吃,好像长不大似的。

  周恒偏头看了她一眼,美人如玉,赏心悦目。他被红月唤起的**始终没有完全消除,不由地心中一荡,反正左右无人,这妹子也早就是他盘中的菜,只是还没有经过最后一道手续罢了。

  他张手便将风怜晴搂进了怀里,嗅着她清新的体香,升起一股平安喜乐的之感。

  “臭小子,你耍流氓!”风怜晴指责道。

  “我哪里耍流氓了,只是抱抱你而已!”周恒严正抵赖。

  “哼哼哼。不要以为人家不懂事,萧姐姐跟我说了,你这根是害人东西,要是顶着人家的屁股就是耍流氓!”风怜晴得意洋洋地说道,显然在为自己的智商而高兴。

  周恒不由地脸皮直抽,萧祸水这不是在教坏人嘛!

  “别吵,我就是抱抱,再说了。这点时间也不够啊!”

  一路跟风怜晴说着这一年来的趣闻,云罗舟行得飞快,不过半个多小时就来到了大原学府,这点时间确实不够周恒“使坏”的。

  再说了,还有一个老变态在暗中窥侧,周恒也不可能表演给这老家伙看的。

  收起云罗舟,风怜晴笑嘻嘻地勾着周恒的手臂而行,一路指指点点。

  代表着大原学府的身份令牌早就上交了,理论上周恒是不可能进入大原学府的。不过谁让他现在有了一个彗星境的跟班,将老变态招出来后,他便可以硬闯了。

  在周恒的强烈要求下。老变态终于肯穿上了衣服。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

  “走!”

  古天王二话不说,直接把守门的人震晕过去,让周恒和风怜晴可以直驱直入。

  对于大原学府周恒自然是轻车熟路,直取明仙院。再随便拉住一个人问得庞少龙和金焕成的住处之后,他先杀到了金焕成的门口,无他,更近而已。

  嘭!

  古天王尽忠职守地扮演着狗腿子的角色,一脚把拥有防御禁制的院门踢开。然后立刻收起了威风,脸上笑得跟花儿似的。谄媚地道:“主上请!”

  “谁他妈的敢来我这里闹事?”一声怒喝之中,金焕成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依然不减往日那嚣张的模样——虽然他哥哥失踪在了山林里,时间太久快要被当作死人,但因为还有一个星辰王的老子,金焕成的日子并不难过。

  毕竟他所在的只是明仙院,大部份人都是不可能晋入星辰境的,星辰王足够牛逼了。

  看到周恒之后,他不由地一滞,显然这张熟悉的脸唤起了许多不愉快的回忆。但很快他就露出了冷笑,学府对于私人住地保护极严,光是这防御阵法便可见一斑,而谁若是私闯民宅的话,哼哼,对不起,从严处理!

  不用伤人杀人,光是硬闯就是大罪,若是再伤人的话直接处死都有可能!

  金焕成不由地眼珠子急转,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激怒周恒,引他出手打伤自己,那么他便难逃一死!

  没错,他知道周恒很牛逼,甚至被大河学府给招了过去,但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星辰王而已!大河学府有多少星辰王?会为了周恒而与大原学府翻脸吗?

  肯定不会!

  怎么激怒周恒呢?

  金焕成目光一转,看到了风怜晴,他顿时恍然开朗,道:“周师兄,你还真是客气,过来看望小弟就算了,干嘛还给小弟送来一个美女?师兄有心了,这女人很漂亮,小弟就不客气了!”

  “臭小子,人家在夸我漂亮呢!”风怜晴眉开眼笑,还拿肘子敲了一下周恒,“你就从来没有夸过我!”

  这丫头究竟是聪明还是笨呢?

  周恒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你太漂亮了,已经不能再夸了,再夸就要天怒人怨了!”

  风怜晴不禁笑得更加开心。

  “周师兄,人已经送来了,你也可以走了,**一刻值千金,我就不招待师兄了!”金焕成在故意激怒周恒,只要敢出手,他肯定不会抵抗,任对方将他打伤,而且伤得越重越好,越重,周恒就离死亡越近!

  当然,他才只是明仙,对方却是“星辰王”,他想反抗都反抗不得。

  如此吵吵闹闹,这附近的学生自然纷纷跑出来看个究竟,虽然天地无日、一片混乱,但大原学府毕竟平时规矩很严,至少到现在还没有引发什么混乱。

  虽然头顶无日,但只要达到仙人境便能应对任何恶劣的环境,更何况天空中还有无数繁星闪耀,要看得清楚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那不是周恒吗?”

  “对,就是破了一连串纪录的家伙,还帮助学府取得了学府大赛的第一名!”

  “听说他不是被大河学府招过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私闯他人住宅,那可是大罪啊!”

  “就算他为学院曾经立下过大功也不能如此肆意枉为!”

  “对,这欺人太甚了!”

  众学生在对周恒敬畏之余,却又表达了他们心中的不满。倒不是他们与金焕成有什么交情,而是因为他们的立场相同——要是哪天也有人硬闯进他们的住处呢?

  自然要严惩,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

  “师兄,你不会反悔了吧?”金焕成盯着风怜晴,越看他心里就越是痒痒。

  之前他只是为了激怒周恒而已,可看清了风怜晴的模样,只觉这美人儿无比得耐看,尤其是那股子清纯娇憨的气质,让他这个烟花之地的常客是心动不已。

  周恒摇了摇头,道:“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吗?”

  “哈哈哈哈,周师兄,你不会是想在学府中行凶吧?你敢吗?”金焕成冷笑,现在众目睽睽,周恒若是真敢逞凶的话,学府方面也无法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必须严惩,否则如何服众?

  这样的表演在周恒看来简直拙劣至极,他随手一拳把金焕成轰爆了又如何,大原学府敢惩戒他?光是一个老变态就能镇压渡阳星了,更别提还有一个混沌境的超级牛逼人物,天底下能够比红月强的人也就五个,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惑天,肯定是站在周恒一边的。

  见周恒没有出手,金焕成决定要再刺激一下周恒,他哈哈一笑,道:“师兄,你真敢打我吗?有种你来啊!”他转过身,将屁股高高翘起,对着周恒扭摆起来。

  这番表演奇丑无比,小人到了极点,日后金焕成肯定会被人鄙视到死。可只要能够将周恒干掉,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咻!

  一道人影冲出,对着金焕成高高翘起的屁股便是一脚踹了上去,这家伙顿时被踢飞了出去,嘭嘭嘭,他连续撞破了几道墙壁,这才啪地摔倒在地上,痛得四肢直抽搐。

  “大家都看到了,是他要我们打的,我只是满足了他的愿望而已!”风怜晴转过身来,一副很无辜的模样。

  她已经晋入了星辰境,要“偷袭”金焕成自然易如反掌。

  “你、你敢伤人,你死定了!”金焕成挣扎着爬了起来,他万万没有想到,出手的居然不是周恒而是那个看上去娇滴滴的美少女。

  他却不知,风怜晴可是周恒后院之中最是调皮捣蛋的主,吃霸王餐、拆墙揭瓦那都是她的拿手好戏,十足十的暴力份子,以貌取人的话绝对会被她骗到惨不忍睹。

  “何事如此吵吵闹闹!”一声冷哼,一道人影从天空中飞落而下。

  这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满脸傲色。可以飞行,便代表着至少星辰境的修为,而他身上溢动的气息却不止星辰王那么简单,而是星辰帝!

  此人叫杨奇,他的一位祖爷乃是大原学府的副院长,再加上他的天份也不俗,修炼不过十万年便成为了星辰帝,自然有着他可以骄傲的底气。

  学府的高层、那些天河王强者自然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学府中的一举一动,因此有些星辰帝的学生就担负起了监察的职责,握有一定的权柄,任哪个学生见了都要生起敬畏之心。

  “师兄,这家伙硬闯我的住处,还纵容手下打伤了我!”金焕成如遇救星,连忙扑倒在杨奇脚下叫起了冤来。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